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生死同参 内外互见(下)

    “无光魔主?”

    极祖对参罗利那主动和他联系,倒也不是特别的意外。

    从中天战场的局势看,参罗利那一直收着力,发挥的力量、对整个局势的影响,都远远低于它应有的水平。

    现在看来,这位外域霸主,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它已选择了目标。

    目标正是渊虚天君。

    要说“合作”,如果是罗刹鬼王,极祖想都不想就要拒绝,不过参罗利那……

    还是没必要。

    当然,他不会直接拒绝,只是回了一个比较含糊的说辞:

    “中天大势至此,无光魔主何不速发?”

    极祖的意思是,八景宫那边都打成这样了,参罗利那你要么加入进去,要么埋头经营外道体系,到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但说完这个,他倒是明白过来:

    哦……本源之力。

    当初渊虚天君将这个消息轰传天下,极祖自然也听到了。

    如此看来,参罗利那还真是非凑这个热闹不可——若极祖得了手,不但缴获太霄神庭,连它的本源之力都一并到手,对参罗利那而言,反而是更加麻烦。

    其实,哪有这么容易得手啊……

    涉及到本源之力,极祖就可以理解,参罗利那在“客套”的背后,是何等坚定的决心。

    他立刻修正了态度。

    挡是挡不住的,否则,参罗利那立刻就要与他翻脸。

    不过,联手的方式,肯定要有讲究。

    到他们这个层次,要联手很容易,也非常困难,现在就是很困难的那种情况。

    他和渊虚天君近身战打起来,气机绞缠得一塌糊涂,参罗利那远在亿万里外,直接介入,如此距离的定位,再大的本事,也可能会失误。

    更别说,渊虚天君的“明月”神通,对虚空神通的干扰,着实得力。

    极祖可不想正到关键时候,被“无光七劫”砍在自家后背上。

    到是连是不是故意的,都分不清楚。

    他就接着前面的应付之语,不动声色换了套说辞:

    “此子看准了无量神主对付八景宫一脉,一时照顾不到,才中天悬月,强渡心魔大劫。就目前来看,那明月当是内景之显化,有上清存神之妙,更与根基相关,若无光魔主能破他悬天月轮,那是最好不过。”

    “在中天用力?”

    这显然不是参罗利那希望得到的理想结果,不过就现实而言,这又是最合理的分配。沉默了下,那边方道:

    “不若极渊你助我魔染他如何?”

    极祖也没有立刻回应,就是与参罗利那交流的时候,他与渊虚天君的激战,依然在进行,也是刚刚接下余慈一拳,将其震退,后者却浑然无事,反而顺势接过玄黄杀剑,又冲击上来,

    这种情况,出现的次数多了,也是很让人烦躁的。

    交战迄今,极祖已经不止一次尝试了“分离形神器”的秘法,可是,没有一次收到效果。

    渊虚天君把内外资源的整合,已经做到了极致。

    虽是借用了太霄神庭、上清体系的力量,可这力量并非是简单粗暴地运使,直接使力化力之类,而是经过了非常玄妙的转化过程,统合为“明月”之象,再内外贯通,实质已经成为一体。

    除非破掉这个法门,否则几乎不可能凭借“技巧”加以分离。

    至于说“破解”,今日之前,极祖还从未见世间有此等手段,临时抱佛脚,可能性实在太低,他也确实没有找到法理上的头绪。

    而要正面对抗的话,理论上就只能发出彻底压过太霄神庭的力量,一举击垮。

    可这种力量,想也知道非人力所能及。

    全盛时期的陆沉,或许可凭灭元锤尝试一下,可就算成功了,得到的也是一片废墟,反震之力,也足够他消受。

    参罗利那的无光七劫,纯以直接破坏力论,还要逊色一筹,就更不用说了。

    极祖也尝试过,加深法则衍化的层次,利用渊虚天君天人九法修持上的缺陷,促使其内部崩解,可对面的回应,竟然也是水涨船高,几乎是每一次对撼,其法则衍化的深度、广度,还有结构层次上的完整度,都有提升。

    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倒把“磨刀石”的作用,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这样确实不行。

    极祖也是过来人,知道渊虚天君连渡数重天劫,眼下又把心魔大劫放开,内劫当成外劫过,别的不说,在意识层面,很可能已经进入了一个“妙不可言”的玄妙境界,正是对天地宇宙的认知增长最为迅速之时。

    不能再这么资敌了……

    客观地讲,其实魔染真是个好办法。

    渊虚天君把心魔大劫“放出来”,固然是气魄了得,但要由外而内动手脚的话,此时正是大好机会。

    参罗利那确实也有这个能耐,虽然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无量虚空神主才对……

    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一旦实施,重心就将归于中天战场,也就代表着,把主动权双手奉还给参罗利那……

