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上善之印 月中之城(上)

    月悬中天,沉重混浊的阴霾四方退去,又在山间化影,在水面生明。

    光影交错,清浊分合,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

    旁人看不出,自己一定要看分明。

    余慈心神安定,到目前为止,他还拥有着优势。

    他的心象和物象,有着不可思议的联系:

    物象的变化会反映到心象上;反过来,心象的改变,也会立刻呈现在物象之中。

    也就是说,他可以从客观、主观两方面同时用力,彼此参照,一点点剔除那些不该属于他的元素,也把那些理应由他承载、处置的东西接过来,判断更为清晰。

    万魔池中,之前粗暴的“清理”工作造成的漩涡,正逐步平息。

    已经明悟了“光影虚实他我”之辨,余慈自然不会再拿“有用无用”这个功利性标准来处置。

    而随着月光照影,混浊污秽的万魔池里,血色应该变淡了一些。

    但在月光照映的边缘,阴影却是愈发地浓重了,在水波上倒映的光影,也是愈发地惑人。

    那是不属于他的部分元素被移转出去,从“心魔”变成了“外魔”,这无疑是一种进境。

    不过,余慈也明白,这个“转化机理”本身,也是可以转化的。

    也就是说,他可以将“心魔”变“外魔”,而有心人,自然也以通过这个渠道,使“外魔”变心魔。

    便如此刻,中天外围,无量虚空神主神意所化的的黑潮,也已经掩上来。

    不但在法则体系层面压迫萧圣人及八景宫体系,其真身,似乎也已经到了。

    黑潮与阴影相触,立刻就有微妙的变化。

    洗玉湖底,随着此界重心的转移,无量虚空神主的黑潮退去,证明那位已经不拘于一域,而要在整个真界上用力,留下残破不堪的湖底妖国,还有灵性尽失的水世界,一片狼籍。

    一直在湖底的造化剑仙,目睹了这一切,默然半晌,忽地从烛龙王头顶,沿着背脊路线滑下,走过千丈脊柱,在之前破口断骨的地方停下来。

    想了想,又倒回去,重新选了一个地方,出手划开厚实的皮肉,在烛龙王已经有气无力的挣扎下,硬生生扳断一根四尺长的脊柱碎片。

    寒意刷过,骨头已经粗略有了形状,正是一柄长剑模样。

    他又走回去,盘膝坐在烛龙王头顶,以手指为锉刀,一点点锉出更确切的形状。

    中间,偶尔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太霄神庭正在“往后退”。

    事实上,是四方八天在收缩,仿佛一朵逆向生长的莲花,叶瓣徐徐合拢。

    之前,在浮丘城那边,邵天尊还在和洗玉盟修士商议,如何将陷在四方八天里的那些修士“救”出来,现在省了他们的心思了。

    无量虚空神主退走,渊虚天君送客,有一个算一个,活的、死的,统统被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量清出来。

    这些人本是在四方八面之中,全力搜索上清遗宝、秘籍等物,此时稀里糊涂出来,大都还在茫然之中,转眼看到四方八天如此变化,骤然清醒,如此一来,岂不是要回到最原初的状态?

    事实就是如此,

    四方八天就像是三十二片叶瓣,每缩一寸,就代表太霄神庭的力量凝聚一分;每合拢一片,就代表这一处天域,重新归于上清体系的掌控之内。

    到了一定程度,似乎是合了什么法度,有一道清光上冲,一路冲开深层湖水、破开湖面,也透过了三元秘阵。

    只是接下来,没有像云中山上那道接天连地的光柱一般,直升九霄。

    而是瞬间漫开,别无变化,只有世间明月光芒,又明亮一分。

    而在当空明月之上,云楼树影之外,也渐渐勾勒出模糊的影子。

    依稀是一处山峰环绕,浑若坚城的奇妙天地。

    这一刻,月光之下的所有人,心头都莫名一沉,然而身形又是轻举如云。

    上清体系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湖下修士感受更加直接。

    他们就看到,有一团明光,就像是坠在湖底的月亮,洗去了泥沙混水,光芒承露,明光从正收拢的太霄神庭中央,向外扩张。

    转瞬到了十里左右,却是停了下来,就像是半合花苞中的一颗明珠。

    映得湖底纤毫毕现,映得太霄神庭虚实莫定。

    “啊,太霄神庭?”

