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十三)

    纯粹引力的话,作用于人的全身,不可能形成如此可怖的一幕,但问题是,正像余慈感应的那样,本源之力形成的引力,直抵法则层面,处在本源之力周围的天地法则,都要为它服务,都要为它控制,都要为它重新分解、组构。

    如此形成的力量,绝不只是一种牵引,而是破坏了原有天地法则体系,包括体系所有相关存在的的消融、崩解之力。

    所以,龙殇的重创,不是被“抽吸”,而是遭到了“融解”!

    龙殇也是硬汉,虽是变生腋肘,几乎整张脸都给削去,破肌见骨,他却只发出一声闷哼,脑后紫日升腾,显然已经将“天无二日”神通催发到极致,硬是逆着整个东华虚空的势子,重重向后撞去。

    在他身后的翟雀儿,纵有九鬼心铃护体,也是应声而飞,直给撞出殿外。

    毫无疑问,在此期间,龙殇形成的真人界域一直在抗衡着大殿的引力,所有的重压,都放在他身上,以至于翟雀儿刚刚飞出殿门,龙殇身上,便是筋骨咯吱喀嚓等怪音放出,便似被无形的巨掌分别揪着头和脚,发力一扭……

    筋脉撕裂,骨茬透肌,血浆挤出,瞬间不成人形。

    魔火轰声爆燃,将龙殇雄厚的魔功修为,尽化为燃料和养份,投入到本源之力去。

    余慈眼看着一切发生,看着挟着龙殇骨血精血的焰光投入,却连感叹的力气都没有。

    每靠近本源之力一分,毁灭性的力量就是几十上百倍地递增,作为距离本源之力最近的人,余慈所承受的压力,恐怕只有一直“供养”本源之力变化的太阿魔含,才能相媲美。

    太阿魔含是末法主级别的大能,和他相比,余慈的修为境界不值一提,能够坚持到现在,依靠的,仅仅就是三方元气罢了。

    真界、承启天、永沦之地扭曲的元气和法则,自成一域,本源之力的毁灭性力量虽然也作用于其上,但面对这一块与东华虚空格格不入的独立区域,也不是那么好下口。

    话又说回来,三方元气之,毕竟还有“真界”一方,还与外界虚空存在着“联系”和“交换”,虽然这份联系被严重扭曲,以至于面目全非,就像是一个曲曲折折的小路,需要绕上几百上千个圈子,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要被困死在那里——被三方元气活生生闷杀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但这份联系,终究是实际存在的。外界的力量,或多或少,都要作用在上面。

    只不过,之前相对“平缓”的环境,尚不足以对三方元气的扭曲结构形成冲击,曾经最接近的,是陆素华的灭元锤,而如今,由本源之力生发出来的毁灭性力量,比之灭元锤,爆发力或有不足,但论真实的杀伤,绝对要胜出一筹。

    余慈还能坚持多久?

    这个问题,超出了余慈的计算能力。事实上,从本源之力的衍化跨越界限,压垮了天地法则体系的那一刻起,他的脑子都还不是太清楚。

    怎么就沉下来了?

    在余慈的认识里,无论是佛宗、玄门,乃至于世间所有主流的修行理念,修行的路途,就是一直向上、突破、拔升的过程。

    所以,世间才有霞举飞升之说,而佛宗玄门,又都是以“天”、“上界”等等词汇,来描述境界、天宫、乐土等等。

    与之同时,人们语及“佛祖”、“道尊”,总是用“超脱”来形容。所谓“出离三界外,不在五行”之类……以描述那不染尘埃,不滞于物的超然之境。

    余慈也是一直这么认为的。

    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发展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情形。

    当元始魔主这样的存在,超越了天地法则体系的限度,并不是像鸟儿那样飞离枝头,超然物外,而是重重“下沉”,用更“贪婪”的表现,吞噬天地法则体系的一切。

    等到最后,又会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作为已知的站在所有修行者最顶端的元始魔主,某种意义上,就代表了他们的将来,可这是什么样的未来啊?

    余慈连真人境界都没登上去,现在考虑这种终极问题,似乎过早了些,可其他修士,就算是长生人,又有几个拥有他这样高绝的视角,可以统观天地法则体系的终极变化?

    看不清前路的人很可悲,过早发现前路的尽头,又该算什么呢?

    余慈还注意到,时至如今,太阿魔含都没有抗拒,依然在“供奉”,维持着本源之力的衍化。

    就算那是元始魔主的力量,可连龙殇都能反抗一下,太阿魔含难道只能束手就擒?

    或许,那位是因为看到目前可怕的场面,还有未来的路途,就此懵掉了?

    相较于此,对太阿魔含这个层次的大能而言,余慈更相信那些现实的东西。

    大概……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出乎太阿魔含的意料。

    作为同样臻至绝顶的大能,太阿魔含没理由不去推演,不去尝试。也许是耳闻,也许是亲身经历,他早就看到了,尝试了,却没有能够走下去。

    所以,他还要再接着往下看,看元始魔主是怎么做的!

    只是,余慈无论如何是不会再奉陪了!

    他如今已经从思维的迷局暂时跳出来。随着天地法则体系的崩解,他已经感觉到,之前铺开的神主络,都已经受到了影响,分明也在崩溃之。

    强绝恐怖的毁灭引力,正用最粗暴,同样也是最精细的方式,毁掉天地法则体系的一切。

    现在余慈只需要考虑一件事:怎么逃命?

    他其实已经有所准备,那就是从现在应该还没有彻底垮掉的两界甬道逃生!

    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本源之力所激发出的毁灭性力量,其影响区域,仍然限定在东华虚空。

    黄泉夫人用模具、宝镜、九真仙宫,结合东华虚空的独特环境,形成了一个铜浇铁铸般的整体,用以供养本源之力的衍化。

    而同样也是这样的环境,成为了一个封闭、牢固、相对独立的空间。

    可以这么认为:这就是黄泉夫人的实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