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具备万物 横绝太空(下)

    借用陆素华继承自陆沉的拳意,并不是余慈的第一选择。

    事实上,余慈之前是想和造化剑仙那样,借用《上真九霄飞仙剑经》里的攻伐法门,他对十二玉楼天外音明显要更加熟悉。

    可现在影鬼他们,为了对付曲无量,已经将平等天上的那份剑意烙印借走,再强行驱使会造成不必要的干扰。而且,失去纯化本意的“十二玉楼天外音”,能否达到造化剑仙那种效果,依然存疑。

    所以,余慈最终还是将陆素华的本源之力请出来。

    效果真的非常可观。

    陆素华的本源之力是完整的,三元锤的拳意更是强横。

    只要余慈给她灌注足够多的元气,就可以迅速成长起来,更不用说,后面有整个玄门体系的加持,理论上限可谓是“倾压一界”,真论拳力之重,不但已经要超过陆素华,余慈估计,也勉可与陆沉比肩。

    然而这份拳力,究还是受限制的。

    问题就在于,陆素华的本源之力,虽还没有到她父亲那般“圆满”的程度,可是当三元锤的拳意横空,就有一个圆满的追求。

    也许这是这一门拳术本身的性质使然,又或者是那位五劫以来第一人的特质在拳术上的映射。

    不管怎样,“圆满”之意,相应的就需要圆满的基础。

    形神结构,必须要到相当高的标准,才承载这份拳意。

    否则一拳未出,自身先被打爆,也不是不可能……其实是肯定会发生。

    陆素华天资绝顶,又自幼受陆沉教导,也是费尽周折,才在长生之后,初步练出此路拳意,又在“三神归一”之后,才逐步推高境界,至乎六天鬼神血光雷狱之下,才转入大成,形神尽化入拳意之中,冲击地仙尊位。

    只是,在已经踏出半步的情况下,被余慈强行拉了下来。

    当时陆素华的情况,其实就和余慈现在差不多。

    要承载如此拳意,余慈的压力也很大。

    之前他的形神结构完全不合格,而在化入了剑意分身,以《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推衍修正之后,也只能说勉强跨过了标准线,当真是非常吃力。

    更不用说,他并非是单纯发挥“三元锤”拳意,而是要同时承担玄门体系力量由虚转实、盘转运化的压力。

    此时的余慈,就像是一根竹扁担,挑起的是两座大山,还并不平衡,多亏有心象的概括整合,以及平等天的缓冲,否则可能在出拳之前,已经被“内爆”轰成了渣子。

    饶是如此,余慈也必须不断地调整“重心”以适应,随时都是走在悬崖边上。

    可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余慈对自家形神结构的解析修正,没有一刻停止,而且要求还越来越高。

    要尽可能地缩短时间,不能让参罗利那回过气,更不能让他回过味儿来。

    如果他真能够把“三元锤”运使得回转如意,之前就不会退回到高崖坚城上回气,早一连串重拳,把参罗利那彻底打垮掉了。

    现在,只要参罗利那有意“绕”过正面,这一手很可能也就玩不下去了。

    别看造化剑仙做得那么圆转如意,可要知道,造化剑仙还是盖压一界的强者呢,修为境界远在他之上,承载力更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要再来!

    混元雷槌的雷音,也是在余慈脑中碾过;先天雷火,同样在他体内奔流。

    继承自陆沉的拳意,仿佛天然就有着对完美的极致追求。

    拳意激发的雷音雷火,是先对载体做一个“判定”,确认合格之后,就是肆无忌惮地爆发!

