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具备万物 横绝太空(中)

    周边天地虚空的元气,以绝不正常的状态,向这片区域聚集。

    之所以说不正常,是因为这种幅度、烈度不但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的峰值,甚至已经直追它的水准。

    是的,参罗利那就是以自己为标准来计,因为这里面本来就有它的一份力。

    这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两处强劲的漩涡进行的一场角力。

    另一处是渊虚天君吗?具体位置上,似乎有着微小的偏移。

    参罗利那也感觉到,那边起始的力量层次,并不算太高,可就像它强冲高崖坚城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冲击力一样,目标从一个低起点,以惊人的速度跃升。

    力量、境界、威煞,就那么直直的冲起来,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没有任何因为急剧爬升而显出的虚浮之态。

    再深想一层,余慈那边是有着整个太霄神庭的加持,天地元气全力供应,运化起来要比他这边的分量重的多,却依然能够达到类似的效率,这里面的水准判断,完全可以再拔高一层

    而且,也许是它多疑了,为什么这种运化方式……感觉是这么的熟悉。

    不管怎么说,隐隐的危机感,让参罗利那快速做出决断:

    要打断!

    参罗利那没有任何迟疑,要在余慈还没有运化到峰值之前,中渡而击。

    可是,他十七道长足挥出的血光,却是撞上了余慈铺开的层叠磁光屏障。

    与之同时,他也感觉到,太霄神庭的根基又沉凝了许多。

    细究起来,是因为之前被余慈派出的后土帝御法相,已经完成了对葬星周边地脉的隔绝压制,重新将重心放回到太霄神庭上来。

    在四位帝御之中,以“厚德截物”著称的后土帝御,毫无疑问是防御神通最强的一个。

    可以这么说,打不破后土帝御,就打不破太霄神庭;

    反过来,只要无法一举攻破太霄神庭,后土帝御就有千百种办法,重塑其结构,依旧还是金城汤池般的堡垒。

    “回来得真不是时候。”

    参罗利那心念先一步切过磁光防御,感觉想突破也可以,然而必定损折锐气,迎头撞上那蓄积已久的力量,未必讨得了好,而如果是迂回……

    不对!

    参罗利那心头蓦地一震,纵横域外数十劫以来,那些潜心算计的不说,真正直面敌手,什么时候会有这种回避的念头?

    这完全不符合它一贯的性格。

    不,也不是没有,仅有一例……

    一念至此,刚刚还很模糊的判断,猛然间清晰起来。

    复眼中血光迸射,十七道长足同时深扎进崖壁之中,脚下符纹生灭,磁光层层抵进,要将它排斥出去。而这所有的一切变化,都在参罗利那周边的血光烈焰中消融。

    唯有一处,就是那让它心悸的源头。

    其力量、境界、威煞似乎是冲到了顶,按照常理,应该是冲高回落;更高明一层就是盘空运转,保持高位。

    可这位不是,在触碰到极限的那一刹那,当空霹雳响,冲到顶峰的力量层次,骤然激震,急剧运化,仿佛是一个“内爆”式的轰击,原本清晰明白的天地虚空结构,瞬间被轰成一锅沸汤。

    虚空翻覆,万物混沌,质性难明。

    唯有中央一道拳意飙扬,催折万物,凌绝八荒,自有高拔傲岸之真意,就此化现。

    刹那间,参罗利那差点儿就吐出一个名字。

    事实上,它已经在说了,可是这一刻,从虚无中透来的拳锋,已正面照脸,轰击过来。

    在参罗利那的感觉中,整个太霄神庭所在的环形山脉,似乎都要在拳意之下倾倒,事实上,之前坚韧封固,连它也很难攻破的防御符阵、磁光屏障,顷刻间都在拳意之下崩决。

    这绝不是轰错了目标,而是在拳意的主导下,既有的法度全部推倒重来,再没有任何防御的元素,全部都化为拳意冲击的一部分。

    而在法则结构转化的过程中,剧烈的扭曲,使得更可怖的力量迸发出来,化为刺目的雷光,撕裂虚空,留下久久难愈的痕迹。

    法则就在雷光中化育,形成狂暴激烈,与任何“稳定”无缘的爆发性冲击,碾压过来!

