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揽照明月 剑影徘徊(下)

    晚上还有一章

    月凉如水,映透心湖,两边照彻。

    无量虚空神主的黑潮,分明淡了一些,然而仍看不到底,刚刚在剑意共鸣时惊鸿一瞥的锋芒,也未再见到。

    应该怎么处理?

    曲无量一直在与造化剑仙交手,可之前幻荣夫人,那么突然的手段,也没能把曲无量从中央深渊中轰出来。只能说他和九宫魔域的契合度,和元始圣道的契合度,实在是太高了。

    余慈重新移回中天明月。

    影鬼一直这里,盯着中央深渊,很久没有动弹。

    余慈想了想,径直问道:“法则层面的手段不足以把他赶出来……你们的剑意共鸣还能再用一回吗?”

    “用不着。”影鬼的回答非常简单,“你只要帮我个忙就可以。”

    “哦?”

    “保持你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

    但影鬼接下来的话似乎有些跑题:“你知道我最看不起造化什么?”

    “哪个?”

    “不管是多么v≌精妙的剑意,到了他的手里,总和抡大锤一个模样,经过这么些年,没有任何改变,从他创了那什么灵变之法,反而变本加厉。可是呢,难得他这些年一路走下来,这也是根性不变,殊为难得。”

    其实余慈是看不出,造化剑仙怎么就抡锤了,要说投枪还差不多。

    影鬼又指向中间深渊中的大敌:“你再看曲无量,如今可算是身陷重围了,却夷然不惧,我以前见过‘前无量’,若真是那位,这时候早开了无量虚空,溜之大吉了,这就是根性变化的缘故。”

    余慈也在想“根性”的事儿,但还是没听白,影鬼是什么意思。

    “你以前就没有奇怪过,我只是某人的影子,却身具灵昧,可使剑意?”

    “这……想过,或许是某人有意之举。”

    余慈回答得很老实,都这种时候了,没什么可隐晦的。

    影鬼嘿地一声笑:“我却没想到,这是施恩么?”

    此时,余慈看到,影鬼手指间不停跃动的剑气,大概有些明白。

    好像,影鬼是后悔了?

    如果他不是在剑园中,与大梵妖王搅在一起,修炼了魔功,污了纯粹,而是按照纯化的路子一路走下去……可想想当年的“沉剑窟主人”,再看看当前的影鬼,其实余慈还是很难想象,一个“纯化”的影鬼,会是怎么一种状态。

    影鬼也没有在这份情绪中挣扎多久,很快就是嘿然一笑:

    “即使如此,也能给造化小儿一个教训。来,掌月照下,你且看好了!”

    “喂……”

    对影鬼混乱的立场,余慈也是服了,可再待与他说话时,影鬼却已不见。

    余慈当然知道,影鬼是顺着月光的“渠道”,跳转虚空。

    在中天月光之下,分明一道虚无影子,从曲无量身后延伸出来。

    曲无量上下四方的背.景都是茫茫黑潮,本来是看不到所谓“影子”的,可问题是,那是影鬼!

    这是什么招数?

    余慈被影鬼超乎常理的手段弄得怔了。

    那边,正与造化剑仙交手的曲无量,也是生出感应。有些困惑,但很快平复,哑然失笑,抽了个空当,说出了开战以来的第二句话:

    “我记得你……”

    “老子也记得你!”

    影子翻起,化现出影鬼之形,冲击上去。

    “影魔功?”

    曲无量只觉得这有点儿像,但并不是,只是一种追根溯源、天经地义的法度规矩。

    人影交错,谁也没碰到谁,因为二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

    人还人,影还影。

    但在深层,分明有某种元素在碰撞。

    曲无量本能地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想甩脱掉,偏偏影鬼和他的声音,都是如影随形:

    “你有的,我应该有;我有的,你要好好找找才对!”

    此时,中央深渊上空,剑压沉降,造化剑仙才不管什么你你我我,自顾自按他的节奏来,只是附赠一声冷笑:

    “一个都嫌烦,还是两个!”

    影鬼抬起头,以冷笑回敬:“多少年不见长进的家伙,世上一个都嫌多。”

    “总好过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两边言语交锋,而在实质层面,造化剑仙强横的剑压,则还要需曲无量发力挡下。

    作为影子,影鬼随之变化,人影同步,力量同流,可是转瞬间,就是大骂:

    “这种狗屎玩意儿,还不如造化呢!”

