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生死竞速 天地杀局(上)

    对八景宫的做法,余慈也没法多说什么。

    真界局势已经至此,要挽救真界亿兆生灵,说来轻巧,又哪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八景宫的算计,无疑有转嫁责任的嫌疑;可是在不可挽回的乱局中,苛责也太过矫情。

    只是,再想想羽清玄,想想太玄魔母,还有那千百神道之士,一股郁气,如尘翳,如阴云,覆盖心头,久久不开。

    对他的情绪,萧圣人应该是能猜到一些,不过其眸光沉静,并不多做解释,径直将话题引入了现实的层面:

    “天君,现在要紧的,还是你我两家联手,重塑体系之事。”

    这是大实话。

    目前这情势,让重新塑造的玄门体系,迅速覆盖真界,替代旧有的巫神体系,维持住真界的基本结构,无疑是第一优先。

    稍微慢一步,体系破损的冲击加速蔓延开来,就是不可收拾的局面。

    而从更深的一层来考虑,此时天下各宗各派、各路修士,已经被覆盖一界的魔劫,搞得近乎崩溃,真有机会脱离苦海,自然求之不得。

    是的,这又避开了一重因果,又是一轮不世之功。

    现在萧圣人把它拿出来,与余慈分享,就是请他出手相助的报酬。

    如此报酬,可谓丰厚。

    当然,更实际的情况是,别看八景宫“先行一步”,只要明白八景三十六天的架构性质,便能确认,单以八景宫一宗之力,是不可能彻底稳住真界这个烂摊子的。

    现在的情形就是如此,当旧有法则体系的破坏冲击,冲出了八景宫的传统范围,向更远方向扩散的时候,八景三十六天体系的扩张,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明显有些“追之不及”。

    毕竟,该体系还没有真正周覆一界,只在洗玉湖等几个重点部位,才有节点。

    特别是“垂直结构”的性质,使八景宫三十六天的扩张,必须是“层层推进”、“逐步覆盖”式的。

    在自家传统势力范围,一切水到渠成,而等到开辟新环境之时,全面、无差别式的推进方法,就太耗时耗力了。

    所以,萧圣人“求”到了余慈这边。

    八景宫要重塑玄门法则体系,全盘替代旧式的巫神体系,就必须要有上清三十六天的配合。

    反过来也一样。

    就目前来看,上清、八景二者结合,就东方修行界而言,差不多覆盖了八成以上,但从“深刻”层面讲,仍不太够,至少余慈的上清体系,还只是“浅浅一层”,担不起重塑法则的重任。

    另一方面,“四方八天”宽松的对接、组合模式,就是“垂直结构”所不如之处,可以是“外道神明”,自然也可以是“外道诸天”。如此确实是聚沙成塔、积少成多的妙法。

    这种联合,或曰“妥协下的产物”,也无疑就是当前急迫环境中,最为高效的方式。

    不过,只是这样,松散的本质不会变。

    要聚合各方之力,如臂使指,目前为止,也确实只有余慈一人,凭借心内虚空,借物象、心象的转化,才能做到。

    萧圣人的“联手之议”,就是余慈凭着自家的神通法力,挣过来的。

    不过,想想碧落天阙中,羽清玄从未有过的无助,余慈也就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不冷不热地道:

    “无量虚空神主那边,又当如何?”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就算那边打定主意,不亲自出手,魔染也将如影随行。

    余慈、萧圣人都是深谙魔染本质之人,自知光影难分,不可能彻底切割。

    可是两人现在都过魔劫,一个弄不好,就是个中央开花,弄巧成拙。

    说白了,余慈对目前萧圣人的状态,颇存疑虑。

    因为他看得很清楚,萧圣人并没有因为重塑玄门体的“功德”,一洗颓势,四面魔潮依旧肆虐,而且大有进逼之势。

    这又是为什么?

    当前形势下,有了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是天数,是变数。”

    萧圣人开口玄虚,但后面并不粉饰什么:“不瞒天君,眼下情况确实不好。一来,本以为罗刹鬼王便是突入,也要趁我与无量正面交锋,两败俱伤之时。可如今,她早行一步,后续就全然不同……”

    他的意思是,若正与无量虚空神主交战中,后者由暗转明,自然有大把办法限制,而如今,无量虚空神主始终藏剑入鞘,引而不发,这就很难办了。

    余慈就觉得,当下的局面,依稀与他和极祖大战时,昊典压阵的情形仿佛。

    不愧是创出“入鞘法”那位啊……

    一念至此,也有有些恍惚。

    又听萧圣人续道:“二来,便是反噬之故。”

    “是那些神道之士……”

    “非也。”

    萧圣人此时莫名地击响叩心钟,道韵悠悠:

    “佛门因果,虽恪于本心;玄门承负,却化于自然。只是,早年蒙道德之法馈赠多矣,仍过不得这一关。如今唯愿一身当之,消此魔劫,不至于有误后人。”

    这分明又使了“金科玉律”的手段吧!