    众修士猛然间醒觉过来,见太霄神庭一半在明光中化虚,一半在湖底处为实,可这个趋势,分明是要完全融入明光之中,且进度越来越快。

    这是哪个大能,要收了太霄神庭!

    闷在四方八天太久了,很多人已经和外界的形势脱勾,他们还保留着几天前的思维:

    这么收走了,还怎么得了?

    有鲁莽的甚至要冲上前去,然而便在此刻,突有寒意由心底而发,顶得人人窒息,随即弥漫在外。

    有绝顶强者驾临!

    高空中,极域从天域梭中降下,还在洗玉湖千里云层之上,“冰寂魔国”的威能,已经毫无保留地迸发出来,

    已经开始与八景三十六天相联系的三元秘阵,论坚固程度,比早先还要强了一层,可是架不住“刘太衡”五劫以来的深远影响,许多隐秘的破绽就此暴露,将本是铁板一块的符阵结构分割开来。

    三元秘阵发出不甘的呻吟,可最终还是被压垮了脊梁,从正中央洞穿,极彻寒意肆虐。

    顷刻间,万里冰封,湖上湖下,竟是要冻成一块巨大的冰坨。

    特别是在湖底,太霄神庭附近,冻寂魔国威能直接显化。

    一众修士里面,也有楚原湘这样的顶尖高手,在极祖发力之前,已有感应,迅速虚空挪移,意欲脱身。

    然而他无往而不利的手段,在“冻寂魔国”强势周覆之下,硬是撞了墙。

    虚空禁锢,法则凝结,楚原湘才跃出百十里,就在闷哼声中,从虚空夹缝里弹出来,全身上下,被虚空裂缝割了几十个深可见骨、甚至透入肺腑的伤口,当即重伤。

    这就是全力以赴的极祖之威!

    事实上,极祖根本懒得理会其他人。

    高空中,他的身形持续下降,冻寂魔国随之扩张推进,几成一独立世界,而其目标,只有太霄神庭!

    他要把太霄神庭覆盖进去,从那明光之中,硬拔出来!

    然而,寒极冰霜世界推进到距离太霄神庭只余数里之际,前面却是现出一个人来。

    来人分明是个女修,身姿娇小玲珑,身上随意披着一件不甚合体的男式外衫,袖子都没套进去,水波中,衣衫摆动,显露出玉瓷光质的肌肤,还有……

    纯粹明透到极至的灵压。

    此时,灵压虽强,并无锋芒,只是寻觅到极祖的方位,相隔还有数千里之遥,两人神意已经隔空对接。

    极祖冷酷沉凝的面孔上,先是迷惑,即而就是罕间地露出惊容:

    这人……怎么可能!

    任他心境修持已经到了至境,可在面对一种完全不合理、不现实,偏偏又呈现在眼前,给了他实实在在威胁的“意外”时,一时也有些愣怔。

    本能的一个念头就是:

    骗人的吧?

    对面女修,才不管他是怎么个心情,眼神瞥过,摇摇头:

    “不配对,不凑手……滚!”

    虚空中分明响起锵声剑鸣,仿佛有一柄绝世神锋,自鞘中拔出。

    单纯一线的剑意直指,相对于万里寒域,简直微如毫末。

    可是,极祖持续降下的身形,却是猛地停下。

    这一刻,他明白,只要再往前推进半步,这森然剑意,就要钉进他修持最弱的灵昧根基之中。

    那位被“冻寂魔国”正面轰击,后果是什么,极祖尚不清楚;但他受了这一击,便是不死,一劫以内,再也休提超拔出离之事!

    猛然一窒的当口,已经合拢了大半的“花蕾”,将绽未绽的形状,完全没入明光之内,随即十里明光也开始收拢,层层退回。

    这一切,极祖都通过神意感应,看得清清楚楚。

    他有心动作,可是,仍抵前眼前的,简直已经穷尽了灵昧微妙之极致的剑意,就是一个最清晰明白的告示:

    有吾在此,此路不通!

