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二十一)

    余慈的心态很平稳,除了当前一条路,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不用去考虑其他的可能,甚至都不用考虑失败了会怎样,因为他没有机会再去调整了。而越是这样的情况,越有助于集精力,不管之前他思考的问题、得到的信息、做出的判断是否有用,都必须要规拢到唯一的方向上。

    对三方元气的掌控也好,对平等珠的使用也好,都是如此。

    所以,平等珠的失准没有给他造成困扰,自顾自地进行第二个步骤。

    心内虚空,巨笔落下,划出一道没有意义的轨迹。

    真正的奥妙在于色彩,灰蒙蒙的颜色,就从那条简单轨迹上弥漫开来,这种色彩像是雾霾,貌似很常见,其实它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这是真界、承启天还有永沦之气的元气环境所混合拼接出来的,只有掌控着承启天的余慈,才有可能描绘出这种颜色。证明了余慈孤注一掷的判断没有错,对三方元气的解析,最终取得了成功。

    心内虚空瞬间被那独特的灰霾所笼罩,余慈的肩膀都似沉了一沉,这一刻,他同时接触到了三方虚空,压力陡增。不可控的三方元气就在上一个刹那崩溃,但新的屏障立起来,抵挡住本源之力的牵引。

    这是伟大的成就,更是救命的成就,但余慈无以为喜,无以为忧。

    三方元气的描画重塑和平等珠的命就像是助他逃出生天的一对翅膀,少了哪个,他都飞不起来。

    不过,三方元气的描画成功,其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

    之前心内虚空法域对三方元气的应用是呆板的,只是作为一堵屏障,封绝内外,偶尔打一条临时通路,再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变化。

    但从这一刻起,余慈实现了彻底的掌控,就像是护体罡煞一般,可以随聚随散,可以层层排布,可以刚柔转化……只要是他能想到的,神魂力量足以牵引的,他都能够做到,就使得三方元气的防御力量,更具有灵活和纵深。

    当然,再怎样灵活应用,与能够扭曲天地虚空的恐怖力量对比,都是非常苍白的。余慈从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他仍然是按照原本的计划,也是唯一的计划,催动平等珠的真意明光,轰击东华虚空,

    仍然不。

    结合了三方元气的心内虚空法域,论韧性远较以前优胜,只是“由死变活”,对神魂力量的消耗,也是远远超出。此时余慈已经有些虚弱之感,就算暂不被本源之力吸入进去,再过数息,还是会化为一具精气尽丧,神意枯竭的干尸。

    可另一方面,通过对三方元气的排布组合,余慈对真界、承启天,尤其是永沦之地的虚空变化,也有了新的认知。

    冥冥之,有一个念头生出来:天地虚空究竟是怎样的?

    感觉,应该是一层一层?就像血狱鬼府,总觉得是在真界的下方;就像九天外域,总要仰头眺望。

    或许是一块一块?像是浮空的巨城,在更广袤的层面上飘流?偶尔碰撞,撕裂樊篱,就像三方虚空?

    如果是以前,余慈一定会这么认为,但如今,当他掌控三方元气,神意的触角同时与三方虚空相接,感受虚空之间的相互作用,体会其联系,固有的直觉的认知已经站不住脚了。

    他没有发现所谓的虚空屏障,若说有,那也仅仅是虚空扭曲所形成的阻力。

    他早就知道,自辟虚空的本质,就是在天地法则体系,扭曲了本来法则,结下一个“瘤结”,承启天正是这般性质。只不过,以前他只是注意到法则的变化现象,却没有关注虚空本身。

    前面有柳观一语道破天机,而本源之力也用最粗暴直接的方式扭曲东华虚空,给余慈创造一个典型示范。

    如果将这个原理,扩及到真界,难道就不成立吗?

    依然是那句话,不管它成不成立,此时的余慈,就当它成立了。

    虚空无垠,虚空无界,所有的区隔,仅仅是法则和虚空的“扭曲”造就。

    就像在一条江水之,两道水流或许因为江岸、礁石、风的存在,区分开来,但那也仅仅是“流”的差别,是“暂时”的现象,在本质上,它们仍是大江的一部分,

    从这个意义上,什么真界、血狱鬼府、九天外域,包括他的承启天,以及一众大神通之士所开辟的虚空天地,也仅仅是无边虚空的一个“褶皱”,是滔滔大河的一个“涡旋”,如果有足够的力量,完全可以将所有的“褶皱”都抚平,所有的“涡旋”都扯开。反过来讲,同样也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混搅在一起,不分彼此。

    就算没有那份儿力量,既然是在同一条江水,必然是始终发生着联系,彼此影响,理论上,绝对是有那么一条轨迹,能够将两道水流贯通,就如浮水的落叶,通过水流变化,总有机会流经江面的每一个角度,只不过,那个路径不是直线,且会非常漫长,给人以永不相接的错觉。

    三方虚空就是这样“拼合”在一起,就是拥有着不同“流”、清浊不等的三道水流构成的漩涡。既往那些轰击在上面的外力,之所以消融,并不是撞在屏障之上,无法穿透,只不过是在漫长的路上消耗尽了最后一点儿力量,依然没有到达而已。

    至于平等珠,则像那一片落叶,它不是没有击,只是在“击的路上”。

    如果平等珠本体在此,余慈可能就真的一筹莫展了。可现实是,此时他打出来的,是从平等珠威能提取出来的真意,某种意义上,就是神意力量的变种,只不过是通过心内虚空显化而已。

    念动之,无以伦比,便是再怎么漫长,又能花费多少时间?

    前提是,它没有迷路。

    如果余慈的意识,仍然被旧有的“虚空屏障”所束缚,跳不出樊篱,“迷路”可说是必然的。可如今一念已明,本源之力的扭曲轨迹,在近距离感知之下,又是如此直白昭然,在此进出,又岂是难事?

    命!

    平等珠的真意明光一现即隐,消耗干净,

    但就是这刹那的撞击,从东华虚空而至九真仙宫,由九真仙宫再到云气模具,再从云气模具触及半边宝镜……再往后,变化玄奇莫测,已非余慈所能感知,可已经足够了。

    被黄泉夫人布置得如金城汤池一般的东华虚空,猛然一滞。虽然在整个时间的脉络上,仅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可要造成整体结构的失衡,这一“点”已经足够。

    心内虚空法域的正央,余慈在密布的三方元气灰霾,仰天长啸。

    只是,没有声音。

    本源之力早把周边虚空扭曲,形成真空,心内虚空法域开辟后,里面有些空气,但此时也完全分入了三方元气之内,排布罗列,以为屏障,再没有涓滴留存。没有介质,自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但没有关系,余慈已然心意沸腾,自有龙吟凤鸣、山崩海啸之势,勃然而发。

    就在这无声的长啸之,东华虚空崩塌了。

    瞬间的失衡,造成了东华虚空结构的大崩盘。但这并不是重点,真正重要的是,平等珠命瞬间的闪光,彻底照亮了余慈对天地虚空根本的认识。

    他是对的!

    正确即有奖励。

    在明悟虚空奥妙的瞬间,虽然身体依旧受锢难行,心内虚空法域也依然与本源之力的扭曲力量纠结难分,可余慈的神意再不需要凭籍任何介质,真正地脱离束缚,自由出入于扭曲的虚空内外,急剧扩张。

    且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他的意识契入到一个很奇妙的层次里。

    用最老套的话讲,就仿佛一条跃出水面的鱼儿,真正见识到“江水”之外的世界。而回过头来,再看他之前他一直生存的“江水”,则像是对着镜子,看自家的背影,有一种古怪的陌生感触。

    还没有来得及细细体会,两个反应已经烙在他的感知范围上。

    这二者看起来都是早早就存在于此的,其一个,在感应的刹那,陡然消失,似乎一跃重归“江水”,被那混浊的世界所遮蔽;至于另一个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态”,任余慈的意念观察、贴近,又或者是余慈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吸引,然后……

    余慈险些就没了“然后”的概念。

    不可思议、不可想象、不可估量的庞然信息洪流瞬间将他淹没,与之同时,他看到了无尽星空、无尽幽暗、无尽恐怖……这是他仅有的一点儿清醒认识所分辨出来的,随后这所有的一切都归化为纯粹的负面情绪,就像是一场突然而至的狂风暴雨,将他这条刚刚跃离的水面的“鱼儿”,重重打回到江水去。

    “自由”和“束缚”的对比是如此强烈。但这一刻,余慈必须要感谢“束缚”的存在,那就像是一面缓冲的大,将足以毁灭他意识千百回的负面冲击,分散开来,层层消解。

    饶是如此,他还是挨了几乎致命的重击,意识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

    ***********

    2013快结束了,这两个月却都过得稀里糊涂的,节操摔了又摔,踩了又踩,答应的事情没几件能做到的……所以加班什么的,瓶颈什么的,是非什么的,都是报应吧。在此郑重致歉,希望新的一年,一切都清爽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