    曲无量迸发出来的咆哮的魔力洪流,突然在内部某个环节撕裂,彼此冲突,刹那间崩溃,这下当真是被坑得狠了,磅礴剑压轰下,连人带影,一并给砸进了“深渊”里去。

    而转瞬间,便又冲起。

    人影两分,只有一点相连,同时攻向造化。

    不过,这绝不是什么合攻!

    人与影的关系中,彼此攻击毫无意义,可是有了造化剑仙这个介质,就完全不同了。

    造化剑仙同时与曲无量、影鬼大战,而后两者又通过造化剑仙,彼此干扰、破坏,杀意凛冽,绞缠扭曲,转瞬间便在深渊之上,形成的新的风暴。

    现在的局面彻底乱套。

    不过在遥远的北地,天魔心鼓却是依着节奏,有条不紊地轰响。

    地心深渊之下,圣典之上,依旧精光乱眼,气机挤迫交错的“刷刷”之声,仿佛有人在翻动书页。

    事实上,圣典现在确实在“翻动”之中。

    圣典之上,原本互不干涉的“真界部”与“血狱部”合而为一,重排座次,对应的正是这一处虚空世界的大局。

    在那上面,曲无量的真名其实是一片空白,大梵妖王还在他之后,但无人代替,仿佛虚位以待,事实上也正有墨色火焰在上面燃烧,又似笔锋,要勾勒笔画。

    而在其下不远处,也有一个名字上面,燃烧着同样颜色的火焰。

    仍在此间的鸦老,还有帝天罗都看到这诡谲一幕,也都辨识出来:

    “夜摩印……”

    数十年前,在圣典上惊鸿一瞥的夜摩印,因为是在血狱部,在真界部上看不到,几乎要成了传说,偏在此时显化出来,且与无量虚空神主气机互通,二者彼此呼应,摇曳的焰尾都似要摆在一起,互相粘连。

    这是何故?

    “你在想,为什么摆脱不掉,是不是?”

    影鬼的声音冷凄凄的,飘忽不定:“你有,我也有;你为人,我为影;你有无量位,我有夜摩印……怎么可能摆脱?

    “你自以筹谋齐备,焉知天魔体系不留后手?所以还是你……老子为什么行差踏错,根子还是在你这儿!”

    影鬼所说,只有了解其中曲折的人们,才可理解。

    余慈就不知道,那“夜摩印”是怎么回事儿,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可大致可以猜到,是影鬼在魔门留的“案底”。

    至此,大致的脉络,已是清晰。

    如果说,影鬼真是曲无劫刻意留下的后手,那么很可能在曲无劫“夺舍”无量虚空神主,与天魔体系深度勾连之后,这道“影子”仍不免被天魔体系感应到,加以魔染,使这影子,变成了“沉剑窟主人”。

    天魔体系的“魔染”之力当真不留死角,断去了曲无劫一切可能的后路。

    故而,影鬼碰到大梵妖王也许只是巧合,可绝了纯化剑仙的正途,却是必然。

    什么无量之位,什么夜摩之印,都是一种玩意儿。

    就是天魔体系的法度、加持,或曰枷锁。

    此时,枷锁对枷锁,根性对根性,紧密对接,严丝合缝。

    至于怎么分开……恐怕影鬼根本没再想过。

    同源而出,同一之物,怎么能分开?

    眼下的曲无量和影鬼的情况,就像是“镜花水月”,彼此映照,相对相异。

    影鬼的内外反应机理,也就是“识神”层面,根基大部分建立在“根性”之上;曲无量则正相反,建立在吞没了根性的“天魔法度”之上。

    根性也好,天魔法度也罢,两边都是试图将各自“缺失”的那部分补齐,同时也是在彼此厮杀,尽可能地破坏对方的根基。

    影鬼和曲无量,就是在这种状态下,难分难解。

    由于影鬼主动退居到“影”的层次,形、影之间的直接攻伐已不可能。

    现在就是根性与天魔法度之间的较量。

    无量之位与夜摩之印结合,又有九宫魔域、天魔体系加持,在外结成层层枷锁,困缚磨销曲无劫灵昧根性,肯定还是占在上风。

    然而影鬼将自身根性与曲无量对接后,也将其本是一潭死水的状态激活,有了跃然欲发之力!

    而在此过程中,毫无疑问,会有部分“人格”消磨。

    有曲无量的,也有影鬼的!

