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平等之秘 解析本源

    拦海山外海,胜慧从海底浮上来,指间拈着一颗细若微尘的碎片,对着正明亮的月光,仔细观察片刻,才出口长气,将其放在玉盒中,贴身存放。

    这里是无量虚空神主以绝大神通,贯穿真界、外域之地。

    现在域内域外体系都乱成一团糟,此处的法则结构可想而知。

    还有,魔门东支虽然已经另辟虚空,难以寻觅,但祭礼仪式一直在进行,透空影响真界,从未中断。

    因此,这里的虚空环境非常不稳定。

    从天裂谷方向传抵到整个真界的剧烈动荡,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

    胜慧没有用储物法器,就是出于谨慎考虑。

    即使这样会比较麻烦,可相较于他的收获,就完全不算什么了。

    自从不久前,他发下的收集缘觉法界碎片的宏愿,因为莫名的缘故,因果联系明透,这短短一日时间里,他的收获简直丰厚到不可思议,

    十多个法界碎片,纵然最大的也只有细沙粒般大小,可比他十多年里一无所获的情况,已经是强出太多。

    拦海山周边本是法则结构低洼之地,是聚集缘觉法界碎片的重要地点。

    然而这里曾经有过一次“汇聚”,感觉中,其总体数目相较于其类似地域,要少了许多。

    胜慧准备速战速决,用最短的时间将附近碎片搜集齐全后,转战它地。

    他抬起头,遥望西方,仔细观察的话,黑暗的地平线尽头,有一片略淡些的阴影轮廓,正升起、降下,像是摇摆的旗幡,却是巨大得不可思议。

    投影覆盖了大半个天空,只因为勾陈帝御和参罗利那投影在天空的神魔大战,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这才少为人所感。

    那是正在碰撞中远离的西方佛国。

    便是胜慧心境修持已足以勘破“八苦”,也不免有孤独之意,悄然滋生,只是很快又化为纯然的坚定。

    他视线稍微偏转角度,这次肉眼无法看到,心眼却能与北荒天域,暗暗铺设开来的六道轮回遥相呼应,随即微微垂首。

    师尊的气息愈发微弱……其肩上的使命,自然而然就移转过来。

    低颂一声佛号,正平复心绪之时,忽然心悸,猛地回头,却见夜空中莫名多了几颗“星辰”,都与他因果牵系,灼灼其光,肉眼可见。

    缘觉法界碎片……

    胜慧一点儿都没有感到高兴,他扭头四顾,却见海天之间,固然是寥寥几颗,但在更远处的天域,密密“星辰”却是化为一条长长星河,连贯天地,随即就是漫天金色火焰,熊熊燃起。

    他一手抓紧玉盒,想隔绝内外联系,但已经迟了。

    玉盒本身无碍,却在微微颤动,胜慧定定神,打开盒盖,内部金黄色的火苗却刺伤了他的眼。

    眼睁睁看着碎片燃烧殆尽,空落落的感觉,像是心脏整个被挖出来,那是宏愿咒誓的反噬,更深远的影响,会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步体现出来。

    再看天空,环天绕地的“星火长河”渐渐熄灭,却是有一份大因果,从杳冥莫测的虚无中来,投往洗玉湖方向。

    这一刻,胜慧想起了在拦海山时,和渊虚天君的几次交流……

    他闭上眼睛,微微苦笑,盘膝坐在海面上,久久不语。

    便在胜慧坐在海面上发怔的时候,亿万里之外,洗玉湖深层,太霄神庭核心之地,“大因果”之所向,余慈也在沉吟。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此诚精到之语也。

    当一个人的能力到了一定层次,当然,还要有相对的机缘,一些事情,突然间就是水到渠成。

    余慈必须要说,十方慈光佛还是比较厚道的。

    他的宏誓大愿中,最关键的三个环节,所对应的法则束缚,都是随解随开。

    每有一份进度,就有一份所得。

    余慈这才能在送归“六道轮回”的消息之后,立刻解开了一层法则禁锢,得以突破境界。

    而境界的突破,加上对太霄神庭的独门应用,也使得原本还如天上星辰的缘觉法界碎片,倏乎之间,就变得唾手可得。

    真的不难。

    余慈所做的,就是在一个最恰当的时候,操控平等珠,往佛骨熔炉上硬砸过去。

    正如他之前估计的那样,佛骨熔炉中蕴含着十方慈光佛的誓愿心念、法度,其生成了心炼法火,平等珠就是源自于此。

    以珠相击,在法理上,就是一个不可解决的矛盾。

    从十方慈光佛的立场看,论优先级,肯定是宏誓大愿高于一切。

    余慈也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反噬,平等珠的力量反激回来,重重轰在他灵昧核心之上。