    这一刻,承受压力最大的,是余慈的心神。

    拳意的要求、黄泉夫人的解析、符盘的转译、《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的重构,还有真正落到实处之时,随时可能出现的岔子,以及相应的牵一发而动身的优化调整。

    所有的复杂的一切,都要在拳意迸发之间的短短一息时间内完成,他自己调整,都有些顾不过来了。

    在他侧后方,符法分身展开符诏,接引道境天宫之中,真文道韵之力,一层层刷过来。

    这无疑给余慈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毕竟这是专门针对形神结构的弱点进行的“修正”,等于是哪里最虚弱,就往那里折腾,带来的自然就是最糟糕的感受。

    但也正因为如此,没有在天劫中重塑形神的“缺憾”,也是用这种粗暴却又极具针对性的方式,迅速地加以弥补。

    到得后来,余慈已经忍受不住了这等破坏、重塑、再破坏的恐怖折磨,纵声咆哮,“三元锤”的拳意是在自家的“血肉磨盘”里再度拔起。

    高崖坚城之下,参罗利那身上血焰愈发炽烈,和它由灼热杀念主宰的情绪同步,九宫魔域、外道体系的力量在其中运化,随着“三元锤”拳意的高拔而高拔,绝不因为刚刚的狼狈,而落在下风。

    然而,当余慈的“三元锤”已经蓄积到极限,轰然而落的时候,它却是不进反退,从刚刚撕裂的虚空缝隙那边,撞出了心内虚空。

    这等变化,却是余慈所没有料到的。

    对他来说,“三元锤”乃是能发不能收,受参罗利那气机牵引,拳意也是跃然而出,霹雳横空,穿透了心内虚空,来到外间一片幽暗的世界之中。

    也在此刻,余慈终于是明白过来:

    参罗利那真的退了,同时也是“以退为进”。

    它把时机抓得很好。

    要知道,九宫魔域是在不断盘转的,如果将“九宫”搭建起的结构,用仿生轮廓具现出来,它就是一个处在旋转沉浮状态下的巨大头颅。

    几乎每一个“宫窍”都在不停地变化位置,此时就是有一处,刚刚移转到中天附近。

    那是太皇宫寂妙魔主之位。

    这个象征着修行终极追求的魔主,和参罗利那倒也挺匹配的。

    参罗利那就是奔着太皇宫而去。

    它并没有因为冲天的恨火而烧透掉理智,相反,在用血契咒誓锁死了余慈之后,它愈发地冷静。

    现在这局面,想在短时间内击破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几乎已经是不可能做到了,先前“一劳永逸”的想法,已经没有现实基础。既然这样,还不如呼应九宫魔域的呼唤,及早入位,贴近元始圣道,获得加持,也更好地融入此界大势之中。

    这样当然有违它的本心,也会使它在天魔体系中陷得更深。

    可大势如此,在“逆流而上”的尝试受挫之后,它也必须要认清现实了。

    更何况,可以确信,它的“入位”,将是渊虚天君绝不愿意看到的,必然会有所动作,而这种“被动”的应对,就是它的机会,它可以借此重占主动。

    眼下,余慈的反应正如所料。他追了出来,“三元锤”的拳意未能追及,又试图用自辟天地重新覆盖,加以堵截,可这又谈何容易?

    参罗利那的巨躯,在九宫魔域深沉的黑暗中,渐渐模糊。

    然而它血色的复眼,始终盯着余慈,没有一刻转移。

    “以退为进”的策略,确实非常好,但对它这位域外霸主而言,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

    是它主动选择了退却,选择了借助外力,也等于是承认了,在当前局面下,无法在余慈手中讨得便宜。

    如此就算最后斩杀了余慈,也难以洗刷这份耻辱。

    如果眼前的是陆沉、是曲无劫,它还勉强有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但对这样一个修行只有数十年,东拼西补的杂货铺子,绝不可接受!

