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之一

    幽暗虚空中,飘浮的金属碎片,密密麻麻,像是弥漫的阴云,挡下远方的星光。

    然而中央处的造化峰,就像是一座灯塔,灵光辐射,所照之处,与他处虚空,自有不同。

    两艘巨大的飞舟并行,每一艘都有两千丈长,三百丈高下,在碎片阴云中缓缓前行。

    复杂环境中,敌人还没有完全死绝,有的是忍耐不了等死的过程,有的则是抗不住造化灵光无所不至的扫描,多有在飞舟过境时,拼死反击的,只是尽都被飞舟之上强横的灵压碾碎,连冲到近前的都没有。

    对这些垂死挣扎之辈,舟上之人已经懒得理会,绝大部分人已经从战斗区撤下来,已经开始把臂言欢,庆祝胜利,气氛热烈。

    “祖师虽未亲征,然而造化峰一出,也是摧枯拉朽,至此暗瘴星域再无能与我宗抗衡之势力,所到之处,必然是云合景从,望风而靡……”

    “咳。”

    “咦?万师祖,弟子是不是又用错词儿了?”

    “没有的事儿,挺不错的。‘云合景从’、‘望风而靡’这两个词儿也会了,好得很,大有长进,看得出这几年你是很用功的。”

    得了夸赞,身高足有丈许的铜肤大汉脸放红光,说话却是愈发地文雅:

    “不日便是祖师寿诞,弟子素知祖师不喜浮夸,近段时间便钻研古韵,略有进展,愿献寿词一首,以表心意。”

    “嗯……你有这心,自然是好的。”

    “万师祖,您的意思是,祖师不喜欢?”

    “谁说的?”

    李伯才大步走入人群,不管其他弟子折腰行礼,径直走到铜肤大汉身前,拍拍他的腰胁:

    “祖师向来都是雅人,你从聚仙桥入门未久,应该不知道,祖师有一个雅号,叫‘百川’先生……”

    “啊,百川汇而成海,正应我灵变、造化之阵形。”

    “非也非也,既曰雅号,自然是从风雅事中来。”

    李伯才瞥了眼万腾山,见他别脸过去,也不在意,又环顾四周,见一众弟子都是眼巴眼望,便哈哈一笑:

    “正好离回程还有一段时间,我就给你说道说道。那是很久以前了,我们这一脉,还在一个叫‘真界’的虚空世界里,有段时间,因为一群一根筋的蠢货拖累,正是风雨飘摇。

    “当时有一个狂生,叫辛稼轩的……”

    “狂生?区区一个狂生,写几句词,便搅得人心浮动。你们若有这本事,我还真省心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厅中主位之上,形若清瘦少年的领袖,正把手中纸笺,一张张丢在地上。

    “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我懂得很!”

    “说剑论诗余事,醉舞狂歌欲倒,老子颇堪哀……他是千古忠肝义胆,我是万里蛮烟瘴雨,嘿嘿,后生小辈,也有脸面称老做大?”

    “且置请缨封万户,竟须卖剑酬黄犊……就那他三尺短铗,死蛇一般,换头牛犊也不错了。”

    “须作猬毛磔,笔作剑锋长……也就这句,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可惜,笔杆子再利,真给我斩开西天看看?”

    看雪花般飘落在地的纸笺,厅中诸人都端坐不动,只将眼神在主位、地面两处扫来扫去。

    虽然主位上的领袖,由始至终,都是语气淡淡,可谁都知道,这位已是怒极。

    也有人看着心痛,这些可都是历年来辛稼轩的首作手稿,虽然多是潦草,然而自有沉郁悲慨的剑意横于其上,其力或浅,其势却重,件件都是珍品,也不知自家首脑是从哪里搜来?

    “都说说吧,怎么处置?”

    造化剑仙环视一周,见人人都是做泥雕木塑之状,平日里两个刺头却都不见,便冷笑道:

    “陈龙川又去舞剑助兴了?还有叶半山那个粗货,也去凑热闹?”

    “似是马叔度南来,他们设宴招待……”

    “抓人吧。”

    “啊?”

    “封不住他的嘴,就隔开别人的耳朵。这种道理,还用我来教给你们?”

    一干人等又是面面相觑,终于有人提出异议:

    “这,造化师兄,如此做法,龙川、半山他们肯定是要反弹的。”

    “辛稼轩才名甚著,宗内宗外多有与之唱和者,若行事操切,或许对本宗清名有损……”

    尾音未尽,造化剑仙冷森森的眼神刺过来:

    “那你说说,时至今日,本宗的‘清名’究竟为何物?”

    厅中一时静默。

    至此,造化剑仙的意图已经非常明确了,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作为轩中领袖,在纯化一派中,已经受了反弹,他们这些造化派的老弟兄,除了支持,也没有别的可做!

    便在这沉凝的气氛中,有弟子小心翼翼进厅来:

    “轩主,按你的吩咐,将今日辛稼轩与陈、叶二长老在月波楼的唱和之词,抄录一份下来……”

    造化剑仙拿了在手,观睹片刻,脸上不见喜怒。

    顺手交给

    (本章未完,请翻页)另一侧的长老,如此传递两手,倒有人比他还忍耐不住,重重拍案:

    “竖子,功名蕞尔是他无能,决策尚悠悠……他以为他是谁?”

    “怨恚之心,来得莫名其妙!西洲遗恨,怨得谁来?”

    “正是,便是明日剑锋西指,他区区一个步虚初阶的剑修,恐怕还照样要‘扶头’吧!”

    最后已经有人站起:

    “师兄,你说得没错,这等空放大言的狂生,是要好好整治了。”

    主位上,造化剑仙抬眼看过去,平平淡淡道:

    “‘浩荡百川流’这句……倒还不错。”

    “呃?”

    “哦,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

    旁边长老摇头吟哦,既而叹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造化师兄也是心有所感……”

    造化剑仙的眼神移过来:

    “我是说,灵阵之法理,渐入人心,便是这狂生,也耳濡目染,不自觉而用之,好得很。”

    “……”

    此时此刻,厅中其他人尽都收声,唯有面面相觑而已。

    倒是造化剑仙站起身,对一侧随侍弟子道:

    “取一把剑来。”

    弟子应声而去,便在这个空当里,造化剑仙又道:

    “暂且留着这狂生,我要看看,究竟是他的词锋利,还是我的造化深!”

    稍顿,他又道:“倒是陈、叶二人,越发地不着边际了。今日我便要他们明白,如今论剑轩,究竟是谁人之天下!”

    当日,造化剑仙与陈龙川赌斗,十剑胜之;又与叶半山交战,亦胜之。

    造化之威,遂震慑灵纲,一令所至,莫敢不从。

    至此五劫之后,分造化、凌霄、天尺、飞电、千重五峰,并半边灵纲山脉,深入东海,仍有七千弟子随之。

    又三劫,造化一脉出离真界,远渡星空,相背而行。

    这一日,造化峰远征归来,一界人等翘首以盼,争相观睹“山影临月”的奇景。

    临江高楼之上,有一人仍是清瘦少年模样,却脱去素来的沉静严肃的模样,放旷凭栏,仰观明月,举杯欲饮,却又对月遥敬,洒落大江。

    耳畔依稀有歌声、笑声遥遥而来。

    数十人影,对月起舞,金刃交击,殷然鸣啸,恍若秋霜万里,长风寥阔: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