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动静太玄 破神无光(下)

    乔天尊自家施展的神通,自然可以消除。

    一念动处,“流星锤”的巨大“锤体”,质性便又逆转,这时候的结构强度,根本抵不住粗藤魔龙的折腾,再旋半圈,便是轰然崩碎,烟尘四起。

    未出手的“武器”碎掉,粗藤魔龙反倒是没了束缚,当下两边一分,真似有着天龙般的凶横和灵性,齐噬而至。

    这还不止,半空血光透染,连缀成幕,一直暗中寄生在其间的火瘟嗡然而动,得了魔国加持,疫毒催化,绝灭生机。

    在渊虚天君的月光神通之下,火瘟这等个体较弱的存在,很难存活,所以它们一开始就是以“燃烧”的方式,催化为疫毒,要渗入乔天尊界域之中,污秽灵光,迟滞气机。

    乔天尊依旧不动,然而身侧汩汩水响,又化为清光妙气,转眼将疫毒隔绝、净化。

    至此,他才微微一笑:“谢过尤道友。”

    在暗处出手的,乃是清妙宗地仙,尤云真。

    这位老牌地仙大能一向低调,虽是镇守宗门,却是百十年都不见得出一次头。

    比较亲近的人才知,其实是修行出了岔子,“天人相搏”有失,长年积病,闭关以消解。当年王人野杀得清妙宗丢人现眼,这位都没有出面,最后还是让八景宫出头了结,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久病成良医,其人医道,在修行界乃是首屈一指,对付疫病、毒素,正合其用,也可以助人疗伤回气,八景宫专门请他出来,便是为此,而他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

    火瘟疫毒失效,但此时粗藤魔龙一左一右,上下齐攻,有强横的血气加持,便如开山巨斧,什么界域,也是一斩便破。

    其上所缀的根须式的“细枝”,则更具灵性,利用界域被斩破后的空当,吞吐穿刺,交织成漫天罗网,将乔天尊罩在其中。

    乔天尊此时展现出了极其强硬的一面,即使界域被粗藤魔龙斩破,却是凭着专门修行、强化的不坏法体,硬生生挡着“细枝”足以洞穿金石的穿刺、劈斩,不退反进。

    他的身躯与粗藤魔龙相比,几若蝼蚁,然而争得也是一线之机。几乎以毫厘之差,与其中一条粗藤魔龙先期接触,以拔山之力,强行扭转了其轨迹,使之砸向另一条“同类”。

    粗藤魔龙的体积毕竟还是太大了,再怎么深具灵性,在面对乔天尊时,也是各种不便,两条“粗藤魔龙”当即便给砸在一起,“细枝”互绞,铮铮之声响成一团。

    乔天尊还重施“指地成钢”的神通,这次直接就落在两条“粗藤魔龙”身上,强行改易物性,虽然大半都被旺盛的血气屏障,终究还是起了点儿效果。

    其柔韧的身躯变得僵硬,直接就砸出了千百裂纹,缠绕在一起的枝条,有的直接断裂,一时血气弥漫。

    可是,还没等乔天尊喘一口气,在粗藤魔龙后段,一段区域突然鼓胀、撑开,撕裂的枝条之间,一个通体光赤的丈二巨汉,缓缓走出来。

    此人通体都是乌金颜色,呵气成雾,其中仿佛有千百鬼面,层层叠叠,看不清面目,只有寒意透骨的双眸,穿云破雾,钉死在乔天尊身上。

    金刚魔俑,而且是已经有天魔寄生,已经实现了相对完美控制的金刚魔俑。

    由此可见,外道魔国已经是多么的完备。

    乔天尊咧嘴苦笑了下,目光越过眼前的强敌,极目远眺,看向参罗利那。

    那位域外霸主,除了最初往这里瞥了一眼之外,对他的阻截,近于无视。

    显然,已经不是刚入界的那会儿了,葬星将成,外道魔国已经成了气候,有了相应的机制。

    现在,不是他们如何对付参罗利那,而是如何处理有参罗利那坐镇的外道魔国体系。

    其实就算是对付参罗利,没人指望能击杀它。

    虽然有陆沉的成功案例在前,可谁都知道,那是多方因素造成的意外,更何况,身为域外霸主的参罗利那,从来都不是孤家寡人,只看它登陆真界,也要外道魔国先行,就知道其行事风格。

    此时,八景、上清早绝去一切侥幸之心,对付体系,只有体系。

    不是空洞的法则结构,而是一个拥有层次齐备的生灵、可以自我繁衍生息的完整体系。

    就像现在的外道魔国一般。

    现在参罗利那营造的是一种生态,从噬原虫、火瘟,到千毒龙、刀蚁,还有皮魔、金刚魔俑等等,各有各的生存环境、层次。同时,还有大量的天魔受到吸引,暂时与无量虚空神主的共鸣分离,进入了这个体系。