    参罗利那带着如燃的杀气,没入九宫魔域营造的混沌黑暗之中。

    在余慈看来,由始至终,参罗利那其实都具备着与他正面对轰,并且战而胜之的力量。

    只不过,这位明显是被“三元锤”的名头给震住了,又或者是不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故而才选择了合入九宫魔域,获得天魔体系的全面加持。

    如此做法,无疑是抛弃了一些东西,然而对余慈的威胁、对整个真界大局的影响,却是猛地提上了一个新台阶。

    如今参罗利那入位在即,阻止的可能性已经几近于无。

    参罗利那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此时其深沉魔意已经与太皇宫形成了紧密联系,斩不断这份联系,入位也就是时间早晚问题。

    随着参罗利那加入进来,九宫魔域愈发地幽暗。

    除了处于各处宫窍的天魔体系中人,其余像是造化剑仙、叶半山等,其灵昧之力都受到了更大的压制。就是明快如昊典,此时也在外围多绕了几圈,似乎没有找到最好的切入位置和时机

    也不只是在核心战区,在此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如此。

    余慈一时无言。

    他胜了参罗利那一招,然而转眼就在更广阔的层面输了回去……还要倒找!

    可余慈仍不愿放弃,他想再用“三元锤”,可是在连续修正改造中,已经到了承受极限的形神结构发出濒临崩溃的呻吟。他都怀疑,参罗利那看到他目前这种状态,是否要后悔,“入位”得太早了些。

    如果它现在反攻过来,余慈还真不知道要拿什么去挡!

    他知道,参罗利那很快就要大举反攻,这次将是挟天魔体系而来。

    再用以前的设计,恐怕就是摧枯拉朽……被碾压过去了。

    余慈深吸口气——必须要变思路。

    他连陆素华的本源之力都用出来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能够保留的东西。

    当下,他倾其所有,明月悬照。

    平等天上,属于黄泉夫人的“观测”方式,化入了月光之中,也由此带动起玄门和七祭五柱两个体系。

    这是两个体系对九宫魔域的渗透。

    如果说,此刻在九宫魔域中,还能够显现出来的各位强者的灵昧之力是灯塔,那么此时的余慈,真的应了“明月”之象,悬照范围和亮度,包括“穿透力”,都是天差地别,没有人能与他相比。

    已经临近入位的参罗利那,被月光照住,化入月色之中的“上清六合神光”,与它体外的血色光焰相激,生成扭曲的蒸汽,可实际意义真的不大。

    余慈也没指望会对他造成影响,

    他现在只是利用“明月”悬照,最大限度地探索九宫魔域的虚实,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破绽。

    还没真正深入进去,却是有一份别样感应,与他辐射开来的月光遥相呼应。

    余慈心神微动:

    萧圣人。

    一念明晰,继而黯然。

    因为此刻,余慈感应到的,已经不是一道完整的灵昧之光,而只是一片嵌在虚空中的信息、或曰遗痕。

    那位执掌真界第一门阀,身具“金科玉律”无上神通,又自言“不敢为天下先”的绝代强者,终于还是在这场动摇一界的大战中,无声无息地逝去了。

    只是留下了这些不知能否被人发现的遗韵信息。

    余慈确实是最能够与萧圣人产生感应的人。

    至少在萧圣人生命的最后阶段,只有他们两人,是在一同个层面上——始终禁受着心魔大劫,始终面临着合道之危,始终进行着天人相搏。

    余慈的生死一线,萧圣人的真实合道,又是可以彼此参照的对象。

    当然,这份“参照”,对萧圣人已无意义。

    可对余慈而言,却是在法则层面,洗尽尘埃一般的透彻明白。

    也是此刻,在余慈和萧圣人遗韵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共鸣。

    可这份“共鸣”,并非是在法则层面,相关的解析也无法触及。

    对此,余慈可以理解。

    正如之前他所领悟的那样,现实的、纯粹法则层面的契合只是基础,更高层面的共鸣就应该在更高远缥缈的情绪意志层面。

    当然,这也属于道德之法的范畴。

    余慈不需要做太多的解析,只需要静心感悟。

    恍惚中,他似乎听到萧圣人歌吟之声: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

    余慈若有所思,很快又转过心念。此刻,正是月光照下,从那浅吟低唱中,辨出了更深层的信息。

    那是自问,亦是自诩:

    “身居其位,吾当如何?”

