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月映千界 火炼星河

    此刻的洗玉湖底,就像是一锅煮沸的热汤。√∟頂點小說,

    三元秘阵元气动荡、水世界元气动荡,甚至于周边地脉、水脉都是摇动不休。

    湖底地形隆起、凹陷,没有一刻停歇。

    这些都是巨量元气流向被强行改变,汇聚衍化的结果。

    参罗利那扔进来的那些噬原虫,本就脆弱,在此风暴下,已是死伤殆尽。

    在湖底漫步的极祖皱起眉头,此时他和参罗利那的合作意向已经初步达成,他要做的,就是破坏渊虚天君几无穷尽的元气支持。

    按照他和参罗利那的讨论结果,如今渊虚天君的元气支撑主要来自两个方向。

    第一个就是云楼树,此时就在当空明月之中映现。其实是以其特质,直接打入虚空深处,抽取至精至纯的玄真之英。

    在量上,相较于当前的消耗,占的比例并不高,但随时受其上真文道韵的力量加持,保证了其层次,也给其他力量的转化,做一个很好的先导。

    第二个就是现在太霄神庭所立之处。占据了洗玉湖、水世界等元气充沛的地脉、水脉之所在,将大批量的元气,源源不断地吸收、转化,以神通的形式投送到亿万里之外,也是供养现在渊虚天君无上神通的最大支撑。

    云楼树和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合而为一,想要破坏,并不容易。

    参罗利那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了湖底这边。若能截流几处地脉、水脉,造成混乱,效果想来会立竿见影。

    可问题是,参罗利那显然没有想过,这边不用他们动手,声势已经如此激烈……和混乱了。

    极祖在四方八天已经逗留了一段时间,对其中的变化,几乎是从头看到尾。

    不久之前还若隐若现的地脉、水脉、气脉,此时就像是游动的巨蟒,贯穿四方八天,向太霄神庭所在方向聚集。

    渊虚天君正是用这种方式,强行把多方区域、虚空的元气夺过来。

    对此,无量虚空神主竟是完全不理会。

    极祖很奇怪,不只是对无量虚空神主的态度,更因为按照参罗利那给出的消息,还有他的情报渠道了解的情况,渊虚天君通过上清体系调运、转化元气,非常高效,简直视亿万里距离如无物,整个真界的资源,都被他信手拈来,运使得天花乱坠。

    但这里却狂暴得有些过分,难道说,太霄神庭里面,还有未曾显化的问题吗?

    如果是,那倒是个好消息了。

    极祖让碧水府尊开路,加快了速度,以地仙大能的手段,做了几次短距离的虚空挪移,很快穿越四方八天,到了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与外界区域的交界处。

    来此之前,极祖其实是通过多种方式,做过一些探测的,但不论心里怎么准备,看到眼前这副景象,一时也是哑然。

    眼前是一处突兀立起的山脉,高耸直插水波上层,大有顶穿洗玉湖之势。

    当然,那不可能,但耸立的山峰之上,云雾缭绕,又有元气激荡,偏偏和湖底水波“和谐共存”,仿佛是湖水中映照的投影,可那巍峨之势,又沉凝真切,矛盾无比。

    正是这矛盾的景象,让极祖判断出,这就是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与其包容的太霄神庭!

    然而,在其中,他已经找不“自辟天地”与“太霄神庭”的分际,二者完全合而为一。

    作为一个对太霄神庭颇为想法的人,极祖现在的心情颇为复杂。

    或许真如参罗利那所言,通过刚刚诡异到极点的天劫,余慈帮太霄神庭渡了劫,也把它当成法宝给炼化了……

    暂时撇开无意义的情绪,极祖再次确认地脉、水脉的走向。

    毫无疑问,巨量的元气,正是往这个方向汇聚过来,由于这个过程太过激烈,以至于在感觉中,四方八天都在收缩。

    无量虚空神主倒似乐得清净,不管不问,或许,他现在魔染巫神的步骤也到了紧要关头?

