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生死竞速 天地杀局(下)

    作为无量虚空神主……是“前”无量虚空神主一手打造的秘府洞天,又是以“天魔殿”的法度搭建,也许还施以“自信”之术加以封闭,碧落天阙在隐秘性上,绝对是第一流的。

    可再怎么隐秘的地方,在连番大战的冲击下,也很难再保持封闭性,再面对遍及真界的魔染、元始圣道的“感召”,终究不免露了本相。

    构成碧落天阙的神通法力、还有聚集在主殿中的“信力”先后有了反应。

    如此内外相通,很快魔潮涌来,将碧落天阙硬生生从原有的虚空层面“冲刷”出来,化为魔潮之上,一艘载浮载沉的“巨舟”。

    原本在这里冲突对抗的六道轮回、七祭五柱等等,也都给刷落进去。

    六道轮回本就遭受了魔染,算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七祭五柱依旧是“八风不动”的模样,

    羽清玄却不免是给陷在其中,特别是她一直心虑于太玄魔母,不免给魔头可趁之机,一时心神忧乱,气机翻覆。

    羽清玄终究是第一等的人物,一觉得心中不对,就收摄心神,以玄门秘传心法,杀灭心魔,割裂外劫。

    只是任她反应再快,也料不到碧落天阙现在的变化。

    感觉中,碧落天阙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窍眼”,吞吐魔潮,与外界多方沟通,顺着这些往来变化,不多时便形成了一定的法度。

    可以看到,周边虚空中,一道道魔纹结成阵禁,变化出种种诡谲形象,同时也改易虚空性质,使之内坚外固。

    羽清玄尝试了虚空挪移之法,却被某种特殊的力量消融,连余慈一直不绝的加持,都是若断若续。

    危机临头,她反倒是洗去心中一切杂念,慢慢贴近依旧沉睡的师尊身边,视线透过残破的殿门,指向前殿。

    能够感觉到,那里,分明是有一个很不起的东西在孕育。

    伴此而生,有恢宏之音,赞颂膜拜,辨其意,总是“无量”、“无量”,形成澎湃魔意冲击,四面八方推挤而来。

    当赞颂之声推至最高处,什么大殿、天阙,忽地都化为虚无,只有深邃无尽的星空,在视野中无线拓展开来。细观其中,又有无数虚空结构,重叠变化,从无定性。

    在此层层虚空之中,羽清玄的大挪移神通,可说是碰到了天然的克星。

    可她并没有因此变得束手束脚,相反,她是主动出击,趁着魔纹结构还没有彻底成型,心神观想,照映星空。

    太玄一脉,但凡是涉及“星相”者,莫不是利用真实法则,牵引星辰投影,再行衍化。如此不但受限最小,也兼有参照对应、识真破幻之能。

    当下,在那深邃星空之中,本是空无之域,有数点星辰亮起,助她一举修正了虚空方位。

    那些直攻人心的魔意,被屏蔽在外,眼前,破损的后殿轮廓开始恢复,但只是清晰了片刻,就重新变得模糊起来。

    这次不再是魔意幻相的干扰,而是真正“化”去了。

    碧落天阙本身,都是天魔一脉的神通法力凝结,在魔潮冲刷下,虚实转换特别利落。

    而在外围,因为羽清玄与天外星力呼应,魔潮也是立生反应,喧嚣躁动,没有即时扑上,但前殿之中,却有沉沉的压力,倾注而至。

    这让羽清玄明白,之前还在“孕育”的那位,已经“苏醒”过来。

    她回眸看了眼仍在沉睡中的恩师,神色平静,心志愈坚。

    便在此时,魔潮翻涌的幽暗星空中,忽有一轮明月照彻,清辉洒落,之前若断若续的加持,重又稳定下来。

    这是余慈心神移转,明月心象重新切入此间,和羽清玄气机互通,也探视了太玄魔母的情况。

    不过,这一切都是仓促而为,便在这一刻,前殿的那位,已驭使魔意袭来,无论是余慈还是羽清玄,都受到影响。

    尤其是余慈,真正接触到这魔潮法度,一望之下,就是惊愕。

    极其熟悉、且与之前所见一脉相承的星空法相,说起来,这还真是原汁原味呢……

    “无量虚空神主。”

    余慈和羽清玄交流了信息,而这里面的内涵很复杂,不得不做进一步解释:

    “八帝魔主中的无量虚空神主。”

    这时就能见出语言的贫乏无力,还好,羽清玄已经明白过来:“九宫魔域?”

