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梦微篇 (祝梦师姐生日快乐)

    c_t;    三辉界,三轮明月连缀如短链,映照十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下方有一片灰蒙蒙的区域,此时正是紫芒红光闪烁,逾万人影涌涌如蚁,动战车,结军阵,杀声震动云霄。

    距灰蒙区域约百里位置,孤峰耸立。

    四尺长剑,笔直插在峰顶之上,迎着高空月轮,延伸出出长短不一的暗沉线条,随时光缓缓流转。

    莽苍王身披重甲,血红披风迎风招展,高逾丈寻的庞然身躯,就是另一柄利剑,在孤崖之上,巍然不动。

    身后军侯供奉护法神将跪伏一地,十余人声息俱无,只是将目光悄悄移向那些交错轮转的阴影上。

    夜色中,阴影模糊,混乱的线条仿佛已经凝固了,可在他们眼中,那就像是两个隆隆碾过来的重轮,随时可能将他们碾得粉身碎骨。

    时光之轮就这么似快似慢地过去,当它移到了下一格。

    当空紫光闪过,乘天紫神鹰的近卫督战官划空而至,远远便喊:

    ”龙骧卫中军突入虚空甬道……”

    孤崖上诸人气息都是一扬,大多数人都面露喜色,只有莽苍王血红的瞳孔冷冷盯视督战官,直至督战官下句话吐出来:

    “高风伯战死,紫芒将军重伤,言兵锋后继乏力,请王上决断。”

    冷彻的月光便如刀轮,将浮动飞扬的心思尽都斩落,死寂笼罩了孤崖。

    莽苍王血眸微瞌,片刻之后,他伸手握住了剑柄。

    后方诸人见此,都大惊失色,纷纷出声规劝:

    “王上,万万不可。”

    “王上,虚空甬道已是脆弱至极,容纳兵锋战阵及两名劫法宗师已是极限……”

    “王上若亲自出手,甬道破碎,十年之内,再休想迈入真界一步。”

    “是啊,王上,我军后力尚是绵长,更何况前锋突入,可命术师不计代价,加紧巩固甬道,只要再提升一个层次,便大事可成。”

    “臣愿亲往督战,不计代价,务必要将那女修斩杀。( ”

    正在群情汹涌,尽表忠心之际,莽苍王冷冷一笑,后面的杂音全都消去,只剩他一人,缓缓说话:

    “按照真界的算法,如今已经是十个时辰之后,百万强军,在虚空甬道之前,前进不过二十里。

    “统领大将军侯死伤逾三十,其余不可计数。

    “对面也一个真人女修。嘿,呵呵!”

    初时还是冷讥,后面已是纵声大笑,笑声中却是冰寒冷酷,冻彻十方。

    笑声中,终有人自恃身份,辩解道:

    “不是王上误判,实是此人奸狡,刻意破坏虚空甬道……”

    话未说完,血红披风扫荡,自那人脖颈切过,当下人头滚落,气血冲霄,就此横尸当场。

    孤崖上众人又都跪伏在地,噤若寒蝉。

    莽苍王笑声止歇,语气都没有任何变化:

    “如今百路王侯齐攻真界,我统领这支偏师,移转五界,在此地开辟虚空甬道,本待杀入真界,得一首功。然而战机已失,注定为人笑柄……”

    此时已经无人敢再开口,强做安慰,哪知莽苍王语气却转柔和:

    “纵使攻伐真界不成,遗笑后世,然而得见真界英才并斩杀之,也是一件乐事。诸位,且随我去,为此女中豪杰送上一程。”

    一众将领供奉都是凛然从命。

    莽苍王又是畅然一笑,将四尺长剑拔出,当空一震,这把随他征战数千载的利刃就此碎如齑粉。

    与之同时粉碎的,正是缀如短链的三轮明月之下,依稀可见的灰蒙区域,及其中间已经摇摇欲坠的虚空甬道。

    逾万龙骧卫,瞬间死伤逾半,数千人惨叫着从天空中坠落。

    莽苍王都吝于投去一眼,只是盯住云烟雾障散去之后,那血染重衣,依旧屹立虚空的女冠。

    三轮明月映照下,之前虚空甬道的惨烈战斗,已经再无痕迹,同时被抹去的,还有那理论上通向真界的唯一路径。

    莽苍王血眸盯视,见那女冠虽是后路断绝,却容色平淡,手持长剑,另有一剑游鱼般环绕周身,剑意算不得犀利,却是汩汩然,泊泊然,生生不息,又在这冲虚自然中,蕴着不可测知的坚韧。

