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沧海横流 平等封固(中)

    余慈能够隔绝黄泉夫人与外界的联系,却隔绝不了元始魔主洞彻根源的眼睛。这一刻,元始魔主在“观照”一界,“顺便”光顾了余慈的心内虚空;平等天也不例外。

    黄泉夫人的本源之力虽在禁锢之中,却因此与元始魔主发生了接触,这种接触毫无疑问就是“观照”,黄泉夫人也好、元始魔主也好,都是如此。

    二者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对照”。

    很久之前,余慈就觉得,黄泉夫人和元始魔主非常相似,特别是那几近于“人人心中都有一个黄泉夫人”的状态,实是他见过的最为不可思议的存在方式。

    当然,那也只是“几近于”,和元始魔主天然就是存在于每一个具备“灵昧”的生灵心中不同,黄泉夫人需要她的“寄生者”对她有一定的概念和认识,也需要有最起码的感知。

    大概就是一者先天,一者后天的区别。

    因其相似,现在她对元始魔主形成了“观照”,毫无疑问是有益的,也是极具刺激性的。

    平等珠内,黄泉夫人的本源之力,正依循着本能,持续不断地进行衍化。

    ︾◆

    余慈认真观察,这其实也是一种“观照”。

    可由于平等珠拟化的缘觉法界的存在,余慈的“观照”就是单方面的,他能得到黄泉夫人的信息,黄泉夫人对他的关注却一无所知。

    余慈越看越是心惊。

    必须要承认,黄泉夫人虽然舍弃了修为,但在认知、境界上,肯定要超过他,就算他有万古云霄、真文道韵加持,也有所不如。

    比如现在,他就看不太懂黄泉夫人衍化的内容,就算有部分理解,和他本人的认知也有微妙的差异。

    余慈尝试着排除掉“人之三法”、“天人三法”等比较个性化的内容,仅从“天之三法”之类纯粹客观的方面去把握,认识的差异和距离,细究来也是触目惊心。

    “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啊。”

    感叹声里,余慈不免庆幸,若非有平等珠,若非拟化了缘觉法界,只这些差异认知,足以让黄泉夫人在他这里寄生一百遍了。

    如今他有恃无恐,可同在“一域”之内的其他“几位”,就不太妙了。

    此时的“缘觉法界”之中,无量虚空神主、参罗利那、罗刹鬼王的本源之力都在,以黄泉夫人的特质,只要是开始“观照”,就是寄生的开始,各方都要受其影响。

    较量就此展开……非常精彩!

    在黄泉夫人“渗透”之下,各个本源之力都进行了“防御”,其方式就像余慈和极祖交手时,彼此对于“天人九法”的理解、应用逐级衍化,一旦有破绽,就是穷追猛打,直至崩溃。

    这是一场本源之力层面的顶级乱战。

    如果放到真实世界,恐怕比当前围绕着九宫魔域的战局也不遑多让。

    让人惊讶的是,无量虚空神主也好、罗刹鬼王也好、参罗利那也好,面对黄泉夫人的时候,似乎都要差了一线,其法则衍化先后露了破绽,崩溃还不至于,但“寄生”难免。

    故而缘觉法界里,就出现了本源之力“寄生”本源之力的古怪情形。

    说是“寄生”,对本源之力这样的玄妙之物,不如说是“变异”或“修正”——也没什么现实意义,除非余慈把它们再移出“缘觉法界”,重新与外界气机勾连。

    余慈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

    禁锢之中都如此,禁锢之外还了得?