    他心神微冷,但念头还算活泼灵敏,妖异雪眼观照,却是肯定:

    应该……还有机会!

    但他刚刚这一手,不得不说,是做错了。

    是了,他这次有些失了平常心——釜底抽薪固然是好,可这种已经关乎一界存亡,天上地下,无人能脱身的大漩涡,哪里还有他捡便宜的机会?

    就算没有眼前这位,八景宫难道就会坐视?

    扭头瞥了一眼,后方一片狼籍的浮丘城上,邵天尊又升举入空,气机锁定。

    至于下方三元秘阵,被他出奇不意强势攻破,但此时又重新聚合,且控阵枢纽,已在邵天尊手中。

    洗玉盟那些蠢货,在生死关头,总算是硬被人敲醒了。

    几条挂链子的狗,也是能咬人的!

    只是,有魔门东支如芒在背,你们还能分出多少力气?

    数次权衡,极祖终于是有了决断,当下身形不降反升,也不再说什么场面话,长笑声里,冻寂魔国轰然拔起,在三元秘阵彻底合拢之前脱离。

    此时他分化出的心神注意到,那刚刚抵着他的脖子让他滚蛋的女修,化为虚缈剑气,隐入湖底明光之中,不知去向。

    可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位应该和他一样,神意所指,都趋向了亿万里之外,

    中天战场!

    那里,明月当空,阴影退避,可是很快,无穷尽的黑潮就和阴影化在一处,群涌而上。

    真正将眼光放到全局来看,极祖的感触更为清晰。

    阴影是渊虚天君的心魔大劫;

    黑潮是无量虚空神主的无上威能。

    渊虚天君好胆色,敢把内劫当成外劫渡;

    无量虚空神主更是好气魄,直接浑化诸劫,扭成一股。

    萧圣人、辛乙、渊虚天君;上清、八景、玄门体系都是内外贯通。

    以前释、玄、魔等宗派的相对平衡,已经彻底打破,这一战过后,胜者全胜,败者全败,再没有第二种可能!

    刚刚天崩地裂,又是紧盯太霄神庭,还没有注意,随着巫神消亡,困扰真界生灵多年的法则烙印,正在稳步销融,这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只有在这场大战中活下来的人物,才能有资格享用。

    忽然间,极祖感觉着,他已经看明白了无量虚空神主的意图:

    真界已经要完蛋了,无量虚空神主这是要攫取最丰盛的一顿大餐之后,出离此界,另辟天地啊!

    心神又是微动,渊虚天君投下的阴影中,似乎有很了不起的东西啊。

    也在此刻,虚空中传来颂经之音,是《太元天魔根本经》上的字句,是以最古奥的魔文写就、读音诡谲,此界能完全听懂的,都不会超过百个。

    然而所有魔门修士心中,却是全无理解的窒碍,就此明悟:

    无量虚空神主是说,天魔盛宴,各凭机缘!

    受魔经感召,此界真有相当一批魔门修士,神意腾空,与无量虚空神主的神意黑潮混化,而且,这个数目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

    这还没完。

    已经崩溃掉大半的碧落天域之上,阴影覆盖。

    那是不可计数的域外天魔蜂拥而来,就算周边星域内,九成九的魔头不可能即刻赶至,可就是长年在真界之外徘徊的天魔族群,倾压下来,也是遮天蔽日。

    对它们构成吸引力的,不只是对萧圣人、渊虚天君这等人物的魔染,还有无量虚空神主所展示出来的,直通元始魔主圣道的奇妙讯息。

    域外天魔比一众魔门修士更爽利,顷刻间,就有亿万之数,化入黑潮之中,使“潮水”层涌,愈发波澜壮阔。

    极祖已经看得要鼓掌了。

    黑潮在扩大,膨胀,然后彻底从无量虚空神主手中脱离,群魔乱舞。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至少在真界,绝对没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控制如此巨大的力量。

    但是,这并不是说黑潮失控。

    因为,它还保持着其独有的频率,亿万天魔、修士的意念就合于其中,殷殷共鸣。

    那是天魔体系的共鸣,或许,是一场更大的献祭。

    “疯子……”

    极祖从嘴里挤出这个评价。

    此时,魔经经义的召唤,也到了他这边,他当然可以拒绝。

    不过,那又何必?

