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十六)

    所有人的视线都对准了那片衣角,因为除此以外,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好看了。

    从衣角飘扬处往里看,所有的一切都莫名消失,通透得很,人们能清楚看到殿堂后壁,至于宝镜、九烟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见鬼的绝他妈不是他化自在……”

    面对种种不可索解的异象,还有那宝山在前,偏又难以发掘的挫败感,黑袍低声咒骂,倒让柳观为之侧目:

    “你懂?”

    “……”

    “说说嘛,你刚刚看得不是挺入神吗?”

    黑袍面对这位叔父,还是有发自内心的畏惧,难得低声下气地回应:“还请叔父指点。”

    “我不懂,所以才要听你的意见。”

    见柳观说到这份儿上,黑袍也知道再不能推脱,因挫败感导致发热的脑子也清醒下来一些,刚刚近距离观察下的种种现象回溯,终于得出一系列判断:

    “侄儿认为,应是法则、元气都被那鬼东西吸走——它的吸力太大了,以至于一去不回,失了反馈,这里面也包括光线在内。但是光线是会扭曲变向的。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光线受到影响,发生了某种反应……”

    至此,黑袍的表述已经有点儿凌乱,不过柳观还是能明白他的意思。

    “你的意思,我们看到的,是已经发生的某个时段的剪影,而接下来那里的变化,由于光线没有反馈,我们已经看不到了。”

    “正是如此。”

    “那为什么不是一片黑暗呢?反而变得不见了,偏在外围留下这些残影?”

    “这个……我是觉得,那玩意儿的引力随着距离变化而变化,每一寸都有绝大不同,总体的引力在提升,范围也在不断扩张,或许,光线的变化也是与之相应的,越往里去,就丢失得越多?而在边缘,会有什么平衡之类?”

    “好啊……伯诩你这些年来,倒也没有虚度。虽是在小劫法的阶段,却已经能够掌握一些法则之妙,观其轮廓,也无怪乎能从熔核焦狱功里,悟出‘焚心真意’的奥妙。”

    听到已经很有没有人称呼的名字,黑袍呆了呆,随即略微躬身,就像少时受柳观考较时一样。

    柳观貌似真的化身为谆谆善诱的长者,点评之后,又教导开来:“只是,你终究还是不能参透天地法则的堂奥,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能。这时候,就要想得更多一点,更全一点。”

    这时候,别说黑袍,就是旁边因龙殇死难而有些恍惚的翟雀儿,都为之侧目,还有远方祁白衣、鬼神剑、道华真人等,也都投注视线。

    近段时间内,所有在场的修士,都被眼前诡异的情形所惑,难知其奥妙所在,也给折腾得不轻,故而都相当敏感,却不知道柳观会拿出怎么一个理论来。

    距柳观最近的黑袍,感觉却很是不妙。因为柳观说话间,直勾勾盯着他看,这让他想起一些非常久远,又不是那么愉快的回忆。

    一个恍惚间,眼前阴影倏然扭曲,他暗叫不好,本能想闪,却又强忍下来,这个时候,一记铁拳重重轰在他腹部,护体罡煞只是象征性地起了点儿作用,便四散开来,力量顶着他的腹肌,向内凹陷。

    以黑袍几近不死不坏之身,这一拳伤不到他什么,只是在柳观压倒性境界和意志的挤迫下,内脏震荡,筋脉扭曲,也绝不好受就是。

    柳观的拳头就停在黑袍腹部:“拳头砸在这儿,你只管衣服起了多少褶子吗?”

    黑袍一时半会儿还是想不明白,只能道:“侄儿愚昧。”

    柳观嘿然一笑:“能够看到天地法则体系运转,你应该很得意吧。就像你穿身上的这件特别意的袍子,你在上面用力太过了!这般力量砸下来,天地虚空的变化才是根本……再后退!”

    黑袍也知道,本源之力的危险范围又一次扩张,闻声后移,也不免腹诽一句:鬼才喜欢这袍子,难道穿身上就是意了?

    “叔父以为……”

    “不是我以为,而是这天地虚空分明就是塌陷了嘛,从心到外围,一圈圈地落下去,什么样的道理都不能脱离这个情况而存在。就像在水箱底部凿一个洞,洞上的水面自然要凹下去,打着旋儿漏下去,咱们就在漩涡边缘……你到现在,都没感觉到扭曲的方向吗?”

    黑袍终于是恍然大悟。

    事实上,目前他们所处的虚空,并非是水平似的平面,所谓的“凹下”、“塌陷”的形容,也不那么正确。本源之力应是作用在上下左右前后每一个方位上的,想象很困难,但类比之后,再行感受,还是没问题的。

    看不到本源之力、宝镜、九烟等,也就有了解释,就像是被紧扭的纸筒,本来能够看到的正面部分,扭曲之后很可能被其他部分所遮蔽,反之亦然。

    并不是不存在,也不是变得透明,而是这一片虚空被隔开了,

    黑袍也不知道,这种理解是否正确,但以此再观当前局面,还是清晰了许多:

    “那边是自辟虚空吗?”

