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具备万物 横绝太空(上)

    当造化剑仙破水而出,飞临洗玉湖上空之时,已经有些暗淡的月光还是第一时间倾注在他的身上,此界的有心人也就能在苍穹的投影中见到他的身影。

    作为真界内部少有的几位“盖压一界”的强者,造化剑仙切入战局的时间并不晚,但其立场从来就没有清楚明白过。

    要知道,十多年前他和鸦老还是盟友的关系,联手做掉了陆沉;

    罗刹鬼王搭建七祭五柱体系时,论剑轩扮演的角色,也很有些默契的样子,更别提他也是从中得到了最实际的好处;

    而从那以后,造化剑仙一直低调行事,中间灵纲山立幡成阵,偶发一招,刚刚激起了万千剑修的热血,后续又没了动作,也像是安抚人心之举。

    再加上论剑轩内部,人人都知道的造化和纯化两脉的矛盾,所以造化剑仙的出现,固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却没有人能摸清他的脉搏,也很少有人能够确定他的剑锋,会指向何处。

    唯有一人,就是刚刚在北地,与论剑轩的剑阵共鸣的叶半山,就和当时一模一样,持剑大笑:

    “造化,造化!”

    ∞

    造化剑仙重创叶半山,逼得叶半山出走,创立半山岛,是论剑轩内部造化压过纯化,两脉近乎决裂的标志性的事件。

    然而在这一刻,在叶半山豪迈磊落的笑声中,即使人们还是琢磨不透里面的复杂关系,心理上的某个倾向却是显现出来。

    事实上,就是现在灵纲山、聚仙桥上,属于造化剑仙手下的一众剑修,大部分人也呼吸紧促,不清楚造化剑仙会把他们带向何方。可当叶半山笑声响起,万千剑修就和当初齐发“倚天万里须长剑”的共鸣强音时一样,心底最深处,出现了某种情绪的动荡,与剑意相合。

    聚仙桥上,李伯才低声一叹,缓缓抽出了长剑。

    “准备战吧!”

    彭索、张衍、万腾山等都扭头看他,也在这一刻,灵纲山造化峰上,旗幡招展,诸峰剑气轰鸣,气象万千。

    此刻主持聚仙桥的李伯才,正是导引剑气的重要环节,感受其中涌动的力量,他平平淡淡地说话:

    “人心所向,剑之所向……剑修既然还这么多,又有什么好说的?”

    洗玉湖上空,造化剑仙反手持剑,静看真界上空,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的狭长三角再次出现。

    这是当初灵纲山、剑园,北地三角共鸣时,三方的剑气共鸣轨迹。

    剑仙激昂,往往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可这种攻击,往往是随性而为,不能重复。

    但造化可以!

    一法既出,就是造化。

    这是真实确切的力量,没有任何玄虚的力量!

    造化剑仙距离中天战场还有亿万里,可当三角共鸣的轨迹,重新映现出来,他的冲霄寒意也就随之而起,盖压一界,玄门体系让开锋芒,其力量自然顺势就迟滞了九宫魔域运转。

    就算现在魔域之中,有四位自在天魔级别的强者镇压也一样。

    由于并非是共鸣,此次的冲击力远远比不上当初天魔体系的杀伤力,可这无疑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此时余慈也是反应过来,本想用明月神通将其挪移到中天战场,可是却得了造化剑仙的冷眼:

    “闪开!”

    没有依靠任何人,造化剑仙的冲霄寒意沿着三角共鸣的区域,向内聚合,刹那间虚空扭曲,硬生生在真界上空开辟出一条直抵中天战场的虚空甬道,此时悬在洗玉湖和灵纲山之间的聚仙桥又是虹光架起,穿过其中,将其稳固下来。

