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一人天下 并立雄才(中)

    参罗利当然知道,面前这套玄门体系的结构,储藏着惊人的能量,似分而合,似散而聚,而做成这一切的,不是、至少暂时不是体系本身,而是渊虚天君的奇妙神通。

    所以,无论如何,渊虚天君都必然要出头。

    不过,里面的这番道理……还有更深层的东西,某人到底懂还是不懂?

    碧落天阙,余慈的投影无声消失,洗玉湖上,其本体都化为一道光芒,直入中天。已经铺设开来的玄门体系中,余慈已经等于是半个造物主,再有虚空大挪移的手段,亿万里距离,等若无物。

    然而中天之上,他往何处去?

    事实上,余慈进入到一个非常微妙的状态中。

    他所触及的一切,包括他本人的形神结构、开辟出的心内虚空、超拔于其上的心象,还有玄门体系之中不可计数的广大元素,恍惚间都没了所谓的依属和层次感,整个地都化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他就是这一轮当空明月,所有的视角都整合归一,以明月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而在另一个角度,这一轮明月,又投放在许许多多生灵的》※心中,映照周边一切。

    一种类似于神主的玄妙状态,却不限于生灵的层面。

    也因此,汇聚的资源,几如汪洋大海,无边无际。

    他从未如此强大过。仿佛自己的呼吸,都化为一界的韵律,使得元气跌宕,风云变色。

    当然,不是说一界的力量都为他所用,如此混杂的资源,不会有任何意义,真正的力量,在于明月心象悬照,自然将“汪洋大海”中的精华提炼,由四御体系运化,由他心念所役。

    这种提炼的力量,是怎样的层次,怎样的强度,余慈还把握不太清楚,但没关系,试试就知道了。

    恰好参罗利那血红的复眼直视过来,他心意一动,刹那间神意冲击千万重,倾压而下。

    对地仙、神主这一层次的强者而言,千万重级别的神意冲击只算常态,造不成什么威胁。但重要的是,随着神意力量扩散,真实之域上,属于余慈的的法则区域一层层铺开。

    茫茫道境、恢宏天宫,初时还像笔锋之下的山水画作,可随着一层层法则涂染,愈发地气韵生动,虚实莫辨。

    这是完全由他支配的世界。

    当此法则区域在真实之域上铺开,对现实层面的影响,更是深透。

    以至于正在激战中的萧圣人,都送来一瞥;还有无量虚空神主,似乎也以某种特殊的方式,观照过来。

    至于参罗利那,则是在冷笑声里,第一次在真实之域铺开了它的法则领域,但让人意外的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有的只是它自个的投影,或者,是更真实的无光魔主?

    在真实之域看到这个十七长足的大蜘蛛,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微妙的。

    在这具“真实投影”之外,才是由血色灵光撑开的法则区域,吞吐不定,似乎有着无限的张力。

    余慈认真观察,与之相呼应的,就是明月悬照,不但在现实层面——道境天宫之上,同样有一轮明月升起,普照真实之域,二者结合得天衣无缝。

    真实之域上的根底,没那么容易看清楚。

    可在现实层面,参罗利那的本体处,月光照下之时,外道魔国真的是给照得透了。

    月光下之下,外道魔国中,浓厚的血气像是被稀释掉了,又徐徐澄清,直至将内部的情况彻底暴露出来。

    从血精源木的结构,到葵阴魔巢的分布,还有更深层所有已经孕育出来的外道种属的类别、区域,何者将发、何者潜藏,都是纤毫毕现。

    如此的好机会,没有人会错过。

    外道魔国后方,六道转轮之上,佛陀齐声颂经,梵音阵阵;中天之上,光华隐没的叩心钟同样发动,两边不约而同地选取了灵压穿透之法,且因为明月神通的加持,对外道魔国里里外外都是明晰,针对性更强,造成的杀伤,也倍于从前。

    这回,参罗利那已经无法再回援了,渊虚天君的神意冲击锁定了它,同样的,月光凝注,其不假外求的界域,竟然也给照透,厚重的外壳隐隐变得透明,气血如何运转,都显露端倪。

    这是渊虚天君的神通手段,也是玄门体系在统合之后的优势。

    然而,看破不等于压倒。

    参罗利那一点儿重新掩饰的意图也没有,就拖着已经千疮百孔的外道魔国,向玄门体系方向推进,真实之域、现实层面,凶意飙场。

    这一刻,真实之域的参罗利那,和现实层面的无光魔主,就像在镜子两边的镜像,虽是明月悬照,却依旧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幻。

