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揽照明月 剑影徘徊(上)

    参罗利那和大梵妖王同在九宫魔域之中,都在天魔体系统驭之下,已经是最大限度地做到了“整合”,然而由于他们视角、立场的差异,就造成了主观认识与客观现实之间的缝隙,彼此之间更会造成干扰,给了真幻神通施展的余地。

    可问题是,为什么是真幻?

    这种手段,简直和罗刹鬼王一模一样。

    虽未必有那种转移因果的强势手段,但用得恰到好处。

    昊典已经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出现在……

    这儿!

    大梵妖王看着几乎已经压在他眼皮子上的剑意锋芒,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妈的为什么又是我?

    这时候真切感应到昊典压迫过来的剑意,大梵妖王其实很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

    昊典的目标应该从来都没有变过,剑仙的专注、纯粹,在剑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中间的那些虚晃,彻底就是在明确目标之后的掩护。

    纯化剑意和真幻之法结合,简直就是世间最致命的刺杀之术。

    就算是昊典这样最擅长正面强攻的强人,给大梵妖王带来的感觉,也是变生腋肘,猝不及防。

    更何况,此时大梵妖王面对的,正是昊典曾经用百万血狱鬼府妖魔炼出来的诛神刺,是她诛神斩魔屠妖无双的最强注脚!

    当一位自在天魔级数的强者坐镇在九宫魔域的宫窍中时,受魔域力量的加持,其效果绝不下于一个无上守御神通。然而不管什么守御神通,在面对大成级别的诛神刺之时,都毫无意义。

    具备这份能力的,天上地下只有一个昊典,而现在这个家伙就在大梵妖王面前。

    “混帐啊!”

    大梵妖王想借用九宫魔域的力量,想借用天魔体系的加持,然而,不管他怎么去做,却总是发现,相对于绝代剑仙纯粹到极致的剑芒,所有的手段都是慢、慢、慢!

    诛神刺无与伦比的渗透力,更是无极限的加剧了其中的效果。

    大梵妖王惨嘶出声,足以焚天煮海的强大力量都来不及彻底发挥,已经被一剑贯脑,剑气渗透。

    必须要说,面对这些年来层出不穷的意外,大梵妖王已经有了很丰富的经验,早做了应对最糟糕情况的准备,昊典这一击确实要命,但他早已经备好的两个替死咒发挥了作用,根基虽是被剑意伤到,可总体来说,还能支撑。

    然而昊典这一剑,就是专门攻伐神魂,一剑下去,伤人更伤胆,当即把他本来就不怎么坚强的战意,伐了大半下去。

    这一刻,大梵妖王甚至想着弃守而逃。

    然而没等他彻底回神,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

    昊典剑指收回,指尖竟是闪耀火光,某种极糟糕的感受顺着火光蒸腾起来:

    本源之力流失!

    大梵妖王骤然一个激零。

    纵然之前痛苦难当,可他还有一个很清晰的记忆,昊典分明有一个明显的“抽提”动作,如果不是这样,会给他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而这样做了,则更恶毒!

    这是夺取本源之力手段的明显表征,成功机率极高,对出手之人的要求更高,必须要一击透伐对手根基才成。自剑修时代过去之后,已经很少有人这么做了……当年这样做的人也很少,因为多少有点儿鸡肋的意思。

    在此时,昊典用来倒是恰到好处。

    大梵妖王心生寒意:

    是不是可以确认,昊典根本就是奔着他的本源之力来的?

    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剑园。

    当时大梵妖王成功地解决了这个危机,可在此刻,面对斩神灭魔屠妖无双的昊典……

    昊典没有让这道本源之力在自己手上停留太久,顺手一甩,便是甩到远处去。

    大梵妖王则因为她强势的剑气压迫,第一时间没有拦截,也没能破坏。

    最过分的,竟然还有虚空移转。

    大梵妖王面临着痛苦的选择:

    他一边是要防备昊典说不定什么时候砍来的第二剑,一边则是要追回或湮灭本源之力。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

    一贯正面杀伐的昊典不是这种曲折的性格,那么,她背后的……渊虚天君又想做什么?

    “呦呵!”

    由于部分神意一直追索着本源之力,感应范围中,可认为是兴奋的呼叫声仿佛就在耳畔响起。

    那是在已经翻入真界的葬星之中,血精源木的枝桠,猛地喷吐出两个身影,有一只猫,应该是太玄魔母的爱徒湛水澄,以前打过交道的。

    然后是……幻荣夫人。

    这二人,“正好”就是出现在了本源之力隔空传送的终点上

    不好!

