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神通整合 因果转嫁(下)

    这就是和罗刹鬼王打交道的代价吗?

    如今地狱道中的六尊佛陀,顾不得再想之后更深层的问题,面对因果之力,他们身陷轮回,受缚其间,身不由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因为真界法则体系破灭而产生的负面力量,流向西方佛国。

    “哞!”

    轮回震动,这是六位佛陀同发狮子吼,以警醒彼岸佛国。

    他们是要佛国立下决断,立刻切断与六道轮回的关系。

    只要这样,才能保持西方净土,不受因果所污。

    西方佛国那边,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慢了,终究慢了。

    五劫之前的十三古佛,是有大决心之人;五劫之后的六位佛陀,同样深具决绝之心,是佛国之中的佼佼者。

    可是当他们都涅槃、轮回,西方佛国也是陷入到一个最虚弱的时段,这不只体现在硬实力上,也体现在“决断力”上。

    变生不测,第一时间的判断,哪能轻易做下?

    若六道轮回真这么容易舍弃,六尊佛陀又岂会舍身而入?

    随随便便抛弃,岂是真正人心?

    只是几次犹豫的时间,因果洪流滚滚而过,打破了六道轮回体系的独立性,如潮魔染也随之而来。

    仍是那个比喻,楼宇垮塌,要将人掩埋,可这时候,罗刹鬼王却以不可思议的动作闪开来,而且,下边还早早准备好了承重的东西。

    所有的重压都给接下,同样的,废墟瓦砾之下,有价值的东西也都留下,

    七祭五柱是第一层,六道轮回是第二层。

    这时候又像淘金,七祭五柱是筛子,先是淘洗一遍,留下的是金子,甩出去的是沙砾。

    正因为如此,七祭五柱承载重压,却是接收了巫神体系的部分遗产,更进一步与无量虚空神主魔染体系发生联系,别人进去要担心魔染,黄泉夫人又怕哪个?

    真正倒了大霉的,就是六道轮回,不但承受了难承之重,接下了要命的因果,无量虚空神主的触角,也随之而来,一直探进西方佛国里去。

    这一刻,诸方的关系彻底缠绕在一起,非当事人不足道也。

    不过,面对魔染,六尊佛陀终于可以出手,击杀魔头,暂时护住动荡阶段,最易遭遇魔染之时的佛国“门户”。

    除此以外,他们也再无能为力。

    羽清玄却是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趁佛陀自顾不暇,抢入后殿。

    然而,距离自家师尊,当真是近在咫尺。

    可是此时的情形,绝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太玄魔母的状态,可谓是糟糕透顶。

    她面目依稀如旧,气息平顺,可是作为七祭五柱与六道轮回联系的唯一通道,也是调节冲击的唯一枢纽,她不可避免承载了几乎所有的冲击,当然,还不算因果承负之力。

    现实就是,如今的太玄魔母,如果保持现在的状态,或者是在七祭五柱的体系之中,尚有一线生机,而若强行切割开来,恐怕立成当前恐怖因果、承负集火的对象。

    事实上,六道轮回中的六位佛陀,已经明确了这一点,也意图全力切割,只是因果线条困缚,一时难为罢了。

    目睹此情此景,羽清玄心中千百个念头转过,变化出万般思路,却是找不到任何能够有效遏制当前事态的办法。

    事有难易,不足为惧;唯有可为与否,方是可怖。

    当最后一个思路断去,羽清玄只觉得心头如坠寒渊,呆站在太玄魔母身前,一时竟是恍惚。

    不知呆立了多久,被六道轮回中悲怆的佛号所惊醒,因果之变,似已下了定论。她却不再关心,不自觉地仰头,看当空映照如常的明月。

    清辉洒落,微凉的感觉,从头面渗入心神,却又如泉水满溢,汩汩而出。

    “师姐!”

    余慈正透过明月心象,观测碧落天阙那边的变化,恰是见了羽清玄茫然若失的眸子,映入月色,水光沁出。

    这一刻,这一幕,像一片锋利的刀刃,切过之前多年,他和羽清玄二人轨迹,共同穿梭织就的、仿佛花色图纹都已经固定下来的织锦,使之变成了极其荒唐古怪的模样,但从一道道的“缝隙”里,又可直见某种奇特的光色,还有一直内敛的温度。

    余慈长吸一口气,竟不管已经近在咫尺的邵天尊,冲霄飞起,欲待虚空挪移之时,某个意念忽尔传入:

    “渊虚天君。”

    余慈一怔,明月悬照,指向依旧坐镇中天战场,却在黑潮巨浪中,显得风雨飘摇的萧圣人。

    “圣人?”