    现在最重要的,无疑就是将黄泉夫人这个极不稳定而有极具威胁的家伙,纳入到可控的范围中来。

    至于何为“可控”,在余慈看来,毫无疑问,在“缘觉法界”束缚下的黄泉夫人为可控;在“七祭五柱”体系中,随时可能进一步“扩散”的,则是最糟糕的情况。

    事实上,在“七祭五柱”体系中,只要有关于黄泉夫人的理论、教义传播开来,为人所知所感,她就有极大的机率“寄生”过去,进行她广泛而持续的“观照”。

    只不过,由于黄泉夫人本体实力太弱,无法控制“五柱神明”,在罗刹鬼王破坏巫神体系、无量虚空神主魔染一界等等变故之后,“七祭五柱”体系已经失去了运转的动力。

    所涉各根本法则中,唯有造化剑仙的替代“阴阳”的“灵变”之法,反客为主,覆盖了灵纲山周边。

    可就是这根“独苗”,黄泉夫人渗透进去的可能也并不高。

    灵变之法,以前从未见著于任何典籍,真界也从未出现过此等法则,在这个领域,就算以黄泉夫人之能,也很难敌得过老辣缜密的造化剑仙。

    如此一来,“七祭五柱”体系架构虽成,实际上是处于半封闭、半沉睡状态,实际出口只有与六道轮回、真界体系相通的太玄魔母一处。

    余慈正是以此为资本,和黄泉夫人订立城下之盟。

    可随着元始魔主的惊鸿一瞥,真界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这段时间,一界人心动荡,玄门、魔门、七祭五柱、六道轮回等等体系沉浮变化,就算余慈这种掌控了整个玄门体系的强者,也很难把握局势变化。

    倒是已经进入角色的的太玄魔母,出于对“动静法则”的精深理解,仅从“动力”这个角度,给余慈持续不断地通报有关“七祭五柱”体系的具体状态。

    这无疑就是黄泉夫人最欠缺的……也是最立竿见影的影响。

    当“动力”复苏,“七祭五柱”体系重新运转,足以将黄泉夫人的亿万分身,洒播到千千万万生灵心头,那边还会严格按照协议行事?

    与元始魔主的“对照”,一次有可能是无以伦比的衍化提升,黄泉夫人会眼睁睁看着良机消失?

    显然不可能。

    把刚刚达成的协议撕毁掉,黄泉夫人是干得出来的。

    也许……不,她正在干。

    太玄魔母已经感应到了黄泉夫人的存在。

    问题是,只要黄泉夫人不愿暴露,又有谁能从“七祭五柱”体系中,轻易捕捉到她的踪迹呢?

    “小心!”

    感应相通,彼此观照,正是黄泉夫人“寄生”的重要手段。

    显然,黄泉夫人已经动起来了!

    “忘性挺大……黄泉,你要想清楚后果!”

    余慈的警告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黄泉夫人的态度出奇地坚决,也可以确证,元始魔主的“观照”,对她来说,是多么地重要。

    也许她还有别的什么谋算,可对余慈而言,已经没什么好说了。

    “太玄前辈,借光!”

    余慈在逼迫黄泉夫人签订城下之盟之前,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也许可以说,是等着这种情况出现,已经做了些准备,现在就是具体施为之时。

    关键点就在太玄魔母这里。

    太玄魔母是连接七祭五柱、六道轮回、玄门体系的中继点,但只有余慈知道,她联系的还有心内虚空、平等天。

    使太玄魔母清醒过来的本源之力,就是平等天的一部分。

    这里面还有别的——缘觉法界,束缚着黄泉夫人本源之力的缘觉法界。

    缘觉法界为什么能限制住黄泉夫人,又究竟限制了什么?

    一言以蔽之,灵昧的独立性。

    缘觉法界限制不了黄泉夫人持续丰富其体系,扩大内涵外延的进程,就像之前因元始魔主的“观照”而形成的衍化,是绝对无法控制的。但它能以其独特的“平等”概念,通过模糊灵昧的个性,给黄泉夫人套上“枷锁”,

    明确地说:黄泉夫人就算做了所有的一切,把万物法理、人心变化推至了极限的圆满,也无法将她的灵昧本质与法界内的其他存在“区分”开来。

    做不到“对比”也就分不出“上下”,永难实现超拔。

    换句话讲,她所做的一切都无法“出圈”。

    也许黄泉夫人能够“证明”,她的体系比缘觉法界所划定的领域更完美——事实也正是如此。

    毕竟平等天里的“缘觉法界”,不是当年的原版。它不但在心炼法火的作用下,化为了“平等珠”,之前更是已经截取了部分,化为了饿鬼、地狱两道,远远算不得完美。

    黄泉夫人衍化法则之时,“缘觉法界”都无法完全容纳她的体系,法则结构上已有多处为之扭曲、异化,似乎随时可能被黄泉夫人近乎完美的衍化撑破。

    然而,缘觉法界最无赖的一点就在于,它不和你比这个。

    它要比的,它设立的标准,只在“灵昧”之上,更确切地讲,只在“正觉”之上,是用“灵昧”的“正觉”来做比较的标准。

    什么正觉?

    使用平等珠时,梵音法咒说得再清楚不过: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用最朴素的话讲:佛祖的觉悟!

