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太元应化 明月照影(上)

    正是白莲这种特殊的地位,使得她部分切入了黄泉夫人的视角,看到与“七祭五柱”法则体系相关涉的各方局势。

    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

    而且,感觉与她本人观照的,有很大不同。

    近的比如眼前,便在她安置自身本体法袍不远,妙相昏迷之处,虚空翻动,只一卷,就将妙相摄走。

    如果是以前,白莲最多就能感应到大致的神通发动脉络,

    然而此时,却是清晰地辨明了其来源、走向,知道这是太霄神庭发力。

    显然,渊虚天君那边是一直对这里施以关注,也证明太霄神庭的影响范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覆盖到这处四方八天的边缘地带,幽灿“铺开”四方八天的影响,已经逐步消除。

    不过那边没有去碰压在石头下的太虚青莲法袍,大概这也算是一种尊重?

    将些许感慨放下,白莲的视角,开始向更远处延伸。

    烛龙王那边,“灵变之法”,贯通灵纲山,覆盖地域直径达十万里以上,一跃成为“七祭五柱”体系真正作用的最广阔地区,并因此而影响十方魔灵的“造化之法”,大有反客为主之势。

    这是造化剑仙的强势。

    还有一处,就是“动静之法”那边,也就是碧落天阙之上。

    白莲最早随侍大黑天佛母菩萨身边之时,其实就是化为天阙泉池中的一朵莲花,对那边说不上陌生。

    不过此时的碧落天阙早已面目全非,之前大黑天佛母菩萨等人在这里的冲突,还有接下来,西方佛国的种种做为,使这里很多结构已经崩坏,在虚无中湮灭,只余下部分主体结构。

    其中相对完整的,就是前无量虚空神主集聚信力的正殿,除此以外,太玄魔母所在的后殿也已经小半无存。

    迄今为止,早早就被设置为“五柱”之一的太玄魔母,还没有完全融入体系中,这是因为“七祭五柱”体系需要她来激化整个真界法则体系的衍变速度,同时,也是作为联系内外体系的枢纽。

    特别是在灵变之法,变异了阴阳、干扰造化之后,“七祭五柱”与外部体系的自然隔绝开来,更需要这么一个互通的窗口。

    进入了七祭五柱的体系,白莲对黄泉夫人的特质,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黄泉夫人操控下的七祭五柱体系,对待其他体系,从来就不是夺取、侵蚀、毁灭,而是无休止的渗透,连刚刚搭建起来的六道轮回也不例外。

    也许,就在罗刹鬼王与西方佛国达成协议之时,就有了类似的谋算吧。

    此刻,那群大和尚应该也发现了问题,围绕在沉睡的太玄魔母身边,梵呗之声悠悠不绝,太玄魔母虽是动荡法则,但也只能如此,其他一切的“元素”都不能播洒出去,就是偶尔漏出去一点儿,也不得其门而入。

    佛门在体系封闭这一点上,当真是天下无双,此时又正值六古佛舍身入轮回,威势最盛之时,圆满无碍,便是黄泉夫人之能,也不能得手。

    不过,罗刹鬼王也好,黄泉夫人也罢,其所谋算的计划,往往都是一环扣一环,一计不成,接下来定会再生变数。

    白莲就感觉到,变数来了。

    果不其然,本是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碧落天阙,结构再次动荡,这回就不是内部形成的问题,而是由外而内。

    正殿之中,一个浑色墨色的人影,缓缓抬头,视线投向还算完整的正殿之顶,身上妖异的红焰燃起,映明了他的脸庞,依稀就是已经骨肉消融的法慧和尚。

    此时的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他就是一个陷在孤独地狱之中,永世不得解脱的地狱众。

    在业火无穷尽的炙烤之下,他宿世的灵慧已经消融了相当一部分,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可是将他永世牵系在此的强大执念,却带给了他敏锐的本能。

    对他而方,比业火炙烤更加痛苦的、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下一刻,正殿之顶轰然破碎,青衣人影便在背后照映的昏昏月光指引下,从天而降。

    两人视线对接,昏暗的殿堂没有因为月光的洒下而变得明亮,反而交织着更密的阴影。

    彤红的业火与月光交映,直接就触发了两个体系的碰撞。

    还存有部分“法慧意识”的地狱众,现在姑且还叫它法慧吧,发出了愤怒和痛苦夹杂的吼啸,也是卷起火焰,对着青衣人影扑击上去。

    “地狱众?”

