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九)

    啊啊啊……六分之六,节操填满,收工!

    ***********

    那半边照神铜鉴的上升,完全出乎余慈的意料。

    现在没见到实物,已经让他成了众矢之的,等宝镜升上来,再发生个反应之类,他就是有三方元气护体,恐怕也要给众修士碾压抬不起头来。

    可惜,他心叫得再响,事态的变化也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就在茫茫云气几乎要沉到火焰上方之时,火圈最央,一片圆形的金属升了上来,直接将云气穿透,到了最上面。

    被打穿又在自动修复的云气模具已经没人去关心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在这新跳出来的玩意儿上,在其最央,与火圈整体截然不同的焰光在燃烧,极致幽暗的颜色,非常醒目。

    但人们的目光锁定的,不只是这些,还有在焰光之下,那平滑的金属表面上,沁下的一道幽碧痕迹。

    元始魔主魔识留痕……

    魔识留痕只有一指宽,两分来长,就像是金属本身的沁色,看不出什么玄妙,幽暗焰光就依附在痕迹之上,下端拉长,焰尖聚在一起,形状并不是那么自然。

    而就是这焰光之,还有别的东西。

    余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里面的古怪。那是一颗水银般的颗粒,只有绿豆大小,通体呈银白色,乍看是一颗金属珠子,仔细观察便能看出,其总是在固态和液态之间往来变化,也在金属面上滚动,却始终不曾越过幽碧痕迹,亦即焰光的边缘。

    半边照神铜鉴穿透了云气模具之后,还在上升,顶着那一簇火光,还有火光不停滚动的颗粒,大约到余慈胸口位置,终于悬浮不动。

    这个位置,正好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上面的古怪模样。

    此时……起风了!

    余慈清晰地感觉到,有无形的风旋,切过他面颊,也卷起袍袂,微微作响。这样的风力,相当不弱了。

    可众多修士对峙之时,各自气机沉压,空气都难以流通,风从何来?

    余慈眼皮跳了两下,他看得清楚,也感应得明白,气流旋动的心正是那一簇幽暗焰光,制造这一切的直接原因,则是两股不断被抽吸、流动、损失的力量。

    一股来自于柳观;另一股,来自于狄郎君。

    狄郎君没有情绪可言,但眼前柳观的表情,却是极其微妙。

    那张狼狈而又极是狰狞的脸上,所有的纹路都僵硬了,唇线、鼻翼、眼角三处沿伸出来的纹路和鼓起的肌肉群,与殿的光线结合,形成了几片黯淡的区域,拼合在一起,其含义大约是……

    恐惧?还是贪婪?

    殿的风力漩流越来越强,以至于每个人都能看到,以照神铜鉴上那簇幽暗光焰为核心,形成了一个翻卷云气尘埃的旋涡。但数息之后,漩涡止,因为柳观用秘法锁住了气息外泄,狄郎君压过来的森寒魔意,也给抽吸一空。

    它只对魔门法力感兴趣?

    作为最接近宝镜的人,余慈想伸手去碰一下,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指尖碰到宝镜,虽是隔着一层三方元气,还是感觉到,温度比正常要高很多,而且整块“金属”都在抖颤,幅度非常之小,但震极快。

    然后,他略微下腰,探了一下几乎要沉在地面上的云气模具,上面同样有温度,这不是被火烤的,而是有某种巨大的力量,通过云气模具,通过镜子传导,然后集到央魔识留痕之上,然后在幽暗焰光燃烧。

    其传输的轨迹,余慈把握到了。力量的源头是……狄郎君!

    这也解开了之前的一个谜题——幽暗焰光的燃烧,终究是有“燃料”的,提供燃料的,正是宝镜、模具、九真仙宫、东华虚空这么一个与之难以相融的庞大整体。

    此类传输应该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是柳观和狄郎君在殿交锋,力量显化,使这份传输摆在了明处。

    余慈突然发现,他对此间事态的某些理解,应该要修正了。

    也就是在此刻,也许是燃料的传输积累到了某一界限,也许是整体的反应到了某个层次,也许是众修士的视线太过热切,半边照神铜鉴正央,幽暗焰光之,那如液滴,又似金属的颗粒,突然就发生了变化。

    颗粒银白的色泽竟是渐渐转暗,像是烧化了一层糖皮,露出了本色。

    那是漆黑、深沉到极致,以至于几近于透明的颜色。

    余慈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给吸引过去。

    他看这颗粒,只觉得那颜色深沉到极致,已经没有了界限,不自觉就忽视其体积大小,就像是域外的深邃虚空,可以认为“幽暗”是边界,但也可以认为那只是更广袤虚空的开始。

    这感觉未免虚无,可再进一步去看,那里的漆黑颜色又是如此浓重,层层叠叠,像是咆哮奔涌的墨浪,又是熊熊燃烧的乌火,充盈着动感和灵性。

    真是奇妙。

    余慈心感叹,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可心念一动,却是猛地僵住。

    世界瞬间就变得不同了。

    他的眼珠可以转动,但所到之处,尽是层层墨染,像是被域外星空侵蚀,辨不清前后左右,分不明上下四方;他的神意也能流动,但不管怎么变幻,都被幽暗的火焰附蚀,所到之处,整个世界都像是燃起了火,所有的一切都在漆黑的火焰毁灭。

    天地陷入无尽之幽暗;万物毁于暗昧之火焰;只有纯粹而无边的绝望,周覆一切、掩盖一切、渗透一切。

    而就是在这纯粹的绝望,有恢宏无量之音,往复奔来。那是亿万生灵在绝望的呼号,又是绝望至于极处,抹消了沉沦和自在边际的混沌赞颂:

    “高妙无上统天大化元始天魔王,高妙无上统天大化元始天魔王……”

    “妙你娘亲啊!”

    心内虚空法域嘭然张开,自屠灵狱而上,人间界、承启天、星辰天、平等天直至大罗天,一层层灵光闪亮,一道道气机颤鸣,最终汇聚一处,化为浑圆金灿之符珠,光华四射,横弥**,不留半点儿死角。

    余慈居于正,呆怔半晌,冷汗遍体而下:

    “本源之力……元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