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天人相搏 惊鸿一现(三)

    毫无疑问,“天人相搏”之中,蕴含着绝大凶险,很多雄才俊杰,都是在这场与茫茫天道的角力中,败阵、或者干脆迷失了自己。

    不过在此之前,“天人相搏”又是虚无缥缈的,很多地仙大能,到了这层境界之后,反而是迷茫不知前路,只能是漫无目的地游荡,浪费大把时间,寻找所谓的“机缘”。

    像渊虚天君这样,直接就拿“合道”来搞的,眼光之准、胆色之豪,让参罗利那也要佩服。

    在参罗利那看来,再怎么凶险,相较于一条真实不虚的道路,又不算什么了——当然,要有能走下去的实力。

    到目前为止,渊虚天君都成功了,即使一次比一次凶险,可每渡过这么一个劫关,他的灵昧根基,就像是在淬火,都将会有绝大进步。

    而且,看渊虚天君,竟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还要再来?你够了啊!

    参罗利那首次觉得头痛,真让渊虚天君用这法子,将四御法相都给造出来,别的不说,道境天宫必是固若金汤,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可立于不败之地。

    以此为基础↖,持续完善整合玄门体系,正是如虎添翼,难道它要被灰溜溜地赶出真界吗?

    真切的危机感,就像是背上那个沉重如山的印痕,抵至心头。

    参罗利那再不迟疑,直接做了决断!

    能够掌握“天人相搏”法门的强者,不管层次、境界上有怎样的差距,本质上都是平等的。

    现在的渊虚天君,就是它的生死大敌!

    而且参罗利那还没有忘记,刚刚从明月间冲起的剑意,同样是极具威胁,干脆利落斩掉两个八帝魔主法相,就是它的无光七劫,也不过如此而已。

    留不住手了。

    转眼间,参罗利那已经重新调整战法,血气流转,全力消融背上那个恼人的痕迹,同时血光利刃斩出,这一击,主要目标还是在两位帝御法相身上,可是当血光裂空之际,对周边虚空环境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之前的任何一次!

    余慈注意到,参罗利那的气机放开了!

    影鬼说参罗利那“收着打”,是没错的。

    为了与遍布一界的魔潮发生太复杂的联系,参罗利那的攻伐手段都是格外地“干净”,所有的力量都收束在一定的范围内,几乎没有任何外溢的现象产生。

    这种手段非常高效,但却更类似于剑仙,绝不是一位外道魔头霸主应有的风格。

    可这回,情况截然不同了。

    参罗利那不再追求极致的控制效率,一次斩击,便如狂飙巨浪,声势浩大,天地激荡,某种一直压抑着的强横奔放的意志,肆意挥洒。

    遮天蔽日的意志阴影,由此覆盖一界。

    血光刀芒过去,往往是切入一道根本法则,顺势就往下衍生变化,这条线上的所有存在,死物也好,活人也罢,都要受到影响。

    特别是活的生灵,在相关构合法则受污之下,各种痛苦,莫名而发,导致心神昏乱。

    魔潮之下,有的直接就被魔染,减损玄门体系的根基,反过来又激发魔潮,使得亿万天魔愈发兴奋,在其中明灭闪烁的魔门修士灵昧,也是如饮甘泉,透心的爽快。

    刚刚才被“十二玉楼天外音”重创的九宫魔域,也重新活跃起来,无畏、寂妙两位魔主神通法相,重塑的速度也是骤然加快。

    不过,最关键的一点是:

    通过魔潮,参罗利那和无量虚空神主意念真正交迸。

    他们两边,都具备一定时间、一定范围内,控制天魔体系的绝对实力,而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足以形成足够的“引力”,让相关体系围绕他们来运转。

    之前的一段时间,无量虚空神主掌控着节奏,现在参罗利那入场,两边互相干扰,谁也无法占据优势,却是让天魔体系的法度,凸显出来,并愈发地清晰而独立。

    天魔体系永恒的法度,就是“元始圣道”,是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他化自在”的基本模式。

    无论是参罗利那还是无量虚空神主,暂时而言,都没有违逆这个模式的意图,或曰具体做法。

    事实上,他们也违逆不了。

    在这个体系之中,他们能做的,只有共鸣。

    这是在一个相对固定区间,却没有固定频率的共鸣。

    难较高下的两边共处在一个体系之内,在有限的的“空间”里,全力激荡,给予体系多年来未有的活力,天地间奔涌的魔潮,开始形成势头强绝的潮汐,咆哮间,向此界每一个生灵发出震慑和恐吓。

    玄门体系自然要奋起抵抗,可是在参罗利那和无量虚空神主的“共鸣”状态下,每一次对冲,都是与这两个魔门大能同时碰撞,没有例外。

    真正的混战来临了。

    两个帝御法相够用吗?