    极祖沉吟片刻,终于是领着碧水府尊迈入其中。

    在迈入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了较为强劲的阻力,他故意延长了进入的过程,能够比较清晰地感觉到,这种阻力,正在以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由此可以确证,渊虚天君和太霄神庭确实是在迅速地“合为一体”,以至于“自辟天地”已经不需要放开与外面的边界,只以本身的虚空环境,就可以容纳。

    一旦完全成功,虚实转化如意,要想谋取太霄神庭,只能去剖开渊虚天君的肚子了……

    如今之所以还可以内外互通,恐怕更是因为四方八天的问题。

    极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事态发展到那种程度。

    随着他踏上那片山岭绝壁,明显感觉到虚空微震,气机收束、绷紧,以至于山色光线明暗不定,仿佛是千千万万对眼睛亮起来,盯着他,丝毫不掩杀意。

    自辟天地也好,太霄神庭也罢,肯定有针对外敌入侵的防御手段。

    极祖既然下了决心,就是夷然不惧。

    身侧,碧水府尊牵引水流,形成界域,他修炼的《封海通真十二图诀》,倒是显出用处,由于和上清法门同出一脉,用在这里,颇有气机牵引之效,解析环境、感应危机也更容易。

    只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周边危机四伏,尤其是头顶绝壁之上,森严血厉之气,含而未发,张力十足,却一直没有真正激发,让他和碧水府尊一步步行至半山腰,说是蓄力吧,又不太像。

    正沉吟之时,前上方气机动荡,一道虚影凭空现身。

    “不速之客止步!”

    来人声音并不严厉,平平淡淡,似乎还有些疲劳,带着点儿懒散的意味儿。

    然而周围含而不发的封禁,此时都挂在来人身上,随其气机吞吐不定,似山岚吹卷,又似潮汐往来,每当觉得可以捕摸到的时候,总是差那么一丝,极其玄妙。

    这是一个对于气机控制已臻化境的对手。

    虽说渊虚天君没有“后圣”当后盾,但手底下确实是人才济济,随便拿出一个,都相当有水平。

    极祖心中有些感叹,也不再用脚步丈量山壁,领着碧水府尊飘浮起来,和那人平齐,打个照面。

    比较意外的是,此人并不是个正常生灵,其身躯仿佛是烟气聚合而起,像鬼修,又像是一个投影,面目也模糊不清,看不分明。

    只是,与其格外幽深的眼神一对,极祖便察觉到了深蕴在迷离表象之外的犀利剑意,寒意直透人心。

    这样特殊的人物,他还真有点儿印象。

    极祖略一思索,哑然笑道:“是影鬼吧,盘皇剑宗的太上宗主……我记得你。”

    “哦,冰雪魔宫的眼线消息,倒比我想象得灵通许多。”

    “是你这些年在北地风光无限才真。多年来合纵连横,区区一个盘皇剑宗,被你经营得好生兴旺,应该也是颇有想法之人。怎么,原来也是在渊虚天君手底下做事?若真如此,我倒要对那位另眼相看了。”

    “哎,不用客气,直说‘鹰犬’就可以。其实比鹰犬都不如,倒是和极渊你有点儿相像。”

    按理说,盘皇剑宗与冰雪魔宫比较,简直就是巨龙身边的蚂蚁,完全不对等,可影鬼才不在乎这些,直呼极祖本名,且言语辛辣得很:

    “在天魔体系之中,就算做到了头,你的主子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给你的上限就那么多,想要真正有所成就,只能往外跳……跳也会给绊着,摔得难看也未可知。辛苦啊。”

    极祖皱了皱眉,冰雪妖眸又在影鬼身上转了一圈儿。

    他没有生气,到这儿来,也不是与人逞口舌之利的,不过影鬼所言,实在太过明白,三方两句就给占中要害,非要是对那个层面非常了解,才有可能。

    这种人物,岂会屈居于“盘皇剑宗”那么个小池塘里?

