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天人相搏 惊鸿一现(五)

    这两天更新时间太乱,小章太多,不利于节奏把握,所以推迟到现在,望大伙儿见谅。今晚没有更新了,明天还是这时候见。

    **********

    这一刻,余慈照见了萧圣人的根底。

    更准确地讲,是萧圣人让余慈看清了他的境界。

    随着萧圣人不计代价地进入二次合道的状态,他的修为境界又有提升,如果说,之前的萧圣人,在境界上较之参罗利那、较之元始魔主根本加持状态下的无量虚空神主,还有那么一点儿差距,现在,这份差距也给抹平了。

    一切既定的法度都是破碎。

    天道有法,天道常变。

    任何一个人,特别是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人,都是具备着“一定之规”,是在天道洪流中飘动的孤舟、屹立的礁石,自然都是天道消融的对象。

    从这个角度讲,萧圣人的“金科玉律”无上神通,是“有法”的最高层次,也是“常变”的门槛。再迈入一步,就是最贴近天道,也最容易迷失的“无法”之境。

    “天人相搏”在这里走向了拐点。

    到了这个境界,可以说攻守易势,修士可以不再拘于所谓的“界域”,而将本人在天地宇宙中“恒久不变”的印记,逐步向外扩散,影响全局。

    当然,修士的“不变”,对天道而言,却是一个不可控的“变数”。

    这个“变数”是很微妙的,不会给宇宙增加哪怕一丁点儿的份量,也不会给世人造成任何直接的影响。

    但是,这个“变数”就横在这里,寻找着一个震动天地宇宙的机会。

    巫神做到了,创立一界,跨过真实法则限制,源源不断地产出强者大能;

    曲无劫做到了,斩破巫神束缚,彻底解放了真界修行中人的潜力;

    陆沉做到了,打落了元始魔主的玄德;

    参罗利那……则正在做。

    至于萧圣人,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由于被无量虚空神主的心魔尖锋击中,肆虐的心魔啃噬了他的“道心”,天人相搏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可在此之前,他已经确定要做的事情——要让这个大世界直面更清晰的未来,不管是光明还是绝望。

    所以,萧圣人选择的路途,于他个人,并不具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是从玄门道统入手,加大了道统的感召力、整合力。

    普化群生之教,广开众妙之门。

    比如对余慈,对八景宫的同门,对真界绝大部分的玄门强者:

    萧圣人看到的,同样映入了他们的眼睛;

    萧圣人感悟的,即刻打入所有人的心头。

    如此,当前的局面,因为萧圣人的梳理,变得清晰起来:

    魔门那边,因为无量虚空神主的“觉悟”,能够重新梳理天魔体系中灵昧的价值和修持方式,为未来魔门大兴打下基础,如果进一步发展下去,很可能就给元始魔主、天魔体系趟出一条新路来,也使得魔潮冲击更加势不可挡。

    可以看到,由于无量虚空神主此刻对天魔体系中灵昧修持的重新定义,之前北方魔门部分还较为矜持的强者,都是毫不犹豫地合入了天魔大潮之中,以分享无量虚空神主的体悟。

    无量虚空神主也是来者不拒,这同样贴合了“元始圣道”的规矩,同样也推高了九宫魔域的威能。

    这种情况下,以魔门他化的本质,既然成就,必有一个牺牲品,除了真界,除了玄门体系,还有哪个?

    吾道生死存亡,便在此刻!

    玄门体系似乎在瞬间膨胀了,是强者气机放开的表征。

    玉皇帝御、勾阵帝御总驭的气机煞气,骤然间又推上了一个层次。

    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参罗利那,背上本来已经要消蚀干净的印痕,在此刻又猛然沉陷,巨躯骤沉。

    它知道麻烦,尖啸声里,那处的甲壳竟是强行崩散,拼着受更重的伤势,也要从被动的局面里解脱出来,否则真要变成活靶子了。

    此刻的真界已经形成了一个大漩涡,中央就是九宫魔域的深渊,玄门清光、魔门浊气,围绕这里,绞缠拼杀。

    目前来看,魔门总体上还占了上风。

    九宫魔域成形,天魔体系的威力发挥得更有效率,而玄门这边,虽也有余慈明月心象、道境天宫,可都要由余慈的神通统合中转,还有四御神通法相,也没有配齐,不可避免会造成影响。

    “耽搁不起了。”

    余慈不是那种“只手擎天”的英雄性情,但已经在这个位置上,让他逃避责任,也是万万不能。

    还有,坦白讲,这里面也有被萧圣人刺激的因素。

    “还差两个,唔,一个。”

    算上余慈本人,自领紫微帝御,如此修为境界、法门造诣,都已经合格,其实都不用再做出新的法相出来,那么,就只差“后土帝御”一个。

    影鬼还要再劝,却被余慈莫以名状的眼神慑了一记,就一恍神的功夫,余慈已经沉入忘我之境。一切符箓,都在心田方寸之间进行,影鬼也不敢冒着让他走火入魔的危险,强行扯他出来。