    “正是。”

    九宫魔域中,有秽渊、无明、欲染、无畏、寂妙、无量、夜摩、他化八位魔主尊位,无量虚空神主便在其中,占了九宫中的“天庭”之位。

    此“无量虚空神主”,不是指现在正与诸天魔意共鸣的那位,而是九宫魔域中,化生而出的神通法相。

    看眼下这情况,老天爷倒是开了个极有嘲讽意味儿的玩笑,让一个真正的“无量虚空神主”,至少也是曾经的那位,与九宫魔域法度呼应,进入其间,坐镇“原位”。

    某种意义上,没有比它更合适的选择了。

    正统意义上的九宫魔域,除了泥丸宫虚供元始魔主真身之外,需要有八位魔门修士镇压,不过目前这形势下,一界魔意共鸣,自有无上神通化生,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

    倒是“无量虚空神主”聚合的信力,正符合其中神通性质,颇有增益之效。

    当年被人夺舍打灭,如今连剩下这点儿资源,也给奉送出去,何苦来由?

    余慈心中冷笑,确认了羽清玄无恙,他就先松口气下来。

    此时,玄门体系的扩张、衔接,仍然是任重道远,其中很重的一项负担,就是这吸附上来的魔潮。

    这还是绝大部分压力,都被萧圣人引走的结果。

    余慈也在琢磨,能否再针对性地削弱部分?

    比如,现在拿这位“无量虚空神主”,和他之前惊鸿一瞥的秽渊魔主法相参照的话,是否就能大概确证九宫魔域的方位布局呢?

    余慈还真的用心算了算:

    如果要周覆一界,这个九宫魔域的比例似乎有些变形,

    不过,按照这个判断,以中天明月有意映照一番,余慈还真的又发现了两处魔主法相,

    都有所偏差,但真意纯正……

    咦,走了!

    便在余慈想再接再厉,多找出几个魔主法相的时候,身下的碧落天阙,忽地剧烈震荡,顷刻间就是四分五裂。而前殿的“无量虚空神主”,只是在无尽星空深处,投来冷冷一瞥,便化入魔潮之中,不见了踪影。

    它在移动,就代表九宫魔域中的“天庭宫”也在移动。

    余慈就明白过来,眼下的九宫魔域中,各魔主法相的方位,其实也在不断变化。

    因九宫魔域的法度,是仿脑宫结构而来,明确“九宫”之位,其实就能画一个大概的头颅轮廓,

    而现在,这个悬在真界上空的“头颅”,其实是在不断旋转、移动的,几不受任何限制,只是维持住了大的格局。汹涌魔潮随之而动,轻重强弱变化莫测,已经完全超脱了“格式”的局限,魔意所至,法度随之。

    真该让那个鸦老过来看看,同样是九宫魔域,他的气魄,和无量虚空神主相比,究竟差在哪儿?

    或许,这才是九宫魔域的真面目?

