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沧海横流 平等封固(下)

    幻荣夫人也曾听说过,湛水澄在符法一项上,是当之无愧的宗师人物,其最经典的“九命幻灵符”,可以拟化猫儿神态灵性,惟妙惟肖。

    可是,眼看着她在短短的时间内,从无到手,以符法塑造出两个外道魔头,而且一眼看过去,全无破绽,绝不是什么幻术之流……

    她打出一道指风,正中“千毒龙”头部,这个狰狞的魔物刹那间千足齐动,身子下挫,施展了类似于土遁的手段,临入地前,还一口毒液喷出来。

    幻荣夫人没有躲闪,硬受了一击,看着瞬间消蚀小半的护体罡煞,她分明就是看到了一头实实在在的千毒龙,绝不只是拟形而已。

    毫无疑问,湛水澄的符箓,真真切切地摹画出千毒龙的本能反应,一切都出自“天然”,毫无斧凿痕迹。

    “这毒液又是怎么回事?”

    “临时造出来嘛,万物造化,莫不有本,有这样的结构,自然就有这样的毒液。当然,由于材料问题,比原版的还是要差很多,这样的强度,喷两次就没了,也唬弄人的。”

    ……这可当真不得了。

    此刻,幻荣夫人对湛水澄的符法造诣,唯有赞佩而已。

    可话又说回来,这有什么用?

    难道要凭这两个外道魔头,去偷营吗?

    “怎么可能啊,幻荣你太异想天开了!”

    “那么……”

    “我们怎么也要一起去才行!”

    “……”

    “快点儿吧,玄阴血影就是给你准备的,我将就点儿,用千毒龙好了。”

    说着,黑猫往前一扑,身体便融入千毒龙狰狞躯体内,不知藏在了哪里。

    幻荣夫人心有定见,仔细勘验,一时都没查出端倪,只听到湛水澄的催促声:

    “快快快,这颗葬星直径几十万里,弄不好要跑好几天呢。”

    湛水澄所说的“好几天”才真是玩笑。

    葬星之中,各外道魔头的通行转移,是有特殊甬道的。其实就是血精源木的枝条,这种交错在葬星内部,动辙十余人合抱、甚至粗达数里、数十里的巨大“枝桠”,中心处是一种特殊的材质,可以在气、液、固三种形态间自由转换。

    外道魔头随时可以通过特殊的气孔进入其间。

    当运输开始时,枝桠内部的液体瞬间化为某种特殊的“蒸汽”,裹着一众外道魔头,以惊人的速度往来传输,丝毫不乱。

    若非如此,各处葵阴魔巢造出的魔物,要几天才能跨过数万里长途,输送出去,就真正笑话了。

    此时,湛水澄和幻荣夫人就“披着”各自的外壳,掺在一群散乱混编的外道魔头中,进入到了血精源木内部,在四通八达的血精源木甬道里兜圈子。

    从现实情况看,湛水澄选择千毒龙和玄阴血影为“外壳”,也是有理由的,

    这两类外道魔头,个体战力不上不下,可以合群,也可以不合群,换了刀蚁、火瘟,无论如何都难做到。

    而再上一个层次的皮魔、金刚魔俑,数量稀少,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肯定是做不到混水摸鱼的。

    当然,那种程度的存在,湛水澄的手段再高明,也是造不出来。

    不过,这丝毫无损于幻荣夫人对湛水澄的评价。

    她越发体会到,这位蕊珠宫三宫主的精深符法造诣,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

    作为魔门大能之一,幻荣夫人很早之前就知道,在外道体系中,最为通行的“交流”方式,是“灵智集成”的模式。

    最典型的就是火瘟和刀蚁,单个的意识非常弱小,但作为一个整体聚合抱团,就具备了不俗的智慧和强悍的战斗本能。

    其实这种现象,在其他类别的外道中,也或多或少地存在。

    真正完全脱离的,只有灵智程度最高的皮魔,以及代表十三外道终极成就的破神蛊。

    就是现在承载着外道体系的葬星,别看其前身,也就是原真界大日,只是个死物,但在受到种液、血精源木改造后,同样也具备了类似的思维方式。

    葬星的思维,就是其内部所有十三外道魔头意识的集合,相对来说更空泛,没有什么拔尖的智慧,但其中任何一个“思维节点”上出了问题,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发觉并做出反应。

    可以说,不懂得“灵智集成”的方法,在外道体系之中,就无法交流,就是个明摆着的异类……或奸细。

    本来幻荣夫人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可是,湛水澄竟然真的做到了。

    她的符箓不但超越了“形似”的初级阶段,完美再现了驱动外魔头的内部结构,形成了全无差别的“本能”,甚至都照顾到了同类信息的接收和编译。

    要知道,十三外道是一个完整而且相对封闭的生灵系统,幻荣夫人虽身在魔门,见识也算广博,可对外道体系的内部语言、信息只能说一知半解。

    但现在,通过玄阴血影这层“外壳”,她竟然能理解无碍。她只需谨慎藏在玄阴血影的魔躯角落里,就可以放任不管,还能接受很多非常有用的消息。

    对十三外道的认知,短短时间里,就比几劫以来的积累都要来得丰富详实。

    可不管这里面的符法造诣,有多么神妙无方,相对于葬星、相对于外道体系,两个外道魔头都很渺小,就算加上她和湛水澄,也大不到哪儿。

    进入其中,就算舍命破坏,又能做到哪种程度?

