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天人相搏 惊鸿一现(上)

    余慈居于中天,对魔潮以及九宫魔域“深渊”里的变化,有那么一丝感应,不过更多还是因为心魔大劫涌动,心中压抑,对其起落之势,有大概的了解,更深层的东西,一时也是细辨不能。

    更何况,当下,参罗利那挤占了他绝大部分注意力。

    这头已经在真界边缘地带折腾够了的大虫子,开始了一往无前的冲击。

    单纯由玄门体系衍生的神通,对它造不成什么致命的伤损,只将其周围渐渐浓郁起来的浑浊烟雾区域,扫灭一些。

    问题是,在真实之域上,这些形若烟雾的法则区域,其飞溅的法则碎片,在魔潮中一刷,,往往就是火瘟、刀蚁这些魔物的虚影,狰狞翻滚,隐没不见。

    至此余慈怎么可能不知道,参罗利那在打什么算盘!

    可是,就算明白无误地了解,他也很难做出正确反应。

    参罗利那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长空血痕延伸。

    参罗利那斩出的血光,切过由诸方天域组合而成的玄门体系,势如破竹,中途多达七处大小不等的天域,层层虚空阻隔,都不能使其速度有明显的下降,任其直入中天,和心象明月碰撞。

    “嗡!”

    剧烈的震荡音波里,余慈低咒一声,虽然他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玄妙的“浑化”状态中,可当参罗利那血光斩过,属于形神结构的痛感,还是清晰呈现出来。

    这一刻他的感觉就像是被在火上烤得滚烫的刀子切过,而且是被捅了一个透心凉。

    明月之上,都显现血痕,乍看去,简直就是被斩成两半。

    事实上,真实之域的神台,真的出现了裂纹,即使很快弥合,可自此刻起,中天明月之畔,再没有一刻安定的时候,强横意念排空而来,道境天宫摇动,真实之域的神台一次次被血光斩裂,而且一次比一次来得容易。

    真实之域的法则领域铺开后,余慈的防护一刻都没有放松过,

    出现这种局面,只能说明,参罗利那找到了破坏“道境天宫”的高效办法,它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它还借此证明了:我有能伤到你根本的能耐,你没有!

    确实没有……暂时。

    看到他这边局势被动,八景宫方面,试图从“葬星”方向转移,为余慈提供防护,但被余慈拒绝了。

    现在的玄门体系,结构上更倾向于上清三十六天,最高效的整合力,也还是在余慈这边。

    八景宫要想在一界范围内,演化“八景三十六天”无上神通,暂时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八景宫虽然有五六位地仙大能,依靠云外清虚之天,面对参罗利那侵掠如火的攻势,也只是守备有余,反击不足,根本无助于解决现在的被动局面。

    而这种情况持续得久了,“葬星”那边的局面很可能会迅速失控,甚至七祭五柱、六道轮回也难说不会反复。

    已经让参罗利那抢占了主动,难道还要被它彻底搞崩掉大局吗?

    对余慈的“自信”,八景宫显然是有些迟疑的。不过掌控八景三十六天的辛乙,倒是魄力十足,只简单道了句“撑不住了就说一声”,继而便亲自出马,投向“葬星”所在区域。

    此时,余慈虽是受到压制,明月神通还在发挥着效力,继续深照“外道魔国”体系内部,那里面发生的一切,也都在清晰呈现。

    比如,在最深层的葵阴魔巢中,有数具种属不同,却正在迅速发育的外道魔头,此时已经快要到了某个临界点,观其形貌轮廓,分明就是辅助参罗利那,纵横域外无边星空的几位得力干将。

    参罗利那将他之前的“外道魔国”化为“种液”之时,也是将这些得力手下,一并添了进去。

    如今受“葬星”的巨大能量灌注,这些名震域外的强者,已经开始逐步复苏,一旦真的破壳而出,外道魔国将迅速攀升到鼎盛阶段,再无人能制。

    其实,就是现在发力,都有些迟了。

    参罗利那大胆出击,就是卡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也是对“外道魔国”体系,有着充分的信心。

    当然,它对自己更有信心:

    击破中天明月,伐去渊虚天君的整合神通,整个玄门体系都将变为一盘散沙,再没有翻盘的机会!

