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三)

    余慈挑了挑眉毛,灵光给他的感觉太熟了,且一点儿遮掩之意也不曾有,就那么“明目张胆”地向外放射着独特的信息,就算没有亲眼看到,也能让人猜出个七七八八。

    他伸手拿出一幅卷轴,正是在黄泉夫人所居心庐,那一幅山水插屏所化。

    这玩意儿,他手里共是两个,是在丹霄峰得来,翟雀儿起初也得了一个,后来借着回援之事,把论剑轩那边的也全拿到了手,算来应有四个——只不过,现在好像又转手了。

    当时翟雀儿就讲,此卷轴有部分材质,是由“星炼铜”所制,而“星炼铜”又是炼制照神铜鉴的最主要材料,故而怀疑,这些卷轴,是黄泉夫人融炼了照神铜鉴所造。

    之前一直不清楚,黄泉夫人一共造了多少个,而如今,余慈可以确认了。

    就是七个!

    当他将手两个卷轴全都拿出来后,虚空之,分明有感应往来,虽是分处三个不同的位置,却有圆满之意,隔空相和,隐隐共鸣。

    这还能瞒过谁去?

    余慈第一反应是以三方元气,将这份感应切断,但手上方动,又停下来。

    作为最后一幅山水插屏,更显出圆满感应,此物应该和其他的空白卷轴有本质的差别。很可能与黄泉夫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更有可能是照神铜鉴后半部分线索,直指元始魔主留痕乃至于《自在天魔摄魂经》。

    毫无疑问,这是关键的关键。

    他以模具探测,在去除了万化魔域的干扰之后,能够清晰地看到,同样的一幅山水插屏,就被封在九真仙宫枢纽位置的极深处,与上方宫殿以及周围土木等勾连极深,就算余慈通过模具,想要在不损害宫阙结构的前提下取出来,还要费一番心思。

    对于旁人而言,要么将九真仙宫完全催毁,要么完全控制,才能得到。

    也无怪乎太阿魔含如此在意,若余慈所料不错,在他从心庐取出卷轴之时,这里的山水画屏应该已经有了反应,被太阿魔含发现,此后一时取之不得,只能用万化魔域封锁,直至此刻。

    这玩意儿确实是一个足量且喷香的诱饵,太阿魔含已经上了钩,然后呢?

    “就在那儿了!”

    黑袍的声音在胸腔里滚动,就像是火山口闷着的岩浆湖,虽然沉闷,却随时都可能爆出来,而他身边的热力也着实惊人,扭曲的空气外延,扑上来的天魔都给烧化成烟,其抽离出来的精纯魔意,进一步催化了焚心真意,逐渐在其身后,形成了一圈若隐若现的赤焰光圈。

    光圈之,却比周边任何区域都更为幽暗,浓得化不开的黑影,分明在孕育着什么,轮廓不断修正,渐渐清晰。

    这是黑袍的道基显化,虽不是庆云、景星之类的最上乘之相,但从“熔核焦狱功”这等炼体之法,推出魔识法门,再成就“法相”之类,也足以令人佩服了。

    翟雀儿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此时,她与黑袍、龙殇一行三人,已经趁着太阿魔含与叶缤大战之机,闯到了这极度疑似碧落天阙的宫阙之前。但她手,一个卷轴都没有,全被柳观那不要长辈脸面的疯子收了去。

    幸好她事先早已将卷轴内蕴的气息记住,故而也能辨认一二。而那边全无遮掩的讯息发散,更让她察觉出之前在四个卷轴上,都没有发现的关键所在。

    她表面上轻描淡写,可心绝非如此平静。

    千辛万苦到东华山来,不正是为了照神铜鉴,为了《自在天魔摄魂经》吗?

    如今那与宗门典籍记载情况几乎完全对应的灵光气息透出,再故作镇定,也太过矫情。

    可是,目前她还非如此不可。

    因为那个不要脸的老疯子,就当着她的面吩咐黑袍:“只要是与黄泉夫人有关的东西,老子一定要先过一遍手,谁敢先伸爪子,你也不用客气,直接剁下来就是。”

    这就是毫不掩饰的警告和杀意。

    柳观、黑袍叔侄两个,有血脉关系,天然就是最稳固的同盟,且在黄泉夫人一事上,莫说是翟雀儿,就是她的师尊鬼铃子在此,柳观也敢翻脸咬人。

    故而,翟雀儿只能暗自咬牙,亦步亦趋,跟在黑袍身边,转着一肚子心思,想从糟糕的局面,找出一线机会。

    而此时,黑袍再次开口:“咱们往那边去……”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翟雀儿看到,那个方面正好是切过如今灵光所在的边缘,指向正发生着激烈气机冲动的区域轴线处,便奇道:“那边有什么?”

    黑袍回答得相当直接:“别的卷轴。”

    “哪个?”翟雀儿才一愣,便是醒悟,“九烟!”

    “貌似他有两个。”

    黑袍转述柳观传输过来的消息,在卷轴彼此感应的情况下,谁也别想瞒过谁去。

    翟雀儿皱眉道:“九烟何等棘手,师叔他也是知道的,如今局势复杂,实不可轻举妄动。”

    “要是妄动,何必要你去?”

    黑袍哑着嗓子,嘿嘿冷笑:“二叔说了,就请你发挥长才,不管用什么法子,生抢也好,交易也罢,舔脚趾也可以,一刻钟内,他要将七个卷轴合为一处,看到黄泉夫人在搞什么鬼名堂!”

    旁边龙殇大怒:“你开什么玩笑!”

    翟雀儿没有发火,只是眯起眼睛:“一刻钟?”

    “不错,一刻钟,如若不然,也不用他动手,太阿魔含自会让大伙儿一块儿完蛋……现在十息过去了。”

    一刻钟大约是一百三十息左右,翟雀儿估计了一下距离,发现按照之前他们的度,冲过层层天魔阻碍,越过小半个宫殿群落,至少也要大半刻钟时间,到那里,也就几句话的功夫,时限就要到了。

    所以,她再没有任何置疑,只是抬起头,示意黑袍开路:“半刻种,我要到九烟面前,做不到,是你的问题。”

    黑袍呸了一声,吐出来的却不是唾沫,而是燃烧的火星。

    “那就走!”

    话音方落,黑袍已经化为一团赤红的火光,乍开又卷,裹着翟雀儿,扑击而上,瞬间就把龙殇丢下至少里许距离。

    可他终究没有飞远,只前冲七八里路,轻轻的笑声就准确地传递到二人耳畔:

    “哪用一刻钟?若能依我一事,这两个卷轴就是你们的了。”

    ***********

    今天又是见鬼的一更,然后就去加班。还是星期天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