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神庭为基 天志不移

    无数劫来,真界内外值得称道的神通法门,参罗利那不敢说见识了十成十,也有九成九。△頂點小說,

    刚刚就觉得那黑底长卷莫名眼熟,如今宝诰入耳,哪还有不明白的?

    勾陈帝御!

    万神图!

    正如宝诰中所言,无面法相所展现的威能,属于“四御”之一的勾阵上宫天皇大帝。其统御万神,主持兵革杀伐,但凡上清对外征战,必由其挂帅,执万神图,明正纲纪,但凡星君神明,无不凛然从命。

    可说是代表了上清征伐之道的最高层次。

    此时随宝诰赞颂之音,正与外道魔头绞杀在一起的星君神明,力士道兵,有兵煞之气,上冲星空,三垣四象,都似摇动不休。

    如此天威,其实倒在其次。

    三清四御宝诰,自上古以来,便有雏形,此后历次修正、完备,直至上清葛祖以“万古云霄”,力辟玄门“虚无”之风,正本清源之后,便最终定型,此后十数劫时光,再无更易。

    其内蕴法理教义,展现修持、神通之法,玄妙非凡,在玄门之中,历代相传,深入人心。

    故而此界修行中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片断,玄门中人,更是能够倒背如流,

    此时日沉星坠,天地如夜,魔国降世,秩序乱离,正人心动荡之际,如此恢宏正大的宝诰道章入耳,更有中天明月,神魔万象,对那些惶惑不安的人们,感觉岂同寻常?

    故而,就此和音,共颂宝诰的,绝不只是渊虚天君一方,不只是思定院、此界各个角落的上清遗脉,而是以千计、以万计、以亿万记的玄门弟子,也有一些见神就拜的泛信之人。

    也许他们的境界层次不高,有的甚至只是普通的凡俗,可在“信力”这个层面,深度可遇而不可求,广度才是衡量的最现实标准。

    短时间内,真界四方,汇聚起来的信力,便如汪洋大海,无边无际,亦都混化进入杳冥莫测的之层次,为上清神明体系所用。

    宝诰余音未散,整个体系的架构,便已经真正扩散到了真界的每一个地域,但凡有明月照处,就是上清体系覆盖之所。

    当然,玄门神明,不是上清宗一家的神明,更不会集于渊虚天君一身。

    此时此刻,云中山、天极峰上,萧圣人、连山、允星都仰望明月,

    只有辛乙,倚坐在紫极黄图之下,一直都没有醒来。

    “师尊?”

    允星看向萧圣人,想弄明白自家掌教的态度。

    渊虚天君展现勾陈帝御的无上法门,对于真界玄门而言,其实是有益无害的。

    玄门是一个开放的体系,渊虚天君也好,上清架构也好,都只是体系中的一部分,而所谓神明,都只是“道”之衍化,是一种独特的转化形式,不可能独得所有信力。

    便在此刻,但凡是体系之中,敬奉“三清四御”的宗门,都能得到香火信力的分润,就算不能直接利用,增益修为,也都有特殊的转化之法,至少能给宗门弟子更多加持。

    对别的宗门来讲,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便是当下情势危急,也聊可自.慰。

    可是,对于八景宫来讲,刚刚立起了八景三十六天,加持一界,又合纵连横,统御玄门,将有作为之时,渊虚天君这一手,实是有抢班夺权之势。

    玄门体系虽大,终究只有一个,又该体现哪一家的意志呢?

    别忘了,上清、八景三十六天的架构,可是大有不同!

    萧圣人仰观明月,没有即刻回应,倒是此时,天外钟声悠悠,连山侧耳分辨,片刻奇道:

    “钟师兄说,渊虚天君是给他的法宝渡劫?”

    允星移转视线:“法宝?”

    祭炼双轮的法宝,生成灵性之后,确实有劫数可渡,就是传说中的塑灵、成道两重天劫。

    成道之地劫太远,自有天罡地煞祭炼之法以来,真正渡过的,似乎只有八景宫的叩心钟——也就是刚刚与连山他们交流的那位,亦算一个地仙战力。

    而塑灵天劫出现的频次要多一些,但一劫能有一个成功就算不错,故而真界之中的塑灵法宝,那都是屈指算来,就能一一点名的,包准一个萝卜一个坑,几没有错漏之理。

    有心人都知道,渊虚天君身边那批人里,似乎就有两个是塑灵法宝所化,都是战力强绝,只比地仙弱上一线而已。

    而现在,这位还要再来?

