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吾当如何 英雄本色(下)

    参罗利那追求的是“天人九法圆满”,但这不代表它完全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破绽。

    偏执的心态,对修行和战斗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短时间内不能弥补破绽,很自然地就要以攻代守,把节奏完全抢回到自己手里来。

    这时候就要提到渊虚天君的两具分身了。

    一连串金铁交鸣声里。渊虚天君的剑意分身,和参罗利那打的有来有回——好吧,其实是打不死、轰不破!

    在强压之下,几次都在崩裂的边缘,却总是差那么一口气。

    参罗利那很清楚,渊虚天君从来没有指望过建议分身能够对他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起的只是牵制作用而已。

    现在最具威胁的,还是那具符诏分身,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本源之力的解析。

    从本源之力处传递过来的危机感。让它的心情变得愈发焦躁。

    参罗利那可以确认,两具分身虽然都经过了真文道韵的重塑,但其强韧程度,绝对不是所谓的金刚不坏之身,他全力破坏的话,仍然可以达到不错的效果。

    问题在于,这两具分身和余慈“自辟天地”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

    看看渊虚天君背后的那株云楼树吧,有了真文道韵在里面牵线搭桥,分身与天地虚空相互传导卸力的效果,相较于最初提升了何止十倍以上?

    别忘了,渊虚天君的后盾,就是已经覆盖了整个真界,并且还不断向外扩张的玄门体系。

    对这种局面,最佳的处理方式,应该是不管不顾,直接杀到余慈身前,一击了结……当然,这未免太理想化。看太霄神庭所化的坚城,参罗利那再怎么自负,也难说能够强突进去。

    此外,以虚空神通,针锋相对,也是个好办法。

    按理说,参罗利那在太虚之法上的造诣相当可观,可是渊虚天君是有整个玄门体系加持的,在这上面较劲儿,绝对不公平。

    如今既然已经重新陷入天魔体系之中,一时脱身不得,参罗利那也想顺势借一些力量耍耍,可问题是,天魔体系却是优先将相关的权限交给了另一边。

    是的,现在的天魔体系并不均衡。

    无量虚空神主将绝大部分虚空神通加持都掌握在手中,中央深渊附近,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酝酿之中。

    还有完没完了?

    参罗利那的意念刚刚迸发出来,九宫魔域的中央深渊之中,最是诡谲变化的那团阴影,突然急剧扩张,无量虚空神主和萧圣人的身影,都消失在其中。

    八景宫的诸位大能早就在关注那里的状况,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萧圣人出现意外,当下云外清虚之天上,叩心钟轰然震鸣,万千云气璎珞垂流,这已经是真文道韵级别的力量。

    由于诸位大能已经观察了相当多的时间,出手的针对性非常强。

    钟声扫荡魔意,璎珞穿透虚空。也是给予萧圣人最大的加持。

    刚刚才淹没在阴影中的萧圣人,重新显形,分明是抗住了无量虚空神主的神通侵蚀。

    也在这一刻,萧圣人头顶上,腾起一道清光,迎风微晃,一分为三。

    只看这独特的情景,便知是玄门最著名的“一气化三清”的渡劫秘法。

    “一气化三清”之法妙用无穷,各种手段技巧已经足以搭建起一个比较完整的应用体系。但其最直接、也是最大的作用,则是在秘法加持期间,能够有三条额外的性命。

    也就是说,能够挡下三次可致死命的杀劫。

    渡劫之时,争的是一线之机,多出来的三条性命的机会,简直可说是“奢侈”。

    当然,要使出这门渡劫秘法的条件也是非常苛刻。本身的修持不用说了,像现在这般,将这门秘法临时加持到另一人身上,付出的代价要以十倍计算。

    短短数息时间里,至少两到三位地仙大能,就此去了半条命。

    为了维护萧圣人,八景宫确实是不遗余力。

    然而,从阴影中脱身的萧圣人,仅是回首,微微点头,竟然又步入阴影之中。

    在八景宫上下尽皆失声之际,萧圣人头顶三道清光,忽有一道,自根处起,刹那沉黑污浊,化灰而散。

    紧接着又有一道,有血光贯穿,虽然留存,却是妖异非常。

    只剩中间最后一道,依旧净澈。

    但在所有能够理解其中玄奥的修士眼中,这一道清光才是最要命的。

    清光摇曳,直透虚空。

    其根湛青,其上则若有若无,与天地虚空相接。

    人们分明看到,那空无的“颜色”,正不断下挫,将这一道清光的本色“洗去”,且很快触及萧圣人的头顶,并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一路向下。

