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吾当如何 英雄本色(中)

    更确切地讲,余慈是想到了不久前的灵纲山。

    不久之前,灵纲山处,万千剑修以剑阵的形式发力,合入灵纲剑图、剑园遗韵的共鸣,是余慈见过的,整合大规模人力,作出有效攻击的最好范例。

    这给了余慈以很好的提醒。

    事实上,造化剑仙治下的论剑轩,一直以来,都是以千人规模以上的剑阵而著称,造化一脉在这种整合力上,当是颇有建树,聚仙桥就是典型代表。

    余慈曾经“见识”过里面的奥妙,别的不提,如何进行阵势、气机的排布,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这也是形成合力的基础。

    不过,仅以之前“三角共鸣”的事例来看,余慈认为,成功的关键:

    更多还是在于叶半山的带动;

    在于多劫以前的辛稼轩的一阙“倚天万里须长剑”的雄词;

    在于历代以来,曲无劫等剑仙大能,已成传说的绝世风标。

    这并非是他心理倾向的缘故,事实上,涉及到剑意共鸣的层次,灵昧之力,也就是人的高层次情绪意志的运化作用,确实更为直接。

    在那一刻,至少在情绪意志层面,每个参与其中的剑修,都做出了一次关键的“选择”。

    但坦白讲,这是一次特例。

    因为在茫茫世间,很难有这样规模、且又能有效利用的集体共鸣。

    就是选择本身,往往有些人的“选择”是决定性的,有些人则不是。

    生而为人,总会面临选择。

    性格定型后,在其一连串的选择中,往往会有一条清晰的脉络,也就是推动人做出选择的“经常的”理由。

    这就是原则。

    人总是有原则的,所谓的“没有原则”,本质上也是一种“模糊的”或“无下限”的原则。每个人的原则都不一样,其强度也各不相同,有的会格外强韧,像一根绷紧的钢丝;有的则非常柔软,随时会缠绕、打结。

    而在一个具有相当份量的“群体”中,在集体做出选择的过程中,强、弱、强、弱的各类人凑在一起,注定会变得混乱。

    强硬者的主导方向有差别,软弱者的心底深处不舒坦,再加上生存的本能、道德的律令、长年累积的心理趋向汇总在一起,群体的选择,注定不会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特别在短时的抉择上,这个“答案”的上限和下限,其差距之大,总能让人吃惊。

    月照人,人观月。

    月色之下,北地三湖区域,靠北的防御阵线上,杨朱和姬周在下棋。

    四明宗和浩然宗的修士,则在更远处做着准备。

    二人随意落子,随意闲聊。

    杨朱偶尔抬头,看天空翻卷的魔潮,此地也能“听”到参罗利那的吼啸声,刚刚还引起了阵线的骚动。

    “人心惧危,人心思安,只在一线之间,然而遭人往来拨弄,委实可叹。贵宗有万民教化的神通,或可一试?”

    姬周答得坦然:“此界不宁,浩然宗虽有决死之心,却无施救之力。纵然能安抚万民,得一时之安,魔劫不除,依旧难逃,如此岂是至诚之道?所以,这一场教化,是做不下去的。时至此刻,吾等唯有奋力一搏而已。”

    杨朱更直白:“我愿为前驱,惟虑身后之事,望请照料。”

    姬周掷子案上:“吾辈生死难料,轻许信诺,亦非至诚之所为,恕我不能答应了。”

    二人相视一叹,又一笑,同时起身,把臂而行。

    片刻之后,洗玉盟北防阵线之上,光影贯空,如一布衣儒者,从容踱步,往距离他最近的魔主法相而去。

    一样的明月,不一样的人。

    “儒圣法身……”

    看远方巨大的虚影腾起,敖洋冷笑一声,收回目光,续发号施令:

    “快快快,大件的东西一件也不要带!我们只是去别处世界做一番探究游历,很快就要回来,带这些累赘的东西有什么用?”

    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心里其实还是很肉痛的。

    真按他的意思,要搬就彻底搬空,不要在这边维持下去了。

    过去的几劫时间,海商会在另一处虚空世界打下了非常坚实的根基,虽然远不如在真界这么雄厚,但只要有毕路蓝缕的决心,再打下一番事业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可惜海商会终究不是他当家。

    那群老东西左右逢源惯了,总想着占尽吃净,却不想想,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儿?

