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二(四)

    八月十五,情满月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百度或者好搜“shu荒啦”祝各位书友阖家幸福美满;

    *************

    许清澜在峡谷上空现身出来,袍袖飞舞,微笑不语。

    四个真人级别的强者,就像是沉重的石块,闷头栽下,人事不知。

    如此瞬间击破,摧枯拉朽,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的战斗。

    对上如此强者,远方神意,刹那间由虚转实,如大风吹卷的火焰,横过千万里虚空,直趋这片法则凝固之地,要破定元之势。

    其神意势头便如熊熊烈火,要烧化坚冰,在近乎凝结的天地法则体系中,强行推动另一层变化。

    变动不居,定势自解。

    许清澜却完全没有再行对抗之意,转眼间坚冰化水,再无常形,动静变化,莫测其端。

    汹汹神意冲击,当即打入空处。

    远方那人更奇:莫不是猜错了?

    想那东华一脉,可少见这种连消带打,绵里藏针的耐性。

    强行打回来,才是正理。

    他的神意再一次虚实转化,要通过真实之域层次的切变,全方位探测许清澜的虚实。

    许清澜由始至终,都不怎么理会,往下方峡谷扫了一眼,面对温阳、伍夫人惊愕迷茫的表情,微微一笑,袍袖轻拂。

    一层烟岚凭空而生,周覆峡谷内外,随即便如一道长龙,蜿蜒飞动,直往她袖中而来。

    等烟岚散去,茫茫荒原之上,沙砾散落,又哪还有之前溪流淙淙,草木并生峡谷了?

    连带着峡谷中的温阳、伍夫人,也是不见。

    正侦测虚实的神意,正好“观睹”全程变化,当下就为之一滞。

    幻术?虚空法宝?还有袖里乾坤无上神通……

    若非是三者并行,也不会形成如此奇景。

    连他之前都给瞒了过去。

    自余慈远游,不履尘世,天下之人,能把无上神通级别的虚空法门使得这般举重若轻的,不超十指之数。

    而其中,绝不见这等人物!

    况且,这一位定是有备而来。

    此时此刻,远方那人再不能拿大,只用最为正统的方式相询:

    “十方真宫万俟无明,敢问道友名讳?”

    “原来是万俟上师。贫道许清澜,受故友请托,前来接应伍氏母子,使其免遭戗害。之前救人心切,若是出手重了,还望上师见谅。”

    不姓陆?

    也对,陆氏一门,当年就已经绝嗣,后面虽也有一些流言,却是不算靠谱。800

    可是,许清澜……

    万俟无明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姓“许”的话,是东海许,还是正一许?

    许姓大族、宗派,真界还是有那么几个的。

    万俟无明第一印象,自然是“正一许”,毕竟许清澜手段里,玄门气象极盛,法度谨严,必是有着极其高明的传承。

    可转念又想,正一道可教不出懂得“定元锤”的徒弟,更不可能面对十方真宫,也是硬碰硬砸上来。

    若是“东海许”,倒是有些门道了。

    这数劫以来,百炼门许氏一族,当真好生兴旺,其上任宗主许央,集诸家器法大成,使制器一道,由“祭炼”之道,渐变成“通变”之道,“器出天成”,使天下修士,节省大把常年祭炼而虚耗的光阴,也将制器师的地位,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以其积累之厚,拿出一件虚空法宝,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百炼门与八景、上清两大玄门门阀,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一门血脉,多有拜入二宗门下者。

    特别是那“定元之势”所关联的“三元锤”,东华一脉之后,似乎只听闻在上清宗,还有部分“神打”法门里,残留了数分……

    万俟无明是从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过来的,不管是对八景、上清也好,对东华一脉也好,都有骨子里的一份忌惮和敬畏。或许正是这份负担,使得他积累虽厚,却一直难以成就自在天魔。

    当然,要说直接被震慑到胆气全无,就这么礼送出境,也是绝不可能。

    “许道友为朋友一言,万里奔波,确实是情意深重,只是有一点还要辨明,伍氏母子之外,温阳却是本宫的弟子。”

    许清澜哑然一笑:“万俟上师所言甚是。然而我应朋友之邀,同游北荒,不日将至十方真宫拜访,怕不识路,特请温道友同行,指引方向,此事还请上师应允。”

    “……”

    万俟无明一时竟是哑然。

    好一个许清澜,强行从十方真宫手里截了人不算,竟还要打上门来!

    还有她那个朋友,多半便是简紫玉,这世间女修,怎地都这般天纵豪情?

    万俟无明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不管心中如何拿捏不定,面上都不会示弱。当下神意动荡,笑声巨浪轰然而起:

    “许道友既然有此打算,十方真宫自然是要用心招待。也不必让温阳带路,这便请吧!”