    造化剑仙迈步而上,几步的功夫,已是跨过亿万里,竟然也不比余慈的效果逊色。

    余慈能够感觉出来,这似乎是灵变法则的作用结果。

    造化剑仙分明是通过三角共鸣的区域复现,把远在灵纲山上的法则体系,移转到更为中部更为广阔的区域中来。

    这一切无疑要经过七祭五柱体系的运化,所以太玄魔母向余慈传来信息,一是知会,二是问他要不要阻止。

    余慈摇头。

    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造化剑仙铺开的这片灵变法则体系,并没有深入渗透的意思。

    那位要的只是一片足够他发挥全力的战场而已,

    虹桥直架九宫魔域中央区域,造化剑仙目不斜视,大袖飘飘,步下虹桥。

    他掂了掂反手握持的骨剑,终于是换了正手,居高临下,剑尖直指九宫魔域中央深渊,寒意倾注,嗡然颤鸣。

    萧圣人和曲无量本来紧锁在一起的身躯,被这沛然而来的巨力,硬生生撞开。

    分开之后,萧圣人微微一笑,身形蓦然虚化归无,云外清虚之天,不少人一起惊呼,以为他就此合道而去。

    可除了八景宫这边,其他的几乎所有的修士,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造化剑仙和无量虚空神主那边。

    没什么废话,没什么曲折,造化剑仙跨空而来,就没有别的目的,刚刚在湖底下磨制而成的白森森骨剑,劈头盖脸照着曲无量砍下去。

    然而面对剑锋,一直以来都是面无表情的曲无量,在这一刻,忽然露出了微笑,沉沉低语,响在每个人耳边:

    “你们这些人哪!”

    这是余慈首次听到,曲无量的言语,

    坦白讲,和他当年在剑园接收到的曲无劫的留言,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细微处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曲无量虽然用了叹词,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叹息的味道,有的只是讽刺。

    正是在这样的语气中,某种尖锐的锋芒,通过天魔体系,刺向了所有在这儿、不在这儿;活着、死了等等一切与此人此事相关的对象。

    这一刻,明月之中的影鬼面无表情;飞遁而来的昊典眯起眼睛;距离最近的叶半山敛去笑容,愤而挥剑,剑气雷音扫荡魔潮。

    而造化剑仙,只是面无表情,在中央深渊之上挥剑斩下。

    拳剑交击,强劲风暴四散,造化剑仙巍然不动,而下方的曲无量,却被他硬生生的砸落深渊,半天都没有冒出头来。

    余慈遥观,心神不由激荡。

    世间强者,化体系之力于一人,再没有人能比造化剑仙更强。

    就是现在的余慈,掌控的玄门体系覆盖范围,百倍千倍于造化剑仙,由此更形成了明月神通这种奇妙的手段,却始终没有一份能运化到极致的强势手段。

    这也是一直困扰余慈的问题。

    可在此刻,目睹造化剑仙出手。他发现,这一位的出手法度,其是寻常剑修的那一套,都列在《上真九霄飞仙剑经》之中。可这一部本来对纯化剑修才更为有利的剑经,在造化剑仙手中,依旧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力量。

    这不只是修为境界的问题,其威能所在,部分是因为他在造化法则之上无以伦比的造诣,而另外一部分,则是他对体系运化的绝妙技巧。

    绝大部分修士的攻击技巧,首先要讲究的就是全身的协调一致,精气神和合如一。

    在这种基础上,余慈整合一界资源所成的明月神通,自然就将“上清六合神光”化入其中,当清光刷落,威力不俗,却平和如深潭之水,也是受到了余慈本人修行境界的影响,要随着功行加深,威能才能逐步提升,想有立刻拥有强大的爆发力,则是万万不能。

    可造化剑仙不是这样的,他应该是做过修正,不是修正功法,而是通过造化之法,对法门作用的目标,也包括他本身进行的“修正”……

    余慈一时都忘了旁边的参罗利那,仔细琢磨其中的门道。

    目视深渊,造化剑仙轻振骨剑,冷冷淡淡说了一句:

    “本来想说,你这丢人现眼的东西……不过现在,放心吧,弱到这种程度,只有蠢货才会混淆。”

    深渊之中,曲无量缓缓上升,面带微笑,他的表情变化,其实是有一个攻心的元素在里面,典型的魔门思维。

    直到这个时候,他手上受萧圣人道意涂染的空无颜色才完全消去,不是排斥,而是吸收掉了。

    造化剑仙居高临下,看曲无量的动作,也看到中央深渊中,黑潮层涌,虚空扭曲。

    由此可以确证,这一刻的曲无量,并不是要和造化剑仙较劲,而是充分践行他的职责。

    他终究还是这处九宫魔域的核心,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和其他各宫的魔门强者一起,通过九宫魔域,将天魔体系运化到极致。

    是的,这一刻的曲无量,正是一位最合格的胁侍魔主

    除此以外的一切特质都要退居到次要位置。

    也就是说,刚刚影鬼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化为乌有,恐怕要重新来过。

    然而他们真的有这个机会吗?

