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动静太玄 破神无光(中)

    余慈悄然退回,给白莲等人使了个眼色,意思很清楚:

    让她们师徒交流,无关人等出去,继续商议吧。

    他当前迈步而出,谁也看不到的内心深层,长出口气:

    大事定矣。

    余慈不知道,黄泉夫人是怎么看待刚刚他一番姿态的,可是当他连唬带吓,将本源之力送入,帮助太玄魔母恢复清醒意识,这次谋划最关键的部分就等于是做成了。

    心情放松,面上当然不会显露,相反,他还要冷着脸,待出了殿门,离开一段距离,方道:

    “太玄前辈是掌握天道教化,有成道之资的强者,如今身染因果,受困一域,难再超拔……嘿,罗刹鬼王做得好事,你们两边也难辞其咎。”

    白莲和红炎宝相佛都是沉默不语,对余慈的说法,全无辩驳之意。

    可问题是,就算不计入太玄魔母,两边舍在里面的地仙级别大能,也已经是两位数,这又算什么?

    辛乙这时候就出来唱白脸:“总算天君妙手回春,护得太玄的道基在,日后消去因果,还有成道之机。”

    £“成道之机?十劫还是百劫?也就是黄泉夫人等得起。五柱神明职司,日夜都要承载万民香火、信力,难得纯粹,长此以外,焉有超拔之日?”

    他是在这儿抱怨,可是白莲和红炎宝相佛都是听出了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后者也还罢了,白莲却是移目看来:

    “天君的意思,是七祭五柱这边,可在真界传教?范围如何?”

    余慈这才翻了张牌面上来:“既然有太玄前辈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七祭五柱的体系,都要存在。

    “我与辛天君商议,如今真界虽然重塑了体系,但整整一界,万事万物,都以巫神法则为基,物性的变化调整,宜缓不宜急,和玄门体系、域外真实法则调整融合还要经过一段漫长时日,这期间,七祭五柱要发挥出作用,及时配合。”

    这是很现实的东西,是持重之言,愈发让人觉得上清、八景是非常郑重地考虑,玄门体系替换巫神体系之后,后续的发展问题。

    对此“任命”,白莲自然不会拒绝。

    可是,余慈也早在这儿等着她:“七祭五柱体系中,你是做不了主的;黄泉夫人我信不过;其他五柱神明,都是浑浑噩噩,泥雕木塑,如何能沟通得起来?也只有太玄前辈例外。

    “所以,往后的日子,一切需要你们配合的事宜,都由太玄前辈主持,你们若有异议,也要通过太玄前辈沟通,若有擅专……想来太玄前辈并不介意代做几年守狱人,照样消除因果,脱却樊笼!”

    如此“鸠占鹊巢”之事,换了谁都要翻脸,可是余慈就是看准了黄泉夫人搭建这个体系,最根本的目的。

    体系只是她用来扩展内涵外延的平台,在最本质的层面,也不可能有人能替换她的位置,这种情况,谁来主导,其实都无所谓。

    造化剑仙那什么“灵变之法”,不也是说搞就搞了?

    正因为如此,余慈借着永沦之地的威胁,直接砍在底线之前,也并不在乎可能的讨价还价,他已经给自己留出足够的空间了。

    白莲却是很认真地讨论:“以天君之意,七祭五柱之内的资源调配,又当如何?”

    “我们的要求,就是由太玄前辈负责‘配合’的相关事宜,你们内部,不是自具机理么?只要不出格,我们也懒得过问。”

    余慈也信心,黄泉夫人不会拒绝,甚至会主动给予太玄魔母更大的权利。

    因为很关键的一点是,有太玄魔母主持,黄泉夫人现阶段最大的短板,也就是修为、神通,将得到弥补,无力掌控体系的缺限,也将成为历史。

    特别是当前,巫神体系崩溃,空有一个完整的体系结构,却无法阻挡旧体系破坏的冲击,也无力修补完善。而太玄魔母介入,代为掌控的话,至少也能起到阻滞的作用。

    玄门体系辛辛苦苦追赶的情况,也将极大地缓和。

    这很有些与虎谋皮的味道,对两边都是。

    事实上,余慈这么“大方”,也是要帮助太玄魔母与黄泉夫人拉开距离。

    以黄泉夫人的特殊性,相处久了,就算预设了防护,也不安全,他本人就是前车之鉴。

    还是有一个相对“超然”的位子比较好。

    任由白莲思索,余慈又转向红炎宝相佛:“一时半会儿,你们之间还不能脱钩。那么,六道轮回也要照此办理,相关事务,也由太玄前辈处置,不过无需进入轮回之中,一切往来沟通,都经过这里……”

