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神通整合 因果转嫁(中)

    罗刹鬼王面前,辛乙并非是全无还手之力,紫极黄图之下,只是他的形骸而已,他一身修为之所聚,还是在不灭阳神之上。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合于八景三十六天,一应神通,由此而发,其中尤为重要的,就是虚空神通。

    刹那间,罗刹鬼王的手指虽是贴上来,却有一层缥缈虚空重又将指尖与紫极黄图隔开。

    紫极黄图虽在眼前,却又在云外缥缈的三十六层天域之上。

    当然,辛乙也知道,从罗刹鬼王刚刚切入的情况看,虚空神通,未必就能挡得住她,可只要挡住那么一丝丝就好,后方,连山天尊已扑至,手上持一柄玉斧,乃是祭炼双轮的攻伐之宝,直劈罗刹鬼王后心。

    这一击,为的倒不是击杀,而是逼迫罗刹鬼王让开,保全紫极黄图。

    然而,出乎两人的意料,面对足以破伐根基的一斧,罗刹鬼王竟然是不闪不避,任由玉斧直直切入后心,唇边微笑依笑,手指再往前探,那缥缈虚空,真的变成了缥缈之物,一戳便透。

    虚空剧震,刚刚搭建起来的结构瞬间崩裂,罗刹鬼王的指尖,也就正戳在紫极黄图、她本人的神名之上。

    刹那间,所触之处,一切符纹痕迹抹消,也正有一个深深孔洞,出现在本是平滑的紫色石面之上,而孔洞周围,亦开始显现令人让人心悸的裂纹。

    作为巫神法则的重要象征,紫极黄图直接反应着真界法则体系的深层变化。

    就在一日前,萧圣人手指弹击紫极,都给震得指尖出血。罗刹鬼王却是轻轻松松达到这种效果,自然不是因为她的修为远远胜过萧圣人,而是被七祭五柱、无量虚空神主连番折腾的真界法则体系,确实已经到了极限。

    巫神遭遇魔染殒亡,更是致命的伤害。

    连山目睹此景,神情严峻,眼神寒彻,手中玉斧却是顺着惯性,自罗刹鬼王切入,再斜挂、震动,尽可能地撕裂伤口,破伐根基。

    只是,斧刃的触感非常古怪,似乎是触到了实体,也有切分骨胳血肉的感觉,可是只要斧刃切过,肌体就是重新生长起来,即使他将罗刹鬼王半边身子都切断掉,可实际上,带起的血痕,连斧刃都没涂满。

    这……

    连山终于是想起来,罗刹鬼王本身,其实是血狱鬼府的生灵,外形、构造虽近于人,但身体特质却是截然不同。

    这些本是常识,只是,自罗刹鬼王进入真界十二劫以来,谁能有近身战的机会,且能在战斗中伤到她?

    长此以往,这个问题也就被人所忽略。

    更何况,还有罗刹鬼王不可思议的真幻神通,其卸力转移之法,亦是一绝,玉斧上的杀伐之力,几如石沉大海,见不到多少作用。

    既然如此,罗刹鬼王也就提不上什么“躲避”之类,径直化指为掌,再往前按,轻若无物地贴上已经开始崩裂的紫石,再度发力。

    整个天极峰都是微微一颤,在上面的连山天尊,几乎就以为,整个真界天地都在发抖。

    根本不给人挽救的机会,孔洞周围放射式的细密裂纹,瞬间蔓延到整个紫极。

    紫极之上,佛祖、道尊、元始魔主的神名依旧清晰,只是已经渐渐脱离了紫石的承载,同时有奔流的元气喷涌,至三个神名之下,随即承托、缭绕,仿佛是层层雾气合聚。

    等雾气散去,三个神名已经是无影无踪。

    不过,连山天尊能够感觉到,三个神名,依然存在于天地之间,散聚由心,只是等待着下一个机缘而已。

    巫神之名,早在无量虚空神主魔染成功之时,已经抹消,无量虚空神主却没有代之而起的意思,剩下的,就是无数道神纹脉络,光丝盘转。

    本来还有法度,呈现出三个若隐若现,若聚若散,甚至还在不断变更的模糊印记——在罗刹鬼王击破紫极黄图之前,“紫极争鸣”其实一直在进行之中。

    但现在,都再无意义。

    裂纹覆盖了整个紫石,又再往下延伸,很快漫过“紫极”和“黄图”的边界,细密的裂纹迅速推进,转眼扩散到每一个角落。

    此时,从上面传出来的不只是金石的破碎声响,还有隐隐约约的惨叫、嘶嚎以及诅咒之声。

    见了这番情形,连山当即厉啸出声,他最担心的那件事,还是发生了。

    他终究是地仙大能,持斧的手甚至比先前更加稳定、决绝,斧刃横收再砍,而这回,罗刹鬼王却是飘然而进,直接从崩溃的金石碎片中穿过去,笑声不绝。

    紫极黄图崩溃,也代表着巫神体系仅存的一个根基支点破碎。

    紫极之上,成形、未成形的神主,也还罢了,他们要么视此动荡如无物,要么早有承载的根基,可是,因黄图封召的一千七百余位神道之士,以及他们涉及的至少百亿各路生灵,却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