    碧霄之上,虚空都似内陷进去,现出一道清晰痕迹,向西北方向延伸。

    这就是万俟无明的回应。

    哪知许清澜微微摇头,衣带当风,本人却巍然不动:

    “万俟上师的好意,贫道心领。既曰同游,自然还是要等朋友出面才是。”

    “这倒无妨。若我猜得不错,许道友的朋友,应该是简紫玉吧,此人正受我宫中长老分光之邀……”

    话才半截,远方天际,有剑气冲霄,撕裂苍穹。

    当然,这个“远方”,是相对于许清澜所在的位置而言的。

    对于万俟无明而言,简直就是在家门口。

    他心神剧震。同为九玄一脉,同门之间,隐有感应:

    分光此刻,貌似不妙了。

    而且最让他在意的是,这剑意之中,仿佛有星光悬垂,虚缈中直透人心底,一应心神流转变化,以及与之相应的法则演化,都莫名僵涩。

    仿佛是被人攫住了心脏,细细体察血液流动的节奏……

    便是万俟无明驻世数万载,转历多劫,一时间也是毛骨悚然。

    况且,如此感觉,记忆中分明是经历过的!

    这是,这是……简紫玉的手段,而当年这位幻荣夫人的高足,虽然是地位尴尬,却有一桩事,震动魔门,让人印象深刻。

    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

    想那简紫玉,是当年那场天地大劫之前,仅有的一个年纪轻轻,就能将魔门刑杀之法,也是推衍秘术的“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修炼有成的人。

    只是她早早就叛离魔门,此后更是在圣典上除名,这门专用来执掌魔门刑律,推衍道基破绽的秘法,想来也该废掉了。

    哪里想到,事隔数劫,天地移换,这位已经在魔门除名的弃徒,非但没有荒废掉这门秘术,反而另辟蹊径,从中悟出了这样一种奇妙剑意。

    为岂不就是正宗的破魔杀伐之剑?

    有此剑意,天魔一脉,谁能安寝?

    便是万俟无明近年来修身养性,刹那间也动了杀意。

    偏偏神意所及之处,听得许清澜抚掌而笑:

    “域外一别经年,紫玉终使这剑意成形。执法灭法,从此跳出魔门窠臼,当真可喜可贺。”

    果然……

    万俟无明心中又一个抽搐。

    此时北荒上空,真意纵横。开裂的苍穹剑痕,就是个巨大的漩涡,引得各路强者,都聚过去。

    “既然故友已现,那么贫道暂且别过,待他日登门,再与万俟上师论道。”

    笑语声中,许清澜凌虚飞纵,万俟无明还要锁定,却只见虚空扭曲,人影骤然消失。

    虚空大挪移!

    万俟无明当下便如中了一记定元锤,整个都要凝固了。

    除了当年余慈,谁还有这种多项无上虚空神通同修的手段?

    他心神激荡,当下收卷神意,总算是赶在许清澜前头,回到十方真宫这边。

    彻天水镜早已布下,宫中修士目瞪口呆地看着上面情形。

    碧霄剑痕犹在,不可一世的分光祖师早已经尸分两半,已经大成的魔胎,也是灰飞烟灭,死得不能再死。

    简紫玉收剑回鞘,不见自矜之意,平平淡淡而已。

    万俟无明看此幕情形,一时哑然。

    也是此刻,碧空吼啸,风云俱动。

    夜狮怒了!

    当年大劫之后,九玄魔宗举宗外迁,因为决策失误,老一辈强者几乎损折殆尽,万俟无明算是硕果仅存的一个。

    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万俟无明却并没有成为九玄魔宗的当家人,宗门真正的领袖,是夜狮这位比他低了两辈的后起之秀。

    万俟无明虽名“无明”,却是深有“自知之明”,他自保有余,而要领袖群伦,还是夜狮这样天生领袖才成。

    事实证明,九玄魔宗此后曲折磨难,多仗夜狮只手擎天,方屡次化险为夷。

    此后并入十方真宫,也是夜狮力排众议。几劫下来,非但没有当时人们所担忧的,被幻荣夫人支解分离,九玄一脉,在宫中反而是日渐壮大,获得了仅次于幻荣夫人主脉的话语权。

    夜狮却是不焦不躁,多次压下了野心之辈的撺掇,稳步发展。

    如今幻荣夫人闭关苦修,十方真宫简直就成了九玄魔宗的一层外壳,大有瓜熟蒂落、取而代之的势头。

    可是,正是蒸蒸日上的九玄一脉,突然就折了分光!

    作为夜狮的左膀右臂,分光是难得可以独当一面,又对夜狮忠心耿耿的一位大将之才。

    他的死亡,直接就将九玄一脉的上升势头拦腰打折,损失之惨重,难以估算。

    万俟无明忍不住就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简紫玉这一剑,莫不是在幻荣夫人的授意之下……

    面对碧空吼啸之音,简紫玉毫不动容,剑意森然,就是最明确不过的道标。

    仅仅数息之后,虚空扭曲,许清澜跨空而来。

    两人对视一笑,也不多言,便在漫天风沙之下,并肩而行。

    无论周边强者神意如何潮涌奔腾,都从容自若,再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她们。

    前方,十方真宫在望。

    p百度一下或者好搜一下‘’即可找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