    此时此刻,整个真界的修士都能看出来,一直悬照中天的明月,在参罗利那的攻势之下,已经是摇摇欲坠。

    原本明澈的月光,部分都被血色所污,魔潮翻卷,便如厚重云层,随天风激荡,望月而来。

    前端的烟云,部分已经拂过明月表面,在月光照耀之下,也分出轮廓层次,就像是妖魔的手臂,将欲擒拿。

    对此,余慈视若无睹。

    真实之域的“神台”,现实层面的明月心象,在这一刻,都不足以成为干扰他心志的因素。

    在他心中方寸之地,留着一片“空白”,那是他在这种“浑化”状态中,临时寻找到的一块画布,也可以称之为“符纸”,此刻就有一道笔锋,在上面仔细描画。

    笔锋勾勒的法度,便如工笔做画一般,细致谨慎。

    每一笔落下,“墨迹”本身,便是无数抽象线条拼接而成,循笔锋法度,却是显现出无数拼合的可能,另有经文音韵,环绕其外,诸天虔诚玄门信众,耳闻心应,均与共鸣。

    真文为墨,道韵加持。

    这是直接用“真文道韵”显化符箓。

    以前余慈也不是没用过,太一斩邪符一脉的“青莲法剑”,就是由此而来。

    可这一回,他重新描画的,就不只是符法神通的级别了。

    随着轮廓渐渐清晰,法度勾勒明确,余慈开始有些恍惚,驱役的力量无穷无尽,但他的注意力开始涣散。

    明明是思路清晰,笔锋稳健,但整个人都像是抽离出去,只有小部分心念,悬在这方寸之间,而绝大部分意识,都是进入了一个极其广阔的层面,与无穷尽的信息相接。

    便在余慈用半好奇、半淡漠的古怪心思,体会这份奇妙感觉的时候,某个听起来缥缈不实的声音,切入进来:

    “冷静!”

    这一声过后,感觉才变得真实了些,也让余慈辨识出来,这是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影鬼。

    “冷静下来,量入为出!”

    影鬼其实用尖锐的意念提醒。

    说是“量入为出”,其实余慈没有后继乏力的感觉,影鬼所说的也不是所谓的“力量”。

    余慈的心象明月高悬,从一界资源的汪洋大海中提炼出来的能量,说是无穷无尽并不为过。

    可余慈的心念意志是有极限的、认识是有极限的、境界也是有极限的,限制了他的输出方式,也限定了他的承载力。

    如果仅此而己,也还罢了,要么就是突破、要么就是憋着,别无他途。

    可问题在于,余慈多番磨砺之后,形成了极高的认知水准,也就将这个“极限”的突破口,从正统的境界和形神结构上移转出去,定在而是在更玄妙的层次上。

    道韵悠悠,心神俱化。

    那个熟悉的的感觉又来!

    影鬼的警醒就像钩子,硬把余慈扯回,又是只差一线,就要“合道”了。

    而这次脱离,余慈却不像之前那般心有余悸,“画布”上的图像勾勒,依旧在进行之中,此时已近尾声。

    由于现在余慈的状态比较特殊,影鬼一时也没有发现异象,只是恼道:“你搞什么鬼啊,就算你也有心魔大劫牵着,可是魔潮已经在萧圣人那里‘吃一堑’,难道不会再‘长一智’吗……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余慈确实是听着的,他心神扫过真界,亦有所感。

    九宫魔域之中,八帝魔主此时绝大部分神通法力,是落在萧圣人身上的,不过余慈注意到,其中寂妙魔主仿佛得道高僧一般的宏伟法相,正眼观鼻、鼻观心,宝相庄严,可其中的心神牵系,分明已不寻常。

    刚刚,那边似乎还真的助推了一把。

    对此推论,余慈心神淡定,既然选择了这种做法,冒险就是必然的。

    这一场“合道”的危机,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虽然只是最糟糕的打算。

    不冒险,怎么可能承担得起他当前的角色?

    现在只希望结果能够让他满意!

    不理会影鬼的唠叨,余慈意念顿挫,最后一道笔锋落下。

    一直在虚空中回荡的道韵之声,真正清晰起来:

    “上象巍峨,真元恢漠。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勾阵帝御!

    影鬼这才明白余慈之前是在做什么,可这时候,他也只能眼看着这具威严帝御法相,自明月中出来,巍然升座。

    太霄神庭中,四御之位,除紫微之位,由余慈自领之外,玉皇、勾陈、后土,都由杨祖等三位地仙遗骸镇压。这只是在没有地仙大能镇守之时的权宜之计,是给法度一个流转依存的根基,还要由余慈唤出法相,才能真正显化神通。

    这就造成了法相与本体脱节,抗压能力较弱的问题。

    可这次,情况不同了。

    “又来!”

    看到曾被极祖一击打灭神通法相的勾阵帝御,重新显化于虚空,依旧法相威严,黑底长卷的万神图迎风招展,参罗利那没有看轻,没有讽刺。

    到它这个境界,最起码的判断力是要有的。

    这座勾陈帝御法相,和之前的明显不是一回事儿。

    至少,随着法相显化,真实之域的道境天宫,乍看还是那番模样,但法则的组合构建,已有了微妙的不同。

    同样的斩击过去,简直是撞上了铜墙铁壁,其“硬度”可谓是十倍、百倍地提升,分明从恢宏壮丽的胜景,变成了森严厚重的堡垒,功能的变化,实是天翻地覆。

    尤其当真实之域的法则领域变化,投影到各个天域,参罗利那就发现,自己似乎是遇到了麻烦。

    狂飙突进的速度不可避免地减缓。

    参罗利那就琢磨,如何针对性地变化手段。

    可这时,真实之域上,万神图长卷舒展,不再有神明显化,却是有无边浑茫煞气刷落。

    相应的,在真实之域、现实层面,和合如一的参罗利那巨躯,有血光上冲,与煞气相激。

    这一次对冲,中天元气潮汐激荡,固然明月摇动,却也将已经覆盖上来的魔潮,吹得七零八落。而潮汐之中,勾陈帝御法相明灭不定,但每一次明灭变化,都有奇妙文字,法相内外流动,重聚元气,层层运化,最终重新凝实。