    解析共鸣之后,萧圣人遗韵自然消解,再无痕迹。

    这边的情况,也让余慈同步传送到云外清虚之天,叩心钟缈缈钟声传来,叩击心湖,荡漾泛波。

    余慈再次长吸口气,借九宫魔域污浊的魔气,暂且冲淡八景宫中传来的悲意。

    现在终究不是感慨纪念的时候。

    月光明透,持续切入九宫魔域深层,周流遍照各处宫窍。

    此时他的观照中,已经加入了萧圣人对九宫魔域的理解,自然是更深透一层。

    不过他头一个发现的情况,与萧圣人无关。

    他发现,对这份明月观照最敏感的,竟不是苦大仇深的参罗利那,又或是主持魔域的曲无量,而是自进入天庭宫,就完全失去了存在感的柳观。

    不用说,这家伙是嗅到了黄泉夫人的气味儿,明显变得兴奋起来。

    有黄泉夫人的解析和情报打底,余慈很清楚柳观的心态。

    这位在当年也算是魔门后起俊秀的天才强者,要说对黄泉夫人有多深的爱慕,然后转爱成恨,那也未必。

    之所以变得这等极端式的疯癫,其实是因为他以黄泉夫人为磨刀石,力推心魔精进之术,只不过后来明显是玩脱了,把自己给也给骗过去。

    此时柳观的“本心”就是处在一个“将失未失”的状态,一旦他能得偿宿愿,修为境界定然会有一个极大的攀升。

    可惜,这个机会已经很缈茫了。

    余慈观照罢柳观,也把鬼铃子、大梵妖王、曲无量都一一照过。

    除了柳观以外,魔门三位胁侍魔主尽都在九宫魔域之中,在天魔体系的运化上,已经是毋庸置疑的最高标准,几乎无懈可击。

    相比之下,此刻余慈、造化剑仙、叶半山等人,包括广袤真界范围内各宗各派的强者,现在还是一盘散沙。从开战至今,真正形成有效合力的冲击,还是仅有造化剑仙、叶半山等共同实现的“三角共鸣”那一种。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不能把责任都推到各宗各派头上,说他们如何没有大局意识。

    从萧圣人那里得了启示之后,余慈必须要承认:

    和天魔体系相比,玄门体系缺的可不只是一个“九宫魔域”之类,统摄一切的力量阵禁法度。

    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是他这个玄门中枢做得不合格。

    他的明月心象固然是整合一界资源体系的无上神通,可当所有的资源聚合在一起,他却没有办法给予最大效率的利用,自然造成了绝大的浪费。

    更重要的是,这种不需要通过任何人,直接“抽象”出力量,始终高来高去的神通,造就了目前各宗各派强者的“惰性”——反正我也出力了,且不需要我上心,那么核心战局就由渊虚天君去,我们这边只要管好自家宗门地盘就成。

    到了各宗镇压一派的大能级别,绝少有人是不顾一切的战斗狂人,他们考虑的事情很多,特别是在关系宗门存亡的时刻,思前想后,迟疑难决是很正常的。

    这种时候,没有点儿外在的压力怎么成?

    至于怎么给出压力,又不至于把人压垮;让人出手,又不至于心生怨尤,就要看余慈的解析、调控。

    余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相较于主持中枢,他宁愿挺剑上前。

    可现在,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既然身具“心象”法门,且已经是玄门体系的中枢,这种职责,他就逃不过去!

    他要怎么做?