    泥丸宫、天庭宫、流珠宫、极真宫,四处分别由四位自在天魔级别的强者镇压,之间的气机联系、体系共鸣,相较于曲无量单独控制之时强出了何止十倍。

    中央深渊处涌出的黑潮,源源不断,没有一个停歇的时候。

    九宫魔域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整个战场就像是陷进了一个绝顶强者的界域之内,一切感应、气机运转都受到限制。

    原来这个情况虽然也存在,却因为有玄门体系的反制,感觉不是太明显,可连续三位魔门强者入位带来的强绝爆发力,还有八景宫为了加持萧圣人分出去的那部分力量,当然也有余慈为了对付参罗利那,导致的法力分流,使得体系之间的对抗,骤然间失去了平衡。

    仅就余慈的感应而言,骤然之间,在幽暗的天魔体系中,在混茫的天地虚空中,已经辨不清方向。

    大多数的参照都没有作用,只有那些强者灵昧之光,像是闪耀的灯塔,照亮了周边的区域。

    但那里往往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每一个强者周边的地带都是独一无二,拥有着独特的运行法则。

    在天地法则体系的领域,还有一些可以模糊可以共享的东西,但在这里,仅从法度的角度来讲,就是一根最不起眼的细丝,也是通过了在灵昧里泡过的,没有什么可以代替。

    余慈能够很轻易的辨别出来,各个强者的特质。

    他知道,叶半山在努力向九宫魔域中央深渊靠近;而在那里,造化剑仙和曲无量再次碰撞,迸发出来的风暴却无声无息的在魔潮中消融。

    鬼铃子,也就是太元应化天魔王,虽然在之前的果断插手,直接主导了事态的变化,但此刻他并没有彻底入场的打算,只是坐镇流珠宫,与北地已经腾起的儒圣法身,还有八景宫的邵天尊纠缠,拿出的是可进可退的模样。

    与鬼铃子一东一西,遥遥相对,大梵妖王入驻极真宫“无明魔主”之位,动作更少,但气机却是蓄势待发,似乎在等待什么机会。

    至于柳观,则没有任何存在感。

    现在的主导者,依旧是曲无量,可是……他好像漏了哪个?

    参罗利那强如雷震的咆哮,就在他耳畔响起,硬生生把他拉回到了现实层面。

    当前的局面,由不得余慈不分心,可是他面对的敌人,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短短的时间内,心内虚空这边局势骤变。

    其实,参罗利那也因为心内虚空之外的局势而有所分心,但他明显要比余慈更早一步回神,它现在甚至已经直指有玄门体系全力支持的太霄神庭防御,堪称近在咫尺。

    毫无疑问,这是陡然间强势起来的天魔体系给予加持的结果。

    对参罗利那这样的强者,不可能实现“全封闭”式的禁锢,心内虚空内外边界必然模糊,想断去内外联系,是不可能的,不过所有的内外气机走向,都要通过心内虚空,给了余慈探查和反应的时间。

    余慈很清楚,在曲无量主导下的九宫魔域,正邀参罗利那入位。

    至于余慈这边,有一点儿办法,也不能让参罗利那再去强化九宫魔域,那可能就是九宫魔域与外道魔域的彻底整合,谁也不知道那时会发生怎样严重的后果。

    不过,参罗利那似乎更想着一劳永逸……

    两边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修行界公认,真界内外,以近身战力论,陆沉第一,参罗利那与之差相仿佛。

