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三(中)

    许功的判断多少有一些误差。

    那道从天而降的光华,还不至于直接砸落到百炼门头顶,而是曳空急走,斜斜切入了距他们约有数百里的山林深处。

    好吧,这也和砸在头顶没什么分别。

    这已经是长生真人神意感应的范围之内,可许功探测过去,却是一无所获,好像那里连叶子也没多掉几片。

    这算什么?

    天上光华灼灼,耀人眼球,一路飞降,真界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楚明白,此时就有不少遁光循迹而来,只是顾忌着百炼门和许家的威势,不好直接闯入门派的势力范围。

    也因为这样,各种各样的联络,却是通过许家和百炼门的渠道蜂拥而来。

    “父亲?很多人问……”

    “问我们出了什么事?让他们先找上清宗去!”

    明眼人都能,这道灼目光华,是从太霄神庭处飞下来的。

    自从真界“逐日追光”最终成就,一界尽复光明,为避免再出现无光魔主那样的疯狂手段,真界各宗高层,都在日月运转的事情上用足了心思。

    八景宫上清宗这两家执掌一界牛耳的门阀大宗,更是当仁不让,太霄神庭和云外清虚之天,轮流加持稳固,务必要把真界内外星辰运转的法则规矩,打造得风雨不透。

    如今正轮到上清宗,那边直接派出了太霄神庭坐镇。

    这等异象,指不定在那边出了什么手段灭杀了哪个不开眼的魔头。

    这都是上清宗的问题,关他们百炼门何事?

    许央,也不在乎,许功却是被各方的问询之声,给高高架起,不知该如何应对。

    现在也确实是挺尴尬的情况。

    真界如今也算是百废待兴,人心涌动,各路修士追逐机缘,无可厚非。

    如今外面的修士想进来又不好意思,百炼门不想受无妄之灾,可要避嫌也不能太舍面皮,直接把人送进宗门重地里去。

    末了还是许央懒散开口:

    “那就多花费点儿钱财,门中的彻天水镜架起来,那边有什么情况,大家一起后重新再整理一下禁制就好。”

    许功听了这主意,如蒙大赦,忙让下边安排,可还没清净下来,又一个消息传入,把他打得有些懵:

    “清澜在后山?”

    摇椅吱呀一声响,陡然间一动不动,许央睁开眼睛,不言不语,岁月积累之下,愈发醇厚老辣的神意扩张开来,往光华坠落之地探去。

    半晌,许功不见什么反应,试探性地问道:

    “父亲,我立刻派人……”

    许央略微抬起手,让他闭嘴,又过了片刻,那只手重新放下,手指微微起伏,敲打着扶手细腻的纹理。

    以许功对父亲的了解,他分明是碰到了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才会如此。

    又过了一会儿,许央喉间才发出低哑的声音:

    “再等等,再等等。”

    “那清澜……”

    “她现在还好,应该是碰到了什么人……应该是。”

    如此不确定的口气,近三劫以来,许功还是第一次从父亲口中听来。

    他“呃”了一声,也沉默下去。

    脑子却是忍不住转动:

    遇到人?哪位?从太霄神庭撞下来的?

    **********

    “您是……哪位?”

    已经修道十六年,年龄也是十六岁的许清澜,容颜仍留存着赤子般的天真,却非是“稚气”,而是“纯粹”。

    正如她此刻,在自家宗门后山上,面对这位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气质却不同凡俗的白衣人,所思所问,都是直白坦荡。

    相比之下,白衣人的态度就有点儿怪。

    更准确地讲,这位对许清澜根本没有任何态度。

    她站在一条自山顶流下的小溪之中,散发披肩,任柔顺的长发流泄,挡住小半边面颊,也不顾溪水浸透了膝盖以下的衣鞋,只的溪面上,模糊的身影。

    此专注自己的倒影,许清澜也多观察一些。

    因此发现,对方身上的衣物其实是有些残破,裂口处还有伤痕,全身上下,可以用“狼狈”来形容。

    或许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激战?

    只是气势太过诡谲,让人不自觉就把这个印象给忽略掉了。

    白衣人似乎也不太在意,并没有见她检视伤口之类,只是一直垂眸倒影。

    片刻之后,她忽地两腿错开,微微下沉,就那么摆出一个拳架。

    她是一位女修,做出这个姿势,却是没有半分粗鲁模样,只让觉得浑若天然,又是英姿飒飒,悦目好/p>

    当然,也许这和她身着男装也有关系。

    许清澜好奇打量,能够,白衣人正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中,自从她从天上化光飞落之后,就是这样了。

    按照许清澜的思维方式,她已经打过了招呼,别人不理会,就是不按照惯常的套路来,那么,她就需要考虑周全一些:

    虽然这是自家宗门的后山,禁法森严,父亲大人应该也可以随时来援,可谨慎一点儿总没有错。

    她也不再说话,再向白衣人躬身一礼,做全了礼数,就开始往后退。

    才退出四五步,溪中的白衣人却是收了拳架,挺直腰脊,信手挽起长发,大概是要扎个发髻。

    只是挽到半截,忽地顿了一下。

    同为女子,许清澜倒是很敏锐,当即明白过来:

    她手上没有簪子!或许是在之前的激战中被打掉了?

    白衣人想了一想,大概是觉得披发更简单一点儿,正要松手,耳畔却传来少女清爽宜人的嗓音:

    “前辈,需要这个吗?”

    白衣人转过脸来,正清澜手上,一根样式简单的白玉发簪。

    眸光再转,二人目光对接。

    白衣人头发挽起之后,清丽脱俗的面部轮廓,清晰呈现,却有一种阴柔寒凛的气度,仿佛一柄刚刚出鞘的软剑,光若秋水,寒气迫人。

    许清澜垂下眼帘,露出一个微微羞怯的笑容。

    不是受不住目光中的压迫,而是帮助别人的时候,快乐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微妙情态。

    白衣人忽尔失笑:

    “正好,你来帮我……另外,不要叫我前辈,我姓陆。”

    许清澜当即换了称呼:

    “陆仙子。”

    对这个称呼,白衣人不置可否,只是侧过身子,斜坐在溪畔,任由许清澜手中的发簪,裹入乌黑细密的发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