    余慈琢磨了半晌,亏得他现在见识渐广,才大概想明白,萧圣人是什么意思,当下奇道:

    “以圣人所言,莫非此中算计,贵宗竟然无人知晓?”

    萧圣人微微一笑,已是默认。随即又道:“先人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一念之恶,自涉因果;八景先人万世之功,解我之厄;然则自我而起,功罪再论,若不消解,实难心安。”

    萧圣人的意思大约就是,如果按照玄门法理而言,不管心中起的是什么恶念,用了什么手段,只要客观上取得了好的效果,就是不世之功,恩泽后人;更何况还有八景宫万世遗泽,可助他洗脱罪厄。

    可按照因果算法,一切都要“由心而发”,虽是善果,却是恶因,也是确实害了千百神道之士,还有动乱中无辜殃及之人,以至于魔劫当头。这些是避不过去的,恐怕还要殃及八景宫的后人。

    这就使得萧圣人,必须要有所作为,付出更大的代价。

    这里头就包含着道德之法的反噬。

    所谓的“名门正派”,真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功德善果,人心所向,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修行精进,相应的,如果违逆了此中法理,也会有一定的反噬。

    如果正值魔劫,其恶果更会成百上千倍地扩大。

    倒是真正的“始作俑者”,也就是罗刹鬼王,别看是玩弄人心的大行家,却从来不在乎这个,也没指望过从道德之法上获益,做起事来,也就愈发地肆无忌惮。

    对此,萧圣人是用坦然的态度面对。

    可是,有些麻烦,也不是态度就能解决的。

    余慈就估计,按照现在萧圣人的状态,之前若是有五成把握闯过魔劫,现在恐怕两成也没有。

    事态危急,远过从前。

    如此,余慈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就开始吧。”

    就在二人短暂交流的这段时间里,八景三十六天的扩张速度,已经愈发地“力不从心”了。和体系破损的冲击“锋面”,隔了已经有数千里的距离,且还在持续拉大之中。

    紫极黄图粉碎,法则体系崩溃,其作用方式,是从根本法则,一路“降下”。

    不断拓展、层层扩大,最终抵至衍化的末端法则,也就是一个个聚合而成的实物。

    包括真界亿兆生灵。

    现在可以庆幸的是,根本法则“降下”,总还需要一个过程。

    这期间,其实是境界高、修为深的最先受到冲击,那些全无自保之力的黎民百姓,则还有一点点的缓冲时间。可只要沾上了,就不可能再有侥幸可言。

    现在,八景、上清体系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弥合这个“致命空隙”,最好是“跑”到体系破损的冲击前面,先一步立下法度规矩。

    这就像是两个人赛跑,谁先扩散到真界全境,就等于是跑到了终点,赢得胜利。

    除了西方佛国,仅在法则层面,那里的准备只多不少、只早不晩,用不着他们操心。

    萧圣人没有再多说什么,依旧屹立中天,抵御魔劫。

    云外清虚之天上,五六位镇守的地仙,有足够的神通法力,推动八景三十六天,行那改天换地之举——虽然只是局部。

    余慈确认了具体情况后,果断出手。

    这一刻,八景三十六天依旧由中央向外围扩散,上清体系则连缀四方已经形成的节点,暂时稳住局面,也给还没有到来了的八景三十六天,创造出一个较适宜的“环境”。

    此时的上清体系,就像是蓬布边上连缀的长索,四面拉伸,“拽”着八景三十六天持续加速,更快地覆盖周边地域。

    一则以深,一则以广,两个体系一旦重合,就此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在重塑法则体系这件事上,“深度”似乎要比“广度”更具有现实意义。

    毕竟一个是“扎根”,一个只是单纯扩大范围而已。

    但情况又不是那么简单。

    八景宫看似占据主导,可为了与上清体系合作,本身的体系也要放开,对此类严谨架构来讲,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一路下来,控制力其实是在不断减弱的。

    相反,上清体系完全不需要开放核心之地,外围的开放性却是早有定论,更不用说,余慈明月心象的整合力、穿透力,都是八景三十六天所不具备的,这么来回牵扯、往复重叠,得益着实不小。

    不过,其间余慈倒是又发现了一件事:

    好像两个体系的“穿透性”联系,之前就已经建立起来,且在双方均无自觉的情况下,形成一定的“模糊”区域,最关键的是,罗刹鬼王貌似就是通过这个区域“进出”来着……

    也不知萧圣人知不知道这一点,应该是知道的吧。

    他有点儿尴尬,更多还是沉吟。

    因为在这里,罗刹鬼王留下了痕迹——微不可察,但通过平等天,余慈还真的略有所得。

    不过很快,余慈就没有了琢磨其他事的空闲。

    一方面,那一场“竞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算起来,整个路程还只“跑”了千分之一不到,可是,由于各处连缀节点的分布密度问题,玄门体系扩张的速度,也是忽快忽慢,比之如雪崩一般、甚至还在不断加速的破坏性冲击,距离又拉大了些。