    要知道,现在心魔大劫已经是如火如荼之势,真让余慈心里不舒坦,留下障碍,魔劫临头,后果也不比合道好到哪儿去。

    毫无疑问,这也是当前乱局扯出来的两难局面。

    影鬼脸色沉凝,身在明月之中,俯瞰真界,对上混乱的漩涡中,那个依旧乌沉模糊的人影。

    面对已经再登一层境界的萧圣人,无量虚空神主还是从容自在的样子,其头顶大星愈发地光耀四方,却无论如何看不清面目。

    ……也好,免得在这儿丢人现眼。

    影鬼其实还是更关注余慈的情况。

    这一刻,玄门体系覆盖之处,地脉元气百川归海,又如入沉渊,流向虽未大变,其势却绝然不同。

    和玉皇、勾陈两位帝御法相不太一样,后土帝御不但要有存思神明的高上玄奇的真意,还要实打实地连接地脉元气,与之脉络相通,形成真实不虚的转化模式,如此才有负载之能。

    这般要求之下,本次的描画,要比任何一次都来得复杂,来得漫长。

    人的心志神魂,也更容易消融进去,合入浑茫天道之中。

    影鬼不免心头焦虑。

    倒是余慈的感觉没那么明显。

    对他来说,只要天人相搏的本质不变就好。

    他当然知道,后土帝御更多考验天人相合、相分之际,微妙的差别。

    既要用,还要分,里面的平衡一定要把握好……说起来,和无量虚空神主现在的状态倒是差不多。

    一念动处,忽有感觉:

    心头似乎有光亮照进来,而明月神通也是切入到了一个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区域”。

    那是无量虚空神主的心意层面。

    两边互映,彼此通明。

    余慈心神一激,对无量虚空神主来讲,所谓的“映照”,是明确其灵昧本质的重要一环,可如果就此认定,他会珍惜这样的机会,由此手下留情,就未免太可笑了。

    “映照”从来都不是固定的,它需要尽可能的广度、深度。

    无量虚空神主的映照目标,绝不是余慈一个,所需要的信息,也不是余慈此时此刻的固定状态,而是不断流动,乃至于跨越生死存灭区间的一整套变化。

    知其生,明其死,这才够用!

    刹那间,之前重创萧圣人的心魔尖锋,重又迸发,余慈心神动荡。

    他的心魔大劫本来就没有过去,而在心灵修为上,无论如何也没法与萧圣人相比;以前最为擅长应对这种局面的“万魔池”,正是这次心魔大劫的源头,一时间,余慈的心防倒真是千疮百孔,无论“尖锋”从哪个方向来,都足够捅他致命一刀。

    面对这等直指心防破绽的冲击,余慈的选择是:

    无视。

    既然不擅长对付这个,就把问题转化,转到最擅长的领域上去好了。

    他心神收敛,不管无量虚空神主的“映照”,也不管心魔尖锋的穿刺,整个心志状态,都化入到后土帝御的符箓、法相制作上。

    虽然对自我的“心魔”认知不是太合格,可余慈有一点可以确证:

    在战斗状态、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的心态是绝没有问题的,在此基础上搭建的稳固道基,可以确证这一点。

    当他全神贯注于符形结构、法相神韵的描画,也就是展开又一次的“天人相搏”之时,心魔劫数也不过是当前状态下的一部分,不可能祛除,却是退居为不足为道的角色。

    无量虚空神主的意志,变得若有若无,最后完全被余慈排除在关注的范围之外。

    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后土帝御。

    但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

    相较于前两尊帝御法相,后土帝御是有据可依的,也必须依据实际的根基,才有意义。

    余慈掌控着玄门体系,明月心象整合,宏观上的把握绝对没有问题,他也就是按照“大处着眼,小处调整”的思路,依循主脉走向,勾画符纹。

    至于分脉支流这些“细节”上的东西,不再、也不能理会。

    必须承认,很多时候,就是这些分脉支流,影响着一个宗门、一片区域的兴衰,不可避免地,随着调整,此界人心动荡,被心魔尖锋导入,负面的冲击,如影随形。

    余慈不想虚伪地谈起所谓“大局”、“牺牲”。

    大局肯定是客观存在的,牺牲也绕不过去,却不应该由他这个始作俑者提出来。

    余慈对此惟有坦然以对,因果承负,由此而生,这也是客观不移。

    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了萧圣人当初的心情。

    这所有的一切,都真实不虚地封入这枚符箓之中、这座法相之中。

    这次,余慈的制符成相之法,又有不同。

    不是工笔,不是泼墨,而是厚重的“墨迹”,一层层铺陈下去。

    也就是包括地脉元气、心魔劫数、因果承负等种种元素,不断堆积,彼此汇聚、变化。

    心田方寸别无所用,只是默默承载。

    厚德载物,方是根本;道吟之声,往复奔流:

    “道推尊而含弘光大,德数蓄于柔顺利贞。”

