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上)

    随着余慈的指令,身边妙夫人分明是偏过头,星辰迷雾般的神异眸光,微向右转,若以坐北朝南的方位算,正是西侧那一片被太阿魔含趁势占据的区域。

    也正是通过这个动作,本就开始交融的虹光和幽暗区域分界线,愈发地模糊,形成一片灰蒙蒙的狭长地带,但并不稳定,尤其是靠近幽暗颜色的那一侧。

    余慈的指令当然不会只发一边,当然,幽暗区域内,还在捏泥人阶段的暗影,也理所当然地给予了强烈的排斥。

    不排斥不行,因为交融区域的灰色地带,体现出的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掌控力,远远超出单个区域的力度,一旦完全合流,就算无法将太阿魔含本人给同化掉,他凝成的那个暗影,十有**也要留下。

    九真仙宫,果然是九真齐聚,才能显出真正的威能啊。

    余慈没有任何犹豫,清凉殿,心内虚空法域张开,脚下血池翻涌,一具如同蜡融之像,只能隐约见到人形的躯壳,缓缓浮了起来。

    这正是狄郎君的魔躯。

    法域扩张,对三方元气的运化渐次深入,将其从“退”出来。

    其凝化的魔气,已经消融了一部分,被余慈吸收,但本质未失,甚至于灵性本能都还存在,与外界空气一接触,便挣扎着想逃,但这个时候,九真仙宫、模具已经与之发生感应。

    感觉到其的牵引力量,余慈彻底放开了对其的钳制,那几不成人形的魔躯尖啸声,向上蹿升,直接撞破了半缺的清凉殿顶,可就尘烟未消之际,某种惊人的力量,从它体内外烁出来,将其炸成一片乌沉的烟云。

    在烟云扩散的刹那,模具,甚至于整个九真仙宫,都为之重重一沉。

    类似于之前太阿魔含反冲之时,展现出的负面冲击,开始扩散,但却被一股更强劲的约束力,猛然带起,像一条挣扎的恶龙,狠摔在在那片已经成型的幽暗区域。

    烟云激荡,掀起飓风狂飙,出奇地没有对那边的建筑有任何伤损,相反,烟云所过之处,那些建筑倒是发出殷殷震鸣,似在齐声欢呼,比方才太阿魔含入主时,还要契合得多。

    想来也是,在黄泉夫人的规则之下,一个与之完全契合的预设选择,与一个时刻都想着掀翻棋局的不省心人物,会选哪个?

    如果太阿魔含肯舍弃本我,完全遵循预设规则,或许还能拼一拼,但这前提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

    余慈从模具里看得分明,宫殿建筑的震鸣声里,烟云四散,缭绕在幽暗区域每一个建筑内外,其分明有无数人、兽乃至妖魔之影像变幻,隐现之间,真实性要比虹光区域更胜数筹。

    而这些真假难辨的影像,在区域内往来穿梭时,也会与万化魔域导入的魔意相互作用,排斥当然会有,但更直接的还是同化。

    这与方才九真仙宫干巴巴的“同化”不一样,后者只是开渠引水,里面奔涌出来的“水流”性质,是难以即刻改变的。

    一旦加入狄郎君魔躯所化的烟云,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同为魔意之属,二者绝不是油水之分,最多是清水和浊水的差别,真混在一处,那翻腾的魔意,已经完全分不出彼此。

    这样的同化,对太阿魔含来说,还没有问题,但当这里的“同化”影响反噬回去,对形成万化魔域的诸多天魔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九真仙宫枢纽位置,万化魔域央魔池周围,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天魔陡化清烟,被卷入仍在源源不断输到幽暗区域的翻腾魔意——这些正是本我意志被彻底消融的倒霉蛋。

    而在凝成暗影的殿堂内,一个新的人影出现,竟然是白衣飘飘、翩翩公子的形象,比之拙劣泥人般的暗影,清晰灵动超出何止百倍?便是余慈这边的妙夫人,都有所不及。

    毫无疑问,这定然就是狄郎君了。

    狄郎君缓步上前,走过暗影身边时,轻描淡写地一拍,那暗影便似给抽了骨架,彻底消融无踪。狄郎君也不多看一眼,径直走到殿堂之上,摆好的宝榻席位之上,盘膝而坐,正式归位。

    刚刚坐定,乌云四合,魔音如闷雷,正是太阿魔含的深沉魔压,轰开了殿堂之门,也碾碎了承尘梁柱,嗡然而至。

    也在此时,千百里外,天劫核心区域,缈然如烟的剑气飞卷,转瞬无形,却是捕捉了太阿魔含的真身所在——在他们这个层次,且是这般“关系”,想要瞒过对方,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剑意锁定的时段,掐得太准了。

    九真仙宫这般,殿堂像是沙堡一般塌下,可隐藏在虚空之后的太阿魔含,却也是被半山蜃楼剑意死死锁定,寒气透魂击魄。

    剑修从来不是为防御而生,就算是之前抵御雷光魔劫,风雨不透,也比不过这一剑飞来,直之无前的凌厉之锋。

    东华虚空骤然抖颤,闷雷迸发,那却是太阿魔含怒啸声起。

    “叶缤!”

    太阿魔含从来都没有轻视过叶缤,否则不会对这位仅有真人境界的女修,定下锁魂秘术,一旦进入域外,或进入渡劫状态,双方就会产生秘不可测的联系,掀动魔劫,毁其修行。

    从上一劫起,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死死压制住叶缤的修为境界,使其无法更进一步,也就牢牢地占据主动,直到火候到了,再一口吞掉这颗堪有自在级数的“种子”。

    可今日,叶缤的选择,却是始终先他一步,无论是突然出现在东华虚空,还是接下来主动引发天劫,包括这锁定他真身所在的大真幻剑意,都是窥准他心有旁骛,又或身有所限的尴尬当口,抢占先机?

    给剑修一个先手,已是不该,何况是连给了三四个?

    每失去一个先手,都给了叶缤突破既有境界的机会,那一位也确实是抓得牢实,其剑意早就冲开了真人境界应有的层次,进入了全新境界。

    此时此刻,剑意、魔意互锁,正代表着长期以来,他单方的主动局面,彻底丧失。

    叶缤固然还是他借以突破的“真种”,可他也就此成为叶缤选的磨剑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