    便在此时,余慈听到了影鬼嘿嘿发笑:

    “老子,无劫剑仙……现在就缺剑了!”

    自此以后,影子便抹去了一切灵动,化入黑潮,寂然无声。

    余慈猛地就怔在了当场。

    身畔锵然剑鸣,刑天、玄黄双剑齐飞,自明月而出。

    一者精芒如龙,一则迷幻如雾,乍分又合,撕裂虚空,径往中央深渊投落。

    此时的曲无量,其实与他的影子一样,木愣愣悬在深渊之上,周围魔潮咆哮着向他身上扑来,要撼动他,也要渗透他,要延续之前的元始圣道,要撑起偌大的天魔体系。

    剑吟长鸣,双剑直直切入。

    玄黄往外一分,剑雾扫荡魔潮,顷刻万千魔头斩灭;后继再来,再次斩灭,不但没有化消锐气,反而在纵横之间,磨砺剑锋,生出冲霄杀意,所向披靡。

    至于刑天,则视外围魔潮如无物,锁定曲无量,精芒寒彻,直搠进去。

    曲无量终于也反应过来,抬起手,拟拒拟接。

    然而,相较于刑天剑光来说……太慢了!

    这也是握剑的手吗?

    剑刃切入,从左肩头直掼下去,透后背而出,剑气迸发,当即血溅如雾。

    开战至今,曲无量还是首次负伤。

    刑天横身便待切出,然而只是动了动,便被一股强绝力量锁死在肩胛之间。

    剑刃与骨头摩擦,发出低哑的嘶鸣,又是颤动不休。

    曲无量面无表情,刚刚错过的手收回来,轻轻握在刑天剑柄之上。

    这一刻,整个九宫魔域、整个天地虚空,都似是颤动。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齐齐作用,正处在交错绞缠中心的刑天发出尖锐痛苦的嘶鸣,剑刃抖颤间,被曲无量一寸寸抽出来。

    贯体出入,剑刃仍净如霜雪,不沾一丝血痕,光可鉴人。

    曲无量便借剑身映照自家脸庞,魔潮嘶哑咆哮,可模糊他面目的黑气终于是剑气映射下撕裂,显出一副似熟悉又似陌生的脸庞。

    这一刻,世间无数道目光落在这张脸上。

    你的、我的、他的,主观的、客观的,交织错杂,又彼此作用。

    无数人的观照,同样路径的反照,这是足以重塑一个人整体认知的力量。

    然而在根性未清之际,带来的不是收获,只是烦躁。

    “呀!”

    曲无量尖声长啸,望空挥剑!

    剑光冲霄,横扫天穹,冲射明月。

    此界中人,但凡是关注中央深渊的,刹那间大都被灼伤了眼。

    明月之中,余慈眯起眼睛,本能地想要挡下,却发现这道剑芒虽然声势煊赫,其实虚有其表。

    里面的意绪太复杂了,乱而不凝,只是将某些意念挥发出来,本身也是隐晦迷离,若非余慈持续观照,若非他也有剑意修持,多半还是要忽略过去。

    可里面终究还是有让人心弦颤动的东西。

    只看是否能照映出来。

    余慈想到影鬼说的话,身躯不动,静静站着,依旧“掌月照下”。

    便有幽寒之意,渗入心头。

    恍惚中,他仿佛就是一轮冷凄凄、寒浸浸的月亮,悬照下去。

    只是下方,已不再是亿万里魔潮,不是喧嚣的世间,而是远离人烟,独处西北的剑园。

    无人打理,荒芜孤冷的剑园。

    冷月照下,单人孤影,拔剑起舞。

    无以成声、无以为调……何以寄情?

    遍寻园中,惟影而已。

    曲无劫和影子、和他心中的影子。

    剑光映月,落影摇情。虚空歧路,归途安在?

    刹那之后,诸般情境破碎,只有曲无量幽暗的眸光投射过来。

    也并不是观照他一人,而是环视四方。

    深渊之上,造化剑仙;

    侧翼,叶半山;

    云间,昊典。

    而四方之人,也是看他。

    距离最近的造化剑仙冷笑,手中骨剑换了反手握持:

    “顶着这张脸,别说那一剑是你挥出来的……这一剑又如何?”