    影鬼讽刺了极祖,随后又是自嘲:

    “不过呢,总算比我要好一点。我这边不但要被牵着,还要被扯后腿,多年经营,让那个小王八蛋都毁得差不多了,哈,这件事儿上,咱们一定有很多话说。”

    “……影鬼先生太谦虚了,前段时间,‘割手牌’在北地三湖大起风波,应该就是事先的造势吧。若非天地剧变,定有一番作为。”

    极祖倒是大有宠辱不惊的宗师气度,说话倒是愈发客气,同时,利眼在影鬼身上扫了数遍,又道:

    “观先生气机不稳,似乎刚渡过劫数?”

    “是啊,刚刚那一轮莫名其妙的劫数,总算给我分润了些好处。”

    极祖已经看出来,这影鬼应该是刚刚提升境界,现在是劫法宗师的层次,但因为突破未久,起伏极大,分不出是大劫法还是小劫法。

    按理说,这境界摆在那里,不管是对碧水府尊而言,还是他这具分身而言,都不足为虑,

    但想想这位犀利明透的见识,极祖还是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影鬼先生境界突破,着实可喜可贺。正好我这边新收了一位眷属,就是这碧水府尊,不如就此送上,为先生试剑。”

    “早年恨无深交……极寒你真是爽快人哪!”

    影鬼哈哈笑声里,反手在崖壁上一抹,竟就此抽出一柄剑来。

    极祖看得分明,此剑符纹密织,灵光如水,往复流动,但本体锋刃如雪,寒气内蕴,乃是一柄由上乘剑器改造而成的符剑,比其它剑器更多了几分玄妙。

    他在太霄神庭这里下的功夫最多,略一沉吟,便道:

    “这应该是上清宗珍藏的‘冰魄神剑’。”

    “冰魄也好,火魂也罢,都无所谓。”

    影鬼摇摇头,却是叹息一声:“可惜,如今我这一身,纯粹难有,真动起手来,还有差距,那小王八蛋又是在紧要关头,容不得疏失,算起来,只能用最没格调的方式招待……惭愧得紧。”

    极祖没听懂他什么意思。

    而下一刻,剑气层涌,雪漫半山,封云冻潮,整个视野所及,都化为了冰雪世界,寒气透骨,剑意透心。

    极祖身处其间,讶然失笑:

    这是要演示班门弄斧的奥义吗?