    魔国生生不息的气象已经呈现。

    对付这样的强敌,如果玄门戮力同心、准备充分、心无旁骛,不计损失,应该是有一战之力,有成功的机会。

    可是这四条,现在一条也做不到。

    八景宫,还有上清宗,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带个头,起一个号召、突前的效果。

    乔天尊自认为就是体系的一部分,他面对金刚魔俑,也不会逞个人的勇力,陷入无休止的缠战,当下便向后退。

    天空中,乌云密布,转眼间就有雷光轰落,密密麻麻,形成了电光织就的诡谲“森林”,殷殷的雷鸣,也是碾压而至。

    金刚魔俑无惧雷霆,可寄生在它体内的天魔,却必须要有所忌惮,当下止住了前移的步伐,伸手护住头面。

    而此刻,在地面上弹动的粗藤魔龙,终于用血气冲开了“指地成钢”神通的压制,后半截盘起,给了金刚魔俑护持,前端则呜呜沉啸,顶着雷霆冲上半空,竟要以其庞大的身躯,强行挥散云层。

    不只如此,因为乌云暂时遮住了月光,构成“粗藤魔龙”的血精源木,还趁机发挥了“输送甬道”的作用,一波又一波火瘟冲起,刀蚁也沿着其上粗大的脉络,嚓嚓而来。

    这就是体系冲突时的消长变化,从来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彼此针对,彼此破坏,谁能先一步抢占先机,后续的消长中,就可能逐步占据主动。

    说白了,这也是一次强者碰撞时,法则衍化、逐层对抗的过程。

    对抗不是特别直接,但涉及的层面更现实,冲突的结果也就更惨烈!

    现在玄门体系最为被动之处在于,参罗利那掌握了“真界大日”这样一个短时间内,可以源源不断提供能源的根基,十三外道独特的生态养成,在这种环境下,几乎没有任何的成本可言。

    更不用说那些无穷尽的天魔。

    相比之下,修士的数目总是有限的,培养、成就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惨烈的冲突中,天然就处于下风。

    为此,多劫以来,不管是玄门、佛门、巫门等,都拿出了道兵、傀儡等替代品,尽可能地利用体系之中的庞大资源,更迅速、更直接地生成实质性力量,上清宗的“诸天神明”,其实就是这种想法的终极体现。

    此次与外道魔国对抗,“四御”体系也不知整合得怎么样了。

    一念至此,乔天尊也忍不住抬头,望向漫天阴云之后,暂时掩盖光芒的明月所在。

    与之同时,参罗利那再一次抬头,血眼穿透云层,准确锁定中天明月的位置。

    用相对超然的视角观察了一周,它可以再度确认,此时真界一界体系运转的枢纽,就在那里。

    当体系建立,参罗利那的视角就从中拔出来,指向更宏观的层面。

    埋白讲,搭建起来的玄门体系结构,多少有些出乎它的意料。

    不是八景三十六天,不是上清三六十天,而是二者的某种融合,就像是沸腾的热汤中,汩汩生成的气泡,每一个气泡,都是一处相对独立的虚空世界。

    看到这个,参罗利那本来不太舒坦的心情,开始转好。

    此界那些碌碌这之人,真要以为它会把真界变成葬星,又或是十三外道的猎场?

    它需要的,只是一个稳定的、有拓展性的、但绝不强势的寄生环境而已。

    很早以前,它就想利用“转世”之法,脱离元始魔主体系的禁锢,只是在真界,面临了一场失败。这里面也有着对巫神法则烙印的忌惮心理,再加上选择寻常“星球”上的生灵,种种优劣之处,让它举棋不定,不那么果断。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或者说,做了许多目标模糊的尝试之后,罗刹鬼王找上了它,给出的计划,为它之前的“旧思路”,开了一条新路径。

    罗刹鬼王的说法是:以一个虚空世界为根基,不断地接触更多的体系,彼此参照、影响、交汇,借此“模糊”、并且“消融”独立的烙印,拟化一个无限接近于“真实法则体系”,却又具备强势基础的新世界。

    如果在这个“新世界”里转生,很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理论上,罗刹鬼王的“画饼”是最符合要求的,如果一切都按照她所吹嘘的“七祭五柱”体系、“大日坠落”的流程来走,真界在宇宙中的飘流,就是注定的。

    可问题是,“七祭五柱”体系已经被“卖”了,便在它以为万事皆空的时候,现在的玄门体系,又成了个“惊喜”。

    换一个人,看到的只是“四方八天”的特殊结构,是本来完整合一的真界,被特殊的法则体系切割得“支离破碎”。

    但参罗利那却看到,建立在这个法则体系之上的,充分的“延伸”、“拓展”的前景。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也可以从它屁股底下的“原真界大日”来看,注定了真界不可能长久维持现状——真界中人必须去寻觅一个“照明”并供万物生灵繁衍生息的“太阳”,并且要双管齐下,“打破虚空”和“宇宙飘流”并举,才能在此界生灵绝灭之前,有点儿一点儿的希望。

