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三(三)

    许清澜发现,眼前这位陆仙子,应该是被人侍候惯了的,有人代劳,当真就什么都不管了,任由她去摆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可对许清澜这样,自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千金而言,挽髻的工作,难度并不小,她会的也只是有限几种符合她年龄的发式而已,总不能给这位冷澈寒冽的女仙,梳一个娇俏可爱的桃心髻吧。

    想到那模样,许清澜已经忍不住抿嘴笑起来。

    也在同时,她溪流中,属于自己的倒影,在沉寂空无的陆仙子旁边,小小的,娇俏生动。

    还好,她应该是没有注意到。

    对着自家水中倒影吐吐舌头,许清澜开始正式处理困难的发髻问题。

    还好,总不至于无从下手。

    什么桃心髻自然是万万不能的,其它适合陆仙子气质的髻形,倒是有一些相关的记忆。

    比如,早起去娘亲处请安,偶尔也会鬟的服侍,细细回忆的话,各个步骤倒也清晰,只是没有亲自上手过。

    此时许清澜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片断调出来,再细致分解,当然,还要做一些相应的改变,毕竟这里再没有第二个多余的簪子。

    这个过程大概花了三息左右的时间,然后,她的手指就动起来。

    最初不可避免会有一些生疏,但许清澜很稳,宁愿慢一些,多考虑几步,也不要翻工重做。

    后面就渐渐理顺了,手上越发地灵巧。

    她甚至还发现,陆仙子的发质真的很好,手指穿行其间,清凉顺滑,又像氤氲着一层水雾,简直就是享受。

    到后来,她都有些可惜了——早前为了安稳起见,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髻形,没能更进一步去体验。

    心思流动间,挽髻的工作完成了。

    许清澜退开两步,欣赏自己的胜利果实。

    嗯,算是不过不失……糟糕!

    许清澜忽地发现了一件事,不自觉伸手轻捶自己额头:

    错了,她结的发髻本身还好,可是也许是陆仙子姿容美妙,心里一直想着她是女子,竟然忘记了,她现在身着男装,这下子,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嗯,能不能重做呢?

    她轻手轻脚上前,有些犹豫,又偷窥流动的水波,想子是否还在沉思状态。

    可这回,通过水波,二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陆仙子……”

    一向随性自然的小姑娘,眼下真有些局促了。

    陆仙子却是态度依旧。她微微偏头,规整的髻形,却又可见两鬓垂落的发丝,让本来冷澈的面容,多出了一些生动妩媚。

    至少在许清澜眼中,是这样的,至于陆仙子会怎么想,她就真的不知道了。

    反正,那位脸上平平淡淡,喜怒。

    啊……笑了!

    微荡的水波中,陆仙子唇角微微勾起了弧度,那应该是微笑吧。

    水,仿佛都在瞬间明亮起来。

    “妇人髻?我可未曾婚配。”

    “对不住……”

    “罢了,也只是名义上而已。早些年我昏沉迷浊之时,早让人把便宜都占尽了。”

    “……”

    许清澜眨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陆仙子显然也不准备和一个少女讨论这些,随口转了话题:

    “你这髻结得有趣,我生得很,为什么要选这个?”

    “主要是参照我娘亲,我觉得挺衬的。”

    陆仙子一直没有回头,却也一直注视着水面,眼波在水波中交错,许清澜莫名就拔不出来。

    她只能是有一说一,连当时的心理状态和思路,都不曾隐瞒。

    对此,陆仙子倒是有些兴趣:

    “翻找记忆,解析同步,你的资质倒也不错。有些莽夫,就是修炼到阳神,也未必能把隐识梳理清楚。”

    这一点,许清澜也听父亲说起过。

    面对浩瀚如海的深层记忆,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大理会的。结果忽略了其中的问题,导致关键时刻,心魔滋生,多劫修为,毁于一旦。

    许清澜年纪轻轻,能把记忆整理得如此清楚,且熟练操作,一是天赋,二来也是在父亲督促下,养成的良好习惯。

    所以,面对陆仙子的夸奖,她也还淡定。

    “许家的子弟,根骨肯定是不错的,心性也好,只可惜是‘恰到好处’的作风,与我家的心性不合。”

    许清澜有些奇怪了:“恰到好处不好么?”

    陆仙子真的摆出了要聊天的架势,示意许清澜坐到身边来。

    许清澜没有刻意推拒,也学眼前的美人,并腿坐在溪边。

    “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你可见到恰到好处?

    “一者趋向,一者背离,均有不及。故而所谓‘恰到好处’,定是在天人交感之中,方可得来。有人是追求这个,但我陆家不是。

    “罢了,这也是天生人择,强求不得……你将来恐怕也不会去做个打铁的,许央想好怎么安排你没有?”

    “陆仙子知道我是谁?”许清澜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细问。

    她们二人性情或许不太一样,但有一点,对那些无所谓的细枝末节,是绝不会费心多想的。

    “大概会送去上清宗吧。父亲说,我的心性在玄门更适合,我觉得也是。”

    “上清宗。”

    陆仙子用特殊的语调重复了这个名称,然后在许清澜惊讶的目光下,伸出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

    “陆仙子?”

    “以你父亲的辈份,把你送入上清宗,谁能当你的师傅呢?有资格教导你的,恐怕只有余慈一个。那也要从朱太乙身上算起才行。”

    许清澜当然知道,她本身情况特殊,父亲许央和上清宗主的关系也特殊。当年和余祖的师尊于舟关系深厚,摆明了大上一辈,还是按照上清传承,这个辈份才勉强抹平。

    正如陆仙子所说,不管是出于辈份情谊礼貌等各方面考虑,她只要加入上清宗,几乎就锁定了一个宗主真传弟子的位置。

    不过,现在什么真传不真传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陆仙子你在干什么啊。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长辈用这种姿势逗她,可许清澜分辨得出,两种含义是完全不同的。

    陆仙子不管许清澜的微微脸热,就保持这个姿势,左右端详:

    “许央可真是放心,他难道不知道,余慈上一个女弟子是什么下场吗?”

    许清澜当然注意到,陆仙子对余祖毫不客气的称呼,她奇怪之余,更好奇一件事:

    “余祖收过女弟子?”

    对此,陆仙子没有回答,因为她有些出神,表情也有些微妙:

    “也许这样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