    此时的余慈,在上清体系的帮助下,以心内虚空独特的物象、心象之法,将自身拥有的几乎所有资源,都化入明月心象中去,实现了前所未有的整合,

    又随着他境界的提升,以“内景外成”和“天地如一”的手段,使明月心象悬照中天,自然将相应法则体系烙印,以光的形式,投射到一切都能照耀到的地方,辉映诸界,几无遗漏,并继续整合。

    前所未有的覆盖范围,已经将整个真界覆盖。

    深度或许还有欠缺,但用在感应上,已经足够。

    也因此,灵昧核心、明月心象被平等珠轰得跳动,整个体系都受到震荡,平等珠的特殊法力,也就延着体系结构,瞬间传导至真界,甚至于周边部分虚空世界之中。

    如此广度,不可能再有遗漏。

    果不其然,当同出一源的力量传导过去,更有着十方慈光佛的宏誓大愿之力吸引,深藏在真界各个角落的缘觉法界碎片,就再也藏身不住,同生感应。

    虽然这些碎片,有的沉入河底之中,有深埋在九地之下,有的甚至已经在真界动荡的影响下,飘向域外,或洒向血狱鬼府。

    但哪怕是最微小的一粒,也没有脱出感应范围,余慈也就顺势将其一一锁定。

    感应到了缘觉法界碎片,十方慈光佛的誓愿意念也当即风平浪静,平等珠重又回归余慈的掌握,心念动处,心炼法火同时在各“星辰”之上烧起,按照既定的模式,使之转换为平等珠的一部分。

    这就成了!

    不断汲取新“养份”的平等珠,反而失去了金属珠子的外表,变得虚幻起来。

    像是一层层包裹起来的云气,似乎一捏就要散掉。

    细看去又是深邃无尽,层层云气中,仿佛蕴着一处大千世界。

    随着余慈意念再动,云气珠子就此散开,在平等天上扩散,化为这片天域独有之元气,作为构架平等天的重要部分,又随时又可以凝聚起来。

    至此,余慈承接十方慈光佛的宏誓大愿,就已经完美地达成。

    但在他眼前,佛骨熔炉之上,显出了无数细密的裂纹,并在迅速扩大,直至崩毁。

    也许是平等珠的逆冲造成了伤害,也是誓愿达成,再无存在的必要。

    不过,十方慈光佛所承诺的心炼法火,却是升上了平等天,作为他留在世间最后的痕迹,化为一盏心灯,长明不灭。

    也在此刻,十方慈光佛宏誓大愿所积蓄的力量,实际上也是转化缘觉法界而成的力量,正源源不断地倾注进来。

    有平等珠镇压,有明月心象整合,当然,还有上清体系这么一个永远填不满的蓄水池,余慈的吸收可谓是方便快捷,扎实的根基也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一层层夯实,推着境界一路攀升。

    所谓的离乱虚空劫,就这么给挡下。

    至此,余慈已经渡劫了三个劫数。

    真界天劫,是给太霄神庭、影鬼等渡的,他主要是做“策反”工作,个人的好处并不大。

    天域星火劫,是星辰天牵引渡过,得到的神通,就是“映照诸天”——对一处虚空世界,只要它是建立在真实法则的根基上,就可以穿透进去。就算像巫神这样进行了较大变异,也降低虚空屏障的影响。

    如此神通,使跨界大挪移成为可能,类似于灵巫。

    但是,现阶段最重要的还是帮助余慈扩散上清体系的覆盖范围,意义重大。

    至于离乱虚空劫,渡劫的是平等天。

    但又不是纯粹的平等天。

    平等天这里,有罗刹鬼王、太玄魔母、无量虚空神主的本源之力,也有《上真九霄飞仙剑经》的真意烙印,现在又加上了十方慈光佛的心炼法火。

    在平等天设立之初,主要是从辛乙三十六天神通得来的灵感,求的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平衡,只是部分参照了平等珠、缘觉法界的法理。

    当时就是“简单平衡”,余慈也很难做到,很多时候,都是靠着太玄封禁,弥补各种力量之间的失衡问题。

    但随着他境界、见识一层层提升,对于“平衡”、“平等”的理解,已远非昔日可比,这些认知潜移默化,逐步改变平等天的结构,使之日渐稳固。

    平等天渐渐成了真正的“平等天”。

    不论是本源之力也好,真意烙印也罢,哪个蕴含的力量多一些,少一些,都没有问题,因为是从“平等”中找到的平衡。

    何谓平等?

