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天人相搏 惊鸿一现(四)

    九宫魔域的深渊中,泥丸宫的核心之位,重叠的元始魔主,也就是一次不属于主观故意的对“元始圣道”的背离。

    众所周知,元始魔主是非常“大度”的存在,就算是在天魔体系之内,对一切挑衅、亵渎的行为都是极端漠视的态度。能够给予反制和惩戒的,只有无数年来,天魔体系中的存在所形成的既定的规矩法度。

    毫无疑问,它们都属于“道德之法”的范畴,而且,由于天魔体系直指人心的特征,这些规矩法度非常看重“主观”与否。

    如若不然,以当年柳观在黄泉夫人诱导下,破坏魔门祭器那种程度的祸事,绝不至于只在血狱鬼府流放了那么点儿时间,就脱困而出,而且重得“圣眷”,一路冲到自在天魔的境界。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无量虚空神主一直在“兢兢业业”地进行着符合“元始圣道”的大计划*无*错*没有任何超纲之处。

    对这样的行为,只有褒奖才是正确的。

    就算是因为一些意外,导致了这一尴尬问题的出现,但没有关系,只要天魔体系的终极首脑,也就是元始魔主并不在意,附着“规矩法度”只会用最基本的反应处置这一突发事件。

    这种诡异的共生状态,必须要打破,无量虚空神主很快就要被驱逐出去。

    除此以外,也没什么了。

    但对于某些事情而言,这短暂的“重叠”瞬间,已经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无量虚空神主也在“悬照”,但被天魔体系遮挡,对外只有“微光”。

    可现在不一样了,当两个“元始魔主”重合之际,几乎没有任何距离,也没有任何光亮的损耗,自然就有了一次绝妙的映照。

    在几乎完美重叠的状态下,“映照”所体现出来的,无疑就是二者的差异所在。

    其实对元始魔主、对天人九法有基本认识的人都知道:和元始魔主的不同,不就是“灵昧”的有无吗?

    一切生灵,包括无量虚空神主,都是具备“灵昧”的。

    而元始魔主作为天魔体系的塑造者,却如域外天魔一般,不具备这项属性。

    此时“九宫魔域”深渊里,正是体现出这一份“有无”,在既定的天魔体系中,在同样的核心位置,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由此逆推回去,便可照见灵昧之力的作用机理、乃至于更本质的一些东西。

    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份“觉悟”。

    无量虚空神主无疑是真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可是由于他早早就承载着元始魔主的“垂顾”,纵然有胁侍魔主的地位,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不断“转接分发”天魔体系的力量。种种干扰之下,让他根本没有进一步正视“自我”的机会,多劫以来,在“天人互搏”的进度上,有所滞后,纯论此项,似乎连极祖都要超过去了。

    即使这样更适应与“元始圣道”合流,也依旧是盖压一界的强者,可任何一个有志于“终极”的强人,对这种情况都不会甘心。

    早年间,无量虚空神主“跃跃欲试”的作为,可与之形成完整的因果链条。

    可世事就是如此,辛辛苦苦求索而不可得的东西,有时候只是一份“机缘”,就能入手。

    在此对照之下,“觉悟”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激起水波涟漪,微微起伏的波澜,拍打在“岸上”,纵然只是浸湿了极小的一圈儿,也是对多年束缚的一次突破。

    波澜一起,再难消歇。

    虽然此时天魔体系法度独立,占据中宫,带来了更多魔染之力,还有元始魔主的根本加持,使得无量虚空神主“悬照”的光芒更难穿透,但那一点儿光芒,却是愈发纯粹,在魔潮中起伏,始终不散。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紧接着,就是天魔体系法度所判定的“驱逐”。

    按照天魔体系的既定法理,无量虚空神主不能再呆在“九宫魔域”的泥丸宫中央之位,在与“元始魔主”刹那重合之后,直接被排斥出来。

    只是,这究竟是驱逐呢,还是解放?

    此时此刻,“九宫魔域”的中央深渊之上,滔滔魔气如涌泉,顶着一颗昏蒙微亮的“大珠”,冲出了“泥丸宫”。

    这颗“大珠”,距离深渊远出一里,光芒就亮上一分。

    参罗利那眯眼看着,对“九宫魔域”里发生的一切,他大概是除了无量虚空神主本人之外,最清楚的那个:

    “出离?”