    而且这路数,倒是现在论剑轩占据主流的……

    一念未绝,忽然惊觉不对,分身附近本来熟极而流的法则运转,突然间就变得艰涩起来,熟悉的冰雪世界,倏乎间化为一个绝然陌生的天地。

    天光明暗转换,每一次转换,都有如潮水般的无形剑气,撕裂周边法则,随意拼接,颠倒错乱,偏偏又是浑若天成,并无半分斧凿之痕。

    这就使得周边虚空的常识彻底颠倒,前面前纵然风雪交加,却有洪炉之炽热。

    这熔金销铁的热力,更是直接透进他分身核心,焰光蒸腾,隔绝内外。

    分身灵昧投影的感应越来越模糊,仿佛是迷失在宏大的世界深处,丧失了一切控制权。

    那是灵昧力量被挫销的表征。

    千万里之外,九天外域之中,正在天域梭中的极祖本体微震,还接收着分身断断续续传过来的信息。

    但见碧水府尊头顶,有血光如环,凌空嵌套,他的反应却是明显慢了一拍。

    应该是作为控制枢纽的分身突然被灭,碧水府尊染化未久,地仙的本能就有应激反应。

    矛盾的情况,导致反应变慢,当即被血光套个正着,然后血厉之气就是连环刷落,使其动弹不得。

    那影鬼灭了分身,一应风雪异象顿消,却是凌厉至极的一剑冲起,竟是强行撕裂了碧水府尊身外界域,强大的冲力,硬顶着全身僵硬的碧水府尊,直往峰顶而去。

    临到峰头时,碧水府尊其实已经要挣扎出来,然而峰谷之间,龙吟激荡,恐怖的血光戾气自峰头上冲起,转眼将碧水府尊淹没。

    随即,消息断绝。

    斩龙台、困龙桩……

    从分身传回的信息上,极祖终于明白,自己是撞到了什么方向上去。

    那分明就是太霄神庭核心之地的封神台啊。

    传说中能够禁锢、斩杀地仙大能的至宝,果然名不虚传!

    但最让他在意的,却是灭杀其分身灵识的剑术神通。

    如果他眼睛还不瞎: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虽然尚不如造化剑仙“浑若天成”的手段,然而犀利之处,已经足够。

    那影鬼……却是何人?

    影鬼站在封神台上,居高临下,俯瞰云雾潮汐,身后碧水府尊还在斩龙台上挣扎,以其地仙之力,就算现在上清体系搭建完成,威能大增,之前那厮又被一剑伤了灵昧根本,但没有一个执刑之人镇压,怎么都要再折腾一段时间。

    只要跑不掉,他已经是懒得管了,也管不动。

    他扔下已经灵光黯淡,锋芒尽失的“冰魄神剑”,这把从上清宝库中临时取出的神兵利器,在所谓“造化之法”的作用下,已经成了废品。

    至于他自己,强行施展心性、质性都不合拍的两类剑道无上神通,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刚提升的境界,险些又给打落。

    不过,身处这太霄神庭之中,有一点好处就是,无穷无尽的元气供给,着实是疗伤圣地。

    这些伤势,很快就能缓解。

    自心象明月升起之后,但凡有上清体系之处,资源调配,都是轻松便捷了几十上百倍,影鬼其实已经是本体在此,正是通过体系移转过来的。

    他本质还是个器灵,正好也赶上了余慈大手笔渡劫的盛宴,顺势突破了境界,如今已经算是个大劫法宗师了,成长速度之快,足以羞煞此界九成九的修士。

    可影鬼并不满意,也不舒坦。

    一方面,是有余慈珠玉在前。

    此时,天域星火劫已经是结束了,这次渡劫是是“星辰天”,也是上清心法所造就的核心道基之显化。

    这是涉及根本的重地,一旦渡过,好处也是极大。

    他就能感觉到,余慈的修为境界在稳步推进,乍看长势不快,却不像他这么上下起伏,而是一层层涨起来,随即稳固不移。

    实是认知、神通等层面积累雄厚,反馈到境界上的缘故。

    另一方面,影鬼也真切地感受到,随着他的境界高深,纯化剑仙的手段,也越难应用——之前他也有一些感觉,但以为自己能克服,可事实显然不像他自我感觉的那么圆满。

    为什么越来越远了呢?

    他看着自己渐渐凝实的双手,发了会儿呆,忽有所感,抬起头,封神台之外的“天穹”之上,正悬着一个月亮。

    虽然这里其实是数千里深的水底,但月光悬照,与此时真界当空那轮,一般无二。

    如果按着这个月亮的“轨迹”,遥加感应,可以确认,水世界中,也悬着一个同样的月亮。

    湖底妖国,亦如是。

    影鬼怔怔看着,在这一刻,某种莫以名之的悸动,从心底最深处腾起来,直冲顶门。

    下一刻,他猛地折身,飞下封神台,往太霄神庭更深处冲去。

    此时的参罗利那也盯着天空的明月,它的心情也不太好。

    极祖那边不可思议的脆败,让心量宽宏如它也忍不住怀疑,那位是不是在给它暗使绊子。

    但深想一层,以极祖之地位,还不至于拿自家的声誉开玩笑。

    余慈底蕴之厚,不得不让人郑重以对。

    再看自己这边,月光看上去总觉得刺眼。

    不只是天裂谷上空,就是已经与真界贯通的血狱鬼府,还有域外星空,也许还要加上那些本来只是锚定,随着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崩坏,也在不断渗透进来的其他虚空世界,此时都应该被这轮明月照耀吧。