    明月在九宫魔域黑潮中沉浮,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深沉恶意,还有那些探询质疑的目光,压力不住地攀升,可是思维却相应地愈发清晰活跃。

    刚刚还十分模糊的新思路,渐渐就有了些轮廓。

    余慈很有自知之明,在有了大概方向之后,细节的问题绝不纠缠,直接将其投入平等天黄泉夫人处。而他自己,则是用更纯粹的眼光去观照九宫魔域内外,收集一切有关的信息,加以解析梳理。

    而他这种表现,在很多人看来,则是典型的迟疑未绝的状态。

    事实上,在九宫魔域遮天蔽日的幽暗黑潮之下,不管是造化剑仙等所在的核心战区,还是分散在真界各处,层次不足,但惨烈犹有过之的大小战局,这份“找不到方向、抓不住重点”的茫然状态是普遍存在的。

    在魔潮压制之下,他们都观照不到百里、千里开外,又怎么可能把握住大局,做出准确的判断呢?

    人们越茫然,九宫魔域的威能越是强大。

    此时,参罗利那已经体会到了天魔体系加持带来的好处——虽然它并不怎么开心。

    这一场大战至今,所有想要出离、超拔的强者,都没有好下场。

    真正占了便宜的,只有“天魔体系”而已

    这一份挫败感,掺进了对余慈的滔天杀意之中,使它在初步适应了“太皇宫”的加持之后,便已经跃跃欲动……没有丝毫掩饰。

    现在已经不是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它的战力可以百分百地发挥出来。

    就是三元锤,它也不惧!

    参罗利那的血红复眼,在黑潮中若隐若现,真实之域的法则层面、气机层面、还有血契咒誓的因果层面,齐齐将余慈锁定。

    余慈也是坦然,一洗之前的“迷茫”,拳意拔起,竟然是主动出击。

    这也是“半渡而击”,绝不给参罗利那从容调运九宫魔域恢宏力量的机会。

    此次依旧是“混元雷槌”。

    炽烈的电光撕裂虚空,余慈正对着血红复眼的方向,不管前面是参罗利那,还是更为庞大的九宫魔域,都是轰出了“三元锤”豪情天纵的拳意。

    而在此之后,是玄门体系的伟力,倾压而来。

    “确实了不起,可你的身子骨能担的下?”

    此时的参罗利那,终于是窥中了余慈最致命的弱点。

    如果它早一步看出来,情况绝对会完全不同。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参罗利那退而求其次,它也很想看到,渊虚天君在两个体系的强烈碰撞之下,粉身碎骨的美景。

    两边都没有任何留手,碰撞就在刹那之间发生。

    这一刻可以清楚的看到,余慈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扭曲、膨胀,继而粉碎。

    这正是理论中会出现的结果,可未免太容易了。

    参罗利那感觉着不对劲,然后他就看到,渊虚天君的身体虽是粉碎,然而那一道恢宏拳意却还在。

    正是以此为中心,使得肢体从粉碎的状态中转化为精纯元气,重新聚合,迅速的揉合、拼接起来,很快就恢复了完整,一眼看去,没有任何不谐调的情况出现。

    这是不灭之身。

    一部分走极端的魔门修士,还有玄门专修阳神的强者,会有这种特质。

    可对于渊虚天君这种形神兼修的玄门修士,“不死不坏”才是最佳选择吧?

    特别是还没有真正经历过天地大劫洗炼、重塑形神的情况下,这种做法……

    “啊啊啊啊!”

    余慈也是在纵声长啸,神意扫过全身每一个角度,确认并没有出现任何岔子,他这才确认,自己又从一场生死赌博中赢得了巨大的筹码。

    是的,这是余慈模仿当年陆素华渡劫之时的做法,在极端状况下,不管法身存灭,仅以拳意支撑,这是抗击远超出形神结构压力的好办法,也是最极端的办法。

    余慈曾经有鬼厌分身的“幽冥九藏秘术”经验,也有剑意分身和符法分身的推衍,有黄泉夫人相助的强大解析能力,也有“天人相搏”状态下,半趋合道的状态加持。

    可对这种关系到最精密身体结构衍化重组的最极端手段,任何经验都不足恃,

    要的,就是一腔胆气!

    现在,他又赢了!

