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一人天下 并立雄才(上)

    当参罗利那直面体系鼎革的正锋之时,洗玉湖处,余慈也正消受着参罗利那的尖啸所带来的冲击。

    此时正在他全力整合一界资源的过程中,心魔大劫也还没有完全过去,参罗利那的啸音——其实是绝高境界的威煞扫荡真界。

    这一刻,真界当真是万马齐喑,海量的负面情绪,通过魔潮反馈,齐齐回圈。

    余慈眼前一暗,形神莫名沉滞,整个人都似被恐惧、慌张、迷茫等负面情绪的巨浪淹没掉。

    现实层面,明月在上,参罗利那在下;可是在情绪意志层面,却是被整个地压下去。

    可以说,这是受了外在因素的牵连,可事实就是,现在天底下找不出一个能与参罗利那正面对撼的强者。陆沉已经殒落;萧圣人正与无量虚空神主放对;其余盖压一界的强者,像造化剑仙,也没有出手的意愿。

    由此,交锋的形式已经确定了:就是体系对体系,整合各方资源,汇聚各方力量,才有胜算可言。

    既然要聚集,就要有一界的承负,没什么好讲。

    有这份认识,余慈心中便有份灵光不灭,艰难地缓过口气,中天之上,刚刚险些被黑潮吞没的明月重又绽放光芒,破云透雾,只是边缘越发地模糊。

    他暂时不去理会炽燃的心魔,只将神意与月光合为一处,倾向亿万里外。

    此时的“体系对撞”,正是在一触即发之时。

    顶在最前面的乔天尊,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强行切入新旧体系的空白地带,这里法则损毁,万物崩灭,也只有地仙大能才彻底抗住冲击。

