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身与道合 心照魔渊(上)

    此时此刻,整个玄门体系都为之一飘。

    这种“失重感”来自于八景三十六天,就像是一架高速狂奔的马车,其驭者突然跳下,虽然马车仍然靠着惯性,急速向前,可是烈马失去了驭者,也就失去了某种“协调”和“韵律”,敏感的人都能察觉到,在高速奔行中,突然袭来的颠簸。

    目前这种感觉还很微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想见将越来越剧烈。

    只是,不管是在玄门体系之内,还是之外,这个瞬间,只要能感受到其间微妙变化的强者,没有哪个会在玄门体系本身投入太多尽力,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向了中天世界,长嘘而歌的萧圣人,

    而就是对此微妙层面一无所知的旁人,也能看到,萧圣人足以呵云拿月的雄伟法相,层层缩小,最终一如常人,只化为明月之前,一点微小的尘影。

    这是萧圣人不再利用玄门体内几无穷尽的元气,支撑法相的缘故。

    断去的这份联系,只是最显眼的那部分。

    事实上,这一刻的萧圣人,全身上下再没有任何一条气机,与近在咫尺的玄门体系,有任何的牵连。

    甚至是体系的加持都给屏蔽在外。

    他与玄门体系彻底切割,从上到下,由内到外。

    可是,已经化入他本人魔劫中的“黑潮”,却没有减弱的迹象。

    事实上,因为萧圣人的“切割”做得实在是干脆利落,本来就是要以他为中转,将魔染扩散到整个玄门体系的魔潮,根本就没有转换的机会,顷刻间,一界魔染之力,几乎大半都锁在了他一人身上。

    恰逢此时九宫魔域化现,此消彼长之下,萧圣人简直就像是随时被碾得粉碎的泡沫。

    这是人们最直观的感受。

    直观往往就是错谬。

    至少在这一刻,萧圣人在法则层面、真实之域层面的“存在感”,绝不比之前的任何一个时间段逊色,而其层次境界分明还在急剧提升。

    真的就像是一位脱出樊笼,尽情舒放肢体心情的巨人,顶天立地,不但是玄门体系,就是真界天地,似乎也难以再束缚他。

    尤其是,随着余慈寻找到无量虚空神主的踪迹,萧圣人的神意即时接入、锁定,建立起了仿佛最坚韧锁链一般的联系,无量虚空神主再也休想置身于冲突之外。

    萧圣人根本就不管其余八帝魔主法相,会以什么神通围杀他,就是盯紧了无量虚空神主,舒卷自如的神意力量,无声无息地漫过去,与中央泥丸宫的深沉魔意对撞。

    也许不像其他神意对冲,动辙百万、千万重,飓风过境一般,可是整个九宫魔域的运转,都在此刻为之一窒。

    真界上空,那个无形的“头颅”轮廓再次发出无声的吼啸,即使已经脱离直接联系的余慈,也觉得心头发闷,杂念丛生,虚实难辨,

    不可想象,此时的萧圣人,究竟在面临着怎样的压力。

    充分整合的九宫魔域,汇集了亿万天魔、百万魔修的力量,又用八帝魔主的神通有效催化,而冲突的正锋,则是在最神秘莫测,深不见底的“泥丸宫”主位。

    就算余慈从来都没有探明白萧圣人的根底,可在此刻,用最简单的对比,也能知道: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力量!

    大概,就像他完全不借助太霄神庭,硬接极祖的拳头一个模样?

    事实上,当九宫魔域的力量运化到极致,并不是外放的,而是像吞噬一切的深渊,以其独有的韵律和波动,化消一切异质的存在,使之在魔门体系中共舞。

    中天世界之上,愈发汹涌的魔潮就像是一张裂开的巨嘴,要将萧圣人一口吞下。

    可就在此时,某个似曾相识的感觉,从萧圣人处,传递过来。

    余慈心里头一抽,几乎是本能地切断了对萧圣人的气机感应,即便如此,心神还是一阵恍惚,心内虚空抖荡,云楼树上枝叶摇动,道韵如风吟,漫过耳畔。

    而在余慈与太霄神庭共同形成的“梦中道境”,万古云霄无上神通,险些就是无意识地激发出来。

    这是……

    再看中天萧圣人,身形就那么化入天地虚空。

    不是挪移、不是隐没,就是那么“化”了进去。

    余慈已经断去了所有的气机感应,但就算是以目视之,那种玄妙至极的“状态”,也是引导着他的心神,几乎同步切入,也与不久之前,某个不知是“幸”或“不幸”的记忆,联系在一起。

    合道!

    空茫的感觉覆盖下来,由于经历了一回,有点儿“熟极而流”的味道,此时还在洗玉湖上的余慈,不得不咬了下舌尖,才让心神归位。

    刚刚的恍惚,让他几乎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

    因为就在同一时刻,真界上空,九宫魔域的运转,明显也是一窒。

    没有谁会想到,萧圣人竟然会在决定玄门、真界生死存亡的时候,来这么一手。

    瞬间的变故,其实已经超脱了时间本身的局限,只有境界层次上的起落,只有物性法理上的变化。

    萧圣人确确实实是“合道”,可他却是带着一界魔染的重负,带着九宫魔域的“吞噬”巨力,强行合道的,怎么可能会成功?

