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一人天下 并立雄才(下)

    参罗利那继续保持着“缓步行进”的节奏,玄门体系的力量,渊虚天君运用得再不得法,至少也是充分调动起来了,它还是有压力的。

    还有,在真界外围盘旋了数十劫,它还是头一次深入其中,亲身感受,自然要更仔细一些。

    终于还是进来了。

    可惜,没有见识过巫神全盛时期的模样。

    嗯,幸好没有见到。

    像真界这样的虚空世界,迥异于“真实法则”的天地法则体系,创造出来有什么用?不是让人来扮演“造物主”,体现其悲悯情怀的,而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确证,他所架构的体系、选择的道路有没有谬误,下一步又该怎么修正、实施。

    说白了,就是专供一人修行的实验品。

    巫神太自负了,以他的修为境界,如果当年把这个世界缩小到十分之一,也许五分之一就够,再花上多一倍的时间,绝不至于沦落到这般下场。

    不过若非如此,岂会见到曲无劫、陆沉那样升起又陨落的真正强者?

    哦,还有这么复杂精彩的体系对抗、人心乱象。

    身在真界,切身感受这里的种种变化,参罗利那觉得它需要修正一下自己的感想:

    也许世间雄才凋零,但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在这个路上大步前行的。

    也许他们本身不是要做什么“雄才”,可他们的做法、选择,都在昭示着这一切。

    当然,也只有真界这一处奇迹之地,才能够容纳得下。

    即使他们的做法,现在很是给它造成了一些困扰。

    几乎要烧透天穹的凶戾火焰,在一层层焚灭天宫之际,也不可避免与正弥漫在玄门体系外围的魔潮相接触,那是无量虚空神主的“作品”,更是“元始圣道”的表征,由于和它本质上同源,在初步的接触之后,也试图将它吸纳进来。

    这就是参罗利那不愿沾染的“漩涡”。

    它一门心思想要“出离”,绝没有再跳进去的道理。

    反过来讲,无量虚空神主应该也不想,他应该是正在关键时候,节奏掌控非常清晰,自然不希望再生变数。

    还有萧圣人,应付一人已经吃力,若魔潮将添生力军,压力倍增,更是难为。

    回到这边,渊虚天君现在应该正头痛如何应付;参罗利那自个儿趟进混水,心里也是不舒坦。

    问题在于,以“元始圣道”为本的魔潮,自有不可移易的法理根基,对他们几乎“有志一同”的想法,绝不会“理睬”。

    覆盖一界的魔潮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召唤,只要参罗利那还身在魔门体系一日,这种召唤就是不可拒绝的。

    它保留着一定的“矜持”,但还是将自我的意志切入其间。

    作为当之无愧的域外霸主,它的份量足以与获得元始魔主根本加持的无量虚空神主分庭抗礼,这使得真界上空“九宫魔域”的法度,出现了部分偏移。

    这是天魔体系的自我调整,与参罗利那是否想与无量虚空神主抢夺主导权,毫无关系。

    归根结底,得益的只是元始魔主而已,偏偏那边又全然不在乎,如此也足够荒唐的了。

    它还真是一个合格的搅局者……

    “元始圣道”终究是另一个层面的事儿,对回避不开的问题,参罗利那也不会浪费时间,只是打定主意不要与之牵涉太深。

    现在,它的谋划也到了关键时刻。

    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外道魔国”整个地嵌入玄门体系之中,永留一席之地。

    可“人力有时而穷”,破神蛊也不例外。

    别它气势恢宏,引领着外道魔国和域外虚空所化的“巨人”撞入真界。

    事实上,那也就是暗红的火球在大地上滚动……翻了个身子罢了。

    就算因为压力变化、结构改变,温度内敛、能量转化等等因素,“原真界大日”、现在的“葬星”不断缩水,可其直径也在十万里以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碾进来,就是参罗利那,也是利用了多方虚空的压力作用。

    之前成千上万里长的“粗藤魔龙”,象征的意义更大些。

    当其进入真界,周边虚空环境归于稳定,让它再来一遍,便不可能了。

    其实,这么一个暗红色的巨大火球,现在也就是“翻”上来小半,嵌在真界边缘,再没有了前行的可能性。

    但这也是足够。

    “原真界大日”的份量实在太恐怖,就算虚空扭曲牵引的时候,将其冲击力化消了绝大部分,但此刻整个真界也在震颤。其形成的恐怖压力,当即永远改变了周边的地形地貌,厚重的地层扭曲开裂,岩浆成河,翻涌上来,数息时间,就将断界山脉西部区域,化为一片火海。