    便是此刻,灵纲山上,旗幡招展,剑气千幻,会击云霄,东南为之天倾。

    而这会击之伟力,都在造化剑仙四尺骨剑之上,盘转运化。

    尚未发动,虚空中已是道道剑痕开裂。

    曲无量持剑,身躯却是僵硬,四面魔潮并起,与剑痕相持,却是被绞碎分离,只余下深渊中,孤独一人。

    可是很快,天魔体系之力以九宫魔域为介质轰然发动,深渊之中更恐怖的黑暗涌出,四面溢流,还有层层叠叠虚空轮廓呈现、包裹,将那孤冷人影吞没。

    造化剑仙盯着深渊里种种变化,最终眼帘垂下:

    “那么……死吧!”

    下一刻,骨剑贯空,切过幽暗层叠虚空,不管十层百层,都是瞬间击穿。

    深渊中央,曲无量唇畔冷意森然,抬起未持剑的手,要施展神通,将骨剑拦下。

    另一侧,却是有冷澈月光照来。

    莫名地,持剑之手也是抬动。

    两手力量交错,竟是相持,而就是这一僵的空当,骨剑已撕裂虚空,直刺过来,眼看要贯顶而入。

    远处天空,叶半山的嘶吼和昊典的剑吟同时拔起。

    然而也在这一刻,就在曲无量身前,虚空扭曲,阴影如翼,覆盖深渊。

    骨剑洞穿阴影,却是无数铺开的云楼树枝桠,形若长翼,其上真文道韵流动,虽被贯穿,终究挡了一挡。

    混沌先天雷火冲起,击在骨剑侧面。

    混元雷槌!

    是移转虚空而来的余慈。

    刹那间,骨剑粉碎,而倾注了造化剑仙全力,还有灵纲山万千剑修合击之力的剑势,又岂是轻易接下的?

    任余慈形神结构已趋圆满,任他有玄门体系支撑,任之前化入“万古云霄”之力的云楼树先做了层缓冲,这一刻,也是形神扭曲崩解。

    可就在整体崩溃之前,余慈却是笑了起来:

    他可不是来充好人的!

    已经大半崩解的拳锋,就借被骨剑掀飞的转势,反手重重轰在曲无量僵硬的脸上:

    “道标……还你!影鬼还来!”

    什么道标?

    曲无量纵有天魔体系加持,也是被这一重拳轰得扭曲脖颈,整个脸面都被轰向了另一边。

    而就是这一刻,已经有些变形的视界中,又见明月悬照,穿过云楼树的枝桠,照亮一处灰蒙无底世界,些微光亮,洒下的枝影,通向不可测的深处。

    明月神通,观照万界。

    而这是……永沦之地。

    这就是在他成为无量虚空神主之时,驱动他闻讯而来的执念。

    也许已经湮灭,可在那尚未磨销的根性之中,真的片痕也无?

    这就是路啊!

    是可让纵横剑意切入、寻觅的路啊!

    是影鬼要在你心里开凿出的路啊!

    你给我一枚道标,我还你一道坦途,只是你难道就不欠我什么?

    天魔法度的层层包裹之下,分明响起一声低吟。

    与之最早接触的,不是最近的余慈,不是深渊之上的造化剑仙,也不是全力赶来的叶半山和昊典,而是同在天魔体系之中,已临近湮灭的灵纲剑图。

    剑图重又在帝天罗手中化光冲起,在地心深渊深层闪耀。

    直至此刻,混元雷槌与骨剑对冲的冲击波才真正扩散开来。

    余慈形神便在狂飙中湮灭,动荡的虚空中,狂暴沸流足以扫平一切,就算重塑出片断形神结构,也被瞬间碾碎。

    只有愈渐虚缈的拳意包裹着一点儿灵光,起落沉浮。

    这就……结束了?

    余慈哑然失笑,在他意念尽头,是道境天宫轰然开启,是诸天神明列布,是天音丝缕,天花乱坠。

    道途接天,吾心与合。

    可是,恍惚中,为什么还是觉得,那一声虚缈不定的剑吟,更悦耳呢?

    倏乎间,道境摇动,神明纷飞,胜景流散,只有一道开天辟地的剑光,映入眼帘,接入胸怀。

    斩!

    斩破深渊黑暗,斩破激荡沸流!

    斩!

    斩破无量位、夜摩印,斩破天魔枷锁!

    斩!

    斩破人心鬼蜮,斩破生死劫关!

    斩!

    斩破世间不平,斩破污浊颜色!

    斩!

    斩破一切软弱、不安、低落;斩破一切虚假、混沌、迷浊。

    斩!

    剑吟之下,谁我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