    他凭着自己超卓的修为境界,踏过去半步,又因为魔染,被硬生生“拽出来”。

    就是这一“拽”,使得事态的发展,彻底纳入了萧圣人的算计。

    “妙啊!”

    余慈忍不住击掌赞叹。

    如此算计,简直是胆大包天,又妙至毫巅!

    如果魔门一方早有预防,不用别的,只要八帝魔主中的寂妙魔主,稍使点儿力,顺水推舟,就把萧圣人给“推”走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一出?

    谁都知道,对于玄门修士而言,“合道”是多么凶险的一件事。

    任你惊才绝艳,一旦合入天道,形神俱化,合入就难“合出”,与死无异。

    可越是这样,萧圣人甘冒绝险使出的这招,获得的收益就越是巨大,

    那一霎那,九宫魔域不是与萧圣人斗法,而是与茫茫天道角力!

    反噬立至!

    “天道”是个很玄虚的概念,很多时候,绝大部分具备相当层次境界的修士,也就是将其理解为“天地法则体系”的法理规矩。

    如此理解,也没什么错。

    不过在当前环境下,对于“天地法则体系”的范畴,若还是局限于真界一域,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余慈明月重新观照,感受最深。

    自萧圣人被九宫魔域,从“合道”的边缘硬“拽”回来之后,其吐纳接引的元气,衍化的法则,凭依已不再是真界之中,而是来自域外,来自已经强势渗透的真实法则。

    巫神法则体系全盘崩溃,以“大日坠落”为起始,以“无量魔染”为中盘,便是在大日坠落,五星晦暗之时,域外真实法则已经全面突破了巫神体系的屏障,渗透进来。

    余慈连渡域外星火劫、离乱虚空劫,便是受此影响。

    所以,此刻九宫魔域承受的,就是域外真实法则体系的反噬!

    就算只是冰山一角,就算只是刹那光阴,可只想要去想想域外宇宙无有穷尽的范畴,想想那不可思议的尺度,就知这瞬间反噬的份量!

    九宫魔域动荡,法度乱离,甚至影响到了共鸣。

    法理所化的“头颅”为之扭曲、破灭,余力所及,不知有多少天魔湮灭,多少魔门修士变成白痴。

    至于萧圣人,其身形则重新化现,而此时,他已经跨越千万里,被魔潮直接“拽”到了九宫魔域的核心区上空,身下就是虚供元始魔主的“泥丸宫”深渊。

    谁也不知道,萧圣人是否在“合道”失败后受了冲击,但就目前来看,这位分明已经接引了域外真实法则,身外自成道域,森罗万象,不可胜数。

    如果去问,广袤的宇宙中,以何种法则体系最为稳定,则非“真实”莫属。

    在最宏观的尺度之下,唯有真实法则,才能够以最自然的姿态,渗透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正因为其稳定、广泛、无所不在,也是最具可塑性的。

    宇宙中或许有千百个巫神这样的大神通者,以他们强大的修为、独有的思路,像捏泥一般,随意揉弄、变异真实法则,搭建他们希望构建的虚空世界。

    不过将时光的尺度放到最大,其最终的结局,往往也就是像现在的真界一般,随着平衡性的打破,“临时的瘤结”被切掉,“短暂的浪花”被抚平。

    如此往复。

    现在没有必要去考虑“宏观尺度”下的问题,倒是萧圣人接引真实法则,却是让人猛醒,其实“金科玉律”无上神通的最佳作用对象,就应该是真实法则才对!

    神意与道韵浑化,强行破坏“泥丸宫”深渊处,独特的天魔体系震动。

    这就是另一种形神的神意攻伐,几近于“道化”之力,是真正的趁你病,要你命!

    事先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萧圣人与九宫魔域的对冲,竟是这么一个结果。

    不过,作为魔染一界的核心人物,无量虚空神主也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在九宫魔域法度混乱,整个真界魔潮翻覆打旋儿之时,深渊之中,滔天魔意横空,与道韵神意相激。

    这是无量虚空神主发动,不但是正面迎击了萧圣人,且是以其强横的魔意,重新划定了节奏和尺度,使一片混乱的魔潮中,共鸣再续。

    此次无量虚空神主由“天然”到“主动”的变化,微妙之处,很难立刻得出结论。

    不过,两位最顶尖大能的对撞冲击,其直接后果已经显现。

    天摇地动,霹雳横飞。

    冲击力太强了。

    无论是引入真实法则,依旧可以出口成宪的萧圣人;还是与魔潮共鸣,操控九宫魔域的无量虚空神主。

    二者主要是神意对冲,真实之域上偶露峥嵘,因为都是自带体系,也不想竖靶子被人针对,就像不见首尾的神龙,除了他们彼此之外,其他修士再难捕捉到其存在,但又是无所不在。

    所谓的“深渊上空”,只是一个相对位置,从来都没有固定在一个点上。

    而如此层级、如此局面的神意对冲,任是谁也别想充分维持本人的法度规矩,一切有效的约束都是笑话。

    萧圣人不会让无量虚空神主重新梳理九宫魔域,实现一界魔意共鸣;

    无量虚空神主也不可能让萧圣人任意排布法则,化为无上道域,倾压干涉。

    那就彼此破坏吧!