    “确实如此。”

    萧圣人的意念插进来,其实也是余慈主动与他联系,商议这个新发现。

    萧圣人对魔门典籍的了解程度,还要在绝大部分魔门修士之上。略微解释几句,就让余慈有恍然大悟之感。

    九宫魔域是真界魔门修士解析《太元天魔根本经》,以及太古、中古时代的魔门典籍,以此阐发出来的魔域阵禁。

    某种意义上,其“八帝魔主”共尊的思路,是对近十数劫来,一枝独秀的无量虚空神主的“反动”,其间引起的教义、教派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无量虚空神主对此一直采取比较暧昧的态度,可是,就在这种要命的时刻,却是没有一点儿磕绊,径直将九宫魔域布设开来,而且场面之大,气魄之强,远胜过其阵禁创立者最完美的构想。

    萧圣人就是感叹:“前面还是把他看轻了。”

    常态下的九宫魔域,只是一种“天魔场”,是营造出域外天魔生存的环境,招而取之,使之变成“武器”,更进一步就是变成“燃料”,与天地元气混合,化为八帝大魔王,化就无上神通法力。

    可无量虚空神主现在使出来的,绝不是一个“天魔场”、一处“魔域”就能解释,观其魔意共鸣,神通显化,简直是要由虚化实,将神通法相,一一呈现。

    再往前推一步,那就是生生不息,从“魔域”转为“魔国”。

    如此一来,八帝魔主常在,镇压一界,分明就是魔门的上清、八景体系。

    不管这环境中,适不适合常人生存,可终究也是一处独门的虚空世界。

    之前余慈还在奇怪,一众域外天魔也就罢了,那些魔门修士一兜子劲儿,魔意共鸣,破坏真界体系,有没有想过怎么收场?

    可如今才知,恐怕人家早有准备,至少内部共鸣之时,已经统一了认识。

    也因为如此,才有越来越多的魔门强者加入进来,要在当前的局面下,分一杯羹。

    “无量虚空神主是筹备很久了吗?”

    如此娴熟、稳定,简直就像使出千百回一般,

    “曾听闻,元始魔宗还未分裂时,多劫以来,都在其掌控的域外虚空世界中,做各种神通试验,灭杀一界生灵,犯下滔天杀孽,或许便应在此处?”

    对萧圣人的回答,余慈只能摇头,现在他需要关注的,是另一层面:

    随着九宫魔域的搭建,“现在的”这位无量虚空神主,依旧没有现身,倒是“曾经的”无量虚空神主的信力响应,如此一来,倒是替他坐镇了九宫魔域中的位置,“现在的”这位则超拨于其上。

    唔,等等,也不算是超拔……

    在九宫魔域的法理层面,是不可能超脱于八帝大魔王,以及更核心位置的“元始魔主”的。

    也就是说,就算无量虚空神主超脱原来的“职位”之所限,他的上限,也不会出高于元始魔主。

    当然,这里的“元始魔主”是指中央泥丸宫所在,虚供的那位。

    也就是说……

    萧圣人几乎与他同步,反应过来:

    “无量虚空神主当在泥丸宫内,天君可否找它出?”

    在九宫魔域的体系法理中,这样不严谨的说法,是会出乱子的。

    余慈暗地里给自己纠正:是曲……无量在泥丸宫!

    这种时候,没有什么话好讲,当下月光悬照,破云透雾,愈发圆融的神通灵光,就此洒播四方,激起黑潮层涌,魔头嘶啸。

    由于“九宫魔域”不断移位、旋转,就算发现两三位魔主法相所在,要据此定位,也不是一两次尝试就能办到的。

    即便如此,谁都知道,一旦寻找到无量虚空神主的真身,便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到来。

    完全可以讲,这一战关系着真界的存亡。

    大战在即,气氛自然变得紧张压抑,便连照落的月光,都冷沉沉的,像是流动的水银,一层层剥开魔潮,显现出其下的“真实”。

    偏在此时,萧圣人主动找,和余慈说话:

    “如今天下之乱,乱源三分。无量虚空神主只占其一,吾等任重道远,还是轻装上阵,比较合适。”

    这算是在安抚人心了。

    虽然余慈并不认为,他的情绪已经紧张到要让人来安抚的程度,不过对萧圣人这位前辈宗主,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圣人说的是……不过这乱源,又是怎么分的?”

