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灵纲剑鸣 故气余音(上)

    鸦老也好,帝天罗也罢,这一刻都是愕然,

    帝天罗反应还是很快的,她按住心口,似乎要压制住什么,但最终还是徒然。

    闷哼声里,一道灵光自她脑后升起,在九层平台的汹涌魔气之中,稍一顿挫,便如画卷般舒展开来。

    旁边的鸦老,便看到了一幅高崖雪浪,山势如龙的胜景。

    景致不动,气韵流长。

    图卷之中,分明有层叠流动的剑意,殷殷作鸣。

    好像是……灵纲山?

    鸦老绝对称得上是见闻广博,一眼就认出眼前景色图卷的源流,由此也看出了更多。

    他发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留影,也不是正在进行的变化过程,而是一个曾经的“刹那”,荡漾出的余波。其中所涉及的神通手段,展现出的修为造诣,几有“仰之弥高”之感。

    ……见鬼了!

    一生出这份心思,鸦老就知道,自己心神是受其所慑,不自觉着了道儿。

    现在,他就像看一出诡异的剧目,越是看得深透,却难以理解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是折返到←一切疑问的源头:

    为什么帝天罗身上,会有这么一个明显是剑修重宝的玩意儿……对了,当年她去过剑园,听说还得了一件宝物,只是此后多年,一直讳莫如深。

    应该就是这幅“图卷”了。

    可见鬼的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眼下,帝天罗还真没法回答。

    她虽有根本加持在,但灵光自她身上而起,受天魔体系全盘压制之时,不免也给波及,根本说不出话来,

    鸦老得不到答案,而此时,映入地心深渊的月光,已与图卷相合,仿佛是一轮明月,嵌入那片山海胜景之中。

    这一过程里,分明有什么因素正持续激发图卷蕴含的异力,抗拒本地魔气的压制不说,甚至还从中透出一道锐气,指向了地心深渊处,正放出神通异相的《圣典》和《太元天魔根本经》。

    不,应该只是指向《圣典》。

    圣典之上,正有一点微光闪亮,与之呼应、对抗。

    那是无量虚空神主的真名。

    看这份气机联系,鸦老猛醒,难不成,那边要斩圣典真名?

    渊虚天君你明不明白正在做什么啊!

    对那边异想天开的思路,鸦老想笑,却无论如何笑不出来。

    可笑的行为之下,是令人心悸的决绝之意。

    鸦老咬牙站起来,口颂经文,在此非常之时,将元始圣道的威严震慑,转化为层层助力。

    这种局面下,任由渊虚天君肆意妄为,一个“不作为”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他本就失去了天魔体系垂顾,丢了加持,再抗下这罪名,后果不堪设想。

    要阻止……

    下一刻,他心神外放,借由天魔体系,在九宫魔域里走了一遭,顺势接入茫茫域外星空,以天魔秘语相召,将两道强绝气息摄引而回。

    转眼间,幽暗魔气分流,与他本身力量相激,竟是肋生双翼,乌羽沉沉,浑如鸦翼,却是借当前九宫魔域之力,唤来了仗以成名的“末法双翼”。

    两位末法主级别的天魔,临时化入身中,共鸣聚合。

    以前还有些负担,可现在,倒是更多几分圆融如意。

    这是天魔体系即时给予的加持。

    鸦老心神一振,头顶景星升起,道基外化,自然生成神通法力,锁定图卷。

    两边气机交迸,在地心深渊,浑茫魔意之中,鸦老自然是如鱼得水,转眼就将图卷之上,跃跃欲出的锐气困锁压制,强行消磨。

    山海图景明灭不定,要比想象中来得弱——这样最好!

    此刻,天魔体系的全面反击也到来了,鸦老自觉地成了急先锋和引导者,刹那间几百上千重魔意刷落,层层加持,竟把他近年来停滞不前的修为硬推上一小截。

    图卷愈发地摇摇欲坠,边缘部分甚至已经崩灭。

    此时帝天罗也是从全面被动中解脱出来,当机立断,借元始魔主根本加持,迅速切断与“灵纲剑图”的气机联系。

    宝物再好,若是“太阿倒持”,也没有意义。

    “不太顺啊。”

    余慈观照地心深渊,眉头锁起。

    灵纲剑图竟然在北地魔门的核心之地,他是要说影鬼算无遗策呢,还是运气够好?