    想余慈这等人,用万古云霄,接引道尊遗痕,衍化真文道韵,终究还是有所阐发,是人所能懂的道理,只不过自具无上威能,常人难以承受罢了。

    然而,西方佛国造就缘觉法界,不是拿佛祖“如是我闻”的经义,和你辨理,而是等于直接截了一丝佛祖的“无上平等正觉”,囫囵打入其中。也是没有任何的法力、神通,可就是那么一个“觉悟”,就算只是一丝丝,一旦入套,就请你先在“正觉”这个领域,胜过佛祖再说罢!

    所以,缘觉法界虽曰“界”,也是一处相对完整的法则体系,但它并不是用来阐释、彰显西方佛国法理的,而是自“生来”便摆明了其唯一的“功能”:

    这就是一个专门为困锁“外道修士”而设的“监牢”。

    只要进去,就别想再爬出来——除非你合入佛祖正觉,求证涅槃。

    余慈不免要佩服西方佛国的那群大和尚了。

    当然,完整的缘觉法界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平等珠”,只是保留了部分法理,里面佛祖的“无上平等正觉”,是否还有是完整面目,也不好讲,但暂时对付黄泉夫人,足够了。

    只要黄泉夫人进来,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就别想出去!

    到此刻为止,余慈的思路都还算是比较清晰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还对症。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怎么让黄泉夫人进来呢?

    虽然早已封禁了黄泉夫人的灵枢,禁锢其本源之力,可那几乎没有意义。

    就算灵枢遭禁,她的一具分身,依然可以成为“七祭五柱”体系的核心,完美替代大黑天佛母菩萨,做出不可思议的成果。

    谁也不知道,现在的黄泉夫人究竟有多少具“分身”,又散布在何等范围之中。

    余慈只能估计大概边界。

    黄泉夫人多年筹谋,也是有备而来,其寄生对象,明的暗的应该颇是不少。不过受多种条件所限,寄生到地仙之类顶级强者身上的可能性并不大,也不至于超出以前九天外域的范围。

    就算有那么有限几个,现在来讲,意义也不大。

    所以,余慈划定的大概范围,就是原巫神法则体系,以及现在七祭五柱体系涉及的水世界、血狱鬼府等已经对接的几处虚空世界。

    理论上,只有把这几片区域彻底控制住,把区域所有的分身全部抓到缘觉法界里去,才能确保黄泉夫人这种“瘟疫式的存在”,不至于持续蔓延、扩散。

    这是一个最直白、也最蠢笨不过的思路、最低效不过的办法。

    是让全天下九成九的修士都要瞠目结舌,然后举手投降的难题。

    可余慈认为,对付黄泉夫人,只能用这种毫无花巧的方式。

    况且,这也正是为他自己量身订做的手段。

    平等天之上,仿佛云气聚合而成的“平等珠”缓缓升起,化为一道光雾,与心内虚空中的明月、同样也是与中天悬照的明月合为一处。

    当此元素投入明月之际,正在安排下步如何行事的影鬼、叶半山等都生出感应。

    对剑修来说,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

    叶半山唔了一声,正想说话,影鬼冷声道:“专心,不要管那边,现在除了无量虚空神主,别的都和咱们没关系……不要让造化把咱们看轻了。”

    “正应如此。”

    叶半山呵呵一笑,忽又叹道:“这时候才看出来,你确实还不太一样……这种话,以前可没从这边听到过。”

    影鬼呸了一声:“他是他,我是我,这种话,老子不说第三遍!”

    几乎是追着他的尾音,“嗡”声震鸣,近于无色的光波,骤然外烁,以中天明月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

    光波所到之处,玄门体系覆盖下,法则结构急剧变化,仿佛是多了一层天穹,换了一处虚空。

    长此以往,对玄门体系的诸天世界的稳定,当然不是好事。

    可是余慈早料到这一点,“光波”的收放节奏极快,更像是一个不断扩张、收缩的光环,一次比一次扩张得更远,也一次比一次收缩得更快。

    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在光波扩张之时,利用“平等珠”里的黄泉夫人灵枢,感应同源的存在;在光波收缩之际,则利用“缘觉法界”的禁锢手段,将最具可能性的嫌疑目标摄来,关入“监牢”,再逐一进行甄别。

    与之同时,玄门体系还在不断地扩张,早就漫过了真界四方的边界,向着血狱鬼府等虚空世界,还有域外星空进发。

    可以说,这一刻的余慈,将“玄门体系掌控者”的身份,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是甩开了一切的顾忌。