    这一刻,无疑就是神道中人的灾劫。

    可就是短短一日之前,萧圣人以“金科玉律”的无上神通,出口成宪,亲承“神道大兴”,更许下在大劫之中,但凡有神道中人,护得一方一域安宁,便可“神道绵延,万载不易”。

    那现在,又算什么……食言而肥?

    不,这是反噬,无上神通的反噬。

    更不必说,还有真界法则体系崩溃,给整个玄门体系带来的冲击。

    连续的“巨浪”,拍天而起,分别从法则层面、神通所关联的意识层面、甚至还有因果承负的层面,冲击过去。

    连山没有再追击罗刹鬼王,他停下身形,看向天空。

    中天之上,萧圣人的雄伟法相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可是,外围汹涌的魔潮,却是猛然间“上涨”,几息的时间里,就是漫过了原本一直无法突破的外围区域,连续进逼,直指中天中央之域。

    悬照的明月,其实威能在持续增强,对付魔潮,愈发地得心应手。

    可是这一刻,却有应接不暇之感。

    明月照过,魔潮深处,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些怨戾冤愤的虚影,这些虚影之上,无一例外,都是信力缠身,虽在魔潮之中,却是体放光明,而正是这“光”,反而成了域外天魔大为享受的美食。

    几乎每一个虚影,都有大量的魔头寄生,发出或愤怒怆然,或凄惨绝望的哀鸣。

    余慈心神透过中天明月,也是将前后的变化,看了个大概,只是插不上手。由此知道,这些“虚影”,正是在刚刚那一拨体系崩溃中殃及的真界神道之士。

    他们因为萧圣人的“金科玉律”,一举获得体系加持。

    却也在此关联之下,被真界法则体系绑得更紧,之前真界体系遭遇魔染之时,就有不少倒霉的,而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见得此景,余慈心里也是突了突:

    好像……不妙!

    此时,紫极黄图毁灭引起的体系崩溃,也已经触及到了上清三十六天。

    叩心钟清声又起,萧圣人法相眸光直指极天峰上的罗刹鬼王。

    余慈也是一样。

    狂飙骤起,天地轰鸣,整个真界都在摇晃。

    这是真是的天怒!

    如果仅从因果承负之讲,作为罪魁祸首的罗刹鬼王,绝不应该是被略过的对象。

    事实上,也不可能略过!

    作用力永远都是相互的,只有高效低效之分。

    所以在此刻,上清、八景三十六天齐齐反噬,真界旧有体系更是“倾注全力”,即使被无量虚空神主魔染,但基本结构还在,就像是崩塌的楼宇,要将给它最后一脚的破坏者,压死在“废墟”中。

    这是反噬,也是因果,玄门则曰承负,是承载了亿兆生灵,衍生千百劫的虚空世界,最终的反击。

    可是,罗刹鬼王竟是畅然长笑,刹那间,天地倒颠,阴阳错乱。

    她就在紫极黄图崩溃的碎片之间,然而:

    是实,是伪?

    是真,是幻?

    沉重的因果、承负压下去,目标却变得虚缈不实。

    无数的因果线条,纷纷扣在了空处。

    欺天瞒地,正在此时!

    笑声中,罗刹无影无踪。

    可是,她造成的影响,不只是中天战场,就是亿万里开外,一场几乎被人遗漏的战斗,也受到了波及……

    或者说,极其严重的影响。

    碧落天阙,羽清玄与地狱道中的佛陀,正隔空交战,偏在此时,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能过虚空各个层面,轰然而至。

    就透过了后殿之中,太玄魔母的身躯,以动静之法催化,瞬间压过了佛门的禁锢措施,弥散开来

    羽清玄心神剧震,扭头去看,地狱道中的佛陀也未趁机发难。

    事实上,他比羽清玄还要惊愕。

    在他看来,实是亿万条因果连线,由“七祭五柱”体系,通过太玄魔母,强横地切入六道轮回。像是铺开的蜘蛛网,转眼间,就“粘住”了整个轮回体系。

    余力不衰,甚至“顺道”直取西方佛国而去。

    似乎有人笑语:

    真界破灭,佛国焉可独善其身?

    *************

    今天就这些了,我出去办事,明天可能还要缓一缓,但会尽快恢复五千字以上的更新的。诸位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