    余慈感受着混战前期,陡然复杂了十倍的局面,觉得自己应该再加把力,当下便要做描画“后土帝御”的准备。可这回,他的本体从“浑化”状态中脱离,影鬼总算是有了用力的地方,连拖带拽,横加干扰。

    “你怎么‘天人相搏’,我管不了你。这种赌命式的行为,而且是几乎无法计算的赌博,实在是不能再来了……你分明就是生出了轻慢之心!”

    影鬼的嘴皮子还是一等一的犀利:

    “能找到‘天人相搏’的路径,确实是了不起,可在一次尝试过后,哪个人不是仔细琢磨、体会,消化个百十年?还真以为都和逛街似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影鬼一点儿都不看好余慈的下一次行动。

    别看余慈前后几次脱离“合道”都成功了,可这对他接下来的尝试,不会有任何经验能够依仗,相反,只会让他更“熟门熟路”地进入那个状态。

    “你只是找到了路,且是一步踏错,就直坠万丈深渊的险路,怎么走法,不是靠运气,也不是靠胆气,是要靠脑子的!”

    说话间,翻涌的魔潮势头更盛,从他们的角度看,亿万魔头,正十方合围,仰攻道境天宫,层层浸染。

    这些并不是杂乱无章的。

    天魔体系自有其主宰,虽然这位“主宰”,也就是元始魔主,根本不理会这些,可无数年下积累下来的法度规矩,与体系中的“人心”交互映射,还是产生了一些变化。

    就像是玄门体系中的三清四御,魔门之中也有八帝魔主。

    在八帝魔主基础上创出的“九宫魔域”,已经足够承载天魔体系的法度,也是现阶段最高效的手法。

    此时,无量虚空神主受参罗利那牵制,掌控节奏被彻底打破。新的体系运行法度,其实才是无限趋近于最原初、本质的面貌。

    这种“节奏韵律”渐渐清晰,当其逾过了某个极限之后,北地某处,忽地有鼓声鸣动。

    那是天魔心鼓。

    而且也仅仅是前奏而已。

    余慈月光映照北地,可以看到,在北地魔门的核心重地,无量地火魔宫之下,两道宝光冲起,瞬间化入魔潮之中,在里面翻开虚影,却是两部厚重的典籍。

    虚影显现之际,但凡是魔门有些境界的修士,都觉得根基微颤,心神悸动,似乎有微缈之音,轻唤他的名姓。

    不管他应还是不应,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其牵入到魔潮的共鸣之中。

    已经在魔潮里“狩猎”的还好些,那些新近被扯进来的,都是天旋地转,神智有消融之势。

    有的还能适应,有的直接就被抹去了神智,肉身化为天魔寄生之所。

    《圣典》,还有《太元天魔根本经》!

    这两样真界魔门的根本重典,分明都已合入共鸣。

    真界上空,九宫魔域被这两样根本至宝一冲,整个都在颤动。

    其内蕴魔意,以及相应的运化层次,自成形以来,还是首度有“撑不下去”的意思。尤其是八帝魔主,某几位还不是太“权威”,没有得到魔门修士的普遍承认,这种时候,就些“真金火炼”的意思。

    看哪个动摇,就知道哪位魔主的“教义”、“根基”,还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不管八帝魔主怎么受到冲击,理论上,九宫魔域的“深渊”处,都不可能出问题。

    因为这里虚供着元始魔主,是一切魔门体系当之无愧的核心。

    可问题是,“深渊”之中,忽然透出来的“变了形”的异响,又是怎么回事儿?

    好像……有什么在冲突?

    “是了,重叠了!”

    影鬼一拍巴掌,醒悟过来。

    此时的九宫魔域中央泥丸宫之位,本应该是虚供元始魔主,作为九宫魔域的轴心。可是无量虚空神主凭借他的“脱袍让位”之策,先一步占据了这里,也算做得有声有色。

    可是随着参罗利那和无量虚空神主互相影响,现在天魔体系的法度已经脱离了后者的掌控,愈发清晰、独立。这个时候,《圣典》和《太元天魔根本经》的加持,正是有着“由虚转实”的效力。

    但此刻,无量虚空神主还在,且正如此模仿……

    也就是说,两个“元始魔主”撞一块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