    连山倒是没有怀疑叩心钟的判断,那位已经是法宝修炼的巅峰成就,对于同为造化所出的“同类”,感应颇为准确,特别是强渡天劫,气机外放之际,怎么都能猜个大概。

    可是,又是什么样的法宝呢?

    对这个问题,“钟师兄”语焉不详,因为它也看不明白。

    连山与它探讨:“渊虚天君所化明月真意极度精纯,相关元素又太过复杂,似乎不应是单纯的法宝渡劫之相。”

    允星也加入进来:“弟子觉得,仅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得益最大的,应该还是上清体系。而上清体系的载体,就是太霄神庭,如果是太霄神庭渡劫的话……”

    连山被允星这个说法给惊了一记,不过很快就是苦笑:

    “若真如此,云外清虚之天,也早该成就了。这边虽是统一于完整体系之中,但包罗万有,反而不好……唔?”

    连山突然发现,他所描述的情况,和余慈现在表现出来的法门,是何其相似!

    “有关此事……”

    萧圣人突然开口,这下每个人都静下来,细听他的看法。

    对此,萧圣人莞尔一笑:“以我之见,你们说的都不为错,可能是法宝渡劫,可能是太霄神庭渡劫,也能还有更多的东西。既然元素已经足够多了,多累积几层也没关系。”

    “这……”连山和允星都是沉吟

    “渊虚天君无疑是非常擅于整合纷繁芜杂的事物,这一道真意,便是明证。还有,刚刚乔师伯祖传回的有关离尘宗解良的消息,或可做一番参照。但不管怎样,他能做到,对本宗,对本界,都是有益无害,何需过多纠缠呢?”

    听到“解良”之名,连山和允星都是若有所悟,也依言不再纠结于此事。

    此时,允星又接着前面的话题,问道:“师尊,这神明之事……”

    萧圣人简短道:“神明之事,全凭辛师兄作主。”

    闻言,连山、允星都往紫极黄图之下看过去,只是那边剩下的,只是辛乙自制的躯壳,其不灭阳神,已经化入八景三十六天的体系中,很久没有回应。

    但听萧圣人的意思,辛乙是要和渊虚天君商议吗……还是已经开始了?

    这个时候,参罗利那也从上清体系的变化中,得出了结论。

    它的答案没那么纠结,只从最现实的结果逆推回去:

    上清体系……在渡劫?太霄神庭在渡劫!

    不,更准确地讲,应该已经渡过了劫数。

    天上天下,域内域外,全给这混帐给骗了!

    这必然是在渊虚天君已经完全控制太霄神庭的前提下,方能如此。

    参罗利那不免就想到一件事,当初它为了夺取上清体系菁华,趁上清魔劫之时,派下一具本命分身,统合诸方魔主,诱杀上清宗在外修行的地仙,却因太霄神庭封禁,至今没有消息传回,一应感觉都是断绝。

    如果是被毁了还好,可若是别的……

    它注目夜空,无面法相那边根本没有表情可言,悬空的明月,也不会给它任何提示,颇有些深不可测的意味儿。

    此时上清体系持续扩张,勾陈帝御威能水涨船高,在其统御之下,星君神明、力量道兵与外道魔头的厮杀,竟是有抢占上风的势头。

    参罗利那很清楚,上清体系的四御之位,体现的是运转法理,提供的是相应境界,岂不见一个大劫法宗师坐上那个位置,也能有无上威能?

    在境界平等的情况下,自然是掌控的资源越多,潜在的力量越大,发挥的威能就越是强劲。

    如今上清体系借着勾陈帝御的威能,截流各方信力,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么下去,可是要大费周折了……

    正想着,震天鼓声响起。

    汇聚了八方信力的上清体系,又将勾陈帝御的威能向上推动。

    此刻的夜空,感觉中像是涨了起来。

    仿佛变成一个半透明的罩子,里面影影绰绰,却又真力弥满,煞气充盈,似乎有内蕴的某种力量,要打碎虚空,将破不破。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虚空深层的影像渐渐清晰。

    那是信力经由上清体系、勾陈帝御法门转化,形成的异象。

    乃是无数世界、漫长时光中,争战杀伐的场景,有俗世攻城掠地,也有修士、魔头、妖物之间的争伐。

    当然,这些注定只是背.景。

    因为勾陈帝御理应超乎具象的战争杀伐之上,是更形而上的“法理”的化身。

    金鼓之音响至极处,一切反倒静寂下去,争战杀伐的刚烈之气、血腥之气也不再充斥,只有无数劫来,无数世界,流转不息的鼎革之理,含蕴其中,最终却是形成超乎其上,万世不移的苍茫气象。

