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实反照 雷霆烟火

    严重扭曲的天地虚空舒展开来,过程不那么平和,就像握着被单的一边,发力猛抖,从乌七八糟的一团,甩成了一个平面。上下四方全部需要重新定义,都会受影响,无远弗届。

    虚空的舒展是以巨量热能的喷射为标志的,大爆炸由此发生,便在熔岩沸汤一般的环境,火焰……或者说是纯粹的热能风暴,形成了强大的喷射流,向外围扩张。

    喷射流的力量是直白的强大和恐怖,其轨迹从喷射之初开始,就不再改变,直至冲出极其遥远的距离,逐步衰减,才会受到天地虚空各类影响,而开始扭曲、弥散。

    几乎处于喷射源头的余慈,显然是不会享受到“冲击衰减”的待遇,在热能风暴迸发的瞬间,他就应该被高温彻底吹化,可他撑了下来了。

    虽然转眼间,就被热能暴吹得只剩一个模糊的影子,心内虚空法域也被高温侵染,从内到外,都燃烧起来。

    可是,就是这模糊的影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散失,心内虚空更是成为了一个阻碍,使热能风暴在近乎喷发的原点位置,形成一个“小小”的涡旋。

    任何一个自辟天地,都是由法则而至虚空扭曲的结果,热能风暴固然是无坚不催,但其过分直白的冲击力,只要轰不破余慈驾驭法则和虚空的意志,就无法将心内虚空碾平,其相对单纯的性质,反而会被心内虚空描画、利用,化为弥漫于虚空的熊熊大火,将整个心内虚空都覆盖在内。

    心内虚空已经成了一个熔炉,却又在余慈意识的作用下,将本来狂暴凶横的高温火力,一次次冲刷几乎散成虚影的本体,而此时与高温形成对抗的,正是来自于元始魔主的负面冲击力量。

    负面冲击最可怕的一点就是,彻底毁灭余慈体内的生机元气,使身体的生命机能变化止,进入到一个近乎冻结的状态。即使余慈依靠生死存灭法则,吊住了一口气,但想重启生机,也艰难无比。毕竟,生命的脉动,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而其极其重要的一点,就是温度。

    以余慈本人的状态,已经聚合不出那种条件,这时候,天地虚空舒展所迸发出来的热力,恰好就成为余慈借用的工具,更别说他这边还有一样十分关键之物:

    心炼法火。

    以余慈当前的眼光再看平等珠和心炼法火,已经很清楚,这两样相辅相成之物,都是到了天地法则体系最高层的至宝,甚至可能在十方慈光佛的大愿加持下,触及了真实之域。

    至于其所关联的法则,用佛门的理论描述,或可曰“性相”也就是不变的真性与千变万变的名相之奥妙,一面是“平等”,一面是“差异”。平等珠使万物归于平等,心炼法火则可以使万物的差异性随心而转,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如此,有心内虚空为介,有心炼法火为枢纽,虽然躯体已经被焚化成一层薄薄的暗影,可余慈的的神魂仍然完整、意志始终稳固,还牢牢锁定了生死存灭法则。

    对目前的余慈来说,由于掌握了根本法则,又半步踏入真实之域,部分超脱于天地法则体系,只要能站在生死法则上,不被人踢下来,就是想死都很困难,而这也给了他更多的选择机会。

    说到底,人之形体,也是天地法则的某种聚合,虽说目前在热能风暴,天法则体系仍不能成型,有心内虚空的扭曲和控制,更重要的是有心炼法火的炼化,重组身躯,并非难事。

    要组成什么样的,如何在天地法则和宇宙真实之间选择、权衡,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心内虚空央,以留存的不灭之影为心,无形的线条交错,哧哧有声,勾勒出大致的人体轮廓,余慈的神魂早已化入其,统驭万方,按部就班地拼接出每一个脏器、每一条筋脉、每一块骨头。

    当然,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只算是徒具其形,因为热能风暴与元始魔主负面力量的对撞,还在持续,而且由于后者极高的层次和质地,使得热能风暴的爆发未能一举建功,对撞已经进入到僵持乃至于彼此交缠的程度,你有我,我有你,性质也开始改变。

    热能风暴的性质本身是很单纯的,随着温度的降低,自然会消散,真正做出改变的,还是那些来自于元始魔主的负面力量,作为妥协,它们形成一种特殊的元质,渗透到余慈每一分肌肉骨胳乃至于神魂里去。一旦余慈决意重塑形体,这部分元质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留存其间,难以驱除。