    明月神通映照得越是清晰,就越难分辨,因为两边根本就是毫无区别。

    无论是法则结构、神意质性、气脉运转,都是如此。

    只有滔天凶气,横贯天地。

    余慈试探性的千万重神意冲击,只不过是双方对冲的神意大潮中,第一波微不足道的浪花。

    参罗利那的尖啸声起,音杀激起的狂飙巨浪,和同步推至亿万重的神意冲击进一步模糊了真实之域和现实层面的区隔。让人感觉着,此时的参罗利那,就是这片天地的中心,不管是什么层次、什么领域,都围绕着它转动,被它强横的力量扭曲。

    正因为是这样的变故,余慈这边,真实之域的道境天宫,现实层面的玄门体系,也是给绞缠在了一起——两边的法则结构,也着实非常相似。

    这算是被参罗利那“带到沟里去”呢?还是又学了一手?

    此时的余慈,甚至也分不清真实之域层面、现实层面究竟有哪一部分,才真正地属于自己,参罗利那的超绝境界所带来的压力,瞬间就把对战推向了他所能理解的最高层次。

    道境天宫燃起了大火,焚灭结构,飞灰漫天,参罗利那就踏着道境天宫的废墟,缓缓而来。

    只是“烈火”过后,转瞬又是琼楼玉宇,铺设阵列,更有仙真显化,穿梭其间,布设阵势,衍化出种种降魔神通,便如天罗地网,将参罗利那罩在其中。

    参罗利那通体血光明灭,也受了伤,但绝对没有触及根本,一明一暗之间,无数法则更替,将冲击造成的破坏消解,始终生生不息。

    在这样奇特的战斗中,参罗利那依旧保持了它惯常的方式,已经修炼到圆满无瑕境界的魔躯,就是它的最强武器。

    它一对复眼,盯着道境天宫的核心地带。

    之前,它用自己的强横和决断,打乱了上清、八景两边夹杀的计划节奏。

    可是,七祭五柱、六道轮回的力量加入,也让它稳步推进、促使外道魔国在玄门体系中逐渐融合寄生的盘算,付诸东流。

    终究还是免不过要狠做一场……掺合进已经混乱不堪的漩涡里去。

    既然如此,来啊,来个有意思的手段瞧瞧?

    一念至此,战意更是炽燃,生成实质般的火焰,

    此时,参罗利那已经带着外道魔国,强行压过了新旧体系刻意形成的空白地带。

    这边的玄门体系,对外道魔国有极大的排斥力,可所有的排斥力量到了参罗利那这一侧,都是崩解,被火焰烧成飞灰。

    另一个层面,叩心钟和佛国梵音始终不绝,以“穿透式的灵压”,对外道魔国造成持续伤害,这一点,参罗利那也没有抵御的办法。

    可是,每当外道魔国中的结构、魔头崩解,化为血光,转瞬就是化为浑浊烟气,渗入它巨躯之内,吞吐变化,似乎又形成了一个循环不绝的体系。

    此时的参罗利那,当真是硬生生拖着外道魔国,一路碾压进来。

    不论上清、八景拿出什么手段,都无法触及它的根基层面。

    余慈终于明白,对参罗利那,任何单纯法则层面的手段,都不会有太大作用。

    不愧是域外霸主,它的修行太完美了,千锤百炼,没有任何瑕疵,原本出现在天魔体系中各个生灵、包括极祖那等强者身上的稍弱的灵昧一环,在参罗利那这里也不算短板。

    或许,面对陆沉时,就是这种感受?

    “拳头还是太弱。”

    参罗利那用一句话总结之前发生的一切。

    而接下来的意念,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就目前来看,渊虚天君倒是比其他人更懂得一些道理,只因境界、眼光所限,他做得还不够!

    远远不够!

    不以一人奉天下,而以天下奉一人。

    当年,巫神心太大,终至反噬;陆沉不屑为之,却遭围杀;它则是过于谨慎,拿外道魔国小打小闹。

    如今再看一个新的“同类”,参罗利那心中复杂的情绪,最终都化为深沉凛冽的杀意,指向道境天宫的核心。

    解决他……在玄门体系中,现在的渊虚天君,无疑是最强点,可一旦破开,其神通再也无法整合诸天,对玄门体系来说,就将完全换一副面目。

    对参罗利那而言,那也是最理想不过。

    *

    今天事多,本章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