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二(三)

    清泉三沸,茶叶飘香。

    伍夫人如在梦中。

    原本是要亲将孩儿送入十方真宫,光宗耀祖,却不想转眼就是沦为宫中强者欲除之而后快之人。

    多日以来,挣扎求命,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哪知莫名就在这幽谷之中,品茗会友,谈玄论道。

    伍斋陡然一个放松,又伏在她膝头,沉沉睡去。

    当然,说是“谈玄论道”,还不如说,是那位绝色女冠,徐徐引导她说起这几日的变故,并分析其中奥妙。

    “九玄真阳魔体,本是九玄魔宗一部旁门炼体之法,本身没什么,只是魔门炼体向来被视为下下之法,施为起来也甚是血腥,需要炼化成百上千名童男精血,恶孽甚重,修习之人不多。分光的‘九窥魔瞳’本是天魔大道,转修真阳魔体,其实是走了弯路……

    “然而这部法门,却有一种修补受损形骸的妙处。我曾听说,当年九玄魔宗举宗外迁,开辟外世界时,曾到过一处火行世界,其中火焰,专损肉身,九玄魔宗上下,多有受此劫者。或许,分光便是其中之一罢。”

    伍夫人想起,简紫玉也说过类似的话,不由更是信服。

    其实,本来安稳平静的生活,因为简紫玉的一番话,顷刻祸从天降,就算伍夫人明知只是提前诱发之故,心中也难免耿耿。

    此刻听得许清澜娓娓道来,前因后果,罗列明白,尤其是“童男精血”“血腥”、“恶孽”之语,更让她明白,自家孩儿糊里糊涂进到十方真宫,会是怎样的后果,那份怨尤也就如烟而逝。

    不过,新的疑惑又随之而来。

    “我在太都云界之时,所听闻者,十方真宫是真界第一等的名门大派,宫主幻荣夫人虽出身魔门,却早已破门而出,拜入余祖门下,功勋卓著。这些邪魔外道,怎么能入得宫中?”

    “任何门派,都有磊落之辈,但也有卑劣之人,只看能否正本清源而已。”

    朗朗话音,却非出自许清澜之口。

    伍夫人一惊又一喜,起身回眸:

    “温阳真人……”

    尾音忽断。此时的温阳,依旧如初见时冷冽沉静的模样,然而玄色衣袍多处裂痕,被血液浸透多处,脸上也有一道血痕,想来是经过一番苦战方才寻来。

    他却是面不改色,眼神幽深,向伍夫人点头示意后,便盯着许清澜,不曾稍移。

    伍夫人觉得两人之间,似乎不是太对味儿,忙插言道:

    “温真人,这位是……”

    “贫道许清澜,温真人,请坐。”

    许清澜却不像之前对伍夫人母子一般,亲和知礼,自顾自盘坐在地,只是随手一指,请温阳入座。

    温阳并不在意,女冠气度迥异俗流,不论拘礼与否,都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意味儿。

    他性情虽是刚强,却非是古板之辈,如今大战连场,虽遭重创,却是一泄多年来的憋闷,正是气势昂扬,无所顾忌之时,当下就坐在溪畔,看女冠素手冲茶,坦荡荡讨了杯茶喝。

    热茶饮下,温阳心境又有舒展,叹息一声:

    “这两劫以来,宫主己经不大管事了。”

    这是解释,又像是感慨。

    只是,许清澜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的看法截然不同,也并不掩饰: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这一刻,温阳手中捧着尤有余温的茶杯,眼神却是寒若霜雪。

    许清澜则是悠悠哉为他再分杯茶出来,言语亦是从容不迫:

    “十方真宫自北荒起家,接手的是当年大梵妖王的势力,一直发展至今,‘十方’之号,就缘自此处,更不用说贵宫主的出身,骨子里就有魔门的印记。”

    温阳答得极快:“世事移易……”

    许清澜回得也不慢:“移向何处?易为何途?我只记得,当时魔门掀起的一场浩劫刚过,事败之后,魔门诸宗都过得很是艰难。贵宗主或许是看重一点香火情份,也许是要迅速壮大实力,开了口子,使得魔门修士大量依附。有的甚至是整宗靠上来。

    “特别是九玄魔宗,本来是魔门诸宗里面的佼佼者,最初不愿在其界受窝囊气,举宗外迁,但由于决策失误,在开辟新世界时损兵折将,连宗门内的自在天魔都赔了进去,无奈之下,举宗依附十方真宫。是十方真宫极重要的一股势力。

    “诸界之中,另一个如此合宗并派的,却是魔门东支。如此十方真宫、魔门东支,一在界内,一在界外,天下魔门派别,莫不望风景从,依附其下,比之当年,元始魔宗分裂之时,还要来得势大。如此岂不正是魔门气象?”

