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三(上)

    日头好暖和。

    长达三劫时光的黑夜过后,真界很多人都染上了晒太阳的嗜好。

    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在躺椅上眯着眼,感受着从天上洒落的温度,四肢百骸都是暖洋洋的,当真是无上的享受。

    作为百炼门的祖师爷,许家的老祖宗,天下制器师共尊的绝代宗师,许央竟也不能免俗,此刻就躺在自家女儿手制的躺椅上,几欲入梦。

    半睡半醒之间,他也在感慨:

    能出师了呀!

    躺椅本身,是女儿随手之作。

    她做的,不外乎就是塑形打磨两项,可许央就是欣赏这种随手之间,明达物性,因人制宜的感觉。

    在这把躺椅上,无一处不舒服,却又只是平淡质朴,不足称奇。

    这很好。

    以她的制器造诣,对这种物件,若是太费心,未免就矫情了。

    “分寸”,是很难把握的。

    尤其是随心所欲之下,任性而为,依然能够如此,以物知人——简直是天生的修道心性。

    许央不会浅薄到因为一把椅子,就生出这些感慨,

    而是这段时间以来,桩桩件件的各类事态,让他明白一件事:

    这个女儿,不应该被许家拘住,而应有更广阔的天地。

    和暖的日头下,椅子轻轻摇动,再没有停歇的时候。

    正如许央此时心头。

    许氏一族,本是巫门一枝,剑巫大战前后,分离出来,不再如巫族一般,凭依血脉,而是正常修炼。他这一支,在修行上,只算平平;倒是在制器炼物上,天赋上佳,开创了百炼一门。

    这些本是祖上之间的龃龉,却是歪打正着,让许氏一族,连续避过了两场大劫。如今,随着许央在制器一项上,翻天覆地的大变革完成,百炼门已经跻身于天下第一流的宗门之列,许氏也成为赫赫有名的世家大族,得失之间,着实奇妙。

    百炼门许家能有今日,固然是他在制器之道上,前无古人的大成就,可真要穷究下去,最为本质的提升,还是在万载之前,那一场惊世大劫之中。

    因他和于舟的交情,天然便和余慈亲善;又因为爱才惜才之心,助许泊提升制器之能。

    此后,余慈重立上清,许泊则拜入八景宫辛天君门下,因此上清八景两大门阀,都与百炼门关系匪浅,恰如东风助力,送上青云,短短时间,就成为洗玉盟的“天门”之一。

    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世间“百工”渐成一脉。

    其中器法一系,十有七八奉百炼门为宗,在这一行的声誉上,甚至要压过那些门阀巨擘。

    也正因为如此,自家女儿的未来,已经牵涉太多,如何安排,还要好生筹谋才是。

    这种事情不比制器,近几年下来,他的心都杂了。

    还好,这样的日子,也没剩几天。

    下人恭敬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来:

    “老祖宗,幽城主前来拜见,您……”

    许央轻抬起手指,下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声无息退下。

    周围又恢复了清净,可惜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父亲。”

    长子许功轻手轻脚走过来:“幽千山这人,诚意也是足够的……”

    “不错,确实有诚意。”

    许央半睁开眼:“那你告诉我,他以诚对清澜?还是以诚对我百炼门哪?”

    “这个……”

    “你再告诉我,你是希望,他把‘诚意’对向哪边呢?”

    许功垂头不敢答。

    对这个孩子,许央有些无奈。

    许家虽然已不算是巫门一脉,但在后代骨血之上,仍有巫门遗风,都是慎之又慎。许央又是专注于制器之道,驻世已近四劫,寻常的世家,此时都要开枝散叶千八百代了,而他许氏一脉,也不过百人而已,他自己也就两子一女,长子幼女之间的年岁,相差竟超过三劫万余载,孙辈倒还多些。

    许功身为长子,修行上沿袭他这一脉,天资不过了了。之前,百炼门还在洗玉盟人阶宗门上厮混时,许功也还算扎实,因此才能打下比较坚实的基础,等到百炼门青云直上之时,凭借资源,登入长生。

    他的前景也仅到此为止,许央也不指望他能让百炼门千秋万代,只要能护着许家一条血脉不绝,也就是了。

    可是,这些年来,百炼门的威望成就日渐高涨,许功就被八面来风,吹得有些撑不住架子。

    他只百炼门是天底下第一流的大宗门大世家,却没有正如他本人一般,门派也好家族也罢,几乎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潜力了。

    为此再怎么钻营,又有什么意思?

    许央宁愿去想一些旧事旧人:

    “幽千山确实是天纵之才,巫门虽已式微,他却能借着将飞魂城迁入外海的机会,重振旗鼓,有生机勃发之势……也不枉他母亲的一番心血。”

    许功忍不住就道:

    “既然父亲也认为,幽千山是个人物,那他和清澜……”

    “原来我许央垂垂老矣,已经到了要儿子做主,卖女儿的地步了?”

    许功吓得跪地,不敢发一言。

    “从今天起,你就专心经营家族的生意吧,门派的事情,交给小二,他若还是没兴趣,随便给哪个人也好……你们就是些一眼便能东西,常年在眼前晃着,着实烦心。”

    一言决断了儿子宗族门派日后的前程,许央心中,却是半分波动也无。

    他眯起眼睛:

    “这么好的太阳,也晒不得几天了……”

    许功听得深深伏下头去,被父亲踢下宗门权位的恚怒,还有眼中擎天巨柱即将倒下的惶恐情绪混杂在一起,堵得他彻底没了言语。

    而就是这位已经预见了死期将至的老人,嘴里还是嘟哝着:

    “清澜呢,要是幽千山缠得她难受,就来告诉我,我打断那厮的腿!”

    话音将落,朗朗晴空骤然一暗,有光华自太阳背后射出,切过天空,斜坠而下。

    待坠落半截,天地间才微微颤动,余波一时难尽。

    许央眼皮略略抬起:“太霄神庭那里搞什么鬼?”

    “父……父亲。”

    “嗯?”

    “那光……坠到我们这儿来了。”

    *********

    太晚了,不好意思,偷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