    她又提出这个疑问,湛水澄回应得理所当然:

    “谁说只有我们啊。”

    湛水澄顶着的千毒龙外壳,分出一根细足,向上指了指:“你家主人不是在吗?”

    她是指余慈。

    确实,渊虚天君的神通是越发地玄妙了,即使现在心魔大劫肆虐,半月掩映,难比之前清辉似水的模样,可那份穿透性的力量,还是时时刻刻,都渗入进来。

    就算是在葬星内层,看不到月亮,也能感觉到了某种与葬星内部魔气幽光截然不同的光亮,在本应黑暗的区域,尤其明显。

    这一点,别看之前七祭五柱和六道轮回两个体系合力,打得有声有色,甚至形成了压制局面,可论穿透力,也远远不及。

    好吧,就算三个……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呢?

    几度交流的功夫,她们已经在葬星之中绕了快一圈了。

    血精源木内部的传输,非常便捷高效,从内到外、由外而内,最高速度之下,不过是一息可至,这是非常可怕的,完全可以视为是一种定向挪移的神通。

    当然,也只有金刚魔俑这类不坏之身,或者是皮魔这样擅长挪移借力的强者,才能承受。

    其他外道种属的转移,至少要慢上十到二十倍左右的样子。

    但换算过来,也是音速的数十倍以上,远超过真界神通以下的最高遁速。

    亿万外道魔头,就以这个速度,在偌大的葬星中绕行,各司其职,各有分派,没有一个“闲物”。

    这种情况下,两人要始终保持在一起,可能性也不大,强行维持,很可能会引起外道体系的警觉,故而也有分开的时候

    托“灵智集成”的福,只要进入这个体系之中,对葬星内部结构,就不可能生疏,湛水澄和幻荣夫人都不是小孩子,可以照顾自己,就维持这么个状态,时分时合。

    如此往来数次,幻荣夫人觉得不对劲儿了。

    怎么感觉着,湛水澄完全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呢?

    直到此刻,都在葬星内部随波逐流,倒像在享受高速传导、狂飙突进的快感。

    现在外面的局势可是真正糟糕透顶,天魔体系因为元始魔主的“惊鸿一瞥”魔威大炽,不管无量虚空神主、参罗利那心里头打什么主意,都要整合在一处;

    就算已经在圣典上除名的幻荣夫人,刚刚都是心神动摇,若非已经在余慈照神铜鉴下留下“印记”,又隔一层,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作为当前玄门第一战力的萧圣人,则随时可能因为魔染而倒下;

    而余慈这个玄门体系的枢纽,情况也好不了太多。

    别看玄门体系如今已经扩张到真界之外,影响范围越来越大,实际上随时可能因为两个支柱的倾折,而瞬间崩溃。

    幻荣夫人相信,湛水澄是有分寸的。

    可是,人力有时而穷,当前这种局面下,时间、节奏、内外配合……等等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会造成全盘皆输的后果。

    他们这一方,确确实实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

    “三宫主……”

    “耐心,耐心!”

    湛水澄的意念还是非常放松:“我不是正在观察吗?这种大家伙,不到内部来,不仔细做番比对,根本无从下手嘛。”

    “你这是……要拟化血精源木?”

    幻荣夫人忽然明悟湛水澄的真实想法。

    如果将外道体系比做“人”,那么血精源木就等于是负责吸收、消化功能的的脏器,偶尔也兼一下手足之用,但“吸收”和“消化”肯定还是最重要的。

    血精源木无所不食,当然最需要的还是精纯的元气,这是它们能够最高效利用的东西。所以,一些小型的大日星辰,就是外道体系最高等的食材。

    其余的那些,必须要做多次转化,像是真界这样的所在,万物生灵都含有特殊的“烙印”,要不留任何后患地吸收,是很麻烦的。当然现在参罗利那一门心思寄生过来,要以真界为跳板,出离天魔体系,也就不在乎了。

    如今血精源木确实是在高速、复杂的运转过程中,只要能抓住机会,确实可能获得极大的回报。

    幻荣夫人不说话了,湛水澄的思路,给了她一些灵感。

    湛水澄倒是不忘继续安慰她:“这很难,所以要有耐性,还要看某人配不配合……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丢人吧?”