    就像无量虚空神主,肯定有他自己的计划盘算,但这位,一切都按照天魔体系的法度,偏偏寻到了一个看起来,依稀有可能超越极限的路径……

    黑潮中央,与四面八方的力量共鸣的,就是无量虚空神主自己。

    现在只是体系的共鸣,法度的共鸣,不是灵昧根本的提升,然而无数的变数孕育其中。

    只要求变,都可以参与进来。

    若不要求变……就彻底排除在外!

    这就是大势。

    要从这大势之中,夺来欲得之物,才是确证了他有拥有的资格。

    极祖微微一笑,神意飙扬亿万里,不但进入黑潮,而且冲在了最前方。

    这种盛事,当仁不让。

    而且,现在无量虚空神主也好、参罗利那和罗刹鬼王也罢,似集火在萧圣人和八景宫那边。

    这怎么成?

    还是他出手做个示范才好!

    黑雾轰然震荡,有一巨灵之掌,弥天盖地,冻彻云天,欲揽明月。

    在极祖看来,这轮明月,无疑就是渊虚天君操控上清体系的法理基础,隔绝其法理运化,又当如何?

    真实之域,神台之上,勾陈帝御垂眸看来,万神图招展,无上神威降下。

    对此,极祖哑然失笑:

    “泥雕木塑,结运灵光又怎样?给我开!”

    这一瞬间,刚刚化入神意黑潮的天魔之中,至少有百万之数,都给抽入了冻寂魔国之中,齐齐蒸发。

    魔国由极静而至极动,强烈的转换、高速的震荡,是对一切存在的终极考验。

    勾陈帝御真意或许高高在上,可终究还是由虚无的元气凝就。

    和真正的地仙威能,拿什么比?

    也就是参罗利那一直给压着节奏,才让这鬼把戏持续了这么长时间!

    万神图铺开,黑底长幅之上,诸天神明自然结阵,与巨灵之掌正面撞击。

    由始至终,真意挺拔,然而一应神通外相,却是在无穷尽的动静转化中,层层湮灭。

    而没有了基础的支撑,什么真意,顶个鸟用!

    极祖一击得手,巨灵之掌顺势横扫,半边天空都似给轰得倾颓。

    虚空四面聚力,然而余慈真意正在统合之中,效率比最初时都还不如,明月当即摇动,天上天下,魅影横生。

    极祖纵声长笑:“上清无人,神棍当道,”

    声传一界,人人皆闻。

    如此恶毒言语,是要动摇上清信力基础,也是要给余慈心魔大劫,再添一把火。

    可是,便在他笑声未尽之时,悠悠叹息,切入进来:

    “拜尔所赐!”

    便在这一刻,明月之中,同样有巨灵之手透出,一指前戳。

    指尖先是透出不见半点儿污色的清光,随即略微转暗,凝成一颗水珠,又变得混浊不分明,再往前去,就是沁出了碧血之色。

    “上善若水!”

    ***********

    先给诸位跪了,今天真给力!我们就这样,去迎接问镜的辉煌吧!

    敬贺江山又小雪、太一壬甲、long_035三位成就盟主伟业,感谢dogo、sixfive1978大盟无上神通加持。

    铁卫gg@百度、jqzhlin、小天犬、zj71815、gphone99、165696103、khty2000111、雪落大地、catfoot、飘零星辰、瞿_远、晓鱼刺、老子不要昵称、kongwusong、番茄花骨朵、lhnaiyunyun、城乡中国、zidu、无毀的湖光、zhao003、wlsz0309、ffysgxm、jzcczj1、花香一清晨、劳资法克鱿、白杨叶白等书友捧场支持。因为人数太多,未能一一列出,望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