    正因为他的成功,有玄门体系全力支持的“三元锤”霸道拳力,真正震动九宫魔域。

    那几个在魔域中镇压宫窍的魔主,都是侧目。

    一拳轰下,魔域动荡,又是“重洗法则,雷火化生”的混元雷槌,激烈的法则重塑过程,先天雷火便如利剑,在虚空中撕裂了一道又一道缝隙。

    便在各路强者,尚在为这恐怖的拳力和极端的做法咋舌之时,有剑痕裂空,刹那切入。

    那是昊典!

    这位绝代剑仙,因为找不到最佳的切入点和切入时机,已经在外绕了两圈了。

    此刻的余慈用一记重拳,引导她进来。

    换了以前的余慈,不可能让昊典这样的绝代剑仙乖乖听从他的安排。

    可现在不一样,天魔体系通过九宫、外道两个魔域运化,混沌一界,遮蔽灵光,就是昊典,也受到干扰。

    这种情况下,是余慈硬是用三元锤轰出一条路来,而明月悬照,则是最高最亮的灯塔,他本人的觉悟和决心,更为昊典所感知。

    多方作用之下,昊典顺势切入,和余慈的“混元雷槌”拳力配合得天衣无缝。

    剑芒微微偏转,却不是指向对余慈威胁最大的太皇宫,而是指向天庭宫。

    要论四位镇宫之人,最弱的一个定是柳观无疑,相对于其他几个“魔主”级别的大能,简直就像是凑数的。

    而昊典则是余慈这一方,最强的战力。

    以强击弱,以上驷对下驷,确实是好办法。

    只不过,人人都知道的道理,柳观又不是真的疯子,怎么可能忽略掉?

    他早有防备,当下激发了此处魔主法相的“无量虚空神通”,也是与自家“影虚空”极为契合。

    昊典这么杀过来,就要有在无数层虚空阴影中迷路的觉悟。

    不用多,只要能耽搁她两到三息的时间,九宫魔域就有机会聚合力量,灭杀掉这位能够伤到元始魔主的绝代剑仙。

    然而,昊典的剑光并没有真正切入“天庭宫”的虚空神通范围,只是交错而过。

    柳观的虚空神通,调动了九宫魔域,却料不到昊典只是虚晃一枪。

    再加上此时参罗利那与渊虚天君的正面碰撞余波未尽,使得九宫魔域的运转,都略有滞涩。

    而此时,昊典的剑芒分明再次锁定了目标:

    大梵妖王。

    一直在冷眼旁观的大梵妖王无辜极了。

    因为不只是昊典,在这一刻,已经蔓延到血狱鬼府的玄门体系和七祭五柱体系,分明是早有准备,同时发动。

    对已渗透到血狱鬼府的敌方体系手段,大梵妖王倒是也预料到了。

    因为他是胁侍魔主的缘故,天魔体系数十劫前,就在无天焦狱扎下根来,其加持非常稳固,大梵妖王对此倒也不惧,而九宫魔域的爆发力也值得期待。

    他不介意来一个强行反杀。

    可这时候,已经大半抽离了血狱鬼府的外道体系,偏偏就出了妖蛾子。

    大概是被后土帝御压制之故,葬星与真界的地脉元气隔绝,血精源木没了“食物”,一反向真界集中的趋势,杀了个回马枪,穿刺血狱鬼府,直指无天焦狱,抽取无度,而且不知发了什么邪疯,大肆投放外道魔头,甩得四面八方都是,怎么说也是一次不小的灾劫了。

    大梵妖王看自家根本之地又遭了灾,眉眼都是跳动。

    还好他也算是破罐破摔,对一片废墟的无天焦狱,忍耐力强了不少。

    思及目前都在天魔体系中,受九宫魔域加持,形势比人强,可以再忍忍。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之前也被参罗利那坑得好惨,仇怨算得上不共戴天,可他明白,就算参罗利那要坑人,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

    深层的原因要比表象更严重。

    总不会说……参罗利那对葬星失控了?