    “那也要有人能在里面活下去才成。”

    自辟虚空的无上神通,需要施法者与天地法则意志妥协,才能真正造出生机勃勃的一片自有区域。可目前本源之力所做的,根本就是将天地法则意志强行揉捏,不计后果,生灵之属,谁能在那里保得性命?

    黑袍由此知晓,九烟死定了……再留下去,他们的下场也差不多。

    再看那边一眼,发现他留下的衣角也已经没了踪影,证明其所在的那部分虚空,彻底扭曲、塌陷,而这个范围还在扩大,

    他们现在承受的,并非只是单纯的牵引力量,而是要承受整个虚空扭曲盘结的压力,就像是在纸筒上爬行的蚂蚁,在纸筒彻底扭曲的时候,不管它体型有多么细小,也将给挤死在夹缝之间——除非你有对抗整个虚空世界的能耐。

    很显然,黑袍没这个能力,这里所有人,包括太阿魔含在内,都没有!

    黑袍终于生出了退意,刚刚入了魔似的沉迷感,莫名地开始消退,大概是理智终于占据上风,不管眼前这座“宝山”藏着多少修行奥妙,都没有自家性命来得宝贵。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太初东华玉书》也好,《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也罢,根本都不可能从这里面找到,有看这莫测高深的情形发呆的空当儿,真不如到周围转一转,碰碰运气也是好的。

    “我们……叔父?”

    “原来如此。”

    “啊?”

    柳观莫名地低声发笑,又转过脸来看他:“你刚刚说自辟虚空……怎么样,试过没有?”

    “没有……”

    能够在大劫法境界之前,参透自辟虚空堂奥,并且成功的人物,就算在长生人的群体,也是万里挑一的奇才,又或是运道无匹的怪才,黑袍终究还差了一些。

    “那就不怪你了……你根本估算不出,自辟虚空和现在强行扭曲虚空所需力量的差额。”

    早年的柳观是以“影虚空”名震天下,但更多是依靠魔门心法的独特之处,由此派生神通,和真正的自辟虚空神通,还有一定的差距,真到进入大劫法宗师境界,才略窥堂奥,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了发言权:

    “自辟天地时,由于最终要与贼老天媾和,但凡是掌握了这门神通,消耗的力量其实也不是太多,如果只是要建起亩许方圆,千尺高下,极端点儿说,一个步虚修士也绰绰有余。可反过来讲,像眼下这状况……消耗超额何止万万倍?”

    “万万?”

    柳观没有精确估计的兴趣:“你只要知道,消耗非常巨大就好,大到这一方虚空加上太阿魔含,加再加上在场的所有人都供养不起的程度!这样,就有意思了。”

    不只是黑袍,所有听到柳观分析的修士,都逐一反应过来。

    “本源之力的衍化层次和力量完全不匹配,就算有人供着也一样。那么这一系列反应,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

    确实,如果按照柳观的说法,就等于是说,拳头砸在小腹上,力量本没有那么大,但衣服的褶皱却是按照更惨痛的情况变化的。

    这是造假啊,还是造假啊?

    “看起来,这是借着东华虚空,搞出的一次推演,至少有一半,都是在模拟,而非真正发生。毕竟东华虚空的情况,与自然天地还是不太一样,为此,必须要所调整,这一点,黄泉贱婢必然在事前已经有了准备。孰真孰假,已经分不清了,既然如此,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如果是真的,你就要一直看下去吗?

    更远一些,鬼厌也是侧目。对柳观这位大劫法宗师眼光、心智,他还是比较佩服的,至少那跳出天地法则,落脚到虚空本身的思路,让他耳目一新。

    之前他也和黑袍一样,在天地法则体系上,倾注太多精力了,不免就局限了思路。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柳观最后一个结论,他却不愿苟同。

    柳观虽是大劫法宗师,但余慈能够断定,这位在天地法则体系上的认识,并未能与自己比肩,也就是说,他还未能见出这一套体系的全貌,以及该体系在元始魔主本源之力影响下,产生的结构性变化。

    可以见出,至少在法则层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绝对真实的,从头到尾,都有一个完整的变化链条,上面每一个环节都严丝合缝,并不存在虚拟的问题。

    话又说回来,柳观的观察也没有问题。

    作为具备自辟虚空神通的修士,余慈能够估算出,不与天地法则意志媾和的话,扭曲大片虚空所要承受的压力,柳观的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

    可如此产生的矛盾,如果仅以“黄泉夫人的设计”为理由,未免太过牵强。

    鬼厌觉得,还有另一种解释。

    以柳观的比喻来形容,本源之力衍化产生的变化,更多是作用在“衣服”上,而没有作用在“腹肌”上,原本紧密贴合的天地法则体系与东华虚空之间,出现了某种“脱钩”现象。

    仅就目前来看,天地法则与现实世界根本,原来也是有距离的,并不是一个水乳交融,严格对应的关系。

    这个距离本来非常微小,几不可察,但扭曲的境况,将距离放大了。不知道这是普遍之真理,还是东华虚空的特殊情况?

    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鬼厌知道,天地法则体系每一劫都会有所变动的,其变动的过程,也就是天地大劫生发的过程,将法则天地虚空分开看待,改变、重塑起来,不就是顺理成章了?

    由此,他倒是想通了一些事,好比八景宫的紫极黄图之会,召集各方神主,号称是“砥柱流,勘天定元,行天之法,匡定正朔”,细究起来,正是要借天地大劫之机,在天地法则体系上做章。

    虽说此会,更多还是八景宫自作多情,目标倒也明确。如果能趁机造就一个极度有利的新体系,使万事万物都按照这一体系来运转,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再由此推及其他,像是黑天佛母和罗刹鬼王的计划,还有黄泉夫人的谋算等等,都是在争夺这一份主动权吗?

    鬼厌微笑起来,他似乎发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秘密呢!

    笑容方是绽开,突又凝固,就在这一刹那,他和余慈本体之间的联系,陡然断绝。其实也不是断绝,而是信息输送过去,就像是投到了一道奔涌的大河,转眼给带开了。虽说还不至于被冲断,可这么一个耽搁,等信息传到,却要耽搁多少时间?

    更致命的是,这种长江大河般的冲击,冲击力极其强大,甚至还勾着两边神魂联系。由于种种原因,余慈那边巍然不动,失位的自然就变成了种在鬼厌脑宫深处,分化自余慈的核心念头,

    鬼厌叫了一声不好,已是知道,定是余慈那边三方元气破碎,神魂受到压迫,引力作用到外放的念头之上。

    只不过很奇怪的,念头的往来本是最为快捷之事,可不知为什么,目前这一个过程被拉得很长很长,至少是远远低于正常的反应极限,说是失位,其实也就是缓缓地晃动而已,这使得鬼厌得到了相地充裕的反应时间,做出了一系列的措施。

    而最为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鬼厌是做了很多,且相较于核心念头“抽离”的度,已经非常迅捷了,但所有的加固核心念头的力量和手段,无论如何都落不到实处,仿佛那一颗核心念头只是虚而不实的幻影,倒和“漩涡”边缘的留影,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

    不,其实不一样……

    之前黑袍衣角之类的留影,更多是属于光线的变化,而如今核心念头与鬼厌密切关联,带来的感知,更为实在,又莫名地“持续”了这么长时间,让鬼厌渐渐看明白了:

    他与核心念头,看似无比接近,其实已经不在一个虚空之。

    造成这一切的,根源自然是本源之力的扭曲作用,可这里面除了虚空的扭曲屏蔽外,似乎还有时间的变化!

    是的,如今核心念头所在“虚空”的时间流,和他本人经历的时间流,已经不一样了。

    由于没有客观的参照物,也不知道是念头太快,身体太慢?还是反过来?但由于时间流的差别,他与核心念头就像处在一条江水的两支流完全不同的水流,并向而行,因为快慢不同,距离只会越拉越大,

    “看”起来,核心念头还在脑宫之,但实际上,两边的距离已经难以接近,而失去了核心念头的控制,甚至断绝了一切联系,鬼厌本体其实也就失去了立身的凭依。

    这是致命的一刻。

    此时此刻,本源之力扭曲的虚空区域再向外扩,所有人都向后退,但鬼厌没有,失去核心念头的控制,其继承自本体的反应虽然还在,却是整个地倾注到内部控制上,对外界的反应极其有限,所以慢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使他直接撞到了扭曲虚空的边界处,恐怖的力量作用下,在幽冥九藏秘术的炼化下,几近不死不坏的形神法体,此时却像是虚缈的烟雾聚合体,径直散开,且再也没有重聚的迹象。

    死了吗?

    鬼厌对外界的反应骤然停止,但古怪的是,身上所遭遇的一切,却是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留存,并反馈到脑宫枢来。形神的毁灭和思维的延续,同样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时间差,他的思绪和灵感也就是在时间流的强烈对比,迸发开来:

    上下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

    无怪乎古人先哲将其并称,相较于天地与法则若即若离的奇妙关系,“宇”与“宙”的联系盘结紧密得太多了——他隐约察觉到,这份感悟极有价值,对本体一定也有帮助,可惜,已经送不过去了……

    便在思绪流动行将止的刹那,突有剑光闪耀。

    一道匹练似的剑光,自天外而来,直直切入鬼厌破灭的形神烟气之。

    鬼厌的思绪便止在此刻。

    *************

    只赶出五千字,先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