    不管那群老东西怎么个想法,他是不会再回来了,他的人生将在那里重新开始。

    再次抬头,看当空明月,莫名心悸,不敢多看,摇摇头,踏上了将要驶向大海深处的深水艇。

    当前明月固然是抵御魔劫的中枢,是一界修士的希望所在。

    可总有一些人,不那么喜欢的。

    摘星楼上,方回收回了指向明月的视线。也在此时,姜震登上了观星台,向他施了一礼:

    “祖师,山门法阵已经修复完毕。”

    “我知道了。”

    姜震停了停,明知现在方回并不想多说话,但还是多加了一句:“祖师,前方有魔潮聚集,我们……”

    “你是宗主,你是怎么想的?如今的弟子们,又是怎么想的。”

    姜震垂眸,简单回应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方回点点头,又挥挥手,让他下去。

    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姜震也不再多言,转身大步离开,这位一向低调,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离尘宗主,此刻的气度已大不相同。

    此时的观星台上,方回又是形单影只,良久,嘿然一笑:

    “根基不可失,志气不可夺。”

    他缓缓吁出一口长气,颜色微灰,已是心魔煞气,变换鬼影。

    捂住心口,又笑了两声,抬头又看当空明月:

    “我没有错,只是现在不需要我去做罢了。”

    他瞌起眼帘,坐在观景台上,默默等待。

    余慈收回视线。

    遍观一界,他愈发明白,情绪意志层面的共鸣,真要迸发出足够的力量,其“共鸣点”往往不会在“中位”,也就是贴近现实的层面,而总是趋向于上限、或者下限。

    道德总是虚无缥缈的,和正常的行事,总是有一定距离。

    就好像灵纲山的剑修,并非人人都是叶半山,可在内心深处,却有与叶半山一样的追求和向往,平时被现实的种种淹没,又或者只是片云点太空,在高不可及的幻想天空中飘游,只有一点淡淡的投影,留在心间。

    可一旦有条件,有机会,便能扶摇直上,共击九天。

    这就是道德法则的作用。

    道德法则既成,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就是客观不移的。

    余慈不可能大幅提升一界人的道德水准,但他可以尽可能地引导,发挥其效用。

    不幸的是,反过来参罗利那也可以,甚至做得更直接、更容易。

    比如此刻的北荒,已经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每个人都杀红了眼,停都停不下来。

    他们一个在提高上限,一个在拉低下限,又都要以现实为基础。

    指望亿兆黎民能像久受剑仙熏陶的剑修一脉那般壮怀激烈,就是不现实的。

    而短时间内让所有人都变成无恶不作的暴徒,可能性也不大。

    九成九的黎民百姓,在这场无妄之灾里,只能依靠本能来判断。

    这种判断,和剑修之激昂、儒宗之浩然;和海商会的狡狯、方回的复杂,是掺在一起的,到最后,反而又将回到“中位”,进入到混乱无序的状态。

    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如此。

    从这个角度来看,造化一脉的作用反而在放大。

    这就是“现实”的重要性。

    道德运化不是能立竿见影的事,道德要有现实的根基。就像造化剑仙所做的那般。

    不管当时灵纲山内外剑修百般情绪,可当造化峰上旗幡立起,训练有素的众剑修立刻各归其位,表现出了对造化剑仙能力的服膺,才有后面的“三角共鸣”。

    而就算没有那罕见的“三角共鸣”,万千剑修在造化治下,也能发挥出超强的力量,维持住一域之地。

    如果说,这给了余慈什么样的启示,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在这种时候,面对魔潮,面对亿兆黎民,余慈必须要表现出足够的能力,拿出相应的办法,要有能让人信任的力量。

    他现在就是玄门体系的枢纽,这种事情,除了他以外,还有谁来做?

    镜子翻转,不再照自己,而是转照天地万物,余慈视线随之。

    大概是思绪集中的缘故,不经意间,余慈倒是透过“明月”,与远在洗玉湖底的造化剑仙视线相接,意念交错:

    我在你的位子上,会怎么做?

    反过来,若你在我的位子上,又当如何?