    他过得有惊无险,很快又撞入玄门体系覆盖区域,缓过口气。

    在他身后,十三外道的金刚魔俑、粗藤魔龙倒也无所谓哪个体系覆盖,紧追而至,“空白地带”对它们有所损伤,却又在外道魔国的支持下,快速痊愈。

    倒是借着雷云覆盖之时洒播出来的火瘟、刀蚁又遭了殃,虽然及时气机相聚,合力冲锋,也是两边对撞,瞬间越过,但冲过“空白地带”时,还是给扫灭了相当一部分。

    如此,两个体系之间“空白地带”,继续推移,很快到参罗利那本体之前。

    只要是在真界地盘上、旧体系的范围内,这一个劫数,总难避过。

    参罗利那也看出来,两个体系之间的“空隙”,在进入到断界山西段,由离尘宗造出的无人区后,明显扩大了许多。

    玄门体系收力了,似乎想利用法则崩毁的“空白地带”,尽可能地给外道魔国以杀伤。

    对这种心眼儿,参罗利那根本懒得理会

    “空白地带”推过来,转眼将它吞没。

    体系破损、湮灭的冲击,风暴般扫过。

    参罗利那的身下,目前作为“葬星”的“原真界大日”,虽然温度开始内敛,但依旧远超常规,所过之处,火焰遍空,但这时候,也是瞬间压灭,只在内部燃烧。

    威势确实不凡。

    可是说白了,这就相当于一次“大千颠倒风”过境,对真人修士极有杀伤力,对劫法宗师也有一些威胁,但对自成一域的地仙强者,真的无所谓。

    参罗利那连眼睛都没眨,血色的复眼远眺,更关注玄门体系内部的法则结构变化。

    可也在此刻,它看到:即便收了力,也一直在扩张的玄门体系,忽然停下。

    更准确地讲,应该说是两翼分张,绕过了参罗利那这片区域,把它单独“空”出来。

    这是之前任何时候都没有出现过的变化,也是从未表现出来的掌控力。

    这么一个变化,对参罗利那的影响极小,可是,目前体积远超过参罗利那的外道魔国,由此而前后脱节了。

    此时的外道魔国,后端在旧体系中,前端在玄门体系里,中段全由参罗利那的领域控制。

    以原本“空白地带”的推进速度,这只会是短暂的不谐,可由于“空白地带”的突然固定,部分因压制而收缩,部分因对抗而膨胀,法则衍化,不可避免地出现异常。

    紧接着,中天月光照下,直接照透“原真界大日”暗红的外壳,外层区域像是变得透明,内部血管般密密麻麻的血精源木,关键的葵阴魔巢位置,都是隐约可见。

    渊虚天君的明月神通,又有精进。

    参罗利那刚闪过这个念头,便听得中天之上,叩心钟响起。

    “嚓嚓”声里,它的十七长足微幅地调换了下位置。

    钟声听着悠然悦耳,其实是云外清虚之天,五位以上的地仙大能聚力而为,以“叩心钟”这个世间已知的唯一一件成道法宝为介质,将穿透性的灵压打入。

    其压力抵至,远在钟声之前。

    钟声真正的目标,也并不在参罗利那,而在于外道魔国。

    灵压袭至,参罗利那定住本身领域不同,然而外道魔国却护不周全,其内部结构扭曲,特别是“葬星”之内,已有部分粗大的血精源木脉络在震波中断开,血色涂染。

    只一波冲击,至少将“葬星”内部的结构破坏了一成以上。

    参罗利那眼神冰冷,自顾自居于茫茫的法则空白区域,任血色蔓延到了整个外道魔国,没有动弹。

    第二波钟声响起,沉闷许多,里面有些嗡嗡轰鸣。

    这是两边体系相激变化,外显的表征。

    很明显,叩心钟的灵压,已经不像第一次的时候,那么具有穿透性。

    “葬星”就像个活物,应该说,它本身就是个活物,是十三外道体系初步搭建成功后,各类魔头意识汇聚的产物。

    在第一波受创之后,就开始调整“葵阴魔巢”的分布,强化血清源木的结构,也开始将早就储备好“产出”翻上来。

    这一次,不再是脆弱的噬原虫、火瘟、玄阴血影之类,而像是绽开了一朵妖艳的大花。

    十三外道中,除葵阴魔巢外,再没有类似于“花朵”的种属。

    这一刻的“大花”,每片“花瓣”,其实都是无数细长坚韧的藤条拼接而成,而每个藤条之上,都满悬着颤巍巍的尖刺,其质明透,映着“葬星”暗红的光彩,刹那间仿佛是真界大日重新放射出万丈强芒。

    事实上,“强芒”是真的发射出去了。

    灰沉沉的天空,瞬间被千万道光矢布满,像是外道魔国之中,甩出了半圈光环,而这光环,无疑是最为致命的武器!

    百箭藤!

    等到“光环”先打穿了两个法则体系的屏障,还有中间的空白地带,变得暗淡、稀疏了一些,真界之中,才听到那尖锐刺耳的鸣啸之音。

    一击放出,根本不看效果,本是如绽开大花的结构,撑开了许多,百箭藤之间,彼此的距离也放开,光矢芒刺重新凝就,嗡声震鸣声里,第二波再出,弥漫天际。

    接下来,结构再次撑开,此时的百箭藤,已经化为了一张覆盖千里地域的巨网,网眼看着极大,可是每一根藤条上,光矢的方向都可以自由调整。

    和前两波只是大概确定方向,本质还是漫天洒开的散射不同,这一次,是攒射!

    此时的真界之中,准确地讲,是玄门体系覆盖区域内,固然因为诸天域相对独立的结构,使得气势如虹的千万光矢穿透性,受到了极大限制,中部、东部受损不大,可是挡在箭锋之前的中西部区域,说是千疮百孔,也不为过。

    正往南国飞行的离尘宗山门,就是最好的例子。

    整个山门,包括环绕外围的“天河九曲”,都被百箭藤光矢打了无数次对穿,若不是当时正好进入另一处天域,消融了部分穿透力,整体结构都可能被打崩掉。

    这些光矢的轨迹,只有直线一种,但其穿透力,还有能量将逝之际的崩灭之力,却是直抵法则层面,除非是真人境界以上,连抵挡的可能都不会有。

    连续两波冲击过去,就算有玄门体系加持,宗门弟子也是死伤惨重,便是在摘星楼附近的护楼法圣,由于身躯巨大,也是重创。

    顷刻之间,离尘宗的实力,就去了两成有多。

    方回站在摘星楼顶,冷冷看着这一切,末了,又看向天空。

    两波光矢散射,逼得玄门体系瞬间由攻转守,一连刷落数千层清光壁障,更有叩心钟响彻诸天,在诸地仙加持之下,神意冲击瞬间飙上亿万重,干扰光矢穿透。

    阴沉天空,彻底被两边冲击爆散的光芒照透,一时亮如白日,什么云层,俱都流散、湮灭。

    中部、东部的真界生灵,仿佛是看到一片刺眼的光墙,平平地从远方压过来,偶尔有穿透光墙的“劲矢”,就像是逆向的流星,在天空中留下久久不散的轨迹。

    而此时,第三波的攒射的光矢,已经撕裂虚空,擦过当空明月边缘,正正命中云中山之上,云外清虚之天。

    途中,万千清光屏障一发洞穿,清气缨络垂下,也被斩落,最终还是云外清虚之天前,撕裂一道虚空裂隙,将光束纳入、消融。

    连续三波百箭藤扫射,让此时作为主战力的八景宫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他们连喘息的时间都不会有,如果不再次转守为攻,第四波、第五波光矢发动,玄门体系就再也不用喘气了。

    这就是无光魔主的算计:

    外道魔国看起来各种魔头都有培育,其实却是将最具有大范围杀伤力的百箭藤,压在最底层,连余慈的明月神通也没有发现,等到最合适的时候才翻上来,逼得真界这边完全乱掉节奏。

    一些本来还要留存的底牌,都要打出去。

    “罢了,动手!”