    一时间,九宫魔域内各方都是警觉。

    参罗利那的注意力,也从余慈身上转移过去。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可在这一刻,由不得他。

    要说葬星的“失控”,对无天焦狱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倒也未必。可正是由于它的重新切入,使得那一片区域,玄门体系、天魔体系、外道体系、七祭五柱体系等多方彼此交缠,乱成了一锅粥。

    在这些体系里面,纯以法则结构论,谁最适合这种混乱局面?

    毫无疑问,是以黄泉夫人为核心,从建立的那一刻起,就以接入“诸天万界”为目标的七祭五柱体系。

    正是在此刻,七祭五柱体系中,法则层面的动荡骤然加剧,由此迅速影响到与之交缠的每一个体系之中。

    这是太玄一脉的动静之法。

    而其作用的核心位置,并不是在七祭五柱体系内部,而是渗透进了外道体系核心的葬星之中,轰然发动!

    劲为两股,一者加速,用之于内;一者减速,用之于外。

    动静之法的无上神通,转眼间就将这片区域,划分为了“葬星”和“非葬星”两部分。

    毫无疑问,出手的就是太玄魔母和羽清玄两师徒。

    师徒合力,在这片区域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仿佛是两种时间流速,法则结构消长变化,形成了天然的屏障,使得参罗利那这个正牌的主人神意切回之际,都受到了影响。

    仅是法则体系的动静变化,还算不了什么。

    可问题是,现在葬星内部,正发着让参罗利那一时间也把握不住的异变。

    由于动静法则的加速作用,这变故就像一场瘟疫,急剧蔓延开来。

    由于渊虚天君的牵制,参罗利那短时间内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继而急转直下。

    发生在真界范围之外的变故,一下子影响了参罗利那和大梵妖王两个强者。

    两边都想控制局面,然而在这局部区域,各自所本的立场,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偏偏因为之前的心结,让他们保持暂时的和平还可以,彼此沟通协调,简直就是笑话了。

    别忘了,还有昊典!

    谁也不能怀疑一位绝顶剑仙捕捉战机的能力。

    大梵妖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心思,还挂在昊典那儿。

    可在这一刻,昊典的剑意锋芒却是再度变幻,分明又有指向参罗利那的意思。

    你够了啊!

    连续的变幻,导致的就是连续的权衡。

    这份权衡对参罗利那也好、对大梵妖王也好,都是很难受的。

    昊典究竟指向谁?

    他们都必须关注、警惕,也试图通过九宫魔域,合力处置,可下一刻,昊典忽然消失。

    不是什么虚空移转之类,里面没有任何太虚之法运转的痕迹。

    其他任何痕迹都没有,只是一个恍惚,便已如此。

    这是真幻神通!

    无上神通级别的真幻神通!

    域外星空,罗刹鬼王蓦地轻咦一声,刚刚击断叶缤臂骨的纤手收回,因为若不如此,她的海底要害必须中剑,但就是这样,在叶缤虚实变幻的剑路中,她的肩头也挨了一剑,有血迹殷出。

    罗刹鬼王奇怪:“这是我教中的幻神秘术,你怎么……对了,我教过你的。哈,能够让我忘掉这个,你的真幻神通,必然也是推到了无上层次,除了我教中那几位以外,你大概是唯一一个!”

    正说着,她忽生感应,讶然回望。

    刚刚评点了“唯一”之语,真界之中,就又有一个全新的反应出现了。

    而且,是那么地熟悉,就像是她亲自出手一般。

    本源之力……她的!

    想离开,似乎突然间变得没那么容易。

    “当初就该谨慎一点儿。”

    罗刹鬼王说着无意义的话,心中却明白,这必然是有同样等级的无上神通,遮蔽了她本应存在的感应所致。

    是谁在算计她?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应该还有补救的机会。

    可是当她回身之时,叶缤依旧是挡在她身前,剑尖前指:

    “还没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