    很快,萧圣人顶门,乃至于整个头颅,都变得虚无起来。

    道意蚀神,真空化脑。

    这正是合道进入不可逆转进程的关键一步。

    怎么会这样。

    不但是八景宫,就连在旁与参罗利那交战的余慈也没有想到。

    已要出手的影鬼等人,也是怔住。

    可在这个时候,萧圣人却是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在空无的颜色及下,显得分外虚渺。然而头顶仅余的那根血色光.气,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也如“真空化脑”的空无之色般,向着萧圣人的体内反输回去。

    转眼间,头颈之上,已经变得虚无的躯体,重新有了血肉的质感。

    然而没有人会为此而感到高兴,因为他们都明白,这只是萧圣人在不可逆转的合道过程中,进行的一次临时的反制。

    云外清虚之天,钟声鸣响,这是八景宫坚持在给萧圣人做加持,但无论如也摆脱不了浓浓的哀意。

    萧圣人却非常坦然,他在阴影中疾进,“一气化三清”的灵光,照透了部分区域,显露出其中又一个模糊的人影。

    无疑,那是无量虚空神主。

    两边人影再次交接、碰撞,刹那间又是激烈的近身对冲。

    而这时候,碍于萧圣人,阴影的颜色再也无法沉下去,反而有渐转清晰的趋向。

    就是此刻!

    中天明月之上,叶半山一声不吭,驭剑化虹,从明月中贯出,直指深渊战场。

    此时余慈早得了影鬼知会,百忙中利用虚空神通,将其移转过去。

    叶半山剑气雷音方起,遥远的夜空深处,有天外剑芒飞落,凝化如液,翻涌如雾,正是昊典再度出手!

    两位剑仙的剑意还未斩中敌人,已经先一步在虚空中交错、相激,剑吟声中,轨迹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剑意看似斩向虚无,其实却是在其中寻找那一处,已经淹没在元始圣道中的灵明。

    虽然他们的计划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但很显然,萧圣人已经通过其高绝的智慧,察觉出了里面的情况,给他们创造出了最好的机会。

    两位剑仙也分着层次。

    叶半山只算是引子,其目的就是找寻剑意的共鸣。

    昊典才是真正出手的那一个。

    诛神刺无以伦比的渗透力,天魔体系根本挡不住。

    由于胁侍魔主的特殊情况,九宫魔域核心之位,只他一处具备灵昧之力,无论如何也斩不错!

    虚空一震,那是天魔心鼓鸣动,是天魔体系的法度欲压制剑意共鸣。

    可越是这么做,越使得九宫魔域中央,孤零零的一根“独苗”彰显出来。

    阴影深处的人影,在与萧圣人的激烈交手中,分了一缕意念出来,沉静眸光指向诛神刺剑芒所在,面无表情。

    果然,形影依稀熟悉,但这可不是喜相逢的戏码!

    域外,昊典通过诛神刺的指向,做了最后的确认:

    “曲无……量吗?“

    毕竟,这不是真正的曲无劫。

    “夺舍”无量虚空神主之位三劫时光,就等于是在元始圣道中浸泡了上万年,灵昧根性虽在,却早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的反应路数,与当年的论剑轩主截然不同。

    对于“我”的认知,也不可同日而语。

    从影鬼到昊典、再到叶半山,没有谁真正指望过——即使心里总还有那么一点儿极微弱的想法。

    此时,阴影之中,曲无量强行将萧圣人震开一定的距离,五指合握,刹那间虚空震爆,层层叠叠,隔绝内外。

    昊典皱起眉头,诛神刺仍然命中了目标,但这一连串虚空震爆干扰了她的判断,不知道战果如何。

    叶半山正好是碰上了一道虚空风暴,翻翻滚滚被吹偏了至少百里。

    只有萧圣人,竟然是逆势而上,强行将两边的距离再次拉近。

    曲无量也没有再次拉开距离的意思。

    他盯着萧圣人,其实是盯着已经重新下降到胸口的空无之色。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道意浸化至此,魔染也好,借鉴也罢,对他当是大有好处。

    中天明月之上,影鬼持刑天剑,冷眼看着九宫魔域中央,那人的神态表情,森然一笑:“真是呕心……就是死掉,也别是这种面目。”

    由始至终,昊典也好、叶半山也好,都没有任何留手,也许他们心里还带着一点儿微弱的希望,但这些不是靠着手下留情得来的,根本没有任何余地。

    这就是他们的原则:

    要么成功,要去……去死好了!

    就目前形势而言,虽然局势还在不断的出现微小的偏差。仍然没有修正的必要,所有的关键的计算已经都在前置工作中完成。再没有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看你的了。”影鬼对刑天讲。

    刑天冷笑:“要么他给我一个答复,要么我就砍他的狗头下来。多说一句,老子可不管你这边的下场。”

    影鬼呸了一声,但还咬牙切齿地赞成:“就是这个意思……好了,现在锁定了没有?九宫魔域核心之地就这一个点,你要是敢斩错,我不管是离尘宗还是离火宗,就是去当烧火棍,你也给我再趴一万年!”