    太霄神庭什么的,到时候,说不定就要被成了眷属的渊虚天君双手奉上。

    他可不认为,参罗利那会转交给他。

    无光魔主再大方,也是有限度的。

    想来,参罗利那看他,也是这么个思路。

    两边都是投鼠忌器,可事情总要解决。还好两边都是气魄过人之辈,各自沉默片刻,便由极祖首先打破了全局:

    “如此,本源之力归还……”

    “太霄神庭当为极渊你所有。”

    “渊虚天君是魔主你的眷属。”

    “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都给你便是。”

    “如此甚好。”

    两人之间终于是达成了协议,交流中,极祖倒是察觉到,参罗利那似乎要走“长线”,并不急着在短时间内见分晓,对一位寿元无穷的强者而言,这不能为错,可是,以现在真界的状态,你参罗利那的自信从哪儿来?

    暂时按下心中疑惑,这时候,极祖又和渊虚天君七八个回合过去,确认了这位确实是打不动的龟壳,他的心思也淡了,意念更多地移向了中天战场。

    如今,无量虚空神主已经当仁不让地接过了主攻权,黑潮层涌,弥天盖地,亿万天魔、魔修,甚至还有裹胁而来的此界生灵惶惑、绝望的巨量负面情绪,大有淹没云中山,冲开三十六天的势头。

    参罗利那、罗刹鬼王虽然都未尽全力,可是在外围的压迫感也是十足。

    可是,在萧圣人的主导下,八景宫也当真是擎天一柱。

    任他黑潮此去彼来,云中山、三十六天、云外清虚之天都是浑然一体,云气垂流,祥光化现。

    近十位地仙大能聚力,气机相通,法门互鉴,再通过“三十六天”迫发出来,最后由萧圣人修正、分流,就算黑潮借着旧有法则体系的“地利之便”,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涉入玄门体系中来,却始终难有更进一步的进展。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当空依然明月高悬。

    只是,在明月之畔,勾陈帝御法相被极祖破坏,明月周围,没有了防护,交战的余波,已经可以对其形成杀伤。

    更重要的是,外围明月照影,也就是渊虚天君的心魔大劫,已经被无量虚空神主黑潮覆盖,虽然那位还没有分心攻伐,可自然就有混乱的元素渗进去,化入劫数之中,渊虚天君背负的压力也着实不小。

    参罗利那若能找准切入点,确实有一击成功的可能。

    话又说回来,他这里其实也有机会的……

    一念甫动,极祖关注的焦点就发生了偏移,不再纠结于如何攻破那层“明光龟壳”,也再不关心法则层面渊虚天君的进步和变化,而是以魔门心法,搜检对方情绪意志层面。

    他也可以在心魔大劫上做文章的。

    在灵昧修持上,极祖受限于体系,算是短板,但那也要看和谁比。

    渊虚天君现在心魔大劫未过,两边还真不是一个层次。

    渊虚天君既然要拿他当“磨刀石”,就是有所欲求,一有“欲求”,就是把柄。

    极祖隐约有所感。

    不过,是他的错觉吗,当他的意识进入情绪意志层面之后,照过来的“明月”光芒,倒是越发地冷澈了。

    极祖终究是真界最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一念既生,就知有异。

    视线移转,恰和渊虚天君同样冷澈的目光相对。

    大概是情绪意志层面对接的缘故,极祖可以极其清晰地感觉到,渊虚天君此时的意念:

    “塘心你好。”

    “……”

    余慈确实在盘算,只不过,不是盘算什么“磨刀石”,而是在盘算一处“水潭”,一片“镜子”。

    极祖的反应开始变得平淡了,也许他本人不觉得,或掩饰得很好,不过,当下两人气机在法则、意识、情绪等多个层面绞缠在一起,余慈总能有那么一点儿判断。

    也许是准备了什么后手……但这不重要。

    余慈现在只是关注,在“塘心”,不,在极祖的眼中,他是什么模样呢?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特别的。