    有人说,天道最公,但对于修行人而言,天地法则的运转再超然,也没有意义。

    差异性从灵性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始终存在。

    先天资质不平等,后天环境不平等,机缘不平等,最终导致境界有高下,认知有不同。

    可是,谁也无法否认,当他们踏上修行之途起,天人作用的那份机理,却是平等无差异的。

    人心灵昧如何修持,天心法则就如何反应。

    玄门也好,佛门也罢;天人合一也好,天人相搏也罢,总归要依循这份机理、这个规律,以之为核心线索,任道路衍化万千,都是盘旋而上,不离左右。

    这天然就是一个大平衡。

    只要稳住这一条线索,别说平等天现在承载着五种不同元素,就是五十个、五百个,也能确保平衡稳定。

    这也就是余慈从广泛、复杂、庞大的资源中,抽离出来明月心象的本质。

    明月升举,内景外成,遍照诸天,正是天人关系的一种象征。

    也因为有这种领悟,余慈干脆就把“外道神明”体系与这里挂了钩。

    在平等天的架构之下,各“外道神明”对他的反馈,都通过平等天,做一番调整和重构,再化入心象明月之中。

    这样一来,余慈就等于是领着成千上万个“外道神明”一起渡劫。

    如今劫数过去,余慈的好处固然很大,各位外道神明得益也是不小。

    最起码,能够间接感受一场域外天劫,必然有所感悟。

    这份感悟没有余慈插足,非常纯粹,不像巫神那样,留有自己的烙印,这就很了不起了。

    余慈暂时没闲情去理会“外道神明”是怎样的反应。

    对他来说,平等天渡劫,还远远不是结束。

    如今,人间界、星辰天、平等天都已渡劫,其中:

    人间界就是太霄神庭,是仗恃的根基;

    星辰天是上清根本法门,也是驾驭的基础;

    平等天是各外道神明,也象征着体系的组合根基;

    然后就是万魔池了,承启天都还要在它之后。

    而万魔池这边,情况非常复杂。

    万魔池的前身是屠灵狱,最初是为了容纳转化屠灵魔光,才搭建起来,后来将一些心魔杂质沉淀进去,又有地狱道碎片和业火,再然后是血煞雷池、狄郎君的魔化之力,当然,真正的大头还是元始魔主灌注进来的庞大信息……

    从以上可以看出,万魔池里真正属于余慈本人的东西,比例非常小,或者说,这里其实是他无法控制、无法理解、无法吸收的所有因素的集合。

    他只是提供了一个约束的地点而已。

    余慈在化出明月心象时,其实是把这里给绕过去的,因为根本无法解析。

    一直以来,万魔池都是“客居”在他心内虚空之中,甚至比平等天上的罗刹、无量本源等还要独立,余慈大多时候是利用照神铜鉴、无量本源等为介质,才能加以利用。

    拿这样的所在去渡劫,天知道会扯来个什么劫数!

    可是,万魔池又无疑是一个宝库,不说别的,只是来自于元始魔主的信息,论层次、论价值,就是无法估量,这些年来,余慈也是一直在解析,也有成效。

    每解析出一份新的成果,都会对他的修为,产生积极的影响。

    另一方面,如今勾陈帝御麾下,几乎无穷无尽的道兵,其实就是出于此间,是那些愿意皈依、服从余慈的魔头,“转世”到人间界,也就是现在的太霄神庭之后,按照上清体系的法理所化。

    它们本就有着天魔体系的特质,又在污浊的血海中折腾这么久,对疫毒魔意的抗性较高,也是理所当然。

    从以上角度看,万魔池简直起到了是“基石”的作用。

    就像“不倒翁”,沉稳的下盘,让余慈怎么都不至于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样可观的资源,且不说放弃是否可惜……又哪是想放弃就能放弃得了的?

    这是可是余慈镇压心魔的最关键所在,如果现在做了切割,可想而知,必然会有一次心魔之劫的爆发。

    在与参罗利那交战的此刻,与太阿倒持,又有什么区别?

    余慈也没有忘记,万魔池里面,还埋着两个极其要命的因素。

    参罗利那,黄泉夫人!