    话音未落,剑意盘转,层层高叠,直上云霄,看似迂回,实则在顷刻之间就已经达到了十一转。

    可就在此时,还是出岔子了。

    在剑意共鸣中,影鬼的身形已经有些不稳当。

    之前连斩无畏、寂妙魔主那回,影鬼和刑天、玄黄合力,一路将“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剑意提升到了十二转,那也是他实施当前计划的信心由来。

    然而事实就是,当时他成功了,却也是逾过了他的极限。

    凡“超常之事”,可一不可再,以影鬼现在的形神状态,要连续两次,强行把“十二玉楼天外音”催到极致,还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对此刻的影鬼来说,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无疑就是:

    心中明白透彻,种种路数无不了然,可真使出来,却就差最后那么一线,力不能及。

    就像是一个百病缠身的老朽,年轻时的记忆里,一步就迈过去的障碍,此时却成了不可逾越的天堑,两相对比之下,分外伤人。

    “混蛋,混蛋!”

    影鬼在咒骂,情绪非常焦躁,一直和他不对付的刑天此时也没有多话,虽然最好的时机,马上就要过去。

    便在此刻,影鬼身上忽然就是一松,某种联系忽然断去。

    那是余慈和他之间的心神牵系,也是当年余慈通过心炼法火,炼制了他的所谓形体,留下的根本联系。

    这次的时机,余慈把握得太巧妙了。

    正是影鬼蓄势待发、引而未发的关键时候,积蓄的力量已经到了顶点,再过片刻,就要下泄,甚至可能是全面的崩溃。

    就是在这种时候,联系被斩断,就像陷阱的绊索勾动、久蓄的山洪暴发,悠然盘转的剑吟,刹那间仿佛是透了明,从现实的层面抽离出去,直击人的心神最深处。

    九宫魔域,中央深渊,曲无量刚刚抢占了上风,将手掌插入萧圣人胸口,却是霍然抬头,对上了月光中,一道似乎熟悉,偏又陌生的眼睛。

    “死吧!”

    吟声缈然高去,剑意洞穿虚空。

    这一击的渗透力,还比不过昊典的诛神刺,但无所不辟的锋芒,不管是天魔体系,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都难阻挡。

    恰在此刻,曲无量插入萧圣人胸口的手掌,刚刚感受到了来自“天道”的力量冲刷,正是灵昧焕然相应的时候,两边的时机凑得恰到好处。

    天人相搏之时,何者为先?

    灵昧为先。

    就是天魔一族,也要通过“他化”的途径,去体验这份感觉,才能突破到“末法主”的境界,曲无量自不能例外,

    灵昧闪耀之时,剑意抵至,分明是杀意贯胸,直要取他性命的绝大威胁,可就在这一刻,他心中分明也响起了一声清鸣。

    那是来自于灵昧的根本质性。

    一万年很长,但也不久,要腐蚀掉一柄锋利无匹的剑器,似乎还略嫌不足。

    这一声清鸣,几乎同时响在影鬼、昊典、叶半山的心头,当然,还有刑天、玄黄。

    清鸣中没有什么情绪,就是一种“光阴难磨、万劫未销”的锋芒,所应有的高绝、犀利。

    “就是此刻!”

    各方剑意刹那聚合。

    影鬼咆哮出声:

    “要么死,要么给我睁眼看啊!”

    “谁敢对我宗魔主不敬?”

    平淡的语音,就这么切入进来。

    此时触及中央深渊的修士,无论是谁,都是最顶尖的人物,闻声立知不对,想要应变。

    可是,正如之前余慈、影鬼、刑天他们配合的一样,这位切入的时机,也是天衣无缝、恰到好处。

    九宫魔域之中,显化“他化魔主”法相的琉珠宫,在正统的布阵法度中,由于中央“虚供”元始魔主,本应是最高位的所在。只是之前曲无量居于中央泥丸宫,琉珠宫和他化魔主,自然退居第二,仅由天魔体系法度自行运化。

    可这时候,正有一道灼然灵光,投入其间。

    虽没有夺去中央泥丸宫的控制权,但泥丸、琉珠两宫气机贯穿,九宫魔域气象立时不同。

    而且这还不止。

    “无量虚空神主”,这里是指“天庭宫”所供奉的无量虚空神主法相,此时同样有灵光透出,阴影铺展。

    影虚空!这是……柳观?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正好转到西边天域的“极真宫”处,冲天焰火,赤红飞腾,强横魔意,就此入驻。

    对这位,人们都很熟悉了:

    大梵妖王。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变化,大梵妖王刚刚被罗刹鬼王坑掉,又被参罗利那整得极惨,此时还后方不稳,哪有闲情到这里来?