    “天君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余慈微怔,一时不语。

    在心魔大劫之初,是萧圣人和辛乙,主动为他挡下魔潮;此后,更受萧圣人点醒,明确内外、你我之别,受了人情,自然要还。

    遑论现在,正是灭世大劫之时,上清、八景都与玄门体系相合,一条线上的蚂蚱,互助也是理所应当。

    透过明月,往羽清玄那里再瞥去一眼,余慈按下心中躁动,礼貌回应:

    “圣人将欲何为?”

    他心中也在想:是要帮助抵御魔劫,还是在体系层面……

    此时,魔劫剧盛,反噬更急,张牙舞爪的魔影,有的已经要触及萧圣人法相边缘,可对面的意念依旧迂徐平淡,有条不紊。

    “魔劫大炽之时,无量虚空神主或将发难,天君明月神通,可否映得此獠?”

    “这……”

    余慈其实也不只一次,或者说从没有放弃过对无量虚空神主的“搜索”,可问题在于,无量虚空神主的耐性,简直是无双无对,不管局势如何变幻,都是稳坐钓鱼台,莫知其所向。

    难不成是元始魔主的共鸣加持,已经让他满足了?

    念动之时,余慈已经又做了一次尝试,依旧毫无所获。

    “惭愧。”

    “是吗?如此或是天意,一步之差了。”

    萧圣人竟还有心情感慨,只是余慈听不太懂。

    还好,萧圣人紧接又道:“天君以为,你我两家联手,三清四御之位,道意如何化之?”

    余慈闻之哑然,这算什么问题?

    忽又大觉不妥,将明未明之时,萧圣人微微笑道:

    “既然暂无定论,八景宫就先行一步。”

    余慈一怔之时,忽见碧落天域之上,云外清虚之天云气垂落,色分青、黄、白三色,竟是玄元始气降下,一直接入已经混乱到极致的天极峰上。

    整个虚空又是剧震,可也在此刻,已经层层崩灭的旧有法则体系的“废墟”上,竟是冒起了无数“幼芽”,就以那些法则碎片为“养份”,快速成长,且又是经过非常有规律的分布,以至短短时间之内,便是如藤如萝。

    也是此刻,中天战场,本就冲霄而上的青白之气,倏化为一柄“天罗之伞”,边沿不断外扩,覆盖了更多更广的区域。

    其扩散的速度,甚至只比因紫极黄图破碎,旧有法则体系层层崩溃的波及速度,略慢一丝。

    不过数息时间,以云中山脉为中心,北抵北荒,南跨沧江,西至断界山,东抵洗玉盟,偌大的区域,便蒙上了这郁郁葱葱的“绿意生机”。

    已经重新陷入天摇地动的真界天地,陡然为之一定。

    中流砥柱,不外如是。

    峰顶,在紫极黄图碎片之前,连山呆呆看着,忽地闭上眼睛,长长吐气,然而是吁、是叹,焉能分清?

    “这……”

    余慈忽想起一件全不相干的事来:

    现在八景宫共有几位地仙?

    就现有的情报来看,纸面上有二十多,不过现在大都还在茫茫宇宙中跋涉,现在拥有的应该不到十位。

    其中邵天尊在东、乔天尊在西,目前在八景宫驻守的,算上萧圣人,六七位应该还是有的,这里面,又有五六位在云外清虚之天,其余像允星这样的精英弟子,或者原本堪为宗门骨干的大劫法宗师,似乎都是列布诸峰,主持阵势。

    只有一人,即连山天尊,在天极峰。

    哦,还有辛乙。

    就是这样的形势之下,偌大的八景宫,被罗刹鬼王以欺天幻术,破开防御,直取中宫。

    细究来,似是先期布置不严,出奇不意之下,被毁了根本。

    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说?

    只是,又听得萧圣人悠然钟声,道韵相随:

    “吾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听得悠悠道韵,余慈忽地平静下来,心思正如明月,悬照大千,一应所见,尽都明透。

    不敢为天下先……

    八景三十六天,已经立起,更随八景宫加持,覆盖一界,如今比上清体系,还要强上一截,也要深刻许多。

    其实,已经有变革、重塑天地之能,至少,也能撑起部分格局。

    只不过,巫神体系终究还支着架子,玄门体系化用其法,修补则根基不固,重塑则因果加身,正是两难境地。

    可这时,“恰好”就冒出了一位罗刹鬼王!

    善因善果,恶因恶果。

    有的因果承负是过、是罪;便如罗刹鬼王。

    虽然她终究甩脱、转嫁,那是她欺天瞒地之功,终究有人殃及;

    八景宫同样改天换地,却是合于天地人心,顺势而为,力挽狂澜,是无量之功。

    罪者在下,沉枷落锁,难出离也;

    功者在上,成而弗居,超拔意也!

    但在更微妙的层面,岂不就是另一种的“因果转嫁”?

    这样,真的好吗?

    今天这一章,借了心心的书评。其实原来是用“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的,和“承负说”一脉相承,不过还是“不敢为天下先”更腹黑点儿……

    明天开始恢复五千字。

    第二百零四章神通整合因果转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