    余慈没有得到答案,而在此时,天地虚空之中,巨量信息如潮涌,经过符盘,在流转推衍间,帮助他实现对全局的把握。

    符盘中央,也是照神铜鉴的中心,一道灵光跃出。

    灵光在玉皇帝御上绕过,召引紫气氤氲,化而成印,悬于云霄,总摄万有,镇压**八荒,等于是带动玄门体系,同时压制九宫、外道两大魔域。

    虚空的颤抖中,灵光又绕过勾陈帝御,万神图铺开,一直内蕴未出的星君神将,从里面冲出来,化为一道道流星,洒落四方,各有道兵随行,其目的就是斩妖除魔,卫护黎民。

    又有后土帝御,受了灵光所激,当即统驭地脉元气,使之自西向东,轰然倒转,隔开与葬星、血精源木的直接接触,给予孤立。

    这些手段,都从大处着眼。

    对余慈来说,他本身力量还有些捉襟见肘,如此绝不是最经济的做法。

    可是,对此刻正在魔劫之下苦苦支撑的亿兆黎民来讲,却是天降神恩,最能提振信心,造成的混乱恐惧局面大大缓解。

    从另一个方面看,“四御”之用途,正该如此。

    可是参罗利那怎么挡?

    没有了玉皇、勾陈帝御压制,参罗利那身披火光,直往中天而来。

    自玄门体系成形后,参罗利那一直被多方压制,不能说举步维艰,但想要痛痛快快地冲起来,也是不能。

    可如今,帝御法相各有它用,玄门体系与九宫、外道魔域角力,彼此干扰,再没有谁来阻挡它。

    这一刻的参罗利那,就像是一颗逆向的火流星,撕裂夜空,行至半途,似乎画了道弧线,其实是扭曲虚空,施展类似于大挪移的神通,瞬间切过以亿万里计的广袤天域,冲上中天!

    而就在它跨入中天范围的刹那,扭曲的虚空骤然一沉。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张皱起的湿布,在低温下冻结,想要再平展开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轰声剧震,参罗利那强行从扭曲的虚空中弹出来。

    也在此刻,他看到中天之上,月光铺陈,有环形之山,坚城四围,正是太霄神庭显化,道境天宫则是更虚缈的背.景。下方魔潮翻涌,拍击城墙崖壁,却是无论如何也翻不到上面去。

    余慈静立于坚城之上,身后五色光起,那是小五将承启天内所有人都摄走,排除了后顾之忧。

    至此,云楼枝无数枝桠四面铺展,道韵往来,更上则是明月悬照,透枝挂霜,别无杂色。

    余慈和参罗利那的距离,从来都没有这么接近过。

    在这个距离上,参罗利那巨躯如山,其实不比太霄神庭小多少,凶横气魄犹有过之。

    对此,余慈一笑:

    “来战!”

    话音未落,参罗利那已经催动巨躯,血色焰光翻卷,强冲上来。

    虚缈天外,道境天宫之中,此时却有一道紫气符诏飞落,看似飘飘悠悠,实则转眼就到了太霄神庭之外。

    而余慈身侧,则有一道灵光飞起,在半空与之交汇。

    灵光瞬化人影,伸手接了符诏,两边气机交错,也等于是受了真文道韵的加持,当下便有磅礴灵压覆盖。

    那人影也落在参罗利那之前,相对来说完全不对称的缈小身形,倒是颇有“一夫当关”的气魄。

    分身啊

    参罗利那根本懒得评价,直接碾过去,顺势挥出长足,要将那苍蝇斩灭。

    然而,斩不动……

    一声闷爆,参罗利那清楚地看到,那具应该属于余慈的符法分身明灭不定,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但这个极限就是越不过去。分身周围的虚空,倒是荡漾着层层的波纹,它打出的毁灭性的力量,都在这些波纹中快速的消融了。

    参罗利那恍然,这一刻与它对抗的并不是分身。而是缈然不知边际何在的虚空。

    这是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

    分身原来只是个幌子。

    “有胆色。”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把它扯到“自辟天地”里来了。

    因为这样做唯一的后果,就是让它的“无光七劫”,在那些人肚子里爆开!

    渊虚天君确定能够凭借这处连边界都不怎么清楚的天地虚空,限制住它的行动?

    参罗利那正要发力,身上忽又一沉,回头去看,原来是那具分身,正将手中的符诏向它身上印过过来。

    滚开吧,这种小把戏。

    它现在需要的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发泄,而不是现在这种像苍蝇一样烦人的玩意儿。

    雷霆般的咆哮声中,天地虚空再次陷入了强烈的扭曲,这是一次全方位的冲击,没有任何死角。

    参罗利那用它压倒性的力量,强迫渊虚天君与它正面决战。

    可在这一刻,它又看到了那具分身的明灭不定,分身上显现的符纹线条、分形、窍眼,正在以一个让它也为之目眩的速度重组排列。

    这一刻天地虚空的变化反而是反馈到了分身之上。

    不可思议的变化……

    参罗利那立刻知道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分身与这处天地虚空的关系,比他预估得要密切得多,深入得多。

    可这又怎样呢?