    大梵妖王再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两边的距离至少也在千万里开外,昊典无所不在的剑意,让他一举一动都变得艰难。以至于他除了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抢劫啊……

    至于那边,湛猫儿一闪不见了踪影,而幻荣夫人,却是正面迎上,长袖飞卷,仿佛是一滴暗红岩浆的本源之力,就那么被她收纳。

    大梵妖王当然记得,这位以欲染魔主为道途的前魔门强者,当年就是凭借九宫魔域,一举成就。只是因为大梵妖王的影响,未竟全功,而现在,一切都弥补了过来。

    按理说,就算是得到了大梵妖王的本源之力,短时间内换荣夫人绝对无法将其运用自如,要在这场大战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可问题在于……

    大梵妖王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幻荣夫人还挟着未曾吸收干净的暗红血光,当空一跃,身化轻雾,再一次虚空移转,再现身时,身下已经是正虚位以待的九宫魔域洞房宫。

    还没有真正入位,在洞房宫之上的欲染魔主法相,倏然模糊,依稀变成了幻荣夫人的面目。

    仅就九宫魔域的立意,以及相关法则层面而言,包括曲无量,鬼铃子、参罗利那在内的这些魔门强者,真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与魔门西支出身、自幼受经义影响,又已成就正牌欲染魔主尊位的幻荣夫人相提并论。

    “大梵你这个蠢货!”

    参罗利那暴戾的意念,扫过天地虚空,然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大梵妖王受昊典一剑,都还没缓过劲儿来,而除了曲无量分不开身以外,鬼铃子、参罗利那、柳观都想利用现阶段九宫魔域的整合力量,抗拒幻荣夫人的入位,

    可就在此刻,渊虚天君长啸声中,再一记重拳轰出。

    拳力所及,上下四方、天地万物,在法则层面尽皆凝定:

    定元锤!

    余慈一拳击出,身体就再次崩解,这种对控制力有着最高层次要求的拳意,比混元雷槌带来的压力其实更大,要保持住这刹那的平衡,余慈承受的冲击可以说是之前的两倍以上!

    有那么一瞬间,余慈脑中都是一片空白,几乎以为自己把握不住拳意,就此灰灰。

    然而,他还是撑了过来。

    除了益渐深入的解析修正以外,还因为在这极致微妙一刻,因为他气势恢宏的拳力,还有妙至毫巅的时机把握,诸多强者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这并非是虚荣,而是彼此的映照。

    是余慈在进入了某种玄妙的层次之后,自然而然的感应。

    余慈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也知道了自己在别人的眼中,又是什么样。

    同时,在天人相搏的过程,他更清楚了在天地法则的客观法度里,他是个什么样。

    如此的种种合起来,就是一个“我”。

    特别玄虚的理解不必提,真正重要的,是实质的变化。

    拳意横空,灵光冲射;明月之上,阴霾洗净。

    余慈重新在虚空中聚合,也在这一刻,定元锤下,大半个九宫魔域的运转都为之微滞,幻荣夫人抓住机会,从容入位。

    下一瞬间,九宫魔域由“极静”转为“极动”。

    这是法则层面的动荡,同时也是天魔体系法度的冲击。

    整个魔潮都在上下起伏,像是骤发的海啸,九宫魔域的“头颅”则仿佛在里面打滚,天翻地覆。

    巨大的排斥力,从四方四隅的宫窍中爆开。

    这正是几位魔主最担心的情况,却没有办法可想。

    最早被轰出来的,竟然是参罗利那。

    幻荣夫人就算成就地仙,其修为也未必够参罗利那一刀砍的,可是在相应体系中,就是具备了优先的权限。

    欲染魔主就是前面秽渊、无明、欲染、无畏、寂妙等五位魔主的中枢,就算换了名目叫五通什么的,也是这个地位。

    就是“原汁原味”的大梵妖王与之相比,在法理权威上都有差距,在寂妙魔主之位的参罗利那更不用说。

    退出来还不算完,天魔体系和外道体系的反噬同时到了。

    不只是参罗利那,所有九宫魔域中的强者,除了中央深渊的曲无量,与元始圣道同化,地位超然以外,都发生了严重偏移。

    当然,幻荣夫人这一手,虽然在九宫魔域的“小法度”上占尽先机,却是实实在在违逆了天魔体系的“大.法度”。

    反噬不可避免。

    幻荣夫人早有准备,也不指望能够反控九宫魔域,根本不在洞房宫逗留,几乎是和鬼铃子等人一起,从里面弹出来。

    明月悬照,给予她层层加持,饶是如此,天魔体系的反噬,也让她遭受重创——欲染魔主的根基都有动摇。

    可相较于今后蓦然开阔起来的前景,她已经是赚到了。

    对鬼铃子等人而言,这真是要了命的错谬。

    换了任何一种情况,九宫魔域既有的法度,都可以在天魔体系的加持之下,重新整合梳理,只要再次归位就好了。

    可这一刻,当鬼铃子想要重新入位时,北地三湖区域,连续光芒冲起,邵天尊切入真实之域,在他另一边,是清虚道德宗的伯阳天尊,两位地仙都非弱者,更别说还有和他纠缠已久的儒圣法身,同样是地仙战力。

    鬼铃子初成胁侍魔主未久,就算比其他自在天魔要强一些,还没有真正消化,当下就被牵制住。

    他由此明白,这一场变故,恐怕不是临时起意,是已经在事先有了筹谋。

    也是这种筹谋,将魔门这边弄得一团乱。

    进,还是退?要做一个选择了!