    由于是妥协的产物,这部分负面元质大概不会给余慈的身体机能带来什么影响,可更深层次的问题,就不好把握了。尤其是负面元质密切涉及到元始魔主所掌控的法则,将给余慈在真实之域的进步,带来不小的影响。

    这就是现实。

    余慈很平静地接受这一切:要触及真实,但更要顾及现实,在宇宙真实的基础上,必须考虑现实的法则变化,还有种种异变,毕竟他还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暂时还没有资格脱离。

    正如前哲所言,挟山超海,非不为也,是不能也;非不勇也,是不智也。妄想一步登天,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好高骛远,岂是我辈所为?

    选择现实,固然遥远,却有明确的目标;固然艰难,却有通达的路径。相比之下,他已比寻常修士强出太多,放弃妄想,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下去,方是修行本义。

    一念已决,心志就不再动摇,而做出的决定,便如在水面投下石子,影响如涟漪般荡漾开来。

    只是一个轮廓的身躯,转瞬间便被无数血光填充,偶尔流动黑沉的颜色,却也有着真实的质感。

    心内虚空,余慈坐了起来。

    也在此时,随着热能风暴的逐渐降温,天地虚空的舒展已经来到了最后阶段,天地法则意志的触手重新覆盖此片区域,即使还远没有到成型的时候,却已经锁定了这片区域唯一一个生灵。

    此时的余慈,成就真人要过天妒关;法则的破坏性重组,造成了天地大劫的爆发;之前躲过了六天鬼神血光雷狱的欠账,如今也要一块儿算。

    故而,他所经历的天劫强度,远远超过正常级别十倍、百倍,换了别的步虚修士,除了灰飞烟灭,就是形神俱毁,没有其他的可能。

    热能风暴的爆发期过去了,目光所及的广大范围内,几乎没有了任何障碍物,偌大的九真仙宫就在那瞬间被催化至虚无,当然,同样如此的,还有东华虚空,只有在最最外围的区域,显出绚丽的色彩,那是热能风暴衰减、消散时,刻印下的美丽光晕。

    即使已经在衰减,这片区域内的温度,也远远超过地底熔岩,整个虚空还是一锅沸汤,正是在“沸汤”内,渐渐凝出一团团明光,其外还流转着雷光电芒,滋滋蹿动,彼此交错成,覆盖周边,大概是以某种诡异的方式,将溢散的庞大力量重聚,并使之锁定在余慈的心内虚空法域之上。

    顷刻间,明光雷芒之已经铺就,毫无疑问,天劫到来了。

    位于压力聚合的央位置,余慈的心情无比平静。

    现在,他很清楚,天地法则意志用这样的规格招待他,自然是他在天地法则体系的地位,还有扭曲法则的能力与之相符。他若能全部发挥出来,自然可以抢得一线生机,如若不能,死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虽然坐起来,余慈还没睁眼,这个时候,眼睛是不管用的,他真正的视角,实已处在一个天地法则意志无法触及的层面。所谓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天地法则体系无法对他形成干扰,相反,所有的运转都被他看破,

    雷之后是罡风,元气对流之后,法则重塑,降下天雷,和雷相接,同时汇聚东华虚空内所有死去的生灵、天魔凶煞之气,化为类似于六天鬼神血光雷狱的主体架构……

    整整十息之后,所有的天地变化,余慈都“看”得清楚。

    以真实反照,不因观察而对法则运转造成大的影响——这是超离法则层面的无上神通,是他进入真实之域后,得到的有益反馈。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余慈已经掌握了全局,代价同样惊人,刚刚才成型的形神之躯,整个都萎缩下去,险些就是天人五衰、神魂腐朽的后果,可余慈还是把握住了生机一缕,对生死存灭法则的应用,极致精妙。

    罡风呼啸,内外的压差,导致远方的天地元气用倾倒一般的方式,往这里注入,心内虚空法域和心炼法火同时运转,大口吞噬外界汹涌而来的天地元气,并模仿“甘露碗”一脉的符法神通,提炼出至粹玄真,化生寿元,顷刻完满无漏。

    论效率,正常状态下的“甘露碗”,装上十年,也未必有如此效果。

    此时,余慈终于睁开眼睛,虚空蔓生如藤的雷霆风暴倒映在他眼底,绚烂如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