    只有肆意倾泄、喷溅的破坏性力量,才能代表这趋向“绝对无序”的对冲碰撞。

    如此冲击之下,即便中天明月悬照,神通遍及诸天,余慈也只能看出个大概的轨迹——只是大概而已。

    想了想,他不再将注意力放到交战本身,而是放在更单纯的层面。

    比如:九宫魔域的法度完整性,或者是威能的消长。

    这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可以看出战局的起落变化。

    从目前的形势看,九宫魔域还没有完全从刚刚的“合道”一击中缓过劲儿来,萧圣人雷霆之势,很大程度上杀灭了魔门修士的锐气,倒是天魔,成了这一段时间的主力。

    只是缺少了魔修的灵昧共鸣,神通法相的变化,就有凝滞,

    萧圣人确实是以一己之力,牵制住了九宫魔域的变化,也就阻遏了魔潮的吸附和干扰,余慈和八景宫,得以将玄门体系扩张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一界不是只有余慈和萧圣人,不是只有上清和八景宫,洗玉盟、南国,都有相当数量的强者,只是更多的还是各自为战,玄门体系到处,就是要将这些力量统合起来。

    越来越多的宗门、强者加入,反过来也助涨了推进的速度,

    势头是向好的。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绝不安稳。

    即使在新的结构之下,可以说,此界每一个修士,都在对冲的震波的包围之下。那瞬时扫荡,几乎回回超过数千万重的神意冲击,让所有关注战事的修士,都要躲避不迭,同时也免不了要担心:

    刚刚才铺开的法则体系结构,总不会立刻就崩溃掉吧?

    一界人心起伏不定。

    对于这些人的担心,萧圣人和无量虚空神主,不会给予任何解释。

    其实,真正把控这一切的,应该是余慈,还有刚刚掌控八景三十六天全盘的辛乙。

    当两位大能破坏性的冲击四面扩散的时候,余慈和辛乙已经就法则体系的结构,达成了一致。

    现在,就是逐步呈现的时候了。

    恰是萧圣人接引域外真实法则之时,域内玄门体系、域外真实法则,环环嵌套,磁力动荡,深层的变化,已经在无声无息中展开。

    比如此刻,萧圣人与无量虚空神主大战产生的冲击力,急剧扩散。

    玄门法则体系承载,不可避免地有所震荡,可是,当冲击超出某个范围之后,力道却是突然降低一截,像是经过了一次大的缓冲。

    如此,正是体系建构的奇妙之处。

    此时的玄门体系,由上清、八景三十六天融汇而成。

    说是一体,其实“似合实分”。

    这个“分”,不是上清、八景之分,而是本身的各个组成结构之分。

    特别是在外围区域,是“四方八天”虚空世界之分。

    也就是说,四方八天,每一“天”,都可以算是一处虚空世界;每八处天域合成一“方”,再统合在玄门体系之下,至少在法则层面上是如此。

    这其中,“四”和“八”还都是约数,就是表明这么一个诸天分合,其意如一的总体结构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巨大的冲击在对撞的核心区域,还是会形成巨大的破坏,可当这个冲击力穿透诸天屏障,进入另一个虚空世界时,就会削减部分,以此类推。

    以前足以扫荡寰宇的冲击,这下子至少要经过七八处虚空屏障,破坏力大大降低。

    简单地讲,现在的真界,看似一体,实际上已经在法则体系的“规划”中,分割成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虚空世界”,每一个“虚空世界”之间,都有性质微妙玄奇的“屏障”,通过这些屏障,还有复杂的结构本身,来抵消破坏性的冲击,提升承载的极限。

    当然,模式虽好,仍不稳定,

    各个虚空结构本身,如何有效传导力量,而不至于被集中地、彻底地毁灭;如何平衡玄门体系与域外真实法则层层嵌套的结构,彼此妥协,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就是各个“虚空世界”之间,彼此都还在适应、碰撞、吞噬,至少“实物”与“法则体系”不协调的情况,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定会逐渐同步。

    但就现实而言,法则体系上的“独立性”,已经可以在法则层面,逐步切割魔潮;而经由余慈之手的整体性,又可以单方面地形成合力。

    余慈连渡天域星火劫、离乱虚空劫带来的好处,正通过玄门体系,给整个真界分享。

    “真有趣啊!”

    天裂谷中,血红色的光芒重新亮起,参罗利那长足对切,“嚓嚓”连响,蠢蠢欲动,却又是按捺下来,饶有兴味地观察着真界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