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有灵犀 争入棋局(下)

    太阿魔含确实有这个能力。

    其最强大之处,就在于坚不可摧的本我意志,使他即便是在九真仙宫的规则圈里,受到持续的同化、吞噬,也能确保本我不失——像他这样的存在,就是各大门阀地仙一流的人物合力,想要这样“慢火炖”式的炼化,也要期以百年计的漫长时光。

    九真仙宫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压制得了他?

    残破的清凉殿,余慈默默看着模具动荡而色泽妖异的云气,似乎能够感觉到,在“正对面”,属于太阿魔含的暗影,已经立在那里,隔着模具,与他对峙。

    真的开始下棋了?棋盘就是模具,是九真仙宫,是东华虚空。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从某个意义上讲,余慈正落向下风。要知天劫大势是要压迫央那位,余慈毫无疑问是要与之对抗的,如果此刻太阿魔含能够见好就收,暂时顺应大势,任九真仙宫同化、吞噬,以此借用天地法则体系的伟力,攻伐过去,一顺一逆,二者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但另一个方面,余慈模具在手,许多劣势都能通过模具来弥补,太阿魔含肯定不会完全符合规则,这种情况下,余慈只要不断地发出其绝对不可能遵从的指令“骚扰”,随着抗拒次数的累积,天知道九真仙宫会拿出什么手段来压制。

    从这个复杂的情况,余慈找到了黄泉夫人设定规则的一个“破绽”,也是两种彼此作用的力量。

    一种是天地法则体系的大势,遵循着既有的天地法则意志,就像是这场引发的天劫,直接影响了九真仙宫,包括作为异化法则投影存在的妙夫人。

    另一种就是模具对此体系、大势的掌控。可问题是,在天劫运化之际,余慈通过妙夫人强行逆转部分天地法则伟力,也感受到了其的抗拒之力。

    此时的余慈和太阿魔含,正是分明代表着两种力量。

    在黄泉夫人所设定的规则,哪种力量更优先?

    好吧,这没有任何讨论的价值,不管怎么说,一定是“掌控力”占据着更高层次。

    余慈手握模具,通过这玩意儿,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融入到天地法则意志的“视角”去,但更重要的是,他完全可以超脱出来,至少眼光如此。通过模具,观察天地法则如何运转,从雄阔的全局,到具体入微的变化。

    虽然当他全力铺开神主络,站在天地法则体系的最高层,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甚至要比仅限于东华虚空的范围更辽阔千倍、万倍,却不会这么轻松,更体会不到“掌控”的含义。

    也是通过模具,他看到了九真仙宫和东华虚空的局限,在这里,天劫的威力其实也受到限制,域外法则一直试图掺一脚进来,但在目前,还是隔靴搔痒。

    模具、九真仙宫、东华虚空,共同构成了这样一个棋盘,然后“棋盘”的制定者,就轻轻松松地超脱出来,俯视这一切。

    黄泉夫人就是这样睥睨世间法则?

    这个想法太粗略了,余慈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然后就回到现实来:

    目前来看,他显然更符合既定的规则,太阿魔含更像是一个搅局者。

    但问题是,因为规则的残缺——九真只有一真入位,使得模具的掌控力明显不足,如果要最大化地利用规则的话,余慈目前貌似只有一种选择。

    脚下红芒微微闪亮,血煞雷池,狄郎君的魔躯微有晃动。

    但余慈最终还是按下这个想法,要将主动抛给那样的人物吗?

    黄泉夫人到现在都没有现身,为什么会觉得是她占了主动?正是因为九真仙宫、乃至于东华虚空的规则,极有可能是她制定的,不管余慈和太阿魔含等人怎么折腾,翻覆棋盘,变为棋手,归根结底,还是按照她的规则行事,也许彼此之间的真实差距没这么大,可谁让他们主动跳到陷阱里来呢?

    余慈的脑子在高运转,以至于隐隐作痛,他已经看明白了,不管他和太阿魔含表现出怎样强绝的实力,在既定的法则运转,都注定要落在后手,要扭转这个局面,唯一的做法,就是将既定的规则破坏。

    但不管他有没有这个能力,都绝不应该是现在,否则只能白白便宜了太阿魔含,被他强绝的力量彻底碾压。

    思及于此,余慈心头便是无奈,不论他眼界有多高,储备有多厚,真实的层次境界拉不上去,在与太阿魔含这等魔主级大能的对抗,注定就要落在下风,此时此刻,也就注定了,他一定要暂时站在黄泉夫人的立场上,依照她的规则,才有机可趁。

    黄泉夫人,黄泉夫人……

    余慈握拳长叹,而这样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太久,太阿魔含也不会给他太多空闲。

    他必须抓紧时间。

    依然透过模具,余慈从天地法则意志的视角,再看天劫区域央。

    在那里,那个纤瘦的人影,凭空而立,任雷霆加身,风暴往复,却巍然不动,非是山岳之重,却是有着海雨天风独往来的浑然气魄。

    不过,余慈更关注的还是对方青丝飞舞之下,那虽然熟悉,却与叶池完全不同的容颜。

    果然,是她!

    就算早有预料,可当真用眼睛确认了这一事实,余慈心神又微颤一记,不过没有时间再耽搁了,双方视线交汇,讯息的交汇贯通,因为要承载着天地法则意志的重压,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余慈只能将最简短的一个意念发过去:

    “黄泉夫人?”

    那边微微而笑,霹雳雷霆闪耀,却在那浅浅笑容之下,黯然失色。

    余慈脑某个阻塞节点,倏然明透,虽还远远算得节节贯通,却也是照耀一方之域,就算还有大片黑暗未明,但是,足够了!

    对余慈来讲,完全掌握大局,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他只需要抓着几个关键点就好:

    第一,谁为敌,谁为友?

    第二,生死成败的那条线划在哪里?

    第三,他有没有挑动这条线的能力或筹码?

    当这三个关键点明确了,其余的那些,抛掉也没什么。

    嘿,抛掉就成!

    他深吸口气,新的指令通过模具,传递出去。

    ********

    下一更在11点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