    此时,大梵妖王也好,柳观也好,情况都差不多。

    比较倒霉的是大梵妖王,被昊典重创不说,弹出极真宫后,因为九宫魔域的“盘转”,此时竟是给抛到沧江以南的区域,迎接他的,是南国玄门的架起的法阵。

    不管是想重归九宫魔域也好,还是要回无天焦狱也好,看起来都是漫漫长途,艰辛得很。

    至于柳观,一时倒没有人阻挡他。不过眼下这形势,怎么都不是他这种刚刚迈入自在天魔境界的人物所能扭转的,他仰望天空明月,切齿不己,却终究不是真正的疯子,先一步遁走。

    余慈现在顾不得别人,因为在他面前,就是被轰出太皇宫的参罗利那。

    不管这家伙是不是在九宫魔域的宫窍里,都是个大麻烦。

    当然,余慈不会再犯之前的错误,绝不给他回气的机会,轰然冲击。

    刹那间两边对轰一记,随即都是微怔。

    余慈竟然没碎?

    很快余慈就明白过来,连续的分解重构,一直不断的解析,还有天人相搏的进展,都在这一刻体现出来,他的形神结构已经满足了“三元锤”拳意的要求,也正式迈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

    从此常规状态下,化用此拳意,对身体不但再无损耗,反而会有锻炼增益。

    虽然拳意境界上再有提升很难,可有玄门体系支持,强绝的拳力再没有停滞一说,运转也更加自如。

    余慈捕捉到了战机,一拳未尽,一拳再出,混元雷槌的力量激昂澎湃,电光纵横,如此第三拳轰下,竟是迫得参罗利那挪移虚空,暂避锋芒。

    好吧,其实是参罗利那无心恋战的成份更多些。

    毕竟,外道魔国才是他的根子。

    根子出了问题,就说明他多年筹谋,有从根本上崩解的危险,这如何能成?

    参罗利那现在是一门心思回追到外界体系中,重整旗鼓。

    此时,九宫魔域还没有真正散掉,可对面的人心,已经再次散掉了。

    余慈没有追击,既然参罗利那主动与当前核心战局做了切割,他才不会逼人狗急跳墙。

    葬星那里,可以由太玄魔母驱动“七祭五柱”体系,和羽清玄加以控制。

    一时也不会出差错。

    很好,非常好!

    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坦白讲,事态至此,确实出乎了余慈本人的预料。

    自从余慈强轰九宫魔域,打开缝隙,接引昊典进来。此后每一步,都只算是小胜,然而由于算计的精妙,得以积小胜为大胜,滚雪球一般把自身的优势扩大,直到幻荣夫人入位,把九宫魔域的大盘子掀翻,终于是显露了最终的目标。

    从无量虚空神主魔祭巫神,魔染一界,更有九宫魔域强化固定天魔体系的作用。魔门一脉,其实就是在真界占据了攻势和主动。

    这个主动是大势上的。他们抓住了罗刹鬼王祸乱一界之后的混乱,不但充分利用了真界魔门的力量,而且最大限度地将域外天魔,还有参罗利那的外道体系合入进来。

    同时,迫于局势,余慈和萧圣人几乎同时陷入了心魔大劫,本来占据了绝对优势资源的玄门体系,就此束手束脚。

    余慈佩服无量虚空神主,也佩服鬼铃子,不过现在就是一切回到正轨的时候了。

    余慈颠覆九宫魔域,把大梵妖王逼落南国,让鬼铃子身陷洗玉盟围攻,也将参罗利那逼回了葬星之中,三大胁侍魔主和无光魔主的联手,就此终结。

    也许这几位魔主每一个都是盖压一界的强者,可当他们分隔开来,同时玄门体系还是一个整体,情况就和最初的时候彻底倒了过来。

    掌控局势,掌控细节,把一切都做得顺理成章,最终取得胜利,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爽利。

    但余慈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这里面绝大部分的功劳,应该是属于为他解析巨量信息的黄泉夫人。

    但他也不会妄自菲薄,因为正是他把黄泉夫人放到了一个最正确的位置上,其余还包括昊典、太玄魔母、幻荣夫人等等,都是如此。

    这就是一种成就感。

    他没有掩饰什么,这就是他应得的。

    由此,他更加理解萧圣人、理解造化剑仙、甚至理解鬼铃子这些领袖群伦的英杰人物。

    不过,最重要的,是另一位。

    曲无量。

    必须要说,还远远不到能够庆祝的时候,虽然大梵妖王和鬼铃子等人都被排斥出去,可魔潮的声势依然惊人,域外天魔还在不断入侵,魔门的主要力量也依然存在。

    就是参罗利那一个,他的外道体系依然具备可以颠覆整个真界的强大力量。

    然而此刻,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曲无量还在。

    有他在,九宫魔域的核心就在,天魔体系的根基就在。

    九宫魔域不除,真正的大危机就不会有消停的时候。

    *********

    为免让大伙儿等更,先更五千字。下面的情节可能会分两章,但不管怎样,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在此先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