    可现在的情况时,影鬼的盘算计划面临着很大的变数,有乌羽天魔王在,他和玄黄联手进行的“诱发”,再怎么比帝天罗强,终究还有些不足。

    毕竟那里不是拦海山,乌羽天魔王也不是东昌子。

    “要帮忙吗?”

    事到临头,影鬼反而愈发地冷静:“你这边还要再等等。”

    一语未绝,刑天嘲讽意念切入进来,其实也是余慈帮忙接入。

    “还要等谁?你还真指望这个?”

    “有说废话的时间,你早干什么去了?”

    刑天和影鬼是一万个不对付,可在此时,殷殷鸣啸声里,一剑贯空,也是没有任何迟疑。

    通过余慈的明月神通导引,剑意顷刻间降临地心深渊。

    不是指向鸦老,直接攻击的话,还未必能起到效果。

    其目的是进一步激发“灵纲剑图”。

    严格来说,影鬼、玄黄、刑天他们三个,都不在灵纲剑图三十二道剑仙剑意之列,但也都能算是参与者。

    相较于仅为“影子”的影鬼,和已经洗去血杀戾气、改头换面的玄黄,刑天恐怕是变化最小的那一个。

    当年在曲无劫的剑意之下,它只算是做了一次微不足道的传导。

    但如今,当年的“传导”,就是桥梁。

    而且别忘了,它是当年剑意交汇的中心!

    每一道剑意的印记,它都深刻在心。

    顷刻间,“灵纲剑图”的真正气象便给诱发出来,让那瞬间的剑意共鸣,深嵌进地心深渊,滔滔魔气中去。

    域外星空中,昊典倏然止步。

    从她这个位置,看向星空深处,稀稀落落,数颗星辰缀在其间,看不到别的;

    而往“下”看,真界就像黑暗中的碟子,在相对而言极其“微缈”的月轮下,发出淡淡的光,但也有乌云翻腾往来,使之明灭不定。

    此时,便在这微光之下,北地无量地火魔宫位置,一道寻常人根本感应不到的低吟震鸣,跨过亿万里距离,直抵她的心头。

    此时,她反而闭上眼睛,那一幅山海胜景,剑意共鸣的图卷,便在她心头铺开。

    不只如此,那图景的恢宏气象,已经穿透了厚重的地层,顶着滔滔魔气,在无量地火魔宫上空招展。

    在渊虚天君明月神通的映照下,一界可见。

    “真来?这么花哨,有什么用?”

    话是这么说,昊典还是没再动弹,只在这方世界外的阴影中,静静观察,也在等待。

    更远处的星域中,罗刹鬼王也是驻身回眸,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或许就是在等这天吧……啧,我可不是指你们叶家,用不用这么急着出头?”

    随着凛冽剑意化现,同样素白裙衫的叶缤,无声无息,在黑暗星空中现身出来,只是相较于纤尘不染的罗刹鬼王,先前连番激战中,染下的片片血迹,此时已经形成暗色的污痕,遍体皆见。

    感受到剑意锁定,罗刹鬼王脸上微笑依然:

    “你这是阴魂不散,还是双宿双飞啊……真界那份热闹,不参与吗?”

    叶缤容色平静:“你我之事,私下解决,正当其时。”

    说罢,便有一道血痕,显在眉心,全身气机由此激荡,与她平静安然的面容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刻,罗刹鬼王仿佛听到了她体内一连串重锤轰击的声响,而到后来,那声音便从重浊转为明澈,最后已经是悠然不绝的长吟,缭绕不散。

    如此罕见诡谲的情况,以罗刹鬼王数十劫来的见识,也少有印象。

    正沉吟之时,叶缤微微偏头,肩后血光冲起,凌空化为四尺剑器,在骤扬又沉的剑吟声中,落入她手心,殷殷鸣啸。

    “……血契咒剑?”

    罗刹鬼王目注那锋芒内敛,却不见任何血色涂染,单纯观察,也想不到其源流的剑器,啧啧摇头,又奇道:

    “什么内容?当年我想和你订血咒,多好的条件,你都不答应……不是有太初无形剑吗?难道用着不顺手?还是被昊典讨要回去了?”