    温阳如何听得这些话,眼中寒意大盛。

    许清澜只是垂眸砌茶,态度随意:

    “余意以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实是有其来由。当初幻荣夫人脱离余祖而自立门户,在修行上,一直以‘存理灭信’为目标,要彻底脱离天魔体系,当然,也许包括要脱离余祖。

    “为此,她这数劫来,一直是兼收并蓄的态度,一方面自上而下,调整天人法度;另一边又设百途堂,推衍基础。现在谁也不知道,她究竟走到了哪一步,只是,万般外象,总有因由,仅就当前宫中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容乐观。”

    许清澜评价幻荣夫人不以权谋,而用更为根本的修行道理,使得温阳一时间难以辩驳。这里面涉及的信息,已经超出了他的知情范围,乃至于理解极限。如果是个粗直的,此时一句“胡言乱语”,也就是了,温阳却不能这样糊弄自己。

    山谷中一时沉默,不但温阳陷入沉思,伍夫人也被其中深奥莫测,直白明透的道理慑住,不自觉就往深处想。

    只是她修为见识都远远不够格,想得气机纷乱,才猛然惊觉。

    许清澜适时将一杯热茶放在她手心,微烫的温度让她快速定神,可才舒缓了片刻,鸦雀惊起,强横气机如滚滚怒潮扫荡过来。

    伍夫人心头悸动,她大概能猜到,这应该不是针对性的锁定,而是一次全方位的扫描侦察。

    目标不是对她们母子,就是对温阳。

    温阳应该也知道,第一时间就封闭气息。便如顽石枯木,水漫风过,不留痕迹。

    可是许清澜没有,远方的气机波浪扫过,到她那边,立刻就是无声湮灭,仿佛被吞入了一个无底巨洞之中。

    这一手当然漂亮,可失去了这一片感应,便是傻子也知道目标在哪儿。

    温阳皱了皱眉,但他什么也没说,将已经凉

    (本章未完,请翻页)下去的茶水一饮而尽,便要起身。

    他对宫中的高手,自然是知根知底,来人的气势虽盛,他也是不惧。

    可就在这一刻,他面色骤变。

    身上就像是压了万钧巨石,只有起势,根本没有半点儿动弹。

    细察究竟,身内身外,所有气机全都被压制得死死的,压力提升了百倍不止,却没有伤到他一点儿,这种控制力,神乎其神。

    许清澜抬了抬手,大概是抱歉的意思:

    “这段时日改易法门,偶尔会有失控,二位见谅。既然是我招来的,今日之事,我接下便是。”

    一直以来,许清澜都是清雅明秀,极见风致,此时却大有男儿豪气。

    伍夫人想到刚见面时,那一身潇洒从容的男儿打扮,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说话间,许清澜已经站了起来,微微一笑:

    “仅以人才论,十方真宫确实是积累厚实。然而百川合而不同,只见其势,尚无其质,逐一列数,还有可观,三五成群,未免是杂了些。”

    伍夫人和温阳都是哑然。

    前者是惊讶于许清澜的口气之大,后者却是察觉到,“三五成群”这话,不是随随便便讲的。

    事实上,被许清澜这样一提醒,温阳才警觉到,远方强横的气机搜索,也是遮蔽了许多关键信息。

    来人不只是一个,还有其他人,只是“低调”得很。现在琢磨着,哪个也不逊色太多。

    如果他之前真的硬顶上去,胜败不说,伍夫人母子恐怕是护不住的。

    “许道友……”

    温阳实在不愿将宫中之事,委于外人,便想与许清澜商量着来。

    可这时的许清澜,展现出了与她清雅气度截然不同的明快手段,再向他点头一笑,身形倏然不见。

    温阳为之色变。

    因为就在此刻,就他感应所及,数千里天风云气,骤然凝结,一应法则变化,都为之滞涩不通,唯有虚空中一道难测之真意,冲波逆折,矫然如龙,飞腾云霄。

    如此真意,不在其强,不在其威,只在其境界,此时的温阳,唯有仰望而已。

    相较于许清澜之真意,宫中那些修士,便如天龙之下的虫豸,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事实就是,当此真意拔升,那几个宫中真人,个个都如此刻的温阳一般,顷刻间就被压制禁锢,连个还手之力也无。

    这位究竟是什么来头?

    便在温阳心思纷乱,难寻脉络之际,虚空之中,也响起一声惊咦。

    这一声源出,不在附近万里范围之内,而是有虚缈之神意,从更遥远的所在跨空而来。

    “定元之势,你是何人?”

    ************

    (推荐梦乂殇的新书《焚天剑尊》。大千世界,群雄并立,万族争霸,刀光剑影恩怨情仇怎堪数,域外入侵生灵涂炭,问热血男儿在何方?少年横渡火灵大陆,纵横天下快意恩仇,战万族英豪,斩域外修士,一剑寒光十八州,剑在手问天下谁主沉浮?

    连接:http://book.zongheng.com/book/490366.html)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