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二十二)

    余慈挣扎着想从浑蒙恢复,却没那么容易。这个阶段,他甚至连“挣扎”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清了。因为他受到的冲击,并不是单纯的伤害,而是汹涌澎湃的信息洪流,纯粹是以那庞然不可抗拒的数量,将他淹没。

    所谓撑爆脑袋,大概就是这么个模式。

    最初时,由于前后思维相连,还有点儿自我感应,但到后来,余慈就迷失了,标志性的变化,就是他已经失去了对本人状态的感知,以至于失去了“轻重缓急”的概念,对海量的信息,只能是被动接收,来一条解析一条,没有条理也没有重点,分辨不出哪个更有用、哪个更急迫、哪个更致命!

    如果这个状况持续下去,等到“我”的概念都失去,他就等于是丧失了一切参照和凭依,将永远迷失在海一般的信息之,直至死亡。

    不过,冥冥之,或许真有“幸运”存在。便在余慈昏昏沉沉之际,无边无际的信息,莫名就分开了三个岔口,虽然这样的变化,不会让庞大的信息冲击减少哪怕半分,可毕竟是结构上的改变,是有一个清晰的“条理”在的。

    相对于浑浑茫茫,让人迷失方向的信息之海,一个明确的结构,哪怕只是最为粗糙简陋的那类,也让耳目一新。

    灵光如电火,在那瞬间迸发出来。

    余慈已经风雨飘摇的意识,便抓着这道灵光,照亮了一些浑茫之处。

    刹那间,深重的危机感弥漫全身,但他还是有些浑浑噩噩,苏醒过来的只是先天的本能,意识便如冰山,绝大部分都沉在海面之下,冰寒幽暗。

    要胀破了!

    此时的余慈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隐约有了一个饥饱的概念,感觉到浑茫信息的压力,本能地就想推拒,但根本没有抗拒的可能。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本能的驱使下,找一个缓解,或者可说是“排泄”的渠道。

    只可惜,外在的压力不是他能控制,他的解析能力也不是简单的胃肠运动,那庞然的信息之海更非屎尿,想排就能排出去的。

    这种情况,仅有的一点儿本能意识,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抓着之前仅的一点儿经验,按照之前变化出的三岔结构,将所有的压力都按这个模式推了过去。

    说也奇怪,随着信息的倾注,这个结构还在变化,就像是树干分出侧枝,再生枝桠、再出叶片……如此排布,从主到附,由略而详,不说别的,只这一套体系,便是很有条理。

    而等到余慈生出“奇怪”的念头时,便证明他已经从最原始的本能层面跳出来,情绪和理智开始渐渐恢复。

    终于,“冰山”拔高了些,属于他自己的记忆终于从信息汪洋挣扎出来。

    余慈总算是记起来,这是他之前已经做好的“工具”,是他按照三方虚空法则的分划,整理出来的分类解析之法,虽然粗糙简陋,也终究是个模子,不想在此时起了大用。

    海量信息灌入之时,这个模子便像是三条灌溉水渠,使海量信息分流,按照之前粗略排布的结构,层层分解,再浇灌到“田地”里去,逐步消化。

    当然,粗糙就是粗糙,如此结构,看上去干支分列,详略有序,其实是仔细不得的,里面信息错乱,只是凭着性质不同,粗略分开,全无秩序可言,错谬也是不少,若真的仔细去看,消耗的心力差不多也能把性命给折腾进去。

    不管怎么说,有这么一个层级清晰,且与心念生发机制非常相近的“工具”在,使他的解析消化能力极大提升,对余慈减轻压力、把握重点,绝对是有很大帮助。

    余慈的神智越来越清晰,可他知道,危机并没有因此而稍减半分。那无边无际的海量信息,就算消化的效率提高百倍、千倍又如何?

    明知那是致命的压力,偏偏余慈还做不到“充耳不闻”、“视若无睹”,因为从与对方接触的第一时间起,也许,根本就是他“跃出水面”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样的下场。那一位,根本就是在等着他,来一次坦荡的“交流”。

    余慈还知道,那位没有针对的意思,因为从东华虚空发出的每一条信息,都会被其收集,作为验证的根据。余慈的遭遇说来也是荒谬——正是因为那位太过坦荡了,完全没有将自己的信息加以掩饰的意思,开放式的交流,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信息对冲,就像是空气的强烈对流,直接冲垮了余慈的承载极限。

    元始魔主,嘿……相见争如不见!