    不,还不是,无量那家伙还在天魔体系之内。

    可这是一次极其关键的“修正”,体现出了一个生灵,如何在天魔体系中,修持磨炼自家的“灵昧”力量。

    对无量虚空神主,也许只是刹那的“觉悟”,可若是有机会梳理出来,进入传承序列,后世魔门弟子在灵昧之上的修持,将会有大幅进步,未必就像极祖那般,沦为短板,抱恨而亡。

    天魔体系明显也对这一份变化有所感应,持续给予深层加持。

    这是褒奖,也是限制。

    而对参罗利那来讲,也不是太舒服——天魔体系的加持,其实就是控制的权限,明显有了倾斜。此时无量虚空神主实力不至于暴增,却是将有关节奏重新调整过去。

    参罗利那颇有些受压制的感觉。

    而在另一侧,一直与无量虚空神主战斗的萧圣人,也没有闲着。

    见到深渊之上,出现了这等变故,反应也是极快,当下就以“金科玉律”无上神通,形成道狱——大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道化之力,结而成狱,对玄门体系的修士而言,威胁性不大,可对天魔一脉,着实凌厉。

    “道狱”便像是一个中空的铁笼,隔空罩下,要将乘着魔气涌泉而起的“大珠”锁拿其中。

    不能不说,萧圣人把握战机的能力是第一流的。

    此刻正是无量虚空神主消化新得“觉悟”,对外反应比较迟钝的刹那。

    直至“道狱”罩下、合拢,才来得及回应。

    无量虚空神主的“回应”是光。

    之前它的“灵昧悬照”,隔了深重黑暗的魔气,现在举于其上,则大有不同。

    “道狱”每合拢一分,“大珠”的光芒就强盛一分,与此时正远离“深渊”的情况结合在一起,短短数息时间,其光亮便是似是脱去了一层灰膜,明透玄远,更像一颗冉冉升起的大星。

    “哧哧”声中,“道狱”不断进逼,压迫魔潮。

    可在此之前,两边的“对照”,已经来到了极深的层面。

    萧圣人照映了无量虚空神主的灵昧本质;反过来,无量虚空神主照见的,却是萧圣人的心魔。

    这是一次绝不公平的交换。

    因为,“道狱”打掉的是天魔体系的力量,对无量虚空神主的灵昧丝毫无损,正因为其与天魔体系既相依又相悖的矛盾状态,才取得这样的效果。

    这是萧圣人事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深渊之上,天魔体系似乎是感觉到了与无量虚空神主联系的削弱,魔气激荡,更深层的加持也打上去。

    但此时,无论是怎样的加持,都不可能再让“大星”的光芒,有丝毫的减损,

    反倒是给无量虚空神主施加了更稳固的防护,而且也在大星之下,塑成了一个幽暗的影子,魔潮匍匐在他脚下,像是微澜起伏的海面。

    无量虚空神主的法体吗?

    众所周知,无量虚空神主承载了胁侍魔主威能,职位所限,常规状态下是没有法体可言的,这种形态本身就代表一种反常。

    法体成形的刹那,道狱终于合拢,可随即就在强绝的反震之下崩裂。

    最初就找错了目标,注定了无功而返。

    此时,无量虚空神主与天魔体系的关系,也完成了全新的搭建。

    此消彼长之下,无量虚空神主无疑获得了更高的主导权,在九宫魔域的范围内,节奏重新落入他的掌控,体系也任他揉捏。

    天魔体系是一个复杂体系,但一切归于本质,总能还愿成最简单纯粹的力量。

    下一刻,肆虐真界的他化之力,在无量虚空神主的主导下,通过九宫魔域运化,从那个虚拟头颅的嘴巴里,迸发出尖锐冲击。

    这是一声嚎叫。

    音波非但没有扩散,反而集束如剑,也脱离了音波本身的质性,化为更锐利的寒意,斩过天穹,。

    剑锋之前,就是萧圣人。

    铮然鸣响,萧圣人挡住了音波剑气的锋芒,可是真正的攻伐之力,是心魔,是他化,是直指人心弱点的尖锋。

    萧圣人的心灵弱点,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必然存在,这是元始魔主存在的意义。

    由于是天魔体系的力量化剑穿刺,直指人心,这一击也等于是请元始魔主出手,穷尽演化之能事。

    也是掌控天魔体系的好处。

    萧圣人身形微震,怔了怔,忽地哑然失笑。

    刹那间,其身形几乎透明,若隐若现,五脏六腑已经不见,只有浑茫之气,盘旋运化。

    明月之中,余慈抽了一口凉气:

    “道化……合道!”

    这是萧圣人的第二次合道,但程度之深,决断之狠,远超出余慈几次尝试之和!

    应该是感应到余慈的注视,萧圣人扭过头来,与他目光交汇。

    抱歉,招标一整天,开始码字的时间太晚了,各种效率低下,大伙儿见谅。

    第二百零九章天人相搏惊鸿一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