    拳意抵至,其实还含而未发,参罗利那身外的血色火焰已经瞬间压灭,更有电光贯穿,周遍全身。

    陆沉!

    不,不是陆沉,肯定不是陆沉那样足以打崩星辰的重拳。

    然而这法度却是三元锤……

    混元雷槌!

    此拳化消阴阳,生就先天雷火,一念生,可震动万物,萌发生机;一念死,可碎天裂土,湮灭魂灵。

    当年陆沉正是以此拳,打爆了照神铜鉴,轰得无量地火魔宫变成了百里深湖。

    如今重现世间,参罗利那感觉着自家的神魂,已经被电光灼伤了,而且还与体内的那些“钉子”配合得天衣无缝,就像是重锤砸钉,一击下去,钉子给砸得深透入体,都看不见在何处,使得未来想要祛除,难度更增数倍。

    就是当前,也不得了!

    是谁?是谁!

    参罗利那眸中血光盘转,神意搜检余慈周边虚空,只为寻找拳意的真身,试图釜底抽薪。

    它确实是看到了,就在余慈身畔,一位丽人,男装打扮,说不尽的潇洒风流,却又有傲岸强绝之气,横空而来。其身形似有若无,拳意却真实不虚,以之为中心,巨量的天地元气盘转,尽化入她体内,化育拳意,层层攀升。

    依稀有些印象……参罗利那确认自己没有亲眼见过,但在了解真界信息的时候,总会接触到一些。

    “陆素华!”

    陆沉与黄泉夫人的女儿!

    为什么会在这儿……而且,是这么一种状态!

    参罗利那一时解析不得,可现也由不它多想,

    由于混元雷槌洗去了周边一切防御法度,以推高自身的冲击杀伤,此时挡在中间的防御法阵、磁光屏障已经尽数消失,对参罗利那来说,也是天赐天机。

    转眼气机移转,将陆素华锁定,参罗利那就是拼着硬挨一记混元雷槌,也要先将这个最具威胁的点拔除掉。

    然而,就在他将气机锁死的那一刻,本就虚无缥缈的陆素华,倏然化烟,没入旁边余慈身上。

    什么气机锁定,都落在了空处。

    幻术?

    不,并不是,而是一种加持,一种移植!

    参罗利那猛然明悟:存神化真……这是上清神打!

    想想渊虚天君貌似很喜欢收集他人本源之力的习性,分明是从哪里寻到了陆素华的拳意真种——是了,据说陆素华就是死在他手上。

    诸般念头流过,因气机锁定失误而出现的一线缝隙,不可避免地被对面抓住。

    事实上,在当前这拳意、杀意互锁的前提下,参罗利那转移锁定目标,本就是一个失误,这是在“三元锤”的强势压迫下,被影响干扰了理性判断的缘故。

    失误就要付出代价。

    原本最起码也要来一记“对撞冲击”的对局,完全被弄成了一边倒。

    一直都是据高崖坚城而守的渊虚天君,便在此刻,在拳意的催化下,一步跨出,正面迎来。混元雷槌拳意破隙捣虚,轰然压落,将一线气机缝隙,瞬间撕裂为不可弥补的大破绽。

    参罗利那凭借自身强横的实力,顷刻间二次冲高自身的力量层次,可在混元雷槌迸发的先天雷火之下,也就是坚持了几可忽略不计的短暂瞬间,便被扫荡一空。

    什么护体罡煞、守御神通,都是七零八落,起不到任何作用。

    拳锋硬生生嵌入参罗利那头顶,入骨近尺,以至于渊虚天君半条手臂都插了进去。

    相对参罗利那的巨躯,就算是头颅这样的要害之地,“半尺”深度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口。

    可是,当混元雷槌的拳意压入,就仿佛在血管内脏之中,同时炸开了千百道雷霆,更可怖是那一念死灭的强横拳意,直接锁定那道与天魔体系疏离而造成的法则破绽,等于是在它最脆弱的地方,再插一刀,且用力狠搅。

    这一刻,参罗利那觉得它整个身子都麻痹了。

    这是数十劫来,几乎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它甚至在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被拳意压着,向地面直掼下去。

    “可恨哪!”