    这两位的本源,可是都搁置在万魔池中,尤其是黄泉夫人,干脆就是“灵枢”在此。

    一旦引来劫数,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可将其放置、切割,造成的负面影响,比之未明的天劫,一点儿都不逊色。

    余慈并非是在权衡——渡劫的决心早已定下,不会再有更改。

    他现在所思、所想、所做的,都是在给万魔池的渡劫,做更万全的准备。

    正因为如此,余慈在平等天渡劫之时,就已经在考虑后续的动作。

    离乱虚空劫一结束,余慈将他在天劫中的所得,应用到万魔池上。

    特别是应用到参罗利那和黄泉夫人的本源之力上。

    “天人作用”是“平等”的核心线索。

    而用另一种方式来讲,天是一端,人是一端,其中连线的方式固然有千万种,长短粗细各不同,但追溯到源头,“线”的本质不会变,人们所做的就是“拨动”它,变化出种种不同的图景。

    天人作用的关系,当然不是“一根线”这么简单,图景也会更复杂。

    而所有的图景拼接起来,形成的有序的结构,就是一个修士的成就,就是是认知、境界、法力、神通等所有元素的的集合。

    好吧,这就是“本源之力”。

    以余慈现在的眼光来看,参罗利那的本源之力结构,已经近乎完美。

    正因为其完美,排外性非常强,且是生生不息,自具灵性。

    余慈曾想过将其摄入平等天,却因为灵性的存在,不得不作罢。

    这一点,就是罗刹鬼王、无量虚空神主都没有体现。

    至于黄泉夫人……

    余慈必须要再一次强调,每一次观察黄泉夫人灵枢本源,他都看不到任何的瑕疵,灵性也是不缺,只不过不像参罗利那戾气十足罢了。

    怪不得罗刹鬼王选择她而非大黑天佛母菩萨充做七祭五柱的核心,两边的差距太大了,这种差距是认知层次上的,几乎看不到追赶的可能。

    以这种法理的完备性,不管什么体系,就是八柱六柱,九祭一柱,都能做得。

    但黄泉夫人本身的力量极弱,弱得不正常,倒似是刻意剥离一般。如果要将她摄入平等天,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余慈竟然找不到一个真正准确的“表述”,也就无法将其纳入平衡体系中去——因为那样的话,很可能就是一个说不清后果的“体系覆盖”,也会造成不可测的干扰。

    想想当初,他竟然还自以为是地给黄泉夫人“移转灵枢”,如果不是最终冻住进程,到了最后阶段,恐怕会闹出大纰漏的。

    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复现黄泉夫人的本质。

    到那时,是他“描述”黄泉夫人呢,还是黄泉夫人反过来“影响”他?

    唔?

    余慈如梦方醒,背脊上,冷汗刷地一下就流出来!

    他很久没有这样失态了,可是狂跳的心脏却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

    这就是黄泉夫人的谋算?

    是的,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一个致命的矛盾就呈现出来:

    既然他无法“描述”黄泉夫人的本质,又是怎么将黄泉夫人以“移转灵枢”的方式,摄入到心内虚空中来的呢?

    毫无疑问,要解释这一点,只能认为:

    在他“移转灵枢”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中招了。

    黄泉夫人利用他的“算计”,反过来“算计”了他、影响了他。

    从一个不相干的位置,深入到了他最核心的地带。

    好吧,从现实的角度看,黄泉夫人的力量实在太弱了,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一时还看不出什么危害,可是这就像是钻到你肚子去的虫子,怎么都不得劲儿。

    而且,这种情况有些像巫神给此界修士种下的法则烙印,在没有接触真实法则之前,首先接触到的就是这些,日后改正与否且不说,给人心灵留下的既定印象,才是最可怕的。

    在余慈看来,黄泉夫人的法则体系,更近于真实法则,这样更不得了。

    因为根本就无法去对照分辨——这样的话,岂不是永远都要让她存留在形神深处,无法根除?

    从这个角度看,这位难不成是就古往今来第一号的寄生虫?

    余慈忽又想起一事。

    如此近乎完美的体系结构,罗刹鬼王比之又如何?

    如果罗刹鬼王认知层次在她之上,也还罢了,可从二者的本源之力结构比较上看,似乎并没有……

    那么,岂不是说,罗刹鬼王心中,也有黄泉夫人的烙印?

    那位又该怎么对付?

    好吧,更现实的问题是,余慈自己该怎么办?

    *********

    感谢青衫把酒大盟的神通加持,感谢gphone99、曲無劫、conew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