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完)

    根基打在虚幻,成就便是虚幻;根基打在实地上,成就才是真实。

    天地法则体系当然不是虚幻,但受到的“干扰”和“污染”太多,在里面浸淫得久了,注定要花费极多的时间,用在“去伪存真”上。况且,“脏”便是“脏”、“旧”便是“旧”,处在其包围之下,再怎么折腾,都会被遮蔽眼界,无法从跳出。

    相比之下,唯有最上层寥寥几个法则,因其最少被沾染,可算是最为真实的,至少是最接近真实的,站在那里,才有可能步入“真实之域”——也就是余慈刚刚与元始魔主“碰头”的奇妙层面。

    不管是地仙还是神主,在登临天地法则体系最高处之后,求的就是彻底“去伪存真”,抛却一切“伪装”和“污垢”,也就是完全与天地法则体系脱离关系,实现对宇宙自然的真正掌握。

    这样讲是有点儿玄乎,其实最现实的一点就是,沾染这些法则,也就注定了,永远也不可能摆脱“天地大劫”的威胁。

    当年曲无劫号称“无劫剑仙”,其实就是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洗炼和脱离,已经是近乎于极致,各类劫数,包括四九重劫,都牵连不到他。在这一点上,剑修以神意为锋,斩除一切伪饰虚妄,在渡过虚无劫后,可以直抵真实之域,的确是有天然优势的。

    可是,曲无劫有基业、有朋友,有门人晚辈,有对头仇敌,这所有的一切,依旧是形成了一张间接的劫,使他坐困剑园万载,终难超脱。

    元始魔主的情况则要更复杂许多。

    作为最顶尖的神主大能,元始魔主早已经迈入真实之域,并比绝大部分人都要走得远得多。但他受到的牵绊,也远远超过所有人。

    因为,他是他化自在天魔王。

    既曰“他化自在”,便是说,自我无法成就,必须毁他人之道方可得大自在,从根子上讲,就是一种“寄生”状态,是天魔一族的本质所在。这性质是天地法则先天聚合化生之时,就从胎里带出来的,此后更成为他的道基所本。就算元始魔主神通广大,魔力无边,也无法改变。

    如此性质,束缚了元始魔主的成道之途。注定了他无法洗炼、脱离天地法则体系的影响,甚至是随着力量层次的不断提升,而越陷越深。毕竟万物生灵的得道解脱,都是以辟除魔劫为重要标志,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由此形成了严重的悖论:

    要超脱吗?神通法力是根本,这些都要从魔染来,染化的生灵越多,层次越高,他受天地法体系的影响越深;

    要解套吗?如果不管不顾不作为,随着修士层层突破,天魔一族只会越发地衰弱,最终将他从最高的层次上扯下来。

    这就形成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一方面,元始魔主要维持天魔一族,要维持魔门法统,因为那是他的根本所在;另一方面,越是维持,他受旧的法则体系拖累越深,以至于无法自拔。

    所以,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元始魔主都是在和自己战斗。

    直到他寻找到斩破死结的可能。

    办法也有两种,一种就是对抗整个体系,染化所有生灵,当一切天地法则都纳入他的治下,按照他的方式生灭重组,他自然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解析出其背后的真实。但这个法子也是最笨的法子,以宇宙之广阔,万物之繁茂,就算是以元始魔主的无边法力,还有堪与天地比拟的漫长寿纪,想做到这一点,也看不到尽头。

    至于另一种……

    在天地法则体系的领域内,有一个绝对真理,即“天地法则体系承担不起超脱天地法则体系的力量”。便如握发自提,永远都是做无用功。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本源之力所衍化的虚空塌陷和扭曲的场景。

    而元始魔主却从看到了机遇。

    在虚空塌陷、扭曲的时候,那片区域内,天地法则体系彻底没了作用,一个不依存于天地法则体系的场景,其支点是什么?

    天地法则与宇宙自然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一个承继和解释的关系,在天地法体系,也可能、更准确地说,是必然触及宇宙真实层面。万物生灵的一举一动,其实都与之相连,只是一个多与少的问题、远或近的问题、自觉不自觉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如果用排除法,很自然就能够得出结论:通过那一场景,可能会抹消法则体系的作用,抵达真实的彼岸。

    但将虚空塌陷、扭曲的现象向后推衍,同样很容易得到另一个结论:在满足了某些条件后,塌陷和扭曲完全可以无止境地持续下去。换句话说,天地宇宙将就此终结!

    这的确是让人望而却步的结果,但是,元始魔主通过以万年计的不断推演,却从得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可能性——当此场景衍化至终极阶段,将有破而后立、败而后成、重塑宇宙自然的契机。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能够弥合他本质缺限,化消根本矛盾的可行之方。

    可想而知,元始魔主绝不会放过此一机会。

    还好,值得万物生灵为之庆幸的是,元始魔主并不是一位风风火火,想了就干的莽夫,他对这一判断,表现出了非常严谨、慎重的态度。过往十多劫以来,他在无尽星空的各个角落,做了超过万次相关的实验,而东华虚空这边,正是其的一回。

    理所当然的,本次实验是在某人……好吧,定然是在黄泉夫人的建议下设置并进行的。

    更具体的情况,余慈短时间内是解析不出来了,而更要命的危机也迫在眉睫。

    因为有余慈的存在,还有外围意料之外的破坏,此次实验注定了失败的结果。没有了太阿魔含以及东华虚空的“燃料”输送,作为衍化核心的本源之力,将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在虚空塌陷、扭曲形成的恐怖力量作用下,燃烧殆尽。