    此时的参罗利那就是选择了近身战,它是擦着太霄神庭高崖坚城的边缘,高速前进,就像是在墙壁上爬行的蜘蛛。

    当初极祖分身与碧水府尊正是在这里,被影鬼灭杀。

    只不过,现在影鬼无瑕旁顾,而参罗利那更是战力十足的真身在此。

    这个大蜘蛛就像一座小山,十七根长足每一根都是堪比神兵利器的存在。

    当参罗利那专注于近身战时,剑意分身的牵制作用已经很小。

    更何况,参罗利那调整了战术战法,不再直线突击,而是绕着高崖坚城迂回。

    在它的压迫下,城池上无数防护符纹亮起,却又在恐怖力量的冲击下纷纷崩裂,如此反复来回几次,已经有些部位的符纹结构撑不住了,虽然它们也在急速地修补恢复之中。

    而在这个过程中,参罗利那的巨躯,其实是在不断的缩小,它的身形每缩小一圈,其冲击力反而又增加数成。

    根据赵相山给出的情报,参罗利那是在调整自己的战斗形态,据说这个形态,是参罗利那模仿陆沉而创出的,该状态下他的攻击范围会缩小,爆发力、破坏力则会直线上升。

    这也就代表着,他已经完全抛开了全局意识,只对当前的敌人发力。

    不管这个情况对大局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仅就余慈而言,他现在遇到大麻烦了。

    随着参罗利那在心里虚空纵横来去,法则体系对它的压迫效果越降越低。

    而它本身,则像是在高速旋转的飞石套索,快速积聚着力量,终于到了某个节点,轰然爆发。

    参罗利那急速攀升,要扑上高崖坚城。

    由于防御符阵已经全面开启,参罗利那每提升百尺高度,天地虚空的阻力便会增加十倍,到最后已经是如山岳倾压,足以将一位地仙大能重新压回地面去。

    可问题是,参罗利那完全视之如无物,一直试图牵制住它行动的剑意分身,眨眼间的功夫被它甩掉了至少千尺的距离,这已经等于是一次小挪移了。

    由此也可见到,心内虚空现在对它的压制效果,已经低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余慈知道糟糕,太霄神庭的防御法阵,包括后土帝御地气元磁加持同时上身。

    由于这两种防御手段的存在,特别是后土帝御的加持,绝大部分远程攻击,效果都非常一般。

    可这次,参罗利那纯粹就是近身战法,冲至半途,血色的火焰已经覆盖了全身,周边虚空为之扭曲,就在那扭曲的光影之中,长镰似的血光嗡然而出。

    此次,参罗利那的攻击更注重的是穿透力,长镰血光过处,竟然有一种纯化剑仙近于雾化的味道,面对这样的镰光,余慈根本没有闪躲的时间,眼看着血色镰光和长足同时穿入。

    镰光在半途,终于被符阵和元磁联合搅散,但长足如刀,锋利无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足末端,一连切过十多层符法防御,划过自己的胸口,伤口深可见骨。

    刹那间,余慈就明白了,为什么,此界修士,会认为参罗利那的无光七劫,在对生灵的破坏力上,甚至要比陆沉的三元锤更可怕。

    破神蛊的特性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身躯神魂都好像是在烈火中燃烧,没有一处能够逃过。瞬间就蒸发了大量的生机元气。就算是有后土帝御的全力支撑,不计代价地注入精纯元气,可余慈在瞬间还是出现了强烈的虚弱感。

    而且,残留在伤口中的余气未尽,马上就要第二次爆发。

    就在此刻,大幅落后的剑意分身恰好赶过来,不是去攻击参罗利那,而是直直撞入余慈怀里,本体分身转眼就合在一起。

    光丝一般的符纹在余慈身上跳动,竟是与他的血肉联系起来,滋滋作响。

    余慈应敌的两具分身,有符法、剑意之别,其本质上却都是符纹造就,这是余慈从《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上得来的法门。

    符法分身主要是把黄泉夫人对参罗利那破绽的推衍,落到实处,做出针对性的手段。。

    剑意分身则主要负责牵制参罗利那,可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是承受参罗利那直接冲击最多的目标,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崩解的边缘。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剑意分身这里,其实一直积蓄着对参罗利那冲击力作用的解析、包括对余慈本人形神结构在此状态下的变化结果。

    《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本就是上清宗的顶级推衍秘术,其本质就是对解析出来的信息,以符法的思路和形式重新表现出来。其对象包括石头这样的死物,也可以是某个大活人,某个变化的现象,还有万古云霄这样的无上神通。