    很可能“丢人”的余慈,正专心致志地打造符盘。

    很久以前,余慈成为离尘宗外室弟子前后,曾经入手一个,好像是叫“射星盘”来着。

    朱老先生曾亲手加以改造,他用了段时间,但后来就存放在心内虚空里,几次折腾过后,早已经粉身碎骨,现在是凭借记忆,复现出来,当然,还有相应的修改。

    余慈现在的心思很微妙,因为符盘这件久远的物事,他想到了早年间一些往事。

    最早接触有关符盘的知识,是听解良讲课之时。

    当时只觉得神奇,如今想来,那些话语已经是非常粗浅平直,当然,解良此刻的见识定然也是不同了。

    以目前余慈的眼光来看,符盘之妙,在于其形状结构所蕴的法理。

    他可以肯定,创出符盘的的那位,必定是精通天人九法、而且通晓推衍之术的前辈高人。

    不如此,绝不可能将这一个尺余见方的小东西,做得这般寓真于朴,由浅入浅。

    观符盘之形制:

    环绕回路,可为天;

    中央方寸,可为人;

    阴凿窍眼,可为通。

    如此天人相通相合相搏,天人九法,由此成矣。

    将符盘置于天人九法的层次,以气机穿绕,最终形成的就是一种天地法则体系模具;当年解良授课时,提起的“周天运盘之术”,则是一种粗浅的“推衍秘术”。

    以此为本,将最顶级层面的修行知识,化入其中,为常人所用,这份巧思,余慈是自愧不如的。

    以他当前的境界,本来已经用不到符盘了。

    不是说符盘对他没意义,正相反,修为越高,通晓的推衍秘术越强,符盘给修士的增幅越是可观。

    只不过到了余慈这种层次,就算是万古云霄这种级别的无上神通,也能虚空凝符,一蹴而就;尤其是余慈继承上清一脉高度重视“叠窍合形”的符法思路,简化符形、窍眼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本身的认识、境界又足够支持,还有什么符箓能难到他?

    说到底,符箓的难度和复杂程度,是有上限的。

    当余慈本人的实力跨越了这个上限,外物就没有了意义。

    另一方面,符盘所形成的天地法则体系结构,也是有一定之规。

    就像余慈最早入手的射星盘,现在回忆一下,经朱老先生修复改造,体现的就是巫神沉眠之后,八景宫多次勘天定元形成的体系结构。

    此一时,彼一时,没有对天人九法的通盘理解,还拿当年符盘,用于此刻,不但没有增益之效,还会给人添乱。

    现在余慈手中渐渐成形的符盘,就是依循当前玄门体系结构所制,也是加入了心内虚空的元素。

    造它出来,则是余慈找到了利用的方向。

    符箓这个领域不需要,作为纯粹的推衍工具又如何?

    这是完全可以的,也是余慈现在急切需要的。

    因为此刻,在心内虚空、平等天上,平等珠拟化的缘觉法界中,黄泉夫人受元始魔主“观照”刺激,进行的通盘衍化,一直没有停止的迹象。

    其实,就余慈的观察,以其衍化的广度、深度来讲,她早应该进入一个全新的层面,可就是因为“缘觉法界”的禁锢,因为“无上平等正觉”的存在,这个“突破”迟迟不能到来。

    所以这番衍化,就进了一个不断“循环”的局面。

    而在“缘觉法界”中,还是有罗刹鬼王、参罗利那等大能的本源之力在的。

    当前,这些本源之力毫无疑问正遭受着无休无止的解析、扭曲和变异。

    等于是黄泉夫人一遍又一遍地演示,如何在法则层面,寻找这几位强者大能的破绽,并拿出针对性的手段。

    如此珍贵的信息,怎么能丢掉?

    造符盘出来,也是受此触动,灵光闪现,要借此解析的。

    余慈最初的打算是,解析这些信息,从中找到灵感,根据敌人的弱点,加以限制、破解。

    可问题是,对参罗利那这类无限趋近于完美的强者,所谓的“破绽”都隐藏在最深层、最隐秘之处,且流转不息,往往是一闪而逝,就是看到了,也利用不上。

    余慈也发现,虽然现在太霄神庭“四御真意”等若齐聚,上承道境,演化天宫,威力惊人,可这等神通,象征的是体系的完备、齐整,起到的是基石的作用。

    四御法相虽强,却还是整个体系的运转中枢,不可轻毁,和九宫魔域专事破坏的八帝魔主,还不是一回事儿。

    如此攻防来回,早晚还是要陷入被动局面。

    更何况,因为心魔大劫的缘故,余慈本人遭遇魔染,道境天宫的稳定性也已成疑。

    现在余慈根本不用指望自家的根基有多么坚固,他要的只能是破坚之矛、攻城之锤!

    符盘不是矛、不是锤,却是余慈设想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当然,还有另一个……

    照神铜鉴。

    此刻,中天明月心象,已与照神铜鉴这轮“明月”彻底交融。

    心内虚空的“人间界”渡劫时,余慈把手中所有的宝物,几乎全堆了上去,以心象拟化灵明,助其“无中生有”,以破关渡劫。

    这里面,比较特殊的两个,一个是太霄神庭,一个是照神铜鉴。

    出于通盘考虑,余慈将这两个堪称最重要的宝物,拼合在了一起。

    经过一番劫数,二者气机交汇相通,单独列出,还不够明晰,可一旦相合,就完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