    长足再挥,血光交错形成巨大的十字,瞬间切过分身,将其斩为四段,爆开漫天灵光。

    爆发性的杀伤力,参罗利那从来不缺。

    他也看出来了这具分身最大的弱点,不是帝御法相,不是天人相搏的灵物,本身的承载力有限,渊虚天君也有脸面把它放出来?

    放出来就有用,短短一息之后,分身就有重塑之势……

    这种玩意儿消耗低,速度快,确实是挺磨人的。

    参罗利那冷笑一声,它早料到这一点,故而根本不再刻意理会,强势的威煞横扫天地虚空,将这里化为一片火海。

    在这片烧蚀灵魂的火焰中,强度、韧度低于一定水平的东西根本无法保留,同时这也是对余慈的自辟天地给予的强力杀伤。

    他在这玩意儿身上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在当前的形势下。战斗持续的时间越长。天魔体系对他的侵蚀就越厉害。

    某种意义上,它是在用自由的代价在战斗。

    如此就算是屠灭真界亿兆生灵,也难消它心头之恨。

    火焰燃烧的更加炙烈。与此同时,参罗利那也在捕捉渊虚天君的痛苦情绪——在它焚毁心神的血焰之中,渊虚天君不可能毫发无损,更不可能不露形迹。

    然而,它得到的是一片空无。

    也不对,熊熊火焰中,分身人影第三次显现。

    参罗利那眯起眼睛。在那人影之上,他又一次看到了符纹的闪光。

    而这时,感觉和之前是完全不同了。

    因为它看到,构成分身的每一道符纹,都是由无数更为复杂的图文符号拼接而成,彼此之间,形成了不可思议的交互作用。

    细节方面,参罗利那看不太清,这里也是精光乱眼,玄奥莫测。

    倒是与之相应的,是清越嘹亮的歌声:

    “冲和一点灵明在,龟蛇运变吐寒泉。杳冥万度无生灭,老君符诏过重天。”

    一道道真文涂画,一层层道韵激发,这和之前的“加持”,完全不是一码事。

    而类似的情形参罗利那已经从帝御法相的形成过程中,看了不止一遍了。

    天人相搏!

    渊虚天君真的敢,他把天人相搏当成了什么?

    他是真的赌博成性,还是找到了一条有把握的真实不虚的路径?

    参罗利那来不及思考更多,刚刚真形的分身手上,符诏已再次入空。

    这一刻它心中猛然一惊,好像有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将要发生?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当深入骨髓,直至心神最深处的痛感,清晰地呈现出来之时,参罗利那暴躁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

    “本源之力!”

    毫无疑问,渊虚天君把它的本源之力置于了最为危险的境地下。

    天人相搏——这要比杨和子的钉头七箭书狠辣一百倍!

    就算是以参罗利那的修为境界,每一次天人相搏也都是一次不能预估的赌博。近年来,它已经很少去做,因为没有意义,有天魔体系的影响,就算获得再高的成就,也难以跳出。

    可渊虚天算什么?一具小小的分身符箓,他也要用“天人相搏”的方式!

    在它数十劫的漫长生命里,从未见过像渊虚天君这样的人物。

    这还没完!

    “霜雪一洗江山净,放旷生死九垓远。从来天地无信道,何如人间种青莲。”

    中天世界,又有一人长歌而来,依旧是渊虚天君的面目。但相较于之前那具分身,更显得意气风发。面对参罗利那,挺剑而上。剑意犀利,夷然无惧。

    细论起来,这具分身的剑意算不上纯粹,可让参罗利那最厌烦的就是:

    剑意所指,当真是吃定了他的本源之力中所透露出来的破绽。

    是了,这才是最诡异的。

    参罗利那认为,它对自己的认知已经到了近于“至善”的程度。可这次渊虚天君所指向的破绽,却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

    这是它在以前的漫长时光中。一直忽略的。

    至少它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从这个角度对它造成威胁。

    事实上,这个破绽,只说缺陷,并不是,那种可以轻轻巧巧就抹掉的东西。

    因为,这个破绽涉及到了它在长期的修行过程中,刻意与天魔体系保持距离而造成的某种不协调。

    如今,他与天魔体系是前所未有的亲近,这就造成了,这个破绽一直在放大。

    想要弥补,没那么容易。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