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五)

    作为模具的持有者,余慈比柳观更能掌握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他知道,除了可以目见的六个卷轴齐齐焚化之外,处在九真仙宫内部的那一件,也同时燃烧,落得一样的结果。

    在九真仙宫枢纽位置,似乎圈起了一个无形的熔炉,同样无形的火焰熊熊燃烧,熔炼范围内的一切。下到土壤,上到宫殿石阶,都被高温吞噬,只不过目前整体倒还完整,依旧保持着旧有的结构。

    而这也带来了两类极为矛盾的感知,就算余慈模具在手,也没有搞明白,那高温无形火焰究竟是真是幻?而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会合的卷轴点燃的“熔炉”,还“熔炉”主动开启,烧化了卷轴?

    就在这一片捉摸不透的区域内,高温炼化出了新的气机,并开辟了一片区域,在那里进一步运化、组构,性质在改变。给余慈的感觉,像是在制器或炼丹。

    外丹一道余慈不熟,但他曾受许央亲自指点,在制器一道上,也不算是门外汉了。一念至此,感觉越发地接近,再看模具显化,那一片区域,不知怎地赤红如火,当真像是给点着了一般,周边云气结构也给扭曲,伸手探一探,甚至能感受到热度。

    映现在模具的都如此,更不用说现场的情况了。

    余慈的身形缓缓拔升,在已经交融近乎完成的灰色地带,一应天魔但凡进来,便只有给吞噬的份儿,以至于周边安静如死域,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他居高临下,视线越过层层楼阁,观察枢纽地带,那一个正运转的“熔炉”。

    相比之下,柳观更不会有任何矜持,早就狂飙突进,直往那边去了。

    余慈本也待赶去,可也在这个时候,他左袖,习惯性的特殊位置上,灼热的感觉似乎能够烧透三方元气,用最剧烈的方式提醒他:

    判断正确!

    果然,那些画屏,还有变化出的卷轴,与照神铜鉴有着脱不开的联系,十有**就是掺入了宝镜后半部分材料炼出来的。而且,黄泉夫人没有决绝到将其彻底毁弃,而是在九真仙宫这一个关键位置,给予了充满暗示性的运作。

    此时此刻,余慈颇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满足感。

    大约是在发现模具前后,他对于情势的预估,都保持着相当高的准确率,这证明,他对黄泉夫人的思路,把握得越发到位,判断也更加精准,故而才能在与太阿魔含的对抗,至今未落下风。

    只是……若真这么想,他大概也就离死不远了。

    余慈还有最起码的自知之明。从头到尾,他从来就没有跳出过黄泉夫人划定的框框,也是正是由于他掌握了“模具”之后,以符合黄泉夫人设定规则的方式推进,才有目前的优势。

    而且现在来看,除了最终目标仍然难以索解之外,黄泉夫人整体的思路方向其实非常明确,就是要将东华虚空、九真仙宫乃至于模具统合为一,并将所有的关键人物都“导引”过来,参与其。

    这思路是如此简单,只要掌握了相关的信息,理出线索,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就是这些信息,被她巧妙地安排布置,一环扣一环,设立在东华虚空,又为每一个涉及此事的关键人物,包括太阿魔含、柳观、叶缤等做了指引暗示,让他们在寻觅过程,彼此作用,诸力交汇,不自觉就形成了不可抵御的大势,最终却是把各自都陷了进去,再难自控。

    不愧是世间一等一的智者,这一手用势、借势的手段,可谓出神入化。

    她思路再怎么坦荡直接,却是紧扣人心,好比余慈和柳观,甚至不得不“主动”配合,心甘情愿地将卷轴汇集一处,以寻找更多的线索。

    如此在层层布局之,形成堂皇之势,等到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面对大势,依旧无法阻挡,就像是沧江东去,也许可能暂时筑坝隔断,终究难以使其倒流。

    面对这样的人物,余慈哪有脸去说什么“尽在掌握”?

    他甩甩手,将那份儿可笑的心思,尽都挥散。顺势将照神铜鉴取了出来,莹莹青光正向外扩散,已经将他手肘以下,小半截前臂都笼罩在内。

    从这情形也能看出,照神铜鉴的气机极其活跃。

    余慈将其移到云气模具上方,能够感觉到,它与模具有一些联系,但更多是与映现在模具的“熔炉”隔空感应,而非直接相关。

    这让他松了口气,至少,他所拥有的半块照神铜鉴,似乎没有被列入黄泉夫人的规划。

    这正是他最在意的一点。

    在黄泉夫人的设计,叶缤、太阿魔含、柳观乃至于狄郎君,都有各自的位置,但是,还有一个,就是拿到模具的那位——也许在黄泉夫人看来,会由其一个掌控,可如果真的全心全意这么想,只能说是自欺欺人。

    持有模具者,究竟是怎样一个角色?余慈仍然没有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

    也在此刻,模具映现的“熔炉”区域,颜色发生了变化,更趋向于黄绿色,然后逐步加深,可以看出,其核心区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相应的,里面的反应也更加激烈。

    余慈看到,一个隐约的暗影,从无到有,就在“熔炉”之渐渐成形。

    暗影结构大致呈圆形,其在其一面的正央,还有一个模糊的突起,这让余慈得有一个证据:

    那突起,倒像是镜纽啊……观其面积,也能与照神铜鉴大致相合。

    余慈深吸口气,神意探得更深,而记忆深处,一部经籍也开始“翻动”,那是《无量虚空神照法典》。

    从剑园得到的这部东阳正教核心典籍,乃是无量虚空神主在此界传承的权威诠释,其就有如何炼制照神铜鉴的一应秘诀。

    当然,由于元始魔主魔识留痕的缘故,照神铜鉴是独一无二的,除非元始魔主亲自出手,否则再难复刻。东阳正教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制作照神铜鉴的替代品,也就是余慈曾见识过,也曾利用过的虚空镜盘。

    *******

    本来还想再熬夜更一章,但再想,还不如养精蓄锐,努力填明天的大坑呢……好吧,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