    至于参罗利那,整个身躯都是剧颤一记,周围如烟似雾的十三外道法则区域,直接就给打得崩了,又在无穷尽的煞气中灭顶。

    魔潮虽是奔涌往来,却也没有“救”下多少,反而是被煞气洪流冲刷,天魔死伤无数。

    参罗利那晃晃脑袋,巨躯之上,血光层叠,稳住气机,却也不免感叹了下:

    真的不一样了。

    勾陈帝御集聚运化一界之力,又抽离出最强横的杀伐之力,威胁较先前强出何止十倍?

    渊虚天君好像是拿出了一个很了不得的手段啊。

    中天之上,余慈也是长吁口气:

    “成了!”

    描绘四御真意,显化帝御法相,实是无上神通的级别,但本质上并非符法,而是存神之术。余慈一直以来,都是用了《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中的推衍之术,将一切神通,都以符法的形式展现出来。

    他能由此悟出“万古云霄”,反推四御真意,就不是问题。

    而本次最关键的差别,是“材料”的不同。

    余慈是以“真文道韵”为墨,以“方寸心田”为纸,以“万古云霄”为加持,一点点描画出来。

    放在以前,他绝对没有在展开了万古云霄之后,继续描画无上神通级别符箓的资本,更别说是有“真文道韵”这种上承道尊真意的神通具象。

    如今不一样了,有一界之力支撑,有明月心象整合,甚至还有“合道”之时的神通妙境,一路符法描绘,还掺着玄门根本气法的“心象”之术,一符成就,几若天授。

    最妙的是,法相显化之后,自然有玄门体系与之互通,再不用费他半点儿力气。

    符法之用,便在于此!

    现在,参罗利那前进的势头受阻,原本岌岌可危的局面,一下子就缓解了许多。可余慈也没有指望,就凭一具神通法相,就能扭转战局。

    只是瞥了一眼,他就重新凝聚心神,心田方寸间,便有墨迹泼下,浅浅一层,依稀有了个轮廓。

    “等等,你还来!”

    虽说余慈现在“浑化”的状态,见不到本体。可自从见了勾陈帝御法相之后,影鬼就提高了警惕,对余慈心神状态最是关注,一有感应,立刻叫停。

    此时他真的有些急眼了:“你看清楚形势啊,这不是你和参罗利那较劲儿的时候,也别给冲昏了头!现在萧圣人和曲无量、你和参罗利那形成两边战局,可都在魔潮覆盖之下。

    “之所以没有整合在一起,是参罗利那和曲无量都收着劲儿,而你们打得越激烈,影响范围越广,两边战场的牵引就越紧密……到那时候,他们同受根本加持,合成一股,你难道还能把萧圣人再接回来?”

    影鬼的眼光见识,实在是此界第一流的,说得半点儿不错。

    其实余慈也感觉到了,现在就是一场混战的前奏。

    元始圣道绑住参罗利那和无量虚空神主,目前来看,谁也没有从中跳出的能耐,一旦混战开启,必然会合而为一。有了九宫魔域这等级别的魔域法度,完全可以将他们的合力充分发挥出来。

    倒是余慈这边,虽是控制着玄门体系,可萧圣人之前已经切断了一切气机联系,又有因果承负的负担,不可能重归其中,甚至还会出现一些排斥。

    先天上就有了缺限。

    而且,影鬼的理由还没讲完:“一旦混战,冲击集聚,形成漩涡,四面冲突。撑不住的时候,往哪儿去?当然是往最弱的一环……你啊,除了你还有谁?

    “没错,你有玄门体系撑着,寻常冲击也是不惧。可是神魂意志层面的冲刷怎么办?要知道,你现在这种状态,一旦负担加重,要么‘合道’,要么就是心魔大劫渗透,你能担得住?这种层面的对冲,你了解得太少,闷头冲上去,就是一个死字!”

    影鬼现在真有的苦口婆心的感觉了:

    “要找准定位!你现在维护体系是第一位的,只要有这一轮明月当空,你就是玄门的中流砥柱,功德无量。反倒‘战绩’之类,有哪个人指望你把参罗利那灭掉?你要知道,如今局势微妙,变数横生,你只要再等等,再等等……”

    “那么,你又在等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影鬼沉默了下去。

    余慈也没有再开口,维持着这种沉默状态,也将神意往往九宫魔域的“深渊”里照过去。

    彼此感应中,他倒是隐约察觉到,无量虚空神主那边,奇妙的观照状态。

    这是某种类似于“对照”的感觉。

    余慈沉吟了下,最终什么也不说,方寸心田,第二次“墨汁”泼洒。

    “画纸”之上,真文道韵灵光层染。

    这一章五千,明天早八点还有一章三千字,请各位书友注意查收。

    ...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