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中)

    对于太阿魔含这样的末法主,产生极端情绪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而作为天魔一系,堪称最顶层的存在,也自有天赋神通,将这份情绪转化,不使之迷乱心意。

    所谓越愤怒,越冷静,绝非一句套话。

    做为已经屹立在外域最顶端的大能,太阿魔含的神通感应时刻都在运转,捕捉天地四方,乃至于过往未来种种可能对他造成不利的征兆、端倪,只不过这种感应也时刻都受到天地法则体系的干扰,在他被碧落天阙吸引过来,进入东华虚空之后,干扰更加强大,遮蔽了不少信息。

    这本来也是正常现象,他之前是以为,作为传说,无量虚空神主的根本重地,碧落天阙很可能有某种神异,限制天魔一族,更不用提东华虚空本是陆沉的根本重地,是拳辟天地之所在,可看起来,事态还要更复杂许多。

    如今叶缤剑意锁定,碧落天阙之内,是给他造了一个陷阱,所谓“图穷匕现”,一些之前难以辨明的征兆,都次第清晰起来。

    他感觉到,整个东华虚空,都布有某种隐秘之,层层封锁,使他难以尽展所长。

    宫阙,连续两个法则异化的古怪存在“登位”,尤其是第二个,从天地法则根本入手,在不断同化、吞噬的同时,也形成了一把巨锁,扣死了他许多神通变化,

    他真的陷到某个局里了。

    可恼啊!

    糟糕的情绪对末法主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倒是由此形成的负面冲击,以极其狂暴的姿态,再次席卷了东华虚空每一个角落。

    连续几次冲击,还在东华虚空的修士,不知有多少人被激发心魔,横死当场。

    如此情况下,他们就是死了也不得安宁,其一身精气并魂魄等等,都会遭到魔染,变成养料之类,归入滚滚魔潮之。还有的干脆就被染化成眷属之类,为虎作伥。

    清凉殿里,余慈嘿了一声,他对目前的局面洞若观火。无法阻止,却也不惧,因为这些变化,无碍大局。

    他再看了眼妙夫人,一挥袖,引着铺展开的模具,从已经坍塌半边的殿里出去,陆雅在后面亦步亦趋,却听了一声吩咐:

    “你去找小五,躲好了。”

    陆雅微愕,然后就答应下来。

    余慈不再管她,径直飞上半空,极目远眺。千百里外,电光渐熄,但汹涌的魔劫暗潮,已经和太阿魔含的意志浑融如一,攻伐不休,依然有雷音传导而至——这音波其实是魔音所化,听来就能勾动心魔,化出种种妄境幻相,当然,对余慈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此时他与天劫核心处的叶缤,仍保持着一线联系,只是无法传递消息而已。

    真的是叶缤啊……

    余慈至今还有点儿虚幻不实之感。

    回想当日情形,最初被东阳正教修士追杀,碰巧和小九见面的,绝对是叶池没错,那反应是瞒不过人的,叶缤也没有任何理由搞这种伪装。

    接下来和他交流之时,应该也没问题。

    什么时候换了人?想来就是响应论剑轩的号召,在屏北峰相聚那次吧。

    他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只是追溯记忆时,有这么一个感觉。

    至于叶缤幻化成自家弟子的模样,进入东华虚空,若说只是临时起意,余慈是万万不信的,在她和半山岛陷入巨大危机的此刻,她绝没那个闲情!

    正因为如此,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就像余慈之前隔空发出的信息一样:黄泉夫人……那位的影子真的是无所不在啊!

    东华虚空的情形变化,除了黄泉夫人,还能有谁能够给叶缤提示?

    相应的,叶缤此来,绝不只是度劫,一定还有什么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讲,她更像是黄泉夫人预设的机关,一些黄泉夫人无法亲身前来处理的事项,就由她代劳了。

    余慈还有另一个猜测:

    也许从这一刻起,东华虚空的事态,才真正走上正轨——亦即演化到黄泉夫人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现在来看,九真仙宫、狄郎君、叶缤、太阿魔含,没有一个不是黄泉夫人事先的算计,相比之下,余慈仅是一个变数——就像以前判断的那样,在东华宫覆灭前后,黄泉夫人不太可能把他考虑进去。

    相比之下,另一位还更有可能。

    余慈的视线在模具一角打了个转,锁定了那里一个几乎完美融入正常光斑阴影的人物。

    柳观这家伙,什么时候进来的?

    必须要说,柳观着实是嗅觉灵敏,也很谨慎,他避开了两处仙真归位的区域,也不往枢纽位置凑,只是在外围区域打转,一点点地搜索,表现出十足的耐心。

    可余慈有模具在,就不可能漏过他。

    此时,余慈已经飘浮在两个虹光、幽暗区域的交界处,因为狄郎君的“归位”,两片区域的排斥现象几乎被一扫而空,区域交融的灰色地带不断扩张,已经占满了超出三分之二的区域。

    之所以至今没有得竟全功,最大的原因还是太阿魔含。

    也不是太阿魔含恋栈不去,而是叶缤和狄郎君,一内一外,遥隔千百里,一者以剑意,一者以魔意,就像是两条交叉扣死的铁链,将他牢牢锁住。

    这应该是黄泉夫人想到得到的效果之一。

    如今太阿魔含的力量确实给极大削弱,但要想灭杀,还是一个相当有难度的事情,至少,以目前叶缤的修为,很难办到。

    那么,谁再充当秤砣的角色?

    余慈视线又转向柳观,这个看似狂躁,实则看不深透的老疯子,当真是极合适的人选,只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给调动的。

    如果黄泉夫人真想引导柳观,在太阿魔含身上“做点儿什么”,还需要更多的筹码。

    一念未绝,新的感应生出来.

    因狄郎君归位、同化,灭杀众多天魔意识,万化魔域已经崩解大半,魔池都“漏了水”,正是在九真仙宫枢纽位置,余慈发现,有一道灵光透射,冲破了魔气的阻碍,在虚空留下痕迹。

    ************

    太狼狈了,欠更在周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