    而厚积到了某种程度,无数种元素的作用之下,终于有一道灵光,从厚积的“土壤”中生长出来,自然演化,稍事勾勒,便是后土帝御法相成矣。

    正是“效法昊天,根本育坤元之美;流形品物,生成施母道之仁”。

    天地之间,有道韵传唱:

    “岳渎是依,山川成仗。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

    无穷无尽的元气,分合随意,在玄门体系中流转堆积,无量神通,于焉化现。

    这一刻,明黄光芒似是扬尘飞起,弥漫天地,转瞬又是清明。而道境天宫之中,已有一尊帝御法相,与玉皇、勾阵并列,冠冕服衮,威仪厚重,双眸之中,漫见山川真形,阴阳妙化,正是后土帝御。

    纯以感觉论,这次甚至比前两回还要轻松。

    余慈化出三尊帝御法相,用了三种不同的方法,不只是机变,而是就茫茫天道、恢宏之力,做出的应对,也是腾挪闪掠,攻防转换。

    天人相搏,不外如是。

    影鬼说得也不太对,其实“天人相搏”真的能长经验的,只要把握住了那一道脉络,多出一份胆气,也有那一份厚积。

    余慈个人的、岁月的积累其实不太够,可是太霄神庭、万古云霄、《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等上清资源的推积,已经将他的基础打得无比牢固,更多出一份多数地仙大能所绝不可能存在的决绝锐气。

    所以,在“天”与“人”的对战中,他又胜了一局。

    后土帝御一成,归于正位,所谓的“心魔尖锋”,便是石沉大海,无声消融在“厚德”之中。

    无量虚空神主没有想到,余慈会用这种方式对付魔劫,但他也有所得。

    余慈在后土帝御上的手段,在“天人相搏”上的变化,实在是第一流的,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天才式的灵光,对无量虚空神主的参照,相当有利。

    当然,一切都是相对的。

    心神复归于现实,余慈也是顺势“看”到了无量虚空神主更深层、更本质的的一些情况。

    嗯,似乎这是一种矛盾……

    “确实如此。”

    萧圣人的心念切入进来。

    在“道统普化、众妙门开”的状态下,萧圣人同样和余慈有着微妙的心神感应,二人的思维彼此影响,刚刚余慈描画“后土帝御”法相,某种意义上就有萧圣人的参与,此刻,他们也同时察觉到了这个矛盾。

    现在天魔体系的状态,任何一个像无量虚空神主这样修为境界的人,到了他目前的位置,都可以做到。

    他还是按照元始圣道的规矩,本人的特质,其实并没有彰显出来。

    这时候得到的,只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胁侍魔主,是让真界的魔潮更深一层的劫数。

    对玄门体系而言,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

    至于出现这种局面的本质,就是灵昧与天魔体系的矛盾作用,是生灵“超拔”意念推动和天魔体系“他化”本质束缚之间,一种彼此刺激,又极致微妙的平衡。

    不再有碍于灵昧修持,但也是一种共生状态,不至于让人脱离。

    那么,毫无疑问,现在要做的,就是激化这个矛盾,打掉这个平衡,让他最具特质的一面展露出来!

    萧圣人是想这么做的,他通过心魔大劫,已经实现了与无量虚空神主互锁,两边全方位、各层面的交战,已经进入了最惨烈的阶段。

    对萧圣人而言,合道与魔染交互作用,随时可能即刻死亡,但如果能利用战斗的刺激,打破无量虚空神主与天魔体系的平衡,也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这种方式,其实效果并不好。

    对无量虚空神主来讲,在天魔体系的支撑下,几立于不败之地,只要不受难以愈合的重伤,与萧圣人的交战,却是进一步消化“觉悟”的大好机会,境界稳步向上推进,而天魔体系的威能也是层层上涨。

    这样不行,天魔体系潜力是无穷的,萧圣人的做法,没有爆发力,就不可能击破这个平衡,必须要有别的法子。

    爆发力……

    余慈忽有所悟,视线投向影鬼。

    别人不知道,可余慈知道,影鬼知道,某个极其关键的因素:

    “……你是在等这个?能做到吗?”

    影鬼不语,握紧玄黄,剑器殷殷震鸣,引而不发。

    无量虚空神主正关注这边,自然也有照映,但看不出有什么动静。

    “真的管用?”

    “闭嘴!”

    影鬼的情绪起伏激荡,但习惯性的对骂之后,反而是平静许多,低声道:

    “帮我个忙……”

    无量地火魔宫。

    在天魔心鼓擂响,《圣典》和《太元天魔根本经》合入共鸣之时,地心深渊,已成为不可接近之地。在其中的修士,有的直接被汹涌的魔意潮汐吞噬、化销,像鸦老、帝天罗,只能是跪伏在九层平台之上,喃喃念颂经文,表示对元始魔主无上威能的臣服。

    可在此刻,忽有明月悬照,映彻虚空,将本不应出现的光芒,投入其间。

    渊虚天君?

    跪伏在地的鸦老一惊,随即心中冷笑:

    无知狂徒,这是要招引“元始圣道”的全力反噬吗?

    可也在此刻,帝天罗怀中,却是低细明澈的吟声,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