    现在,玄门体系追赶的目标,已经换成了“法则衍化”的边际线。

    也就是说,务必要在破损的法则波及到底层具体生灵之前,将体系覆盖到位。

    这是涉及生死存灭的速度比拼。

    那些正在夜色中、月光下挣扎、祈祷、或者瑟瑟发抖的黎民百姓并不知道,在他们头顶吹过去的呜呜风声,也许只要再下挫半分,他们以及他们的邻里、宗族乃至于这辈子所接触的一切同类,都将瞬化飞灰,留不下半点儿痕迹。

    事态不可能总是完美。

    余慈透过月光,也不只一次地看到了,只因为小小的“缝隙”,其间千百计的生灵,包括屋舍、山川、草木等等,刹那崩灭。

    这些情景,他不想看,却绕不开。

    心弦颤动之时,魔潮的威胁也愈发地贴近了。

    这就是余慈面临的第二个问题,他现在,等于是与覆盖一界的魔门体系正面对撼。

    因为无量虚空神主侵占了巫神体系,在此基础上,感通元始魔主圣道,举界共鸣,将魔门修士、外域天魔联系在一起,形成了浩瀚无边的魔潮,也是魔门体系的显化。

    巫神体系同样是他们的依托,可是,随着共鸣程度的加深,魔门体系也是具备了“半独立性”,就像眼前的“外相”——混浊的黑雾。

    虽不可能它单独构建一个完整的,可供一切生灵繁衍生息的体系,可当玄门体系一路扩张的时候,又“依附”上来,像是贪婪的鬣狗,想要从上面,再撕几块肉下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共鸣,魔潮中各路魔门修士的数目在持续增长,天魔数量也是激增,整体性却是上了很大的台阶。

    余慈连缀各方节点时,理所当然受到了阻碍。

    魔潮的法度,精神让余慈必须全神应对。明月在魔潮中起伏,由于天星秘法的映射,每一个区域看到的“月相”都有微妙的不同,但真意如一。

    各方修士、宗门不但要适应在明月加持下,与魔潮优点,还要学会如何与明月真意共鸣,才能在乱局起到应有的作用。

    只因为,现在魔潮攻伐之术,个体的攻击只是零零落落,真正占据主流的,反而是共鸣衍化而成的种种神通,

    在神通之后,甚至还有某种更具灵性的法则结构孕育。

    很熟悉……

    便在余慈以明月光芒,集束照透了一片黑潮,抹杀其中魔头之后,分明是看到了,战斗之初遮蔽月光,险些让他吃个暗亏的神通,是如何衍化、崩散的。

    具体的过程不提,那刚刚消散的丑陋痴肥、令人作呕的肉脂山丘……

    这不正是秽渊魔主?

    当年在九宫魔域,秽渊看似宝相庄严,实则丑怖污秽的形象,给了他太深刻的印象。

    以至于虽是惊鸿一瞥,但可以认定真实不虚。

    真的麻烦了。

    神通对神通,道境对魔域,未必全部对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整体性面前,单个节点,单打独斗,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余慈现在做的也是整合的活计,只是还是那句话:

    人心大势,一者顺,一者逆。

    一者如山崩浊流,由高就下;一者如向阳花木,节节攀高。

    且不说性质怎样,何者更为迅速,更为猛烈,一望可知。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魔门体系的整体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玄门这边,只能依靠余慈明月心象,整合纷乱人心、复杂资源,泥沙俱下,难辨益害。

    魔潮控制不善,一个弄不好,就是给魔劫送菜来了,进来一个,魔染一个。

    遑论化现神通、道境?

    萧圣人真是给他找了一个好活计……

    可回头看看萧圣人处,由于那位道德反噬,心魔大炽,又是第一等的自在种子,引得各路魔物蜂涌而上,神通法术更是玄奇,可萧圣人坐镇中天,还是至少截留了七成以上的魔潮正锋。

    这让他也没什么好讲,瞅个空子,隔空传讯,将自己的发现告知。

    也让萧圣人帮忙判断。按照九宫魔域方位搜索,会不会靠谱些?

    他又想到幻荣夫人,当年这位也是化入了秽渊之力,才成就欲染魔主的,不知会有什么见解?

    可是,联系的结果让他愣在当场:

    湛猫儿你来凑什么热闹?

    余慈早就到了分心多用,仍有条不紊的水准,可这时候还是觉得头皮发涨。

    不过,他一直挂心羽清玄的状态,正好借着湛猫儿这事儿,与碧落天阙那边联系上:

    不管怎样,都要提醒一句,现在魔潮涌动,心神万不能有失!

    可当心念移转,余慈却是看到,碧落天阙,分明已经与魔潮勾连在一起。

    羽清玄已被包围在魔潮之中,眉头紧锁,似乎又遇到了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