    “第一份在魔门。无量虚空神主已得根本加持,无所疑虑,无所顾忌,循天魔之法行事,成九宫魔域,而如今真界正在破立之时,也如渡魔劫,过得去,可延寿纪;过不去,便沦魔国。”

    “确实……”

    “第二份在罗刹鬼王,奇谋算计,无所不备,可谓乱之源也。然而得此出离之机,必然远走高飞,不再沾染因果,暂可不论。”

    余慈嘿了一声,没有多言。

    萧圣人续道:“第三份在参罗利那,此獠在域外数十劫,暴戾、耐心都是不缺,可以动若雷霆,也可以隐忍不发,杨祖之前破他屠灵魔眼,不过,恐怕也不能再出手了,终究还要由我们发力相抗……

    “至于佛国轮回,反倒不足为虑,百劫以来,道论法争从未停息,不在乎一时之消长。天君以为如何?”

    听萧圣人提到杨祖,余慈心神便是微痛,不过听这“乱源三分”的分析,他却有些不同意见:

    “我倒觉得,圣人漏了一处。”

    “哦?愿闻其详”

    我怎么觉得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余慈腹诽一句,但还是道:“我所说的,就是七祭五柱,虽然至今也不知道,罗刹鬼王究竟是用什么法子,将因果承负尽都转嫁过去,但这种因果,若不计罪孽劫数,反而是更牢固的联系。

    “这个体系,藏于暗影之中,就算此界过得大劫,也不会改变,甚至会更加纠缠不清。一个不慎,光影掉转,也不是不可能……特别是黄泉夫人,圣人是否知道,此人便在七祭五柱之中?”

    余慈不知道萧圣人对黄泉夫人认识多少,但就他本人而言,怎么防备都不为过。

    正如他所言,黄泉夫人主导下的“七祭五柱”,已经成为目前真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往好了说,是影子;

    往坏了讲,是疫病。

    而结合黄泉夫人的特质,无疑,需要有一个局限控制的法门。

    萧圣人沉默片刻,却是笑道:

    “我倒有一法,若此番胜了,自来实施;若是不胜,天君还能力挽狂澜,就去寻辛乙;再不成的话……也就不用费这个心思了。”

    说着,他纵声长笑,自法相显化在中天以来,第一次表现出这等豪迈之意,没有一点儿悲观郁气。

    因为正是在此刻,余慈的明月心象“不负所托”,在数轮侦测之下,终于是寻找到了目标。

    九宫魔域,泥丸宫!

    对于时刻都在移动的九宫魔域而言,没有什么确切的位置好讲,不过,当余慈参照八帝魔主法相,判断出大概区域,月华凝注,初步整合成功的神通,还是穿云破雾,在漫漫虚空中,找到了一处极其微妙玄通的节点。

    周边仍是一片空无,唯有那个“节点”之上,才触碰到了实质。

    刹那间,真界天地之间,有八尊或狰狞丑隔、或宝相庄严,或抽象虚无的法相,齐齐显化,一现又隐,却是真真切切地将“九宫魔域”的法度呈现出来,拱卫中央区域。

    如此法度,层层渲染,以灵觉察之,依稀就化为一个巨大到不可思议的头颅轮廓。

    也正是这个“头颅”,在法度推动下,张开了大口,无声作啸。

    余慈心神剧震,明月心象一层层光晕扩散,以至于都有些扭曲,仿佛随时都要撕裂一般。

    若非他现在与玄门体系贴合紧密,多有分担,那结果还真不好讲。

    九宫魔域这分明是要顺势撼动、魔染玄门体系,发动总攻的架势!

    也在此刻,中天战场,萧圣人忽地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便在四方修士惊愕的目光下,竟就这么信手一甩,抛落了自交战之初,便持在手中的叩心钟,将其送到云中山顶。

    当叩心钟厚重的长鸣声传回之际,萧圣人慨然长嘘,嘘罢又歌: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歌声中,亿万气机流变,随即根根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