    他跺了跺脚,指定了碧落天阙。

    “这就是三方体系交汇的中心,除了你们各自的天域出入口以外,想要进出、交流,只能通过此处。当然,也要有太玄前辈把关……”

    话音未落,余慈忽然停了口。

    有一层冰冷之意,莫名浇下,浸透全身。

    循着感应,月光洒落中南区域。

    参罗利那冷冷瞥了眼当空明月,巨大的身躯首次前移。

    随他本体动作,天裂谷下,已经有了“葬星”七八成模样的“原真界大日”之中,长枝如龙,纷纷探出,半途却是彼此扭缠,化为更为狰狞的粗藤形状,共是缠了两条,仿佛是一对交颈游走的魔龙,时分时合,直撞进天裂谷边缘的崖壁之中,穿透岩层土石,一路延伸。

    如果从更广的角度来看,就像是“原真界大日”长出了两条畸形的粗壮长臂,正凭着这两条长臂,在真界的大地上“攀援”。

    是的,就是这么个感觉。

    因为此刻,魔龙也好,长臂也罢,它们所拉拽的,都不仅仅是一颗葬星,还包括了天裂谷之下,与之密切联系的血狱鬼府、还有真界的相关部分。

    如此一来,葬星更像是某个“巨人”的头颅——随着整体区域轮廓逐渐清晰,再加上血精源木枝桠的多头并出,这个感觉越来越明晰。

    这个“巨人”,就是参罗利那的外道魔国。

    天裂谷往东,因为连场大战的冲击,早已是满目疮痍,离尘宗事先已经做了紧急疏散,有大片的无人区,而玄门体系还没有扩张到边界区域。

    由此在无意间,形成了一个缓冲地带。

    可是当外道魔国拔起后,短短数息之间,这个缓冲地带就给吞没了大半。

    其实,这就是另一个法则体系,强行挤迫进来。

    参罗利那还是出手了,虽然还是强横霸道,但本质上,已经调整了因本源之力落入人手,而过分激进的做法,采取的是“步步为营”的策略。

    这也也是一种自信:

    自信本源之力的负面影响,可以抗过去;也自信世上没有什么力量能抵挡住它的推进步伐,刚刚重塑的玄门体系也不成!

    当然,它的目标是寄生而非夺取,真界有一个可供承载稳定的结构,才是它心中所愿。

    之前,罗刹鬼王信誓旦旦,说是七祭五柱可以实现他的要求,可事实证明,那纯粹就是唬弄人的玩意儿。

    粗藤魔龙的“血气”正在地底深处层层渗透,也是触及到法则层面,等于是它前探的眼睛。

    这里还是旧体系的地盘,有巫神的元素,也有七祭五柱的元素,前者已经逐级崩溃,不可挽回,后者纯粹是寄生藤,完全没有维持修补的能力,可惜了那份完整架构。

    似乎是黄泉夫人的问题?

    参罗利那对黄泉夫人闻名久矣,可不等它仔细研究一番,天空虹光化现。

    邵天尊出现在前探的粗藤魔龙的前方。

    刚刚将方回等人送归离尘宗,他就马不停蹄,赶回此地,正好碰上参罗利那的碾压式推进,

    对“外道魔国”的主体区域,他实在没有办法阻挡,不过略一思忖,他身外界域铺开,对着地层深处,搅得土石如浆的两条粗藤魔龙,用出了“指地成钢”神通。

    刹那间,百里地层坚固如钢铁,死死卡住其前端。

    那粗藤魔龙,自突进以来,一直顺风顺水,可碰到邵天尊的“指地成钢”神通,连震数震,都未能突破,挤得后边长躯,也都盘绕撑起,血光如流,往来贯穿。

    这魔龙其实就是已成气候的血精源木所化。虽然是以植物的形态出现,可究其本质,却是实实在在的外道魔物,凶横戾气绝对不缺。

    一连几次挣脱不成,直接就发了狂性。

    邵天尊之前,有百里长度,忽地烟尘并起,土石飞溅,粗壮的长藤仿佛是弓起的龙躯,其中段硬生生从地层深处撞出来,一个蓄力,再往上猛拔。

    仿佛当空打个霹雳,相反的却是千百里地层膨胀、崩碎,继而沉陷。

    也是这一刻,两条粗藤魔龙前端,竟是“挂”着直径过百里、质性已经大半转为金属的巨大土石块,强行冲出地层深处,迎空摇摆。就像是一个已经急旋开来的流星锤——天知道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巨大而恐怖的武器!

    邵天尊瞳孔凝缩,相对而言,显得无比渺小的身形,却是半步不退。

    *

    抱歉,今天招标,实在没空动笔,只有三千字,本周我会抽空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