    陡然间天地凝滞,就卡在第四波光矢将出未出之际。

    这一记来得太准,正要发射的光矢,本身力量正在激发,却是被强行中止,两股力量对冲之下,至少有三成光矢爆碎,百箭藤大网连续给撕扯出了几个巨大的缺口,等于是报废了大半。

    虽也在“葬星”的意志驱动下,强行发射,却再也没有了前面三波的气象。

    而在外道魔国后方,旧体系所在区域,有清浊之气并行,交缠,显化为一道转轮,迷蒙不清,却是将已被压迫真界边缘的巫神法则体系残余力量,一鼓作气,提振起来,甚至还包括了血狱鬼府、九天外域的部分。

    转轮旋转,搅动虚空。

    外道魔国本就是临时拼合在一起的虚空结构,被这么一带,发生了比之前被“裁为三截”之时,还要严重的扭曲。除了“葬星”所在,还相对稳定以外,其余各处区域,都崩开了裂纹,气脉输送,为之紊乱。

    更重要的是,这次扭曲直接影响到了作用在“葬星”之上的压力——而这本是“原真界大日”重新点火的关键。

    这是釜底抽薪之举。

    可惜,玄门那边,明眼人都看出来,因为百箭藤的变数,使这次的时机,没有卡在最合理的区间,至少,给了参罗利那反应的机会。

    参罗利那半转过庞大的身躯,看已经嵌入外道魔国的半截转轮,并不奇怪。

    能够形成这么一个稳定的法则空白区域,将外道魔国一分三截,渊虚天君那边肯定已经实现了对旧体系的部分控制,现在看来,他们合纵连横的手段相当出色,直接与“七祭五柱”体系相接。

    玄门体系、七祭五柱,两个体系结构的合围,完全占据了真界的主场之利,还没有完全深植其中的外道魔国,胜算并不大。

    这很有趣。

    参罗利那对“七祭五柱”体系中的黄泉夫人,也一向很好奇。

    能把陆沉害死的女人,究竟有多么厉害?

    为此,它还专门喊了喊话:

    “黄泉夫人,和渊虚天君联手,怎若你我两方合力?”

    话是这么说,对已经站了立场的对手,参罗利那的任何言辞,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话音未落,腹下长足抬起,反斩过去,血光裂空,直指转轮。

    血光如刀,抵至半途,却有无量光芒化现,层层消融。

    这一刻的轮转之上,仿佛是显化了六处虚空世界,每一处虚空,都有佛陀居中,或立或坐,宝相庄严。生灵则绕其而居,繁衍化生,轮回不息。

    弹指生灭,百岁如流,无有竟时。

    西方佛国,六道轮回!

    “了不起!”

    参罗利那的再次开口,不是指这一次仿佛天衣无缝的联手,而是对渊虚天君和八景宫,可谓“上乘”的纵横之术的赞赏。

    五柱神明、六位佛陀,单纯以地仙数量的堆积,也是远远超过了对面的玄门体系,就算里面一半神智不存,一半受困轮回,不可能展现全力。

    可当这份力量,作用于天地虚空之上,依然是风云变色,法则层面的压力灌入,外道魔国几有全面崩溃的迹象。

    先破坏平台、剪除羽翼,再行围杀?

    这些年来,真界这边,从来都是换汤不换药。

    参罗利那再一声尖啸,巨躯化入魔国,与血色浑染在一起,竟不理会前面的玄门体系,而是收回了“粗藤魔龙”,借着那股“甩劲儿”,向后强硬地撞过去。

    如果真是十一位地仙大能,心无旁骛,有七祭五柱、六道轮回两种体系加持,再用渊虚天君那种神通,完美聚力,其力量强度,绝对是要压过参罗利那一头。

    只是,这种理想化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参罗利那的这一撞,当真是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但它冷酷的意念,让对面明白:

    既然要出手,就要做好矛盾的焦点转移到你们头上的准备。

    本应是作为辅助的“后方”,变成主战场?

    七祭五柱那边也还罢了,诸位佛陀,怎么可能用刚刚才有一点儿气象的六道轮回,去承担参罗利那和外道魔国的致命冲击呢?

    依旧是无量光海,层层消融,不见锐气、战意,只完美地行使辅助职能。

    七祭五柱体系,也不可能违逆这个意向,否则两边思路偏差,后果要更糟糕。

    当一方缺乏硬度,就算再怎么庞大,也不过就是一团棉花罢了。

    参罗利那没有冲破无量光海,七祭五柱和六道轮回也没有对外道魔国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当然,对玄门这边来讲,也不能指望那边临时拉过来的盟友做得更多。

    不说几个佛陀,就是目前掌控七祭五柱体系的太玄魔母,身体状态也不适合硬度太强的战斗。

    现在,玄门体系已经缓过劲儿来,吟声入空。

    真实之域上,在萧圣人和无量虚空神主的战区边缘,神台呈现,以此为根基,如水墨泼染,层层法则从无到有,由虚化实,显化出恢宏仙境,巍峨天宫。

    天宫之外,诸星环绕,更有层层天域,与之相通。

    四道灵光冲起,四御法相,各归其位。

    参罗利那回头瞥了眼:

    上清三十六天!

    也在此刻,真实之域的法则图景,分明就是映在了当空明月之上,若隐若现,气象已成。

    果然还是渊虚天君啊。

    参罗利那身形复现,已经视后方无量光海如无物,仰观明月,长肢“嚓嚓”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