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十二)

    在正常的感知里,大殿之,悬浮的半块照神铜鉴上,幽暗焰光在镜盘碧痕间燃烧,黑珍珠似的本源之力,就实实在在摆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

    可在天地法则体系,其存在的层次,已经达到了在场的、包括东华虚空所有幸存的生灵所必须仰望的地步,余慈、太阿魔含、柳观这个层次的,本来还勉强可以触及一些,但随着其在天地法则体系最高层,那一场玄奥深妙,又精彩绝伦的衍化,最终只能望而兴叹,又沉醉沉迷,不可自拔。

    而在此同时,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正在东华虚空扫荡。

    风暴的源头,却是太阿魔含。

    念头的生发,情绪的起落,总是不由自己,但凡高等生灵,莫不如是。

    面对本源之力的衍化,情绪激动很正常,余慈是如此,柳观是如此,太阿魔含也一样,只不过,相对于其他人,这一位的情绪,通过他天魔神通的转化,不免就形成了可怕的冲击。

    这次不是针对其他什么人,冲击的正锋,直接就碾过了虚空几乎所有的天魔、眷属、外道。

    成百上千、上万、亿万……

    数目在此时毫无意义,因为只要在东华虚空,只要是天魔一族,就没有任何一个,能够逃脱这一冲击。

    刹那间,东华虚空燃起了燎天大火,幽暗的火焰,就像是本源之力所燃烧的那样,也许没有那么纯粹,却是充斥了几乎每一个角落。

    烈焰,东华虚空反而是暗淡下去,在虚空往来奔涌的魔意大潮,化为了肆意泼洒的火油,引燃了天魔大军,这一刻,不管是寻常的念魔、煞魔,还是有长生境界的天外劫魔,包括那些遭到魔染的眷属,那些纯为毁灭而生的天魔外道,都在这当之无愧的“魔焰”挣扎,嚎叫。

    就像是之前大殿,走火入魔然后化为飞灰的那个倒霉蛋,每一个燃烧的魔头,都是用这种方式,将其内蕴的力量彻底挥发,然后,通过太阿魔含,通过狄郎君,事实上,也就是通过东华虚空严密的体系,源源不断地输送到那正处在最顶层、作最不可思议变化的本源之力那里。

    太阿魔含可以说是大出血了,但这绝不是强迫,反倒是“义无反顾”——对他来说,此番展示之奥妙,简直就是直接将终极之堂奥掰开了给他看,若能借此机会,一睹那终极之变,哪怕只是一鳞半爪,也是赚到。

    太阿魔含和他那些死得糊涂的手下,只是一个缩影,一个典型。

    这时候的东华虚空,正举天地之力,以奉本源之力衍化所需。

    余慈是看不明白,但眼前的事实告诉他,这越来越“轻盈”,似乎随时都要“离枝飞去”的变化,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抽取着天地之间的力量,任何一个变化的细节,都是不可计数的消耗硬撑起来的。

    此时东华虚空的元气浓度,应是超出世间最顶级的洞天福地,浓到只要敢修炼吸收,立刻就爆体而亡的程度。

    身处其间,余慈觉得,如果不是三方元气的护持,他恐怕已经要融化在汹涌澎湃的魔力潮汐之。

    同样的,整个东华虚空的法则体系,也是向它倾斜,如若不然,巨量的元气、魔焰,又怎么可以在如此的短的时间内,以最小的折损,输送到位?

    可话又说回来,种种的一切,虽然是让人敬仰的大手笔,但在本源之力衍化的玄奥之前,又都不算什么了。

    以余慈目前的境界,还触不着“门道”,只是在“看热闹”的阶段。感悟较少,杂念更多。他不可避免地在想:

    他真的能够看到,那终极超脱的妙境吗?

    会发生什么?会变成怎样?当变化跨过某个界限,是雏鹰振翅?还是破茧成蝶?

    即将呈现的答案,便如同触手可及的成就,只是想一想,就让人全身发麻。

    就在这翻涌的情绪,某个细节上的极微变化,让他突地一激。

    他不知道变化的理由和脉络,可由此生发出的独特感应,却是实实在在地打在心口上,让他明白,本源之力的衍化,终于是跨过了某个界限!

    飞啊!

    这一刻的余慈心,没有利益冲突,没有敌我立场,有的仅仅是对所谓“终极”的好奇和向往。

    他似乎看到了,活泼的鸟儿轻踩细枝,要借着那一点儿反弹的力量,扇动翅膀,向着无边无垠的天空飞去!

    细枝下弯,下弯、下弯,然后弹……

    断了!

    有那么一瞬间,余慈脑子里一片空白。

    心神的自我保护机制只运行了让人绝望的万分之一个刹那,然后,所发生的一切,就那么尖锐且冰冷地摆在眼前,不给人任何机会和希望。

    断了!

    量的积累,终于形成了质的变化——巨量的元气输送,一边倒的法则倾斜,使得本源之力在极致衍化的同时,超重了!

    天地法则体系向下塌陷。

    一切上下四方的概念都只是参照而言,但随着天地法则体系的扭曲,给人的感觉确实是向下——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铁球,重重砸在层层铺开的上,虽然受到了承载力,却因为过于沉重,不可逆转地直坠到底。

    原本稳固的“大”撕扯、下陷、扭曲,所有依附在“大”上的事物,都不可抗拒向下沉陷,并向央聚集。

    大殿之,所有人能生出了向前扑跌的可怕感觉。

    这不是错觉,而是现实。

    而且,是直抵法则层面,是整个天地法则体系的惨烈现实。

    “呵啊!”

    余慈吐气开声,三方元气嗡嗡颤鸣,迥异于东华虚空的扭曲法则,勉强抗拒住强横的吸力,但他离得太近了,最终还是踉跄了一下,险些一头撞上那团幽暗的焰光。

    他有三方元气,其余人等可没这份儿待遇。

    也在此时,余慈亲眼看到,挡在翟雀儿身前的龙殇,前半边身子的血肉,就像是被刮刀硬刮去一层,蓬声,化为漫天血雾,直投向本源之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