    这就逼着真界必须用前所未有的积极态度,在茫茫宇宙中寻觅、开拓。

    在未来的“飘流”过程中,必将有相当数量的星、界,被此特殊的法界体系吸纳进来,紧密接驳,化为一处“天域”,或成为某处“天域”的一部分。

    其实,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

    目前真界之中,连接“死星”、“平都玄阳界”等等虚空世界的固化甬道,已经有近百个,多数都在门阀大宗的控制之下,绝大多数也已经开发完毕,为各宗门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

    而随着巫神法则体系的彻底破灭,那些固化的甬道结构,不可避免出现松动,为了保住这些资产,相关的各个宗门,都在拼命重新对接、加固。

    殊不知,此一时彼一时,在这个全新的玄门体系中,各虚空世界与真界的联系,注定要发生极大的变化,形成更密切的联系。

    必须再次强调,对参罗利那来讲,这真是最好不过的消息。

    不只是对他,对他的外道魔国也是如此。

    现在,外道魔国所缺失的,不是什么低层基础、高层战力,而是食物,大量而稳定的食物,

    当能源不虑缺乏,培育十三外道,就是最容易的。可是,要维持一个庞大的规模,却是宇宙中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一个合格的十三外道掌控者,要处理的最重要的事项永远不是繁衍,而是控制数量。

    就算是在广袤的星空之中,参罗利那也要控制“十三外道”的总量,否则“饥饿”之下,互相残杀,就是最顺理成章的事。

    天魔也好、外道也罢,对血食的兴趣都不是太大,需要的是具备一定层次的情绪、意志这样更玄虚的东西。

    真界的平民虽多,却因为层次不够,无法提供类似的食粮。

    故而它们的食谱里,修士才是主流。

    目前是可以的,但很快又要出缺口,而通过虚空世界的对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它似乎可以坐享其成了。

    “放养”这种事,它很熟的。

    很重要的一点是,“放养”的对象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现在就已经有点儿超标,所以要控制一下……

    “修正”过程中,绝望、耻辱、奋进、拼搏,等等正面、负面的情绪意志,无疑就是“培育果实”的沃土。

    现在插手的时机正好。

    玄门体系基本稳定,外围还比较混乱,正适合从体系之外,进入体系之内。

    鸠占鹊巢倒不必了,种下烙印、“深耕细作”却是应有之义。

    整合了血狱鬼府乃至于部分域外虚空的“巨人”,在粗藤魔龙的牵引下推进,就是为了实现这一目的。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要更加直接,可以迅速地新的法则、体系烙印打入,就像现在,萧圣人、无量虚空神主正进行的那样。

    两位大能的交锋,固然是以神意对冲为主,可真实之域上,仍然有无数法则碎片飞落,遍布一界。

    没有了相对严密的巫神体系,这些就是很难祛除的痕迹,就像是保留了猛兽气息的猎场。特别是未来的胜者,当其居于中天,八荒六合,无不响应,那些就是万物生灵都要受到影响和浸染的威严所在。

    可惜了,这样一场战事,它无法参与进去。

    参罗利那不愿意再和所谓的“元始圣道”纠缠,而现在的玄门体系一方,也没有哪个强者,值得它进行这么一场战斗。

    看现在顶在最前面的乔天尊,坚韧硬气,可惜终究是大门大户养出来的,境界无拘束,心中有规矩,只是“体系中人”,而非是一个跳出、开创的真正强者。

    刚刚泛了点儿热量的血液,重又凉下去。

    “巨人”继续前移,参罗利那却有些感慨。

    这一刻,它想到了陆沉;当然,也更清晰地感受到依旧在眼眶里遗留的灼热痛感……杨和子。

    而如今,嘿嘿,世无英雄!

    嘲弄又无聊,还有某种莫以名的孤独和苍凉——在天人相搏的路上,就是这样的心情,才是恒久不变的。

    相对而言,它都还算得幸运。至少在它面前,还有一个翻不过去的、只能暂时绕过的大山,很多时候,它都给压得喘不过气,但更多时候,却像是重锤,猛轰在心头,激起它的兴奋和战意。

    当这份情绪瞬间蔓延全身,参罗利那蓦地纵声尖啸。

    尖锐的音波瞬间催化成纯粹的冲击力,推至百倍、千倍的速度,横扫六合。

    然而,在它所踞的境界之上,偌大的天地间,空荡荡,无有回响。

    倒是在更现实的层面,一界震荡,万物生灵为之颤栗俯首。

    之前还在阻挡金刚魔俑的雷云为之四散,“电光森林”扭曲破灭。

    而中部天域,明月又是动荡,层层光晕扩散,扩到外围,却是与漫天黑潮阴霾混杂在一起,渐渐分不清边际。

    视线只在那边一扫,参罗利那嘿然冷笑,直视前方。

    此刻,在不断后移的乔天尊之后,连天接地的气浪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万物崩毁,一片狼籍。

    这就是巫神体系破损带来的冲击。

    再往后一小段距离,清光层染,便如同一朵绽开的千瓣莲花,玄妙奇绝,气象不凡。

    玄门体系也覆盖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