    从天而降的羽清玄,可是没有想到,在大殿中等着她的,竟然是如此诡异的存在。

    她在斩灭了罗刹鬼王分身之后,又按照计划,将叶缤与玄黄投放到了预定位置,自己就全力施展虚空大挪移,往北荒、也是往碧落天阙而来。

    放在以前,如此频繁地施展虚空大挪移神通,不但消耗极大,精度也不能保证,在真界的巨大尺度下,错谬个千里、万里也是寻常事。

    可是,随着余慈心象明月升举入空,但凡月光所照之处,都是余慈心念所及,上清体系在整个真界铺开,利用上清体系定位,等于是手中抓了一根直指目标的牵引长索,几乎无往而不利。

    而在余慈“星辰天”渡劫之后,获得的“映照诸天”神通,更是神妙无端,便是别处虚空世界、世间洞天、秘府之类,只要余慈有那么一份气机感应,心象明月便可跨界悬照。

    自然地,虚空大挪移也会获得那一界的坐标,投送而去时,精准度也是大有保证。

    某种意义上,碧落天阙也算是另一处虚空世界,可羽清玄以大挪移跨空而来时,目标只是从后殿变成了前殿而已,误差没有超过百丈,而且其中部分也是担心后殿的虚空结构不足以承担大挪移的神通压力,才有所调整。

    不管怎样,她现已经来到了碧落天阙,恩师距她不百丈,成败在此一举!

    面对蔓延过来的业火,她竟是不闪不避,施展太玄封禁,冻结虚空,跳跃的火苗转眼便给封在里面,她手上也凝了一层隔绝内外的冰层,强行打穿业火屏障,正中法慧顶门,硬生生给轰下去,全身冻结。

    必须要说,这个地狱众太依仗业火了。

    一个照面制敌,羽清玄往正殿祭台上,那盘转不定的六道轮回法器扫了一眼,没有节外生枝的打算,便往后殿去。

    可是,她不想多生事端,对方却没那么好打发。

    冰层开裂之声响起,身后火光剧盛,扭头看时,就见到那地狱众在业火中化为灰烬,随即重新化生,依旧是原来的模样。

    可这时候,感觉已经完全不同。

    特别是那对原来那对深凹下去的眼眶里,正有煌煌金光透出,恢宏正大,其中偏又缠绕业力,透过这光,仿佛能看到一尊端坐在业火中的佛陀,宝相庄严,隔空凝视。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位舍身入轮回的佛陀,寄心念于地狱众之上。

    目标也很明确,要阻羽清玄救人。

    难道他们不知,这是罗刹鬼王或者是黄泉夫人阴谋?

    当然明白,如果有可能,佛国大和尚也想让羽清玄把太玄魔母带走,一方两便。

    然而,现在的六道轮回,要想天地大变革中,尽可能迅速地占据一席之地,太玄魔母这根“鞭子”,却是少不得的。某种意义上,太玄魔母就是整个真界剧变的动力源头,明知提供动力的时候,随时会炸开,还是不能放弃。

    当然,也是对佛门的封闭体系,有着绝对的信心。

    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事态的变化速度,原本被无量虚空神主牢牢封在洗玉湖底的羽清玄,先破罗刹鬼王分身,又到这里来,渊虚天君对上清体系的掌控,结合羽清玄的虚空大挪移神通,使之成为可能。

    也就是当年中古时代,巫神还比较活跃之时,才有这种手段。

    一旦让羽清玄得手,以此时真界玄门体系扩张的速度和范围,六道轮回很可能还没有站稳脚根,就被驱逐出去,到那时,法慧和六位佛陀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

    他们只能留下太玄魔母,而这种利用,又是以损耗太玄魔母的根基元气为前提的。

    两边的矛盾不可调和,

    那么,唯有一战!