    更何况,还有无形却更为庞大的外域虚空,随之接入,体系的冲突,围绕着气态的星辰,形成的剧烈的风暴,横扫百万里区域。

    离尘宗虽然早已迁居民众,尽量往东,可是这样规模的冲击,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根本不可能脱离,不免死伤惨重。

    这只是葬星本身的份量,造成的后果。

    真正的属于“外道魔国”的体系力量,现在才刚刚“苏醒”。

    当参罗利那拖着外道魔国,在玄门体系中占了越来越多的“地盘”,六道轮回、七祭五柱的影响不可避免地削弱,叩心钟的力量却是到了极限,此消彼长之下,根植于“葬星”的外道魔国力量立刻复苏,借着此刻的混乱局面,向玄门法则体系深层渗透,

    顺带着还有血狱鬼府、九天外域的部分,罗刹鬼王信誓旦旦,却最终没有做到的,它帮着做!

    参罗利那不忘和黄泉夫人交流:“顺路带你一程,不谢!”

    风暴中,亿万根血清源木的枝条探出,纷纷插入地下,深植在真界之中,向四面八方蔓延。

    这些“外道魔国”的触手,将与玄门体系交锋,一旦胜过,就将污染真界物性,将某些“烙印”留在这里,使之成为具备了繁殖十三外道各个种属能力的“沃土”。

    虽然在玄门体系持续不断的压迫下,生存环境应该是无比恶劣,但这已经足够了。

    “原真界大日”的冲击是直接的,但其威力来源于物性的本质,是天之三法的延伸,在法则层面,很快就会平复下去,甚至完全被玄门体系覆盖。

    外道魔国的渗透是间接的,也不稳定,可只要成功了,几乎就是永久性的,最终将与玄门体系形成一种“妥协”式的平衡。

    那就是参罗利那所希望的结果。

    为了尽快达成这一目标,它现在要加快速度。

    心念动处,参罗利那巨躯冲起,直趋中天。

    真实之域和现实世界同步,强横力量攻伐道境天宫。

    覆盖一界的魔潮,也同步响应。

    以渊虚天君的修为境界,他做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参罗利那本来是想强行扭曲虚空,跨过亿万里长途,可是被玄门体系压制着,一切虚空挪移神通,都近于失效,他只能是一路碾过去。

    而它所经的每处天域,都有道境天宫的投影,隐约显化,与三十六天的法度相合,层层叠叠的神通加持,就是十个八个寻常的地仙,一时也要给困在这儿。

    可惜,参罗利那就是最不寻常的那个。

    强横无匹的力量发挥出来,所过之处,什么道境天宫,都给焚化成灰,而且由于牵引魔潮,又生出一层新的变化。

    “十三外道”在真实之域上显现。

    常规情况下,“十三外道”中,除了最高端的破神蛊,还有升阶后的“蚁后”、修炼到极致的“皮魔”,再没有第三类种属,能够迈入真实之域。就连金刚魔俑也是一样。

    无关乎实力,只是灵昧之力不足以支撑罢了。

    更别提现在的“外道”魔国,还远远没有衍化到那种程度。

    可如今,随着魔潮覆盖真界,演化为“九宫魔域”,无数天魔群聚,万千魔门修士灵昧共鸣,其层次本来就已经跨入真实之域,在其加持下,与参罗利那气机相通的“十三外道”,将其所凭依的法则投影上去,也是顺理成章。

    至于进入真实之域的好处就在于,如此做一番中转,就算转眼便给打破,还是会有法则烙印留下来,遍布一界,比“血清源木”的散播还要高效。

    参罗利那持续突进,血红的复眼盯着中天之上那轮明月,也盯着依稀见出模样的恢宏天宫:

    “三清四御,道境天宫,玄门气象,确实不凡……可后面呢?

    “本源之力呢,为什么不拿出来用?

    “如果没有新花样,我就来了啊!”

    尖啸声起,刺眼血光绞碎了前方可以目见的一切,接连三五个天域,被参罗利那一击贯穿,它的长足仿佛在瞬间跨过了剩下的所有路程,直指中天明月,同样,也是斩开了道境天宫,直取核心神台。

    天地虚空中,响起呜呜的风啸声,那其实是魔物的呻吟和共鸣,覆盖的一界的天魔体系之内,已经塞下了足够多的“东西”,随着动荡加剧,自然而然地向更深层运化。

    九宫魔域最核心处的“深渊”里,光亮微微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