    可事实就是,他真的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了让人最难受的节骨眼儿上。

    在余慈这里,也能听到叶半山愤怒的咆哮,可这些没有任何用处。

    一个呼吸的功夫,原本是由曲无量自己操控,利用元始圣道共鸣,借天魔、魔修之力为己用的九宫魔域,四方四隅,转眼就有一半填上了人,而且,尽是末法主、自在天魔的级数!

    这就和上清宗的太霄神庭一般,地仙遗骸镇压,虽然也能运转,可与真正地仙大能坐镇时,威能怎么会一样呢?

    此时的九宫魔域,就像是深海中骤然出现的巨大漩涡,所覆之处,天地虚空幽暗如永夜,就是一直悬照中天的明月心象,也有刹那间,几乎完全沉沦。

    这一刻,天魔体系周覆一界,就像是巨鲸张开了大口,一界闪耀的灵昧光辉,则如同海水中的鱼儿,被强行摄引偏转,随时可能被吞没一空。

    余慈出奇的倒还能转动脑筋分析。

    比如大梵妖王……

    很快余慈就从玄门体系不断扩张的感应范围中,查找出了最根本的原因。

    玄门体系已经扩张到了血狱鬼府,也就是说,血狱鬼府和真界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距离,天魔体系自然也是如影随形。事实上,在大梵妖王的无天焦狱,天魔之法,早就是一门显学,现在只是完成了对接而已。

    毫无疑问,大梵妖王要在新的世界中表现出他的存在感

    作为现在相对而言比较弱势的一方,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去脱离天魔体系,像太元应化天魔王那样,暂时为天魔体系做事,也是一个相对而言,颇为不错的选择。

    余慈也判断出,第一个投入流珠宫的魔门强者是哪个:

    太元应化天魔王,鬼铃子!

    这个不鸣则己,一鸣惊人的魔门最新一位胁侍魔主,又展露出他的深沉算计。

    这回,被坑的是影鬼他们。

    之前好好的计划,在这一刻又走进了岔道。

    这能怪谁呢!

    九天外域,昊典冷冷看真界之中的大变化,身形骤然化雾,重投真界中来。

    中央深渊中,曲无量依旧面无表情,只将手往萧圣人胸口插入更深。

    可这时候,萧圣人已经近于透明的面上,微笑依旧不减,虽是胸口受创,却是浅吟低唱,竟然也是辛稼轩的词句: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

    也许是萧圣人又使出了金科玉律之法吧,中天本来已经黯淡的明月,此刻重又明亮起来,有光华倾注而下。

    可见萧圣人心怀所在,果然是净澈如雪,晶莹剔透。

    虽然曲无量掌指切入,魔意渗透,但不管样冲击侵蚀,都无法沾染上别的颜色。

    曲无量觉得不对,想抽回来,却被萧圣人抓住手腕:

    “道兄,我心怀冰雪,尔心何如?”

    曲无量还没有回应,流珠宫方位,鬼铃子的叹息声悠悠传入:

    “圣人还不归位?”

    随这叹息而至的,是暗流潜涌的魔潮漩涡,然而行至半途,又有一个声音插进来,也是平平淡淡:

    “鬼铃子,以前倒是看低了你!”

    洗玉湖底,造化仙剑一直打磨剑器的手指停下,眯起一只眼,仔细打量剑身的线条暗纹,嘴上就像和人聊天,意念却是透过亿万里,准确传入九宫魔域核心位置。

    “当年你我共商之时,可不见这等手段。”

    鬼铃子暂停了手,笑应道:“时势所逼而已——当前局面,胜者全胜,败者全败,若魔门败去,代价就是至少十劫以上漫长时光,再也抬不起头,甚至有可能被逐出真界。

    “天魔、外道可以在域外生存,魔门修士则不可能。吾辈别无所愿,只要给这一脉找一条退路罢了。”

    造化剑仙指尖从骨剑尚未开锋的剑刃上抹过,刹那暗光流转,同时又道:

    “据我所知,魔门东支已经有另一处虚空世界为寄身之所……”

    “论剑轩也得了‘七祭五柱’体系,另辟天地。”

    造化剑仙挥动骨剑,斩开深层湖水:

    “那我只能说一句……英雄所见略同了!

    英雄之见,岂是蝇营狗苟之辈,满心算计之人,可以理解?

    长笑声中,剑光化虹跃升,破水而出,纵贯天穹。

    第二百一十二章吾当如何英雄本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