    地狱道中,佛陀垂目颂道:

    “四门四道罪人入,门开业火出来迎;铁汁焱焱流没膝,触处烟炎同时起!”

    地狱众“法慧”无所变化,然而地狱道中,佛陀身下,却是铁汁如汤,业火流转,焚烧金身。

    佛陀面不改色,一念起处,法慧头顶,明晃晃一颗舍利升起,当空照下,地狱道中诸般苦处,化为神意千万重,又似弱水天河,淹没过来,要与羽清玄共分享。

    羽清玄同样神色不变,迈步上前,寒意层层染透虚空,两边气机对冲,碧落天阙又是摇荡不休。

    “北边……也乱了啊。”

    由于碧落天阙的特殊性,摇动中,北地相当一部人心境翻澜,意绪恍惚,微妙的波动,便向四面八方扩散。此时正被中天连番大战引去目光的几位魔门强者,也有所感。

    无量地火魔宫所在,鸦老面目冷肃,居于高台之上,遥观天外,心思却不是太集中。

    自罗刹鬼王图穷匕现,拿出“七祭五柱”的构想,搅动一界,特别是造化剑仙切入其间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不舒坦。

    鸦老本以为,陆沉打落元始魔主玄德,魔门心思乱离,乃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故而积极用事,合纵连横,聚起魔门多宗力量,和论剑轩联手,击杀陆沉,促使真界大变,意图借机出离。

    却不曾想,随着局势急剧变化,此界的矛盾点一变再变,直至罗刹鬼王横空出世,扫荡寰宇,他却被彻底排除在外,当了别人手里的棋子……

    不,现在连棋子的资格都没了!

    没有人想身陷漩涡之中,可如果是被干脆利落踢出局,那肯定是另一回事儿。

    参罗利那、极祖还能凭借自家的神通法力,强行入局,他已经有些带不动了。

    九玄魔宗、东阳正教、魔门西支,哪个是省油的灯?

    还有魔门东支,鬼铃子看着不声不响,其实就是一条毒蛇,咬人一口,入骨三分。

    在洗玉湖底的献祭之事暴露出来之后,这些临时的盟友,一个个都模糊了态度,难有共识。以至于,他现在竟然要期待一个刚刚步入六欲天魔境界的小女娃……

    “帝天罗,在下面呆了有一个月了吧,还没有出来吗?”。

    手下小心翼翼回应:“根本加持,个个不同,也许……”

    这不是鸦老乐意听的话,他需要帝天罗,需要她表现出的根本加持。

    这是一种“大义名份”,虽然在魔门之内,讲究这个颇是可笑的样子,然而只需换一个词儿,比如“法理规矩”,就很贴切了。

    虽然他都承认,自己是一门心思想往外跳的,可越是这样,越合适拿着这玩意去折腾人。

    魔门东支和无量虚空神主走得太近了,虽然他所在的无量地火魔宫,日月星三魔君所在的东阳正教,都是算是这一派系的,可即便是专门为无量虚空神主立教的东阳正教,在献祭这件事上,手笔、态度、立场,似都要远远不如。

    鬼铃子真舍得下血本,也真敢选边站队!

    无量虚空神主颇有“野心”,在魔门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虽说是这两三劫来,规矩了很多,可鸦老相信,狗改不了吃屎,藏得再严实,也有露出本性的那一天。

    这次献祭,很可能就是了。

    所以,相较于中天战况,东北方其实更招他的关注。

    也因此,北地人心动荡的奇妙变化,很自然地就让他联想到那边。

    这是天魔殿式的虚空神通,手法老辣,他亦有所不及,必然是精于虚空神通,而且何时埋在人心之中,亦不可知。

    显然,无量虚空神主……

    洗玉湖那边莫不是出结果了?