    尖锐的杀意冲击扫荡虚空,但在同样充斥虚空的先天雷火之前,也没有任何用处,参罗利那的巨躯就这样,被比它小了数十倍的余慈硬抵着,轰然坠地。

    这里是余慈的心内虚空,不会有任何缓冲卸力的机会给它。

    便在它被掼落坠地的刹那,太霄神庭之下的地面,都在后土帝御的加持下,化为了百炼金石之质,直接将最惨痛的反作用力反激到它身上。

    而运化这一切的神通,转瞬又在混元雷槌的拳意之下崩解,扭曲迸发出更强劲的破坏性雷火,在参罗利那体内二度爆发。

    这一下,参罗利那直接呛出了血,巨大的头颅硬是被重拳轰得涨大一圈,狰狞扭曲的头面之上,但凡是窍孔,都是血光火焰乱迸,相对脆弱的复眼、鼻窍等也受波及,遭受重创。

    也是此刻,参罗利那的身躯,以可以目见的速度膨胀起来,使得肿胀的头颅不再那么显眼,但这也是保持不住“独斗”全盛状态的征兆。

    模仿自陆沉的神通,被继承自陆沉的拳意打破!

    身躯的膨胀,一旦开始就是不可收拾,伴之而起的,是呼啸入空的狂暴飓风,这飓风直接撕裂了虚空,使得大半被隔绝在外的九魔、外道两处魔域的伟力灌输进来。

    顷刻间,周边魔潮之中,天魔、外道,还有一些倒霉的魔门修士神意,都是被蒸发殆尽,其精气反输到参罗利那体内,险险稳住了已经有些动摇的道基。

    可是更深层的伤害,仓促之下,也很难搜检得出来。

    对此,参罗利那完全不管。

    此时它已经不惜代价,借天魔体系之力,强行积聚力量,意欲反击之时。

    余慈却是顺着它身躯膨胀掀起的飓风,飘然而退,重新回到高崖坚城之上,居高临下,俯视过来。

    参罗利那勉力睁开又被烧灼重创的血色复眼,暴躁的情绪硬生生压下来,反而是以更沉重压抑的嗓音开口,一字一吐:

    “余慈,我必杀你!”

    每一字都是一句咒音,结入血契,形成的因果束缚,牢牢锁定在他们中间。

    九宫、外道魔域,还有支持这一切的天魔体系也随之而动,沉沉的压力一层层覆在他们身上。

    高崖之上,余慈依旧俯视,除了冷淡的目光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参罗利那在发狠,而余慈正感受着化入体内的强横拳意。

    这份拳意,是临时加持他身上的陆素华本源之力,带给他的。

    余慈当年,借天劫、三方元气、平等珠等种种手段,将陆素华击杀,却是一念动处,留下了此女一点儿本源之力,藏入心内虚空深处。

    这么一番周折,不是对陆素华,而是对陆青。

    虽然陆素华很大可能已经将陆青的烙印尽都磨销融合,可当时的余慈还是对黄泉夫人还抱着一点儿希望,也许两人联手,借用陆素华本源之力,以及他对生死法则的掌控,还有希望让陆青转世重生。

    可后面的情形都很清楚了……

    按照余慈现在的境界,想让陆素华转世重生,其实也有那么几分可能,然而要想让陆青的特质烙印彰显出来,就非常非常困难了。

    现在这个距离他还很远,而眼下面对强敌,面对攻伐手段匮乏的情况,他不得不临时借用其中的力量。

    余慈要化用这道拳意,是受了造化剑仙的“点醒”。

    他的体系资源基础不缺,强势的攻伐法门也有,欠缺的只是一个充分利用的思路。

    造化剑仙的“修正”之法,给了他一条灵感。

    当均衡协调不可能,像造化剑仙那样临时修正、强行激发也可以。

    只不过,造化剑仙有着无以伦比的造化神通,就是这样,手上的剑器介质也是换了一把又一把。

    余慈要想激发出这种力量,也必须要有一定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