    真实之域上,九光分列,五气成台,和合浑茫,无有边际,勾陈帝御居于其中,面目显化,却是无可形容,唯有淡漠寂寥的眼眸垂注。

    参罗利那暗咒一声“见鬼”,实是上清体系的成长,在信力供养下,速度远超出他的预料。

    煞气垂落,如九天飞瀑,又似大雨滂沱,其中杀意内蕴,凌厉如刀。

    “暴雨”转瞬浇过魔焰风暴,滔天魔意竟给压制、斩开,每一个外道魔头个体,都遭煞气刷动,个体最为弱小的火瘟,当即通体僵硬,坠落如雨,十成里面死了起码六七成,聚合而成的境界,为之骤降。

    其余刀蚁、千毒龙等亦不好过,更明显的是连天接地的风暴,已被硬生生斩开、分散,当空明月自然穿透烟云,跨过万里虚空,照亮了已经沦为魔国的天裂谷。

    此界中人,直至此刻,才大概看到了天裂谷的情况。

    怎一个“面目全非”了得?

    当然,具体的情形,依旧只有参罗利那等少数几人才全盘掌控。

    坠落的大日,在参罗利那的精心规划下,接连砸透真界和血狱鬼府,把无天焦狱、八苦阴狱几乎拦腰砸断,狂暴肆虐的冲击力,沿着虚空裂隙向两翼传导。

    如果此时有人在真界背面,传说中的“天渊”细看,必然能见到那已经撕裂真界南北,并在不断扩大的裂痕。

    本来与真界天地不在同一个“层面”上的血狱鬼府,也是被这个冲击硬生生地轰现了形,就像是硬嵌进裂纹里的铁钎,两边摆动,就使得裂隙再没有“愈合”的可能。

    至此、在物性层面,真界以天裂谷为界,已经分裂成东西两半,血狱鬼府则嵌在中央,像是一条巨蟒,勾住东方修行界这边。

    而在最中央,“血精源木”也已经完全融进入坠落的大日之中,确定了未来葬星的核心。

    物性的格局如此,法则体系则要混乱得多。

    此时复杂的虚空环境,就是始作俑者的参罗利那,一时也分辨不清。

    但它不需要搞那么复杂,随着血精源木寄生成功,外道体系顺势铺设开来,自然充斥了扩散的极限范围内,镇压一切混乱的虚空环境。

    如此格局,是外道魔国的骨架,自然不容人轻易看出虚实。

    参罗利那心念微动,便血红光芒亮起,屠灵魔眼,映照一域。

    一切试图以秘术窥探的宗门、势力、个人,都是吃了记狠的,此刻爆碎了不知多少个水镜宝物。

    参罗利那的独门的杀伐神通,煞气比之勾陈帝御,绝不逊色,甚至具备更纯粹的毁灭之力。

    轰碎了一切窥探之眼后,非但余力不减,反而势头再涨,直面勾陈帝御“观人世鼎革”的无上法眼,二者在真实之域和实质层面同时交锋。

    此时的夜空,就像是神话里天庭与魔国的争战,星君神明,魔头外道,军阵杀阵,绞杀在一处。

    更可怕的还是真实之域的碰撞。

    双方的法则领域对冲,刹那间的碰撞,便是炸开了漫天的法则碎片,像是飞坠的流星,散落到真界的每一个角落。

    天裂谷附近,更是发生了地形的剧烈变动,飞溅的法则碎片,就如倾盆大雨,绞碎了万里地域,地脉损毁,生机全失,尽化焦土。

    同时还有一点,开裂的真界在此动荡中“旋”开了。

    分裂的真界,可不是“平平分开”就算完,也许西方佛国的大和尚最希望这样,可是剧烈的元气震荡,体系的迅速崩溃,还有参罗利那、渊虚天君的“适逢其会”,使体积对比中,完全不成比例的两位,施加了足够的影响。

    算是“四两拨千斤”吧……

    由于是“旋开”的缘故,分离中有碰撞,碰撞中又有分离,整个真界都在颤动,当然,还有夹缝里的血狱鬼府,以及外道魔国。

    参罗利那意念沉沉,一边与渊虚天君交战,一边有条不紊地计算。

    这次的撞击,是它刻意为之。

    一方面,它的外道魔国需要这么一次撞击,进一步布置。

    另一方面,它也必须要弄白,渊虚天君真正的虚实。

    渊虚天君是利用了他与太霄神庭的奇妙状态,利用这场劫数,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纠缠,触及天地万物,夺取真界玄门体系的控制权。不管他最终能不能成功,至少在此刻,渊虚天君的根基,已经夯实到了一个让他必须要正视的地步。