    不错,在那神奇莫测的层面,接触到的两个反应,其之一,就是元始魔主!

    元始魔主,天魔之王,佛祖、道尊之下,最接近于终极的神主,这样层次的存在,哪是能够轻易接触的?

    飞临太阳,靠得越近,付出的代价越是惨痛。

    海量信息的毁灭式冲击,仅仅是代价之一。

    承载了过量的压力,余慈的神魂意识早就没了“自由”可言,给重重压回到肉身之内,之前因为昏沉迷蒙,一直不知道具体的伤势如何,如今回过神来,稍做感知,却是正好碰上了最致命的一幕。

    与海量信息同步而来的,是森寒严酷,又如高山雪崩一般的负面冲击,就像是太阳,在眩目的光芒之,总是伴着强大的热量。二者是完全融为一体的,元始魔主可不会体贴到将它们分离开来。

    余慈承受的信息有多么巨量,遭到的冲击就有多么可怕。尤其是他还丧失神智一段时间,更不可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御,等他回过神来,形神法体已经被负面冲击完全侵蚀,毕竟负面冲击介入有形无形之间、虚无缥缈,没有扭曲骨肉脏腑,不至于让他直接化为一撮飞灰。

    可此时的余慈,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所有的生机元气都给侵蚀一空,筋脉血肉萎缩,已经没有哪怕一点儿生命的脉动,和一具死尸不差半点儿,且是临近腐烂的那种……

    余慈回神的这一刻,恰是形神生机尽丧、心内虚空法域坍塌、紫府一枚本命金符亦分解崩灭之时。

    不过,在被海量信息侵占意识的此刻,余慈已经没有了恐惧、绝望等情绪留存的空间,直接抓住了最关键的一点:

    他怎么还没死的?

    虽然他现在肉身完整,可遭到元始魔主负面力量侵蚀,生机元气尽丧,便是留着形体,其实也不比化为飞灰好过多少,可就是能吊着一口气不散,这已经不是什么“幸运”所能解释的了。

    没有多余情绪的掣肘,要找到关键其实也不难:

    虽然本命金符崩散,但崩散的诸多种子真符里,却不包括追复生魂定星咒、延生度厄本星咒、太阴役禁厉鬼术,一路到北斗劾魂注死术,这一条真正关连生死存灭法则的核心脉络。

    虽然四枚种子真符或多或少都有些损伤,可结构稳固,这就代表着余慈的根本道基还在,他的道基分明就是契入生死法则之,以至于在那般劫难之下,都得以维持。

    根本法则……

    此时的余慈,也没有什么余裕来庆幸,这个发现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提手,一个线头,让他从元始魔主对冲过来的海量信息,猛地提出了一串相关的情报,由于信息量太大,让他很是目不暇给。

    就在这转眼之间,余慈发现,他竟然成为了最了解元始魔主的人之一,至少,是最了解元始魔主在该领域筹谋的人之一。

    在其,涉及到一个概念:

    真实。

    法则的真实和宇宙的真实。

    在帮助鬼厌渡过长生劫关之时,余慈就知道了一个道理,修士度劫,其实就是与天地法则意志的媾和与妥协,就是修士自修之法门在天劫的作用下,变异形神法体,使之与天地法则相符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变动最大的当然是度劫修士,通过天劫的媾和,获得了长生久视的资格以及各种神通手段。

    可一切的力量都是相对的,修士向天地法则意志妥协,反过来,天地法则意志也会因为修士的强硬,而不得不改变自身。

    将这个理论往“后”推,经过万千修士不断地改变,特别是那些大能,自辟天地虚空的扭曲程度,对天地法则体系来说,就像是渗入的毒素,日渐累积,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产生致命的病变,那时,就是天地大劫到来之际。

    而将这个理论往“前”推,如果说,天地法则会因为修士的存在而变异,那么,原初的法则是什么?在世间没有修士、没有生灵的时段内,天地法则会是怎样的面貌?

    对元始魔主,对世间一切站在最顶尖层次的大能来说,这是个必须要弄清楚的问题。

    因为,既然天地法则是修士以自身力量“矫正”和“妥协”的产物,是对原初法则的“再解析”、“再创造”,那么,纵然经常引发天地大劫,重组法则体系,可那就像衣服,弄脏了洗一下,再脏再洗,几水之后,终究是会旧的。

    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如何见证真实?

    ********

    涉及终极设定,删改了很多,效率很差,希望明天能全放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