    如此包罗万有,其中的对象,当然也涵盖了余慈本人及周边所有变化的环境条件。

    余慈现在的境界,已经是地仙大能,可是心魔大劫还没有完全过去,也没经过天地大劫的彻底洗礼,在塑形炼体之上,就不那么合格。

    但这次,剑意分身的回归,以及在剑意分身上积蓄起来的种种符纹信息,就像是预做的模型,给了他一个相对完整的参照,让他快速进入了这个领域,并开始了“修正”。

    这当然是冒着风险的,一个推演出错,就有可能把自己改得人不人鬼不鬼。

    然而在当前的形势下,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随着符纹层层渗透,效果可说是立竿见影。

    刚刚余气未尽的冲击,在第二次爆发之前,就被余慈身体骤然增加的强度,以及更具爆发力的元气运转,强行掐灭在萌芽状态。

    参罗利那的攻击,不可能一把就算了,刚刚那一击得手之后,他重新调整了对太霄神庭防御力的评估,又冲了回来。

    这次没有了剑意分身的牵制,它的冲击力更加可怖。

    余慈还在适应身体的全新状态,也要做一些必要的修正。当然,更现实的情况是,就算他真的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直面参罗利那恐怖的杀伤力,都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余慈还没有忘记,他现在欠缺的不是盔甲盾牌,而是能够让参罗利那为之忌惮的攻城锤!

    心神在符法分身上绕过,让他比较失望的是,现在符法分身还没造就出能够真正一锤定音的强力手段。

    现有的成果,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那么……”

    余慈检视形神状态,还有心内虚空的种种,在瞬间做出了决定:

    “剑来!”

    符法分身处,光芒冲起,飞出来的是一道近乎虚无的光影,只能隐约见出宝剑的形状。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是符法分身通过黄泉夫人和符盘的推演,造出对参罗利那的针对性的武器。

    虽然远不是那么完美,但它也不是一把!

    一剑即出,万剑相随。刹那间,剑芒飞落如雨。

    与之同时,虚空扭曲,层层如波浪翻卷,余慈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迟滞参罗利那的冲击,尽可让它感觉到不舒服。

    参罗利那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感觉。

    虚空神通的影响也还罢了,既然在别人的“自辟天地”里,这些影响就必须克服。

    真正让它烦躁的,还是头顶飞落的剑芒骤雨。

    如果仅从形体结构而言,这些剑芒相对于它的身躯,只算是牛毛细针,有些连它的表皮都打不破。然而此界中人都知道,诛神刺也是细针一样的形制,可谁又会把它当成针呢?

    在参罗利那看来,这些剑芒确实是有诛神刺的一些性质,包括最让人讨厌的渗透力。

    在被阻截了大部分之后,还是有一些剑芒,找到了它法则层面的破绽,迅速渗透进来。

    毫无疑问,这是针对他与天魔体系的那些悖离破绽来的。

    在它体内,雄厚的精气就好像是流动的火焰长河。这些剑芒的绝大部分,在入体的第一时间就被消融干净,但还是有那么一些,一直留存,在其中沉浮不定。

    要说造成了多么大的损伤也还不至于。可问题是,这些玩意儿在入体后不久,就从针芒变成了钉子,就在沉浮之中,打入了他一些气机运转节点。

    别的作用没有,只会使它那处破绽在运转中,暴露的时间更长。

    然后呢……

    参罗利那警惕余慈的盘算,但它翻找余慈之前展现出来的法门,却也没有发现,能够利用这一道破绽的手段。

    真是让人烦躁的家伙!

    参罗利那烦透了这个总让它疑神疑鬼的对手,它盯紧高崖坚城之上的人影:

    这次,这次无论如何要来一记狠的!

    巨躯再次缩小一圈,已经是接近了它“独斗”状态的极限,随即轰然冲起,瞬间就已经拔升到了半山腰,面对急剧膨胀的压力,它长嘶一声,速度竟然不减反增!

    这一刻,整个环形山峰似乎都向上抬起,微微颤抖、摇动。

    等等,这感觉不对啊!

    参罗利那猛然间发现,周围天地虚空的元气聚合分流的情况,很有问题。

    似在此刻,强劲力量的聚合点,不只它这一个。

    大伙儿别再熬夜等更了,先更七千字,明天上午八、九点钟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