    星火劫结束,后劫将起,渊虚天君那边,却是一轮明月,照透诸天。

    这在层次上、境界上,毫无疑问是一个绝大的进步,也是上清体系一次肆无忌惮的扩张。

    境界上的提升,绝对要反映到实质层面,又是哪个呢?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中天月光洒落,便是在天裂谷上被削落、遮挡,也是化为轻烟一般的光雾,渗透进来。

    这不是寻常的月光,而是一道极至精纯的玄门神光!

    上清**神光!

    这等神通等同于道基外化,类似于景星、庆云之属。一旦修炼有成,精气神、天地人,和合如一,直转入先天本命神通,消耗极小,威力绝大,更能展现出渊虚天君全新的修为境界。

    天上地下,都瞪眼看着,意欲得出虚实。

    但在明月真意的浑化之下,能有确切结论者几稀。

    只能确认,到现在为止,渊虚天君的道基没问题,纯粹明透得让人心妒。

    面对这等神光,一应外道魔头算是倒了大霉,单凭个体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只能汇聚魔意,但勾陈帝御神通法力的穿透性,也不是玩的。

    两相结合,等于是噬原虫、火瘟,甚至于刀蚁、玄阴血影这些个体较弱的种类,都给压得抬不起头来。只能缩在血清源木、葵阴魔巢之中,冲击力、威慑力大为受损,参罗利那还要调整葵阴魔巢的生长次序……

    真是活见鬼了!

    从开战至今,它几乎是处处受制,没有一刻打得舒坦。

    渊虚天君老辣的手段,倒像是与它战过多场似的,而且也击中它暂时的软肋。

    大日坠落,脱离体系,固然给了它侵入的机会,可巫神“点燃的火”就有熄灭的迹象,一段时间之内,它必须镇压在那里,利用真界和血狱鬼府的份量,施加足够的压力,重新形成一个“点火”的结构。

    刚刚使东西修行界“旋开”,激烈碰撞,也是出于这种考虑。

    眼下它本体不出,实力就发挥不到极致,原本想通过血精源木快速成长,实现平衡,也被干扰,硬是给缚住手足……现在更给人杀上门来!

    就算上清**神光对它本体无损,那感觉又怎么能舒坦得了?

    正调整心态之时,渊虚天君那边其实也不好过,刚喘两口气,下一轮劫数也是到了。

    看虚空重叠,扭曲变幻之象,参罗利那便有了结论:

    离乱虚空劫?

    这种劫数,一般是一定区域内多人同时成道渡劫,才会引发。

    想想倒是还算准确,毕竟渊虚天君刚刚集聚了太多外道神明之力。

    可是接下来……这又是什么鬼?

    便在此界亿万人眼中,本来悬照中天的明月,就像是被人正面轰了一拳,整个都跳了起来,剧烈震荡,一圈圈光华扩散,染得夜空大片明透。

    像是内部出了问题?

    不等人判断出个究竟,包括天裂谷这片,忽有多处反应。

    扩散的月华如水波,天地虚空就是“沙滩”。

    浪淘沙,始见金。

    就在这一刻,天上、地下、水中、还有难以直见的隐秘之地,点点光芒亮起。

    从高处看,仿佛就是绕天环地的星河,可顷刻之间,这一条星河就变成了更灿烂的金黄色。

    那是金黄的火焰,从每一颗“星辰”之上燃烧起来。

    一时间周天火起,映花人眼。

    ***********

    抱歉抱歉,越是周末,杂事越多,现在除了每天的量,俺真是啥也保证不了啊。

    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