    至少在玄门体系中是如此。

    每一个人的先天秉赋,后天经历都不相同,最终形成的整体的“印记”也是各具特质。

    但这份特殊的“印记”,其实不是那么好把握的。

    毕竟,在茫茫天地间,在混浊尘世里,没有一个能够观照这份形而上的“印记”的镜子,人们只能自己摸索、感悟、判断。

    所以,自觉、自察永远都是修行中最难的一部分。

    此时的余慈,在自我的认知里,自然就是那“中天之月”,悬照天地。

    这没有什么疑问——明月象征的,就是他的根性本质。

    如果连这个都不明确,不如现在就抹脖子算了。

    可是,人终究不能只靠“根性”活着。

    羽清玄不是说过么:人之初心也会变的。

    “根性”只是一个基础,只要生长在天地宇宙中,就必然在天人九法的作用下,形成复杂多面,光影纠缠的独特结构。

    这才是驻世的根本。

    也是一切内外劫数借以侵蚀、破坏的介质。

    余慈要做的,就是将这此“介质”,打造成一个攻不破的堡垒,一个没有任何瑕疵的完美结构。

    这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

    地仙成就,才是天人相搏的起点,这个“独特结构”,就是天人角力的主战场。

    余慈不会有一步到位的想法,却有着精益求精的心思。

    所以,他找上极祖,用这一场战斗,让自己的根性、本能活跃起来,由内而外,照穿照透。

    同样的,他也把极祖视为“水塘”、视为“镜子”,从极祖身上得来结果,加以参照。

    如此,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内外互见。

    而如今,他倒是发现,只一个极祖,似乎还不够。

    中天战场,参罗利那的意志隐藏在外围黑潮之中,

    对明月之中,那个隐身不见的大能,参罗利那有着自己的判断,这份判断,其实和极祖不谋而合。

    真正的强者,堂堂正正出来就是了,藏头露尾,不是修为有限,就是别有牵制、忌惮。

    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别人就是猜到了,恐怕也是顾忌重重,可参罗利那有足够的底气,应付一切变化。

    反正,那边是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上善印”出来了。

    此时,八景宫与无量虚空神主战得如火如荼,本来对付渊虚天君的大好局面,也几乎错失。

    还好,它来了。

    杀劫便在黑潮中孕育,无量虚空神主压根儿不理它。

    任它吞噬百万、千万计的天魔,甚至是魔门修士的灵性,化为杀劫的威能。

    在黑雾深处,“屠灵魔眼”缓缓睁开。

    血光漫染黑雾,最终透雾而出,尽情吞噬月光的领域。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使得萧圣人都扭头去看,只见月光渐沉,仿佛有混浊的血水,倾倒下来,要注入到明月中去。

    刹那间,当空明月,整个都像缩了一圈,且颜色受污,眼看变成一轮“血月”。

    萧圣人手指将击叩心钟,但又停下。

    便在此刻,已经昏蒙的月光摇而中分,如月门,如卷帘,人影从中踱出,面目恍惚迷离。

    细看去,又似有一朵青莲在脑后盘转,顶上清光如水烟,袅袅而动。

    对上对方眼眸,似空洞无物,又似内蕴着洞天世界,道境仙宫。

    一则为死,一则为生,往复变化。

    参罗利那微怔:没有见过这种状态的……可又觉得好生眼熟。

    邪门儿!

    但此时此刻,已经不可能再收手,一念落下,“屠灵魔眼”彻底显化在中天世界,魔焰滔天。

    道人悠悠叹息,一听便知,这就是那“拜尔所赐”之言的源头。

    但这回,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随着叹息消逝,模糊的面目,渐转清晰。

    早上先更这么多,现在主要是给大伙道歉。

    大家应该看出来了,以目前的进度,想践行月初的完本承诺,根本是不可能了。我之前一直不愿多想,可在写到鱼刺与极祖的交战时,就明白,彻底没指望了。

    想想也是无奈,从三月到五月,放了多少次要“完本”的话,却没有一次能够实现。

    当然,也可以的……烂尾就成了,可是这个念头没有在我心里存在哪怕一秒钟。

    算上构思、大纲、底稿,《问镜》我写了五年还多,里面或许有反复,有周折,可我想写一部好小说的心思,从来没变过。

    现在临近结束,铺垫已经结束,**正在到来,书友们都在期待,烂尾……不可能!

    在烂尾和毁诺之间,我唯有选择后者,用最认真的态度给《问镜》一个圆满的结局。也感谢纵横,能够给我厚颜继续下去的机会……

    在此,希望大伙能够理解。真的,我也很尴尬,五月份的成绩这么好,大伙儿这么拼命,幻想中的完美结局、完美成绩、完美Party,近在咫尺,就这样被我自己给搅了。之前我甚至都想好了在晚上撂开嗓子高唱《取经归来》,感叹我这五载春秋,八十一难。

    可现在……感觉不舒坦的书友们,以后请叫我“食言而肥”,谢谢。

    我真的非常享受这一个月,大伙儿带起来的完美的氛围,更感激五年来,大伙不懈的支持。所以我要说,就算是现在改笔名,我也一定要把最完美的结局拿出来,给大家一个真正应有的交待。

    今晚更新会迟一些,我会拼出一个万字章节,和大家一起渡过五月的最后一秒,渡过这个梦一般的时节。

    希望我永远都不要从梦里醒来。

    减肥专家顿首。

    第二百零二章生死同参内外互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