    “内法虽立,外法并生,真的只是真人境界。”

    莽苍王张开手掌,没有了虚空甬道的遮护,他这“自成一域”的强者,灭杀真人,当真只在翻掌之间。

    他本来的想法,也只不过是五指合握,粉碎此女全身筋骨经络,挫其意志,毁其傲骨,再行炮制。

    可是将握未握之际,他却发现,女冠周身内外,浑然一体,意为其筋,志为其骨,气血合律,神意成法。他或可以绝对强势的力量,将其打为齑粉,但要想擒拿折辱,却是休想。

    “真界人物,一至此乎?”

    莽苍王血眸切过女冠肩头,望向那已无痕迹的虚空,实不知那处世界,还有多少如女冠一般的英才。

    他缓缓屈指,五指依序合拢至掌心,虚空摇动,当空月轮都是模糊不清。

    女冠身外游动的剑光当即发出一声哀鸣,游动的范围缩小了足有八成,然而其轨迹依旧是化为顺滑的螺旋切线,最终重新定为完美的圆形。

    莽苍王仰天长笑:“那女冠,且报上宗门名讳,我当以此孤峰,为你起碑做墓,铭记后世。”

    女冠眸光平淡如水,一言不发,手中长剑立起,成问心之势。身形竟是在已经扭曲崩裂的虚空浊流中,巍然不动。

    莽苍王无名指屈起,女冠全身血光迸溅,在月光之下,如烟如雾。

    她却仍是立于虚空,剑势问心,不进,不退!

    孤峰之上,众将供奉都是微微变色。

    莽苍王以力压之,以名诱之,以势慑之,却是无法动摇此女哪怕半点儿心思。

    不屈膝,无傲色,甚至不求宣泄式的壮烈,只是平平淡淡,做最合理最恰当的选择。

    这份平实之中的坚韧,无视生死名利的恬淡,昭轩圣界百万年来,又见着几个?

    莽苍王血眸凝注,唇角逸出真正欢欣的笑容:

    “斩此英才,此败终有所得。”

    中指食指拇指同时合拢,三辉界的虚空发出惨烈的呻吟,三处月轮的距离都反常地拉近,虚空剧烈塌陷,碎片飞卷,如起飓风,而塌陷中心,便是女冠。

    不可抵御的虚空崩摧伟力中,身外法剑崩毁,手中利剑粉碎,女冠自知极限已到,微微抬头,眸注朦胧月光,莫名心绪忽来,一直平淡如水的容颜,却是有浅浅笑容泛起。

    ……怅千年契阔,无因握手,与开怀语。

    当此词句自心头流过,漫天混浊月光,却是莫名澄静,光色明透,如垂纱幕,又如海水往来,粼光铺陈,崩裂的虚空竟就此平复,只是微微波荡,正是天容海色,浪平风稳,何尝有飓?

    莽苍王血眸剧张。

    这一瞬间,女冠周边风平浪静,可扫荡大千,崩裂虚空的飓风,却是在月光之下凭空移来,脚下孤峰层层崩解,一众将领供奉都是抛飞跳荡,乱做一团。

    莽苍王雄躯不动,死盯那片净澈月光。

    便是那明透的光华之中,正有一团阴影急剧晕染开来,瞬息之后,便有雄壮城池之一角,并巍峨仙山,撞破虚空,强突进这三辉界中来。

    虚空撕裂,万里动荡,集结在附近的百万大军,纵有军阵相护,却也是死伤狼籍,重整艰难。

    至于女冠,却是在稍前一线,化入月光之中,再无踪影。

    莽苍王微微恍惚:

    这是太霄神庭,余祖亲至reads;。败了,彻底败了……可他竟是至今不知,那女冠名号。

    这个念头一旦萌发,就不可抑止,他哑声大笑,对着正轰然撞来的巨城厉喝道:

    “莽苍此战,败于何人之手?”

    城中长笑声起,却是一个男子代为回应:

    “剑胆无瑕,离尘梦微,莽苍王要记得了!”

    真界,离尘宗,梦微。

    三辉一战,昭轩莽苍王暗结内应,挥师百万,将欲破界。离尘梦微适逢其会,单人只剑,拒敌于虚空甬道之中,斩真人统军两名,劫法军侯一位,莽苍军半日难进,死伤逾万,战机尽失。余祖赞其“剑胆无瑕”,莽苍王亲作画像以记之。

    本书来自/book/html/0/3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