    对罗刹鬼王后续的言语,叶缤不太理解,但心神澄净,不染微尘,只右手持剑,锋刃前指,剑意锁定目标。

    “做过一场便知。”

    “好啊。”

    话音未落,罗刹鬼王的笑容和身形,同时变得缥缈不测,而叶缤,与她几乎同样的变化。

    可也在此刻,真界方向,灵光明灭,照映虚空,便是隔了亿万里,罗刹鬼王也有些感应,她暂时不管叶缤,回头去看。

    偌大的真界,在这里正像她手中的模具,恰是观睹的最好距离。

    但见一道剑光,自东海之上发动,劲射西北,苍劲矫健,真力弥漫,激得天风海浪,莽莽苍苍。

    其威能也还罢了,可当这一道剑意冲起,无量地火魔宫上空,那山海胜景,剑气图卷之中,分明有一道人影,自海天中来。

    那是一个雄壮如山的男子,锦袍玉带,发束铁冠,手提长剑,迈步登崖,意气风发。

    但很快,人影变化,还是那身装束,却是锦袍褪色,胡碴铁青,面上深痕交错,岁月留痕,虽立于高崖之上,海浪咆哮,场景似乎并无不同,可前后对比,便有沉郁悲慨之气,如乌云倾压,覆上心头。

    “还是这么个大老粗……孙女可不一样啊。”罗刹鬼王没心没肺地评点。

    至于叶缤,则静默无言。

    那是她的祖父,叶半山。

    剑意图卷上,所留三十二股剑意之一的源头。

    因为叶半山的出现,时光长河扭曲刹那,但很快,又回归到既定的河道上来。

    和域外相对超然的视角有别,身在真界之内的人们,感觉绝不相同。

    特别是某些与之关联的人群。

    东南方向,以灵纲山为中心,论剑轩划分的势力范围之内。万千修士,大都还在适应新体系带来的变化,不过,真正能定下心来的,并不算多。

    中天战场轮番血战,真界摇动,魔潮遍染,这边虽是撑起了一片独立天地,稳固不移,可又像是被锢于一域,被排斥出了此界。

    但凡身为剑修者,又有哪个是甘于平凡、冷眼旁观之辈?

    这感觉真的不好。

    正因为如此,灵纲山周边地域,此时最大的话题,不是天地虚空中莫名的变化效果,而是中天战场的战局变化。

    而这一切的情绪,在中天明月透发剑意,于虚空中盘转洗炼,纯粹明透,连斩两大魔主法相之时,达到了第一个顶峰。

    灵纲山周边,直径十万里的广大区域中,一时骚动,但凡有些见识的人物,都认出了十二玉楼天外音的无上剑道神通,惊讶是哪位剑仙前辈参与进去。

    剑修们的情绪,并没有沉寂太久,当北地魔门方向,那一幅迎风招展的图卷,映入真界所有生灵眼帘之际,熟悉的灵纲山海胜景,让人愕然。

    灵纲山……在北地,海市蜃楼吗?

    然后,就是剑光起于东海,劲射西北的煌煌之势。

    虽然纯化剑修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可这不代表当年的强者就会被遗忘。

    很多剑修,都能辨认出那位剑仙大能的身份。

    半山岛与论剑轩虽是有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可对叶半山这位老牌剑仙,还是抱有一番尊重的。

    更何况,叶半山虽有些远了,可崇敬叶缤,视其为人生目标的剑修,绝不是十个、百个的级别,成千上万都是有的。

    他们看了“海市蜃楼”,甚至以为此时叶半山就在临海高崖之上。就近的直接就飞腾起来,遥遥观看,可那处所在,空空荡荡,人们能看到的,只有向那边汇聚而去,却又茫然盘旋的剑光。

    不管怎样,看灵纲诸峰剑气冲霄,冲开魔潮,傲立北国,着实让人热血沸腾。

    而更让人无法忽视的,则是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区域,渐渐清晰起来的微幅颤抖。

    此时在灵纲山上的修士,感受得则更为清晰。

    诸峰鸣应,剑意交汇,几为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