    忽地又生感应,但不是来自于南方洗玉湖,不是东北的魔门东支,也不是刚刚的人心微澜,而是就在他脚下,在地心深渊这真界魔门的根本重地之内。

    鸦老霍然起身,便往下去,很快到了往地心深渊去的入口,里面又有人赶出来报讯:

    “老祖宗,下面……”

    “是帝天罗?”

    “不,不是,是《圣典》!”

    鸦老一时愕然,也在此刻,潮水般的压力,从深渊内部涌出,内蕴无上威仪。通向下方的甬道中,一应修士,没骨头似地软倒下去,跪了一片。

    鸦老心神悸动,一时竟不敢再往下去。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份压力,果然是来自于《圣典》之上,类似于根本加持,是与元始魔主“圣道”和合共鸣的表征。

    若此时他凑过去,万一被测出个什么,就算没有实质性的损失,面子上也不好看。

    脑子飞转,想从历史上找出类似的情况,以做参考。

    可是脑中刚有一点儿头绪,又是震动传来,源头已不再是地心深渊,而是整个真界大范围的震荡。

    之前,参罗利那、渊虚天君、萧圣人等交战之时,偶尔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但这一回,震动不同以往,仿佛是一头深藏在地底的巨兽,在有规律地一呼一吸,竟然有了韵律感,

    也是这一刻,快要支离破碎的真界法则体系,变得分外鲜明,却是用最不稳定的状态换来的。

    这下就没错了。

    魔门东支的献祭已经接近尾声,无量虚空神主必然是得了绝大好处,在《圣典》上显化。

    几番念头转过,他忽又一怔:

    在《圣典》上……似乎是哪里不对?

    鸦老再也忍耐不住,咬牙进了地宫,一进入其中,《圣典》深沉恢宏的力量,时刻围绕左右,就像是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封绝五感六识,只能通过与元始魔主,或者说,是通过与魔门体系的一点儿共鸣,来确认方向。

    鸦老这时候就该庆幸,自己数劫以来,已经将地宫深处各层,都一一踏遍了,否则以他此时的心态,形成若即若离的感应,说不定真要丢人现眼。

    他还应该庆幸,元始魔主的垂顾始终都是有限的,地心深渊九层平台,当他下到三层的时候,《圣典》的力量已经开始减弱,让后面的路程轻松不少。

    当鸦老到第九层,看到始终站在最前沿,行若无事的帝天罗之时,又不免有些羡慕。

    得了根本加持的人,就是有这桩好处。

    不管修为境界怎样,都可以站在距离元始魔主“最近”的位置,亲聆“教益”,事实上,也就是拥有亲眼观睹《太元天魔根本经》的资格。

    而这原本是自在天魔级数的大能才拥有的特权。

    想当年,他就是机缘巧合,从这样的观睹中,意外悟出了元始魔主当时所在,得了一次亲往元始魔主座下听讲的机会,回来之后,眼界开阔,倒是生出反意,这里面曲折之处,倒是难为外人道了。

    莫名发了一些感慨,意识也有些恍惚,无疑是受到了元始魔主威能影响。

    鸦老收慑心神,向一旁执礼甚恭的帝天罗点点头,定睛往《圣典》上看去。

    恭贺rayshen书友成就盟主伟业,感谢长期以来的支持。

    感谢fshinel、gphone99、太一壬甲、吾以观复等书友的捧场。

    因为这两天更新时间太乱、太晚,给很多书友造成困扰,故而决定将大章分开来更,现在5000字,明早八点5000字,坚持到本书结束,朋友们定时观看就好。

    还有三天,再次呼唤,明月照我!无上神通加持,

    第二百章太元应化明月照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