    形容中所谓“如山如海”,比之渊虚君的大抱负,似也不怎么够看。

    而激烈的冲撞对撼,气机交感,无疑就是侦察底细最好办法。

    参罗利那在算计,勾陈帝御漠然以对。

    其实他这边,也不是风平浪静。

    双方对撼之时,天域星辰显影,有些迷离错乱,好像重影一般——就像是两张拓印的薄纸片,没有对齐的模样。

    不过,星空还是渐渐化一,但“同又不同”的星辰之间,有星辉如线,交错纵横,彼此牵引,由于太过密集,整体上看,就如火焚之状,一时漫天光焰,闪灭不定。

    “天域星火劫?”

    有见识广的就看出来,这是外域劫数的一种,是因为真界法则与外域星空真实法则的冲突,所造成的结果,也算是一次“由假还真”的洗炼。

    然而,传统中渡这种劫数,对真界修士实是有害无益。

    只因在真界法则体系完善之时,排外性还是比较强的,对于宇宙真实法则,同样也有一个“洗炼”的过程。修士在外域渡劫,回到真界,格格不入,麻烦就大了。很可能遭遇双重劫数,且是没完没了……

    至于到了地仙境界,自成一域,变与不变,也就没有大碍。

    可如今,一些有识之士就想到,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崩坏,外域真实法则必须覆盖此地,所有未成就地仙的修士,破关渡劫之时,恐怕都免不了这一遭。

    渊虚天君这是在给人探路吗?

    也是在此刻,才有很多人后知后觉:

    怎么还要渡劫?

    莫不是前面渡劫渡得太轻松,域外星空法则意志也看不过眼了吗?

    实际上,天域星火劫还真没有对渊虚天君造成太多威胁,过程看上去非常平稳。

    由此可以看出渊虚天君的先见之明,根基夯实,渡劫自然容易。

    这让参罗利那有些摇头。

    通过先前的对撼,它也了解一些渊虚天君的根底,大约有些明白,貌似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是分层的……

    太霄神庭合于一层,其余的好像又分了几层。

    刚刚太霄神庭先一步渡过,此时渡劫的是另一层?

    当然,天劫才不会管你一层还是十层,但只要余慈控制力足够,确实有可能实现这种“循序渐进”的效果,最后再作一整合即可。

    对于参罗利那而言,渊虚天君怎么渡劫无所谓,可问题在于,那位利用上清体系,还有某种极玄妙的方法,在覆盖的广度上、调运资源的效率上,隐约压过了它,而且仗恃的境界不俗,圆满完备或有不如,但驾驭起来也足够了。

    就是最不匹配的修为,有了无穷无尽的元气支持,有上清体系的高效转化,也不能再称为短板。

    它现在做一番评估,此时的渊虚天君,大约算是一个有境界、有修为、有神通、有天地体系支撑的地仙大能。非要找一个人做参照的话……

    八景宫的萧圣人?

    “……”

    参罗利那一时也是无语。

    若论它最不愿招惹的对手,萧圣人定是其中之一。有玄门体系加持,又有金科玉律无上神通,在真界地盘上,不像玄门领袖,倒和当年的巫神挺像,近乎不可战胜。

    如今真界法则体系崩坏,本以为要省心不少,又跳出一个渊虚天君,且普适范围有增无减。

    轰不破渊虚天君的上清体系,它的外道魔国只能在外围弄影,又如何锚定真界,利用它寻觅、捕捉转世脱劫的虚空世界呢?

    想到这儿,参罗利那又是冷笑。

    罗刹鬼王那个不靠谱的家伙,辛辛苦苦造就就一个“七祭五柱”体系,却是错过了最佳的争抢信力资源的良机,难道就是为人作嫁衣的?

    唯一还算好消息的是,由于余慈正在渡劫,变数极大,不像萧圣人那般稳定。

    那么,还是要从天劫下手,域内不成,就走域外。

    天劫的变数很大,特别是余慈这种根基复杂,神通百变之人,更无法预测,有的就是预测成功了也插不上手。

    比如这天域星火劫……

    所以说,单纯的“等待”不是个好办法,它还是要主动出击,制造机会。

    正好,此界之中,有一个和他想法差不多的。

    ************

    恭贺gphone99、buqi521两位成就盟主霸业,感谢神通加持。

    感谢秋色不落、番茄花骨朵、catfoot、danfeng19等书友的捧场加持。