    而更肆无忌惮的手段,是用在了“七祭五柱”体系之上。

    刚刚还在联手“六道轮回”已经远远避开,免得殃及池鱼,倒是给余慈创造了更适宜的环境。

    由于太玄魔母已经事实掌握了“七祭五柱”体系的控制权,除了黄泉夫人以外,她的权柄再无人能够动摇。此时,她就借着诸方体系连接枢纽的的便利,将“缘觉法界”的神通法力,尽都导入“七祭五柱”体系之中。

    像是风暴过境,扫荡各个层面。

    相较于玄门体系范围内的搜检,“七祭五柱”这边的战果,可谓辉煌。

    不出余慈所料,大黑天佛母菩萨、十方魔灵、罗刹教上师、烛龙王,乃至于太玄魔母身上,其实都已经被黄泉夫人“渗透”,施以“观照”,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太玄魔母牵引缘觉法界“过境”,正如犁庭扫穴,将潜藏的危机一发地暴露出来;又如撒落的渔网,带着满满的鱼获,徐徐收起。

    其余几处地方都很顺利,只是在烛龙王那边,略有些波折。

    “缘觉法界”的神通法力,撞不破灵变之法形成的“屏障”,也进不去那一处“独立王国”。

    不过余慈所做的这些,造化剑仙在洗玉湖底,亦有所觉,冷笑一声,意念主动接入烛龙王残躯。

    要知烛龙王归位之时,就被造化剑仙候个正着,强殖灵变,改易阴阳。

    黄泉夫人虽也安插分神,却已经给排除在核心之外。只是造化剑仙还要“七祭五柱”的架构,这才有所保留而已。

    此时他强横意念往来搜检数遍,便将潜藏在某个角落里的黄泉夫人分身意念锁定,直接“礼送”出境。

    至此,“七祭五柱”体系中,黄泉夫人的分身、意念,可说是给扫荡一空。

    然而在体系最深处,黄泉夫人的“核心作用”,依然不可动摇。

    毕竟这是“七祭五柱”体系的立身之基,无可替代。

    除非将整个体系打垮……那时候造化剑仙大概会一剑劈过来。

    对此,余慈只是稍稍迟疑片刻,便有月光凝注,将平等珠所拟化的“缘觉法界”神通法力一股脑儿地映射而至

    撒网、回收。

    黄泉夫人没有反抗,也不可能反抗。

    可也在此刻,“缘觉法界”在膨胀、扭曲、变异,这是吞下了更胜过它一筹的完整体系的后果。

    平等天同样动荡。

    “七祭五柱”有这个份量。

    此时此刻,余慈等于是利用缘觉法界的威能,通过禁锢黄泉夫人,间接控制了整个“七祭五柱”体系,将体系的运化中枢,移到了平等天上。

    是收获吗?

    余慈不这么认为,现在吞噬还在进行中,“无上平等正觉”的牢狱依然稳固,可谁也不知道,在黄泉夫人这个妖孽面前,能坚持多久。

    他等于是吞了一颗毒丸……谁也不知道包裹在外面的蜡壳什么时候融化掉。

    也许永远不会,也许就在下一刻。

    影鬼传来问询的意念,这家伙说着要“不要分心”,私下里问得比谁都勤。

    叶半山的评价,着实中肯。

    对此,余慈只回了句“专心做事”,便断开了联络,同时也是断去了几乎所有与外界的关联。

    其实这个时候,玄门体系的扩张、搜检还在进行,参罗利那也在狂飙突进,他的时间并不充裕。

    可现在,他要专心致志做一件更重要的事,一个让他甘愿吞下“毒丸”冒险而为的事!

    他取了太霄神庭中一些材料,用心炼法火做一个模子。

    模子四四方方,径长不过半尺左右,其上密密麻麻排布着数千道同心回路,高低起伏不定,正中央则有方寸空白,以之为中心,还有百零八个阴蚀小孔,分布在各层回路之上。

    这是一个符盘,一个已经几乎消失在他记忆中的物件。

    “就要成了,就要成了。”

    在幻荣夫人看来,一只猫趴在地上喃喃自语,已经是殊为可怪,而指尖再扒拉一个符盘,那就是怪上加怪。

    她已经懒得去规劝什么,反正这只猫看似粗疏随意,其实心里敞亮得很,行事都有其明确的目的。

    可问题在于,现在这事,未免也太异想天开!

    正琢磨的时候,便在符盘中央方寸之地,连续刷过两道光华,凝而化形,狰狞丑陋,阴诡难测。

    其实就是一头千毒龙;一只玄阴血影,在此凭空凝就。

    幻荣夫人愕然:竟然真成了!

    *

    更得迟了,大家见谅。这一章怕是吃力不讨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