    塌陷和扭曲将止,狂暴的热流将横扫整个东华虚空,将其彻底催毁。

    而从余慈之前领悟到的天地虚空变化本质来讲,这就是一个“将褶皱抚平”的过程。只是,对依附在天地虚空“褶皱”上的蝼蚁而言,这一过程也太过粗暴,轻则被弹到不可测的遥远虚空深处,重则直接在粗暴的过程被蒸发干净。

    余慈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从沸汤一般的虚空热流、从强行绷开的天地结构,抢出一条生路来。

    而在此之前,他务必要让自己只差一口气的身体重新振作。

    余慈形神受到元始魔主的负面冲击,距离彻底崩溃,也只是一线之隔。可就这“一线”,是元始魔主也不能轻易越过的屏障。

    因为,那是生死存灭的法则,是宇宙真实的某个直接反映。

    这是余慈现阶段最大的依仗,也是逃出生天的唯一机会。

    某种意义上讲,每一个人都可以触碰真实、感受真实,但“解悟”尤其是“利用”真实,则非长生人莫办。而真人境界,则是最低的标准。余慈能够利用生死法则,一方面是天垣本命金符打下的神通基础,另一方面则是靠着神主法力,绕过了那一限制。

    但在眼下,神主络已经崩溃;扭曲塌陷的虚空隔绝了内外联系;刚刚踏入真实之域却又被元始魔主轰了回来,余慈已经不可能借用外力,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

    平等珠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心内虚空法域也被负面冲击冲得七零八落,但作为他“物象”的真实反映,此时仍辟有一方有限区域,看似摇摇欲坠,实则稳稳地支在虚空塌陷扭曲的最核心处。

    余慈就在这里,为自己的性命做最后的努力。

    他有机会的——正因为陷入了此等绝境,机会才跨过了无垠的天地虚空,“提前”到来。

    随着对元始魔主灌入的海量信息的解析渐入正轨,余慈已经可以分出部分心神,重新展开对外界的感应。极度扭曲的天地虚空,对神魂感应也有着不可抗拒的束缚力,余慈之所以能够使意识自由进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进入了“真实之域”,意识所在层面,某种意义上独立于天地之外,故而无拘无束。

    他当然也记得,元始魔主就在这里。但那又怎样?事情不会更糟糕了,重新进入“真实之域”,所需的仅仅是一份儿勇气而已。

    不过此时,他倒没有发现元始魔主,那位似乎在确认了实验结果之后,已经懒得理会……也许是吧。

    倒是没有了元始魔主的影响,在第一时间,数股清晰的感应源,便被他捕捉到,并且发生联系。

    果然……他的判断没错!

    契入“真实之域”的意识,仿佛看到一片庞大背景幕布,模糊深沉,此时似被一只无形之手,将某处揉捏成团。在幕布上不同的区域,有几处情景,清晰可见:

    他看到了在扭曲虚空外围鬼厌崩解成烟;看到了空无一人的静室四尺青锋落地;看到了无尽星空深处架设的天轨催折消散;甚至还看到了那已经困锁了十多年的三方虚空核心挣脱枷锁,浑化入空,再无影踪。

    属于他的某些部分,便在强大的引力作用下,跨过扭曲的天地虚空,传送过来。

    至于所造成的混乱,一时也顾不得了。

    心念之,无以伦比。便是虚空扭曲,内外路线曲折,分化、外放的心念依旧是轻车熟路,循着平等珠真意的旧例,渗透进来,和形神法体汇聚、重组,弥合了余慈神魂的绝大缺陷。

    顷刻间,神魂结构重归完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经过多年的磨砺和机缘的催熟,余慈虽是一个从未登临外域的步虚“雏鸟”,但在距离“真人”境界,只差一个“神魂完满”而已。而如今,便连这一个缺限,也给补足。

    余慈却没有欢欣鼓舞——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值得如此。在负面冲击的压迫下,他距离死亡,仍是只差一口气。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局面彻底逆反过去。

    追复生魂定星咒、延生度厄本星咒、太阴役禁厉鬼术、北斗劾魂注死术这四个种子真符,纹路前后勾连,逐一亮起,便如一条刚从冬眠醒来的蛇,初时昏沉沉的,但灵动之态,益渐显现。

    在这条脉络周围,无数符纹影子若隐若现,看上去漫无头绪,却隐然有彼此相扣的契合感,这是天垣本命金符的结构,在生死法则的根基上重塑起来,也只在余慈一念之间。

    可这时候,余慈有点儿迟疑了。

    要按照老路走吗?

    在进入“真实之域”之前,余慈不会这般纠结。可在深刻了解了什么是宇宙真实之后,他对以天地法则体系为本,建立起来的本命金符体系,有了些不足之想。

    “真人”可以解悟“真实”,但绝大部分人,都在与天地法则意志的妥协下,失去了这个机会。相应的,剑修往往会更有机会触碰真实,因为他们做得更加干脆。

    余慈正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是选择妥协,还是直接按“真实”的来?

    选择前者,一切都按部就班,像大部分修士一样,妥协、度劫;妥协、度劫……循环往复。在攀登到足够的境界之后,再重新寻觅、洗炼、超脱,如果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迷失的话。

    选择后者,在根本法理上是绝对正确的,可他面临的就是数劫合一的局面,天妒关、镇压陆素华后躲避的劫难、因不妥协助而急剧提升的难度,再加上接触真实所要承担的莫可名状的重压。

    元始魔主的意识,有这方面的记忆:要承担天地之重,形成有序的时空运转;要自成无漏之界,不与天地法则意志媾和妥协。要坚定稳固、要法理严谨、要自成体系……

    无数严酷的要求,他……做不到!

    余慈微声一叹,气息从干枯萎缩的鼻喉间溢出,竟然听